V章134: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舒然从梦中惊醒,醒来时,被头顶那柔和的灯光看得眼前一片空白,忘记了眼睛突然睁开时的不适应,但却没有忘记前一秒脑海里那身临其境的情形!

    刚才那一个梦似乎抽空了她身体里的所有力气,以至于现在,她感觉身体是空的,尤其是胸口这一片区域,空荡荡的,前所未有的空荡!

    她的眼睛一动不动,表情有些呆滞地望着头顶的灯,说不清此时自己是什么心情,就是突然觉得,好像,自己不再是自己了!

    身侧有轻微的震动,后知后觉从自己的思绪里转醒过来的舒然才发现后颈枕着的地方动了一下。

    “吵醒你了?”耳边,热气扑簌着迎面吹来,夹带着薄荷清香和淡淡的酒气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舒然有些不适应,但她却没有直接转开脸,而是顺着他的声音抬眼去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是想确认身侧人的真实,确认这不是在梦里。

    男人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换,褪去了西装外套的他仅穿着浅色的衬衣,衬衣领口的领带已经松开了,钮扣也解开了好几颗,光滑的喉结随着他说话的声音慢慢地上下滚动着,刀削般的下颚曲线在她的视线里一个优美地上划,勾勒出来的脸不就是自己刚才在梦里见到的那张脸?

    尚卿文的脸颊有些轻微的红,是浮起在脸颊边缘的淡粉色,说话时喘出的气息有些沉,鼻音还有些重,半侧着躺下的他一只手随意地搭在了她的腰间,呼吸就这么扑在她的面颊上。

    他回来了!

    尚卿文在说完那句话之后有着短暂的停驻,有些疲惫地闭了一会儿眼睛,再次睁开时见到怀里的人还在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目光可以用平静如水来形容,他的手便伸/进了她的发间,慢条斯理地用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卷发。

    “莫妈说你晚上没吃什么东西,饿不饿?”

    带着温度的指腹很细腻地划过她的发丝间,在头皮上滞留的那一瞬间,就像带着能安抚人心的暖意,舒然突然响起了那些小宠物们,在主人这样的抚/摸下变得温顺无比,她在心里却突然有了一丝的排斥,转开了脸从床上坐了起来。

    舒然起来地速度有些快了,身体都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突然这么坐起来,头脑就是一阵眩晕,被身边躺着的男人手快地伸手圈住抱了回去,头抵在她的肩头声音低低地说着,“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不需要!”即便是房间里面放置了加湿器,可舒然还是觉得喉咙有些不适,对于尚卿文的提议,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拒绝,说不清是为什么,她不想让他碰!

    目视着那消失在卧室门口的人影,脚步零零碎碎地在过道上也消失了,躺坐在大床上的尚卿文目光微动着,伸手揉起了自己的太阳穴。

    舒然晚上确实没有吃什么东西,她没什么胃口,为了不让莫妈担心,她在去了一趟医院隔着病房的玻璃看了冉启东之后便回来了,她回来的时候也不早了,莫妈是看着她安然无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正要端出晚餐监督她吃下去,但舒然已经上了二楼,洗漱,躺下,睡觉!

    一切的怠倦都笼统成了一句话,她有些累了!

    打开冰箱的那一刻,舒然是小心翼翼的,现在是什么时间她也没看,晚上没吃东西的后果就是现在她一梦惊醒了肚子很饿,她不是个会因为情绪而采取饿肚子的形式体罚自己身体的人,在她看来,那是很蠢的做法,但是今天晚上,她却因为那则视频而搅得心神不宁,连饭都没吃!

    怕吵醒睡着了的莫妈,舒然不得不放轻了动作,双开的大冰箱里摆放着很多能吃的东西,其中便有每天莫妈都会煲的汤,一天一个汤类,都会有专门的小锅装着留给舒然吃,她被冰箱里的东西看得眼花缭乱,便伸手随意地从土司袋里掏出一小片的土司就打算往嘴里塞,以她的想法,最简单的吃法就是吃几片面包再喝一点酸奶填一下肚子就好,结果土司面包还没有送进嘴里就移了位。

    一只长臂伸过来将她拿在手里的面包取了过去,后背有温热的气息传来,跟冰箱里扑/出来的冷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身后同样也因为他高大的身体体积而突然有了一股淡淡的压迫力,他站在她身后,因为双开冰箱的门半开着,她整个人都被他圈进了他的胸口范围,在舒然还没有转身看他的时候,他的手已经熟练地伸进了冰箱,伸手拿了四只鸡蛋出来,然后将站着没动的舒然拉到了一边,把冰箱一关。

    “知道你饿了,别吃那个,等一会儿,我给你弄!”

