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33:鸳梦,重温?

    夜!

    d市某星级酒店,特定的晚宴现场一如既往的充满着低奢而不失华贵的高档音乐,有槟香丽影,无论是颜色艳丽夺人眼球华丽入时的礼服还是在舞池中翩然而动融得空气里都是淡淡香氛气息的颜容女子,摇曳多姿的舞步在舞池里展现出了淋漓尽致的美。

    最中央的舞者,男的身姿提拔颀长,跳舞的姿势看似随意但舞步却无不展示出了他良好的修养和绅士的风度,作为舞伴的女子一袭淡紫色礼裙,高跟鞋上点缀着的耀眼水钻在舞池中的灯光下灼灼生辉,步步华丽而高雅,看着就像一副毫无瑕疵的画!

    “我怎么觉得司市长是越来越像拉皮/条的了!”对舞蹈毫无兴趣可言的张晨初站在一边,手里拿着的香槟跟一脸淡然的朗润碰了一下,见朗润还是那一副僵尸脸,索性凑过去,“你姑姑和姑父今天来了没有?听说你冰冰姐姐要回国了?”

    朗润把目光转了过来,“你惦记我姐姐的次数是不是有些多了?”

    张晨初站直了身体,翻了个白眼,“我是想顺便问个好,我一天惦记你的次数比惦记你姐姐的次数多得多了!”

    朗润看了张晨初一眼,也不再多语,瞥见不远处那一对中年夫妇正在舞池对面跟一位政要人员低声交谈着,那位太太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面色突然转为了惊喜,对着身侧的中年男士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便彬彬有礼地跟对方点头告别,快步朝这边走来。

    张晨初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身边的朗润却留给他一个帅气的背影,他一个“你”字才刚说出口,朗二少已经走开了几步远,张晨初正抖着唇角嘀咕着郎家二少怎么又突然发疯了,结果就见到了翩然而至的中年贵妇。

    张晨初的第一反应就是,快跑!

    结果他始终没朗公子有先见之明,早早的逃之夭夭,一个人影都没有,而在他跟对方的目光无意间撞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哀嚎,跑都跑不掉了!

    “姑姑!”张晨初现在是恨死了朗润了,走也不说一声,把他丢在这里做挡箭牌是吧?他扬起了笑脸冲着走过来的中年贵妇挤出一个友好的笑容来。

    “我家润贝勒呢?刚才还见到在这里的,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中年贵妇朝张晨初的周边环视了一圈,没有见到朗润的身影,不由得蹙眉,“晨初,他人去哪儿了?”

    张晨初脸上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收回去,嘿嘿嘿地笑着,本来是想顺口说是在厕所,结果他突然想到上次也是这样,好像后来,郎家姑姑也直接杀到了厕所,当时,听说是吓得厕所里的男士们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的!

    算了,为了现在还在厕所里男同胞们的身体健康,还是别让朗姑姑去祸害了。

    “姑姑,你是不是看错了,朗润他今天没来!刚才在我身边的那人不是他!”

    朗姑姑挑眉,真的看错了?她朝身边再多看了几眼,确定没有见到朗润的身影,便转过身来低声说道:“你既然是他的好兄弟,你也该好好劝劝他,放着郎家那么大的家业不管非要去学什么医,学医也就算了,做一个外科大夫也算了,现在听说是在一个小区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卫生所里当医生,他父母虽然在国外没管他,但是我这个做姑姑的怎么能袖手旁观?钮祜禄家族的润贝勒怎么能去做一个小卫生所的小医生?”

    朗姑姑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激动了,张晨初脸上挂着的笑容都快发僵了,好吧,润贝勒,你这个从大医院一贬再贬最后只能沦/落到给老婆婆老大爷拿感冒药的外科大夫实在是在是给你们的大家族蒙羞了,别说朗姑姑义愤填膺,恐怕再这么下去,你那传说中的皇太后老祖宗都快被你的行为气得从古墓里爬出来了。

    “你说你们四个,现在司岚都当市长了,你也继承了父业,卿文,嗯?”朗姑姑的目光转开了,“和卿文跳舞的那个,是不是他太太?我听说他结婚了,你们谁都没通知我一声,我回国了才知道他结婚了!”

    朗姑姑的思维跳转很快,快得张晨初前一秒还在想着如何脱身,下一秒就整个人轻松了下来,朗姑姑不再说教,而是把话题直接转到了尚卿文的身上。

    张晨初嘴角动了动,正要说明,便听见朗姑姑说了一声,“应该不是他太太,不太像!”

    张晨初要说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朗姑姑的火眼金睛看了出来,他也没马上点名,而是凑过去,“姑姑,你怎么就知道那不是他太太?这个也能看得出来?”

