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29:我留不住你,宝宝,我该怎么办?

    “苏总,好久不见!”

    身后的电梯/门一打开,身后一道低润的嗓音就徐徐而来,让正要疾步离开的女子脚步微微一滞,倒不是因为对方的声音有多熟悉,而是身后那脚步声已经靠近了,并直接绕到了她的跟前,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她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连工作的行程安排也是保密的,怎么会有人认出她?

    苏茉脚步一停,目光看向了绕到她面前的男人的脸,眼底泛起一丝微讶的错愕,但很快反应了过来,礼节性地微笑出声,“聂经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您,您好!”

    聂展云笑了笑,“我今天才会d市!”说完他朝苏茉身上淡淡一扫,“看来苏总比我要早一步回来呢?难怪在攀谈桌上没看见你!”

    苏茉脸色微微一怔,却微笑着回答:“工作原因所以提前离开了!”

    聂展云看着苏茉眼睛里泛起的淡淡疏离,唇角微勾时笑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万美要进军中国市场,苏总是作为开路先锋到各个有发展潜力的城市打头阵的呢?苏总是选上了d市?”

    苏茉脚步微微一顿,“相信聂经理也知道万美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不是单一的个人能决断的!”苏茉说完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车前面,微笑着看了眼聂展云,保持着客套而生疏地微笑,“聂经理,回见!”

    目送着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轿车离开了停车场,聂展云脸上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回到车里时,助理有些诧异地问道:“聂总,刚才那位--”

    聂展云上了车,淡漠一笑,“万美扩展部的总经理苏茉!”

    “苏茉?”助理脑海里翻动起对方的生平资料来,“这个人并不是从万美内部提拔起来的,好像是空降,听说是万美老总最信任的三人之一,论资历论年龄,都是三人之中最嫩的一个!聂总,这次在美国遇上的谈判对手就是她吗?”

    聂展云目光沉冷,“嗯”了一声算是作答,但脸色却沉了下去。

    “聂经理,董事长就在为这个事情而烦恼,因为他是格外的期待普华会被万美相中!”听说这次谈判,作为万美的谈判代表直接拒绝了普华,这个结果一传回普华总部,很多人都在背地里等着看聂展云的笑话呢。

    聂展云幽幽一笑,“急什么?她这不是已经到了d市了么?”

    ----------------------------

    “怎么样了?”

    坐在走廊的休息椅子上低着头的舒童娅听见了舒然的声音,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了舒然和站在一边的尚卿文,看着尚卿文时表情有些明显的不赞同,你让她来干什么?

    舒然已经敏感地察觉到了舒童娅的面部情绪,拉着舒童娅的手就问,“我问你他的情况如何了?”

    舒童娅收回了目光,故作镇定地轻声说道:“逢了十几针,就快醒了!”

    舒童娅越是镇定越是平静,舒然的心里就越是心慌,其他地方缝个十几针也是个大伤口,更何况还是头部!

    她又不是没有生活常识,刚才在下来的路途中,尚卿文也跟她简明扼要地说了,砸的是后脑,她明白人脑的重要性,很有可能会醒不来的!

    尚卿文给她说明了也就是想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尽管在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她心里乱得像一团麻,但被尚卿文牵着的手,手心里有源源不断的来自他掌心的温热,他握得紧紧的,不曾说一句安慰的话,却以实际行动告诉她,他就在她身边!

    都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这样类似的桥段了,在她失意恐慌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个他。

    舒然松开了舒童娅,也没有再逼问下去了,舒童娅的话既是在安慰着舒然,也是在安慰着她自己,或许,或许真的就如她心中所想,很快,很快他就能醒过来了!

    方才在病房里休息了一段时间,舒然觉得精神和体力也得到了一些恢复,林雪静特意跑到护士站那边去热了牛奶过来,逼着她喝了下去,舒然本来是吃不下去的,又没什么胃口,怕吐,但听着林雪静说的,万一你体力不支怎么办?身体这么差万一又晕倒了怎么办?一连串的‘万一’让舒然醍醐灌顶,她的体质最近是不是越来越弱了?不仅反应变得迟钝,而身体也大不如以前,她放任了自己的慵懒而忽略了锻炼身体!