    尚卿文轻轻地说着,撩开了衬衣的衣袖开始熟练地拧开了天然气的开关,身后舒然站在一旁,看着还没有换下衣服的他熟练的操作着,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恍惚感。

    很快,尚卿文的一碗荷包蛋出锅了,里面撒上了一些糖,端上桌时便叫舒然过来吃,舒然看着那满满的一碗蛋,等的时间也不长,以前也不喜欢吃这个东西,但现在看着是格外的想吃,肚子也咕咚咕咚地叫嚣了起来。

    以前想吃的东西现在没什么胃口了,以前不喜欢的,现在突然想吃了!

    这是孕妇的正常生理反应,舒然是在书上看到的,所以她对此时自己的这个反应也没有多惊讶的。

    蛋吃了一个,是正宗的溏心荷包蛋,外面是圆润光滑的蛋白,里面的蛋黄周边是一圈颜色较浅的淡黄,一圈的里面便是淡红的蛋心,咬起来软软的,既嗅不到她讨厌的蛋腥味,还吃起来有些黏黏的香。

    坐在对面的男人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子默不作声地吃着,在她吃完一个之后,他的唇角不由得轻轻勾起,目光更是一动不动地停在她微微低着的脸上,穿着浅色睡衣的舒然头发有些自然的乱,是带着惺忪睡意醒来的那种慵懒,没有化妆的白净的小脸上泛着纯天然的肌肤光泽,像是透彻的果冻,水灵灵的。

    舒然吃完第二个肚子就已经饱了,勺子舀着碗里的烫,看着剩下来的两个蛋,真当她吃得下这么多?四个蛋吃下去晚上还睡不睡了?

    她把勺子一放。

    “不吃了?”尚卿文问,舒然也有了抬脸正面看他的机会,此时的他姿态慵懒地倚在座椅上,饶有趣味地正看着她,舒然刚开始就知道他在看她,只是因为她太饿了,哪里还去管被人看?

    舒然点头,她现在虽然是容易饿,但一顿还真吃不下这么多!

    见她点头,尚卿文在她准备起身把碗端到一边时,把手伸过去端起她面前的碗来,就着她用过的勺子埋着头便开始吃了起来,他的举动倒把舒然弄得愣了一下。

    他晚上也没吃东西吗?

    像是听到了她心里的问话,尚卿文抬起头来,“晚上确实没吃东西,酒倒是喝了不少!”说着他埋着头把碗里的汤也喝了个干净。

    “是吗?收获也应该不少吧?”站着的舒然突然淡淡地说了一句,让刚吃完东西的尚卿文表情怔了一下,抬脸看她的时候,舒然已经转身迈开了步伐往厨房门外走了。

    该死的,她居然忍不住地说了那样的话!

    上了楼的舒然每走一步都觉得是在发泄内心的郁闷,她想,她气的应该不是他跟谁谁谁跳舞,气的是她居然会为了这件事而郁闷了一个晚上,而且是气得连晚饭都没吃!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根本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却发生了。

    有一种泄愤是找到出口发泄出来就会心情好一些,但是舒然发现,她正是因为说了那句话之后,心里才更加的烦躁。

    带着这种烦躁的情绪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的时候他在洗手间沐浴,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她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迷迷糊糊中身后被人紧紧一搂,她好像听见有低低的叹息声,还有什么,他伏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她居然迷迷糊糊地并没有听清楚!

    ----------------------------------

    “我看你今天的气色比前几天好多了,今天是第几天了?”林雪静从家里带来了魏妈妈特意准备的榴莲果,温性的水果是可以吃,她把果仁弄好递给舒然,见舒然那表情,便开始说教起来,“听说过没有,怀孕的时候吃榴莲孩子的皮肤特别的白,我妈说的!”

