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27:再一次把大少踢出尚氏吗?

    病房里很安静,站在床边接完电话的尚卿文收起了手机,便听见轻轻敲门的声音,声音同样很轻,但还是让睡下去的舒然有了一点小惊,动了动,脸上的眉头轻轻地皱起来,她是睡着了都是极不安稳的,时梦时醒,偶尔还会一惊一乍地发抖。

    尚卿文缓声大步走到床边,确定她只是惊了一下,并没有要醒过来的症状,这才走到了门口,轻轻拉开了门。

    “怎么老是状况百出?”门口张晨初不免有些烦躁,这才安静多久?上一次就把人吓得够呛了,这次还要惊恐些。

    尚卿文朝张晨初看了一眼,示意他禁音,张晨初只好闭上了嘴巴,在尚卿文关上门之后走到一边来,朗润站得比较远,有先见之明的他并没有靠近那扇门。

    “她身体现在怎么样了?”朗润是医科出身,所以他来这里问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跟身体有关。

    尚卿文微微蹙眉,还没有回答便听见朗润低低说道:“发生了两次这样的事故,不管那孩子还在不在,都建议你们别要那个孩子了!”

    张晨初听完表示一脸的不理解,但苦于自己要在一个医科出身的医生面前提到这些比较专业的东西,那就是在班门弄斧,保不准会被朗润批得哑口无言。

    “东西送过去了没有?”尚卿文没有再谈及这样的话题,但他的表情却让人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内心也很纠结,只是这个男人不喜欢把这些情绪展露出来而已。

    “送过去了,你放心朗公子亲自出马,公安局那边不敢不重视!”张晨初说着,看了尚卿文一眼,闷声说道:“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在丧心病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真可怕啊!”

    “所以说最要小心的就是枕边的人,你小心有一天死在一个女人的床上!”朗润冷不防地说完,朝尚卿文看了过去,“视频资料我已经亲手拿给刘局长,至于要不要公开第一个,也就是推她下楼的冉诺事件,你自行定夺,毕竟这一条要是加上去,在量刑上冉诺有可能会加重罪行,但如果你公开了,会不会让你家老爷子有所察觉?会不会对她不利?”

    毕竟如果以故意杀人来判罪,冉诺只是推舒然下楼梯,会让人怀疑她的真实目的并不是为了要杀人!

    如果公布了,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关注舒然,到时候尚卿文想要低调保护舒然的计划可能会受阻,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我会让尚氏的律师团来处理这件事情!”尚卿文思索了一阵之后眯了眯眼睛,

    尚卿文正要转身朝病房走,便听见朗润低声说道:“卿文,我刚才看到她了,就在医院的停车场!”

    转过身去的尚卿文背脊微微一僵,什么话都没说大步走到病房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张晨初和朗润对视一眼,一个表情沉郁,一个欲言又止,终究是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

    icu,舒童娅进去看过之后,出来的她显得有些疲惫,医生的话还萦绕在她的耳边,冉启东的头部被花瓶砸伤的部位一共缝了十几针,现在还处在深度昏迷的状态,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都是个未知数。

    这一天让舒童娅的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从开始舒然被送进来,到现在,一连串的事故让她是措手不及,这到底是怎么了?从秦家的败落到秦侯远的离开,从秦羽非入狱到接下来的这些事故,他们每个人都还没有收拾好心情就被迫要面对这么多的变故,到底潜伏在他们身边还有多少未知的事情要发生?

    “娅姨!”一声着急的呼喊在走廊尽头那边响了起来,紧跟着林雪静赶来的还有魏妈妈和林叔叔。

    “冉叔叔和然然没事了吧?他们在哪儿呢?”林雪静小跑着过来拉住了舒童娅的手,明显感觉到舒童娅的身体晃动了一下,她急忙扶住舒童娅,面露忧色地说道:“娅姨还是先休息一下才好!”

    魏妈妈过来搀扶着舒童娅坐在一边休息,林雪静则询问到舒然住的病房,快步地往那边跑,天杀的,得到消息的她简直是心急如焚,当然最让他们一家震惊的就是刚被爆出来的d大冉校长疑是被谋杀的消息,林雪静当时正要赶到学校跟舒然一起吃个饭,听到这个消息吓得从出租车里一钻下去就一个劲儿地疯跑,因为她没打通舒然的电话,到了学校见到有几辆警车正停在办公大楼,周边被围得是人山人海,但她还是听到了有人近似咆哮的哭喊着,“不是我,不是我!”