    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她怎么能应对这么多的万一?

    身侧的尚卿文看着舒然皱着眉头喝光了那一小盒子的温热牛奶,如他所想,舒然在经历了恐慌之后变得镇定了,尽管坐在这里的她抬起头看向icu的大门时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紧张的表情来,但比他的预想的,要好得多了!

    尚卿文伸出手随意地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走廊上比较安静,舒然在靠过去时便轻声说道:“我突然有些饿了!”

    这应该是他们最近相处时,她说得最为随意的话了,并没有特别去注意对方的表情,只是随口而说表达自己的需要,比之前两人的相处明显要随和了许多。

    “想吃什么?”尚卿文垂下眼眸看她,她中午饭应该还没吃,其实他今天本来是打算过来接她一起去吃那家昨天他无意间听见她在跟莫妈说的那家餐厅的主打菜的,因为他都预定好了座位。

    “我自己去吧!”说着她站起身来,尚卿文的手没松,她不得不停下,转脸看着不远处站着的林雪静,轻声说道:“我跟雪静一起去!就在楼下!”

    尚卿文这才松开了她的手,舒然走过去拉着林雪静就往电梯那边走,林雪静有些愕然,但听着舒然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去吃东西!”,她怎么觉得,舒然并不是想要去吃东西呢!

    舒然离开,尚卿文看着她离开的身影久久没有收回来,直到听到耳边舒童娅的声音。

    “跟她说了没有?”

    尚卿文收回了目光,轻轻地摇头,手不由得轻轻地握在了一起。

    舒童娅看着他那沉默的表情,转开目光,“终究是要说的,早说比晚说好!”

    尚卿文眼神一滞,闭上眼睛时,掩饰住眼睛里那异样的情绪色彩。

    --------------------------------

    当林雪静一走进电梯,电梯是上行而不是下行时,她就明白了舒然的用意。

    妇产科医生办公室,林雪静会时不时地打开门,透着门缝看一眼门外是不是有人,好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来,耳边是主治医生的轻声建议,林雪静的眼睛不由得朝舒然坐着的那边看过去,她就知道,舒然不是那种喜欢在事态朦胧时浑浑噩噩过日子的人。

    “尚太太,你的身体现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一个小时之前,你被送来的时候就有了出血的症状,血量不多,但经过b超观察,确实已经有了流产的先兆!”医生说着看了看舒然的表情,发现舒然的神态有些微微地呆滞之后,便停顿了下来,朝林雪静看了一眼,任何一个想要留住孩子的孕妇听到这个消息时都会伤心难过的吧!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舒然说是要去洗手间,让林雪静在外面等着。

    林雪静看着从办公室出来的舒然一下子变得沉默,心里也不好受,但又担心舒然会有什么意外,便在见到她进去之后轻声地跟了进去,洗手间里有换气扇的声音,林雪静就站在门口便没再往里面走了,却敏锐地听见了,里面除了换气扇的声音之外,还有,轻轻的哭泣声!

    林雪静心里一紧,舒然,是你吗?

    此时的洗手间单间内,舒然背靠着木质的隔层板,她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怎么去消化医生改成跟她说过的那些话,只知道在办公室里待着的那十几分钟就像度秒如年一样的漫长,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就是几句话就决定了一个小生命的是去是留。

    尽管早已在心里准好了接受命运安排的准备,但真的面临这一刻的时候,她心疼得好像意识都快麻木掉了。

    “尚太太,我们不建议您留下这个孩子,如果您在未来的一周时间里发现还有连续不断的出血症状,我希望您能尽快来医院接受人流手术,这是我们的建议,为了孩子的健康也为了您的健康,希望您好好考虑!”

    咬着手臂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舒然抬头,后脑便重重地撞在了门板上,脸上的泪水哗啦啦地掉,因为想要极力隐忍,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忍不住,只能靠着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疼,很疼!

    垫在内/裤上的卫生巾有了一抹湿/润,她在褪下来低头便见到那一抹血红时,暗红的血液充斥着她的视觉神经,她伸出双手捂住的脸,无力地蹲下去。

    怎么办?我留不住你,宝宝,我该怎么办?

    --------这是第一更,请点下一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