    “我不吃这个!”舒然直皱眉,允许林雪静在这里剥果仁已经让她有些坐不住了,她闻不惯这种味道,而且她也从来都不吃榴莲,哪怕是林雪静吹得天花乱坠她也不会逼迫自己吃不想吃的东西!

    “好东西居然不知道享用!”林雪静嘀咕了起来,打了个响指让服务生送东西过来,她现在需要刀叉和盘子。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舒然伸手抚了抚鼻子,后知后觉地回答着好友的话,是的,最是闲不住的她居然就这么清闲地在家里一待就是长达十二天的时间。

    “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应该不错吧?我看你的脸色都比以前红润了许多,怎么说也得说是尚卿文呵护有加的功劳!”林雪静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盘子和刀叉,把榴莲用刀叉切起来一块块地往嘴里送。

    舒然并没有回答好友的问题,而是在说出十二天之后,脸色便不由得转为了焦虑,眉心有些发蹙。

    林雪静放下了叉子,表情也变得忐忑,但语气却带着一丝肯定的安慰,“然然,冉叔叔会醒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舒然知道这样想的好处就是能让自己带着这种希望一天天地等下去,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每往后延迟一天,她的焦虑就更加严重,想起了上次在去医院的时候见到了侯在走廊上的奶奶和爷爷,看着他们那心焦的样子,她就做不到内心平静。

    家庭保健医生给出的诊断是良好的,所以她也有了出来透气的机会,尽管莫妈每次见她出门还是担心地满脸愁容,但想着每次舒然都是跟林雪静一起走的,身边有个人自然也让人放心了一些。

    “走吧!”舒然也没有了坐下来好好吃东西的兴致,她挂记着医院里的人,便催促着林雪静能快一些,林雪静囫囵吞枣般地把最后一小块的榴莲给塞进嘴里,拿起座位上的包就起身跟在了舒然的身后。

    前往医院的路并不拥挤,今天又不是周末,对于现在请假不去上课还有被包馆了不用去上班了的林雪静来说,最不缺的应该就是时间了。

    “我发现最近我都变懒了,再过上半个月的悠闲生活,我都快全身发霉了!”代为开车的林雪静一路上都在讲诉自己这些时间的米虫生活,末了还叹息一声,“这可不该是我们年轻人该做的事情!”

    舒然没有为此发表评论,因为最近的她也变得懒散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天感觉到的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时间真的是一把无情的刀,浑噩的日子能把一个人的棱角给打磨到平滑,从未深刻体会何为‘空虚’,但这段时间,她是深刻体会到了的。

    “然然,孩子稳定了,你是不是就不去上班了?做家庭主妇?”林雪静问。

    舒然正在思考着其他的问题,猛的被她这个话题给拉了回来,家庭主妇?

    对于这个角色的诠释舒然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家,孩子,丈夫,三点一线,重心毫无偏移,你的所有生活都将像地球围绕着太阳一样围绕着这三个重心而环绕着,生生不息,永不停息!

    对于这个角色,对舒然来说是那么的陌生,甚至是,她压根就没往这个事情上去想过。

    接受一个新东西都需要过程,就像当初查出有孕的那几天,她想着还是要离婚,只是最后她被肚子里的这个小脆弱给彻底打败了,面对着两次差点意外的流产,她最终没能说服自己放弃肚子里的小东西,她终究是舍不得,做不到那么狠心地抛弃他!

    “不会!”舒然的这个回答很肯定,根本不用多少,不用考虑,毫不含糊地回答让林雪静都愣了一下,这个,尚卿文会同意吗?

    就这段时间尚卿文那小心翼翼的态度来看,他会允许舒然在身体好了一些之后就让她回学校?

    林雪静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车顺利得抵达了医院大门口,停稳之后,林雪静才让舒然下车,拿着包快步走到舒然身边挽着她的手走,这段时间出行在外,她都不会让舒然离开自己的视线,当然,这都是要归功于那个男人的嘱托!