    朗姑姑表情露出一抹得意,“说你年轻你确实年轻,你看他跳舞的姿势就知道,看似感觉好像挺亲密的,其实--”朗姑姑说着便轻轻摇了摇头,“应该说是完全不在那个状态!”

    “什么状态?”张晨初表情噎了噎,很想说一声,‘呀姑姑,你真是火眼金睛,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不是夫妻的状态!”朗姑姑丢给张晨初这句高深莫测的话之后,便又转开了话题,“见到咱家润贝勒就跟我说一声,我有事找他!”说着便往一边走,去跟认识的朋友打招呼了。

    张晨初恭送走了高贵又冷艳的朗姑姑,听见手机的提示音,他翻出来看了一眼,是离开的朗润发给他的,他看了看上面的照片,蹙了一下眉头,抬头朝四周看了看,这种场合,会有谁会把这种图片发出去?还附上了这段视频?从拍摄的角度上看--

    张晨初想了想便把手机收了起来,看样子他要跟司岚说一下了,今天的保密工作做得让人不满意!

    至少他觉得有人一定不会满意!

    舞曲已经接近尾声,尚卿文在停下脚步时托着对方的手将她送到了舞池边缘,绅士地将手收了回来,他的表情平和,眼睛里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表露,在松开对方的手时退了一步正要转身便被一道声音轻轻叫住,“卿文,谢谢你!”

    谢谢他在她主动邀请他跳舞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其实她很怕他会拒绝的!

    尽管这个整个过程他都没有主动跟她说过一句话,尤其是在当她的手搭在他的掌心时,那冰凉的温度让她心里都忍不住地心惊。

    “不客气!”尚卿文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表情。

    “卿文,万美心意诚诚,希望你考虑一下!”苏茉低声说着,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了些轻微的波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压制住内心有些烦乱的情绪,尽量平静地看向了他的眼睛。

    尚卿文的目光在她身上平静地扫过,淡漠而疏离地颔首,“万美的心意尚钢心领了,但在商言商,万美,不适合尚钢!”

    尚卿文静静地说完,迈着优雅地步伐走向了一边,留下了表情有些发愣的苏茉。

    不适合吗?

    ----------------------

    “看来万美是倾心于尚钢啊!”有人在一边低声说道,“你们看万美的那位女经理,跟尚氏的董事长挺合拍的嘛!”

    。。。。。。

    “聂总,他们都在说,万美是选定了尚钢,这--”跟来一起参加晚会的普华总经理助理面色有些着急地来到一边坐着静静地品酒的聂展云,见到聂总没有丝毫的异样表情,不由得更加着急了,贺董事长还在等他们的回话呢,这事儿要是谈不下来,他们怎么交差啊?

    如果是其他企业被万美选中,恐怕贺董事长还不会动怒,但是若是这事被尚钢抢了先,那恐怕后果就严重了!

    上一次嘉禾那个炼钢厂就是一个先例,被尚钢抢了,而直接负责此事的贺二少现在被发配到巴西那边,无法想象这事儿若是也给尚钢给搅黄了,他们会不会被直接开除掉!

    聂展云收起了手机,看着急得都变了脸色的助理,淡淡一笑,“你急什么?万美说了选定尚钢了吗?”

    啊,那不是明摆着了吗?难道他看不见啊?刚才万美的那位女经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邀请尚董事长跳舞的,这不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息吗?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的!

    聂展云低声一笑,目光朝那边看了一眼,在助理完全不明所以的状态下低笑出声,“我突然很喜欢‘卷土重来’这个词!”

    “哦,这个次用的不太好,应该是,鸳梦重温,最为贴切!”聂展云淡笑着添了这句话,把身侧的助理看得愣了愣!

    鸳梦,重温??

    --------------------------------

    紫色的裙裾在舞池里旋转,精美的高跟鞋伴随着舞曲踩着摇曳多姿的舞步使得那发光的水晶灼得眼睛一阵阵的发疼,她嗅到了红酒香槟的味道,也看到了华美的舞会现场,而且,好像还身临其境。

    她置身在舞池的中央,但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的沉,周边都没人,但她却看见了紫色的裙裾在她的眼前飘过,先是一团紫色的光影,接着便是一道浓黑的影子,就在她眼前重合,相贴。

    她被那融在一起的光影迷糊了双眼,周边的环境越来越模糊,但那重合在一起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

    最后,她见到那张在钻石耳钉的陪衬下笑颜如花般的女子,也见到了她身边站着的男人,看清对方的脸那一霎那。

    她从梦中惊醒!!

    --------今天就一更,我在群里也说过了请假的事情,具体时间我要跟我的编辑确定,应该是请两天假,因为没有存稿要断更,等我确定之后会在评论区置顶,大家关注评论区吧,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