    林雪静垫着脚尖也没看到里面的情况,倒是听见周边的学生在低低地谈论,“天啊,真的是校长夫人蓄意谋杀校长啊?”

    “听说就在上午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本校最年轻的那位美女历史教授,听说在下课的时候被人推下楼梯,当场就晕过去了!”

    “是啊是啊,很多人都亲眼看到的,还是冉校长抱着她送去医院的,这才多久啊,冉校长就被他太太用花瓶砸破了头了,好多血啊!”

    “好多人都在说,是因为冉校长跟舒教授有/染,最近正在闹离婚,冉太太不依,恐怕就是上午那件事激怒了冉太太,这才下了狠手了!”

    “放屁!”一旁站着的林雪静忍不住地大爆/粗口,把周边低声交谈的人都吓了一跳,见鬼似地离林雪静远了一些,林雪静被这些讹传的话气得嘴角直抖,一直都知道舒然在学校被人乱传成不成样子,但舒然那性子就是跟自己无关的人说什么完全没必要在意,她也从来都不过问到底周边的人是怎么看待她的,原来这些人的思想这么龌/蹉,什么有/染?那是她老子!

    也怪冉启东从来都没想过在公众场合介绍自己的这个女儿,倒是那一对母女,顶着冉校长的荣光享受了这么多年的优待,而作为正室的冉家大小姐却被人背地里说成了勾/引老子的狐狸精,简直就是----

    所以她对舒然的亲生父亲压根就没什么好感,倒是对舒然视为父亲的秦侯远怀着尊敬的态度,毕竟,秦侯远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继父!只不过好人命不长,该死的坏人往往活得更久一些。

    林雪静觉得心里压抑的火气都快喷发出来了,见到那几辆警车呼啸着从d大校园离开,确定被带走的就是那一对母女,她是恨不得拍手拍脚地庆贺一番。

    林雪静一路小跑着到了舒然休息的病房,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看,瞥见病房里舒然静静地躺着,床边还坐着尚卿文,似乎是她刚才的脚步声有些重,所以引起了尚卿文的警觉,在她刚往里面看的时候就对视上了尚卿文那平静的目光,把站在门口的林雪静给吓了一跳,赶紧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表明自己的身份。

    因为林雪静明显地感觉到尚卿文那平静的目光带着浓浓的警惕和清冷,疏离和强烈的保护欲,这样的感应让林雪静内心都震得惊了惊,看来是上午发生的事情让尚卿文已经是神经时刻处在了警惕阶段。

    见来的人是林雪静,尚卿文的神情才微微一松,林雪静也觉得在这个时候问舒然的身体情况有些不太好,索性缓步轻声地走进来坐在了一边,安静地等着。

    ------------------------------

    尚氏集团,因为老爷子的突然亲临,让工作的人们都变得有些神经质了,紧绷得厉害,此时董事长办公室,尚佐铭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环视一周,最后落在了一直静候在一边的秘书部长,“董事长今天没来吗?连关助理今天也没来?”

    秘书部长轻声说道,“尚老,董事长今天早上是来过的,但是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便和关助理出去了!”

    “哦?”尚佐铭看了一眼秘书部长,“周嘉,你这秘书部部长也做了有好几年了吧?”

    周嘉心里微微一咯噔,还是平静地回答,“承蒙尚老提拔,我在秘书部的这个职位已经做了有三年了!”

    “提你上来的是我,不是现在的董事长,你这么替他圆谎,对你有什么好处?”尚佐铭脸色微微一沉,周嘉的面色也变了变,原来传闻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尚老跟董事长的关系并没有得到缓和。

    周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尚佐铭也没再对她施压,而是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尚雅阳,“雅阳,从今天起,你就先在生产部那边熟悉一下那边的流程,一周时间轮换一个部门,我已经跟几个部门的经理打过招呼了,会协助你好好熟悉的!”

    一身冷硬系列西装的尚雅阳目光在办公室的周边看了看,听见尚佐铭说的话有还能短暂的时间挑了一下眉头,但还是轻轻点头,“是,爷爷!”

    一旁站着的秘书部部长周嘉已经愣住了,尚老是什么意思?

    他是要,像五年前一样,再一次把大少踢出尚氏吗?

    --------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会有些晚点,我先出去一趟,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