    海洋馆一个月的包租费用,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找病房是轻车熟路了,两人走到冉启东所在的病房门口,瞥见里面坐在沙发上的舒童娅好像正闭着眼睛小憩,这段时间也幸苦她了,舒然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病床上沉睡着的冉启东,站在病房门外的她一时间都失去了要推开门去的勇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踌躇,而里面闭着眼睛休息的舒童娅却慢慢醒来,感觉到门外有人,她起身走了出来,一打开门便忍不住地埋怨起来。

    “不是让你别过来了吗?怎么又来了?”舒童娅显然是不希望女儿来医院这种地方,听说她身体反应还是很强烈,医院里光是这种消毒水的味道都让人受不了,她还经常来,看来她得跟尚卿文好好说一下了。

    “我只是路过而已!”舒然用这样淡淡的语气回应了舒童娅的埋怨,舒童娅看了她两眼也没再说什么。

    舒然并没有在医院待多久,舒童娅也不允许她在那边多待,在走出病房没多远,林雪静拽着舒然的手臂微微发紧,还拽了一把舒然让她停下来,舒然还沉浸在父亲那苍白消瘦的病态的脸部神色上,被好友这么一拽一拉,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舒然的这句话还没有问出口,就感觉到走廊那边朝她投来一道目光,她抬眼看过去,正好跟对方投过来的目光对视成一条线。

    “好久不见!”对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看似平和的,安静的,可却让舒然身边的林雪静感觉到了一种侵略性。

    舒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了聂展云,聂展云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身后的助理,低声说了些什么,助理抬脸朝站在这边的舒然看了两眼,点了点头地快步离开。

    舒然站着没说话,因为聂展云已经大步走向了她,她这个时候若是转身就走,倒是有些奇怪了,她躲什么?

    “这么久没见,见面了都不知道说什么吗?”聂展云笑,走到了舒然面前,林雪静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拉着舒然的胳膊也紧了紧,什么好久没见,不过才大半个月吧!

    舒然脸色平静,“我确实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

    聂展云却并没有被舒然这话说得表情有什么异常,像是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他目光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子,她穿着宽大的韩版大衣,鞋子也是平软的平底靴,没有化妆的她素净的脸上有着一抹平静的柔和,不似以前那么的锋利冷锐,也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冷漠气质,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婉约,变得温柔!

    在她的身上,聂展云感受到了的是一种异样的静好,那种远离了尘嚣的安静。

    而这些,都是那个男人让她变成这样的吧!

    聂展云眼睛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不过很快就闪了过去,勾唇时淡淡一笑,“我来医院看一个朋友,sugar,冉叔叔的事情我很遗憾!”

    被聂展云提到了冉启东,舒然的心情又有了一些起伏,聂展云看着她那表情便低声说着,“别担心,事情总会有转机的!”

    舒然脸色微动,虽然是对聂展云不怎么有好感,但他这句突如其来的安慰还是让她心里涌出了一丝感激,她轻轻点头,便听见聂展云平静地说着,“我最近在忙着和万美合作的事宜,前段时间从美国那边回来,也听到了你身体不好的消息,但一直没有机会来看你,sugar,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

    对于聂展云这么坦荡的说辞,把一边站着的林雪静纠结得恨不得扯头发了,这人说得,人家有老公的好不好?好吧,看样子是坦坦荡荡问心无愧,可鬼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呢?

    舒然本想随口说一声谢谢,但却突然抬起头来,“你也在跟万美合作?”

    聂展云点头,“对,这次万美所挑选的几家企业中,普华也在其中,当然,尚钢应该也在名单里吧!听说尚钢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林雪静一时听糊涂了,万美,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的,她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但从舒然那表情上来看,林雪静敏感地发现舒然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

    “然然,聂展云说的万美,我是不是哪儿听过?”上了车,林雪静便嘀咕出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舒然沉默不语,闭上眼时脑海里又浮现出那相拥的漫步舞姿,还有那灼灼生辉的钻石耳环,这个场景就像积压在心里太久,沉浸了太久之后经过了时间的发酵变得有些变了味儿。

    她不会告诉林雪静,那一对消失了的耳环就落在了那个所谓的万美经理的耳朵上,也不会告诉她,尚卿文到现在都没有给过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没问,而他,也没说!

    那种发酵了的变了味儿的东西溶出的酸腐的气息不知不觉就从她心里冒了出来。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了,香宝们,该回来了哟,别忘记了回家的路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