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25:我害怕,我好害怕

    医院,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李智同学一脸的不可置信,走出来时还有些精神恍惚,随着那一声门被推开的声音,守在办公室门外的辅导员伸手拉了李智一把,正要询问是怎么回事,便见到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一身笔直西装的男人,身后还走出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高大身影。

    “谢谢你的配合!”关阳态度可亲地看了一眼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李智,并冲着李智身边的辅导员轻声道谢,转身便跟在了尚卿文的身后朝病房那边走去。

    辅导员看着离开的身影,目光呆滞了一下,这人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而同样呆滞的李智在辅导员的轻轻触碰下回了神,低吁出一口气来,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刚才那个人,不就是不久前才出现在电视上的尚氏集团的董事长吗?而且,刚才听到的消息太让他震惊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舒老师其实就是冉校长的女儿啊!

    而且,而且还是尚太太!!

    因为他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刚才尚卿文说的那句话,“谢谢你救了我太太!”

    ——————————————————————————

    “大少,从刚才李智的话里可以得出结论,夫人从楼上摔下来不会是意外!”关阳得到消息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这件事性质太恶劣了,有人居然明目张胆地对尚家少奶奶出手了!

    “学校那边对那两个系四个班的排查结果如何了?”尚卿文低声说道,心里却在开始自责,如果他能早一点过来,在她没下课就到她的教室门口等着,她就不会被人算计了!

    自认保护得力的他没想到这件事会在他身边发生!

    到底是怎么回事?舒然怀孕的事情除了家里的莫妈,还有舒童娅,冉启东以及他那几个身边靠得住的人知道之外,他并没有向外界伸张,因为从小在豪门长大的他对这些手段太清楚了,有了五年前那件事的前车之鉴,他连家人都不打算知会,但对方明显是知道了舒然怀孕的事情,到底是那个细节上出了问题?

    关阳沉声说道:“会不会佟家的那位?可是大少,佟家现在一团糟,佟家大小姐不可能还有心思想到这边,据悉,佟小姐和聂展云的婚事因此又推迟了,看样子聂展云看着佟家出事是不打算娶佟家大小姐了!”

    佟博仕途受阻,市政aa府监察小组接到不少匿名信,其中还有不少的上访者就佟博所管辖的事务提出了抗议,现在佟博是自顾不暇,市政aa府的左翼势力随着几个追随佟博的人落马之后,大部分的全力已经归到了市长司岚的手中,这是一次集中收权的大好时机,相信凭借司岚的聪明,必定会趁热打铁,扫除一切的障碍物,很快d市将是他司岚的天下!

    “自然不会是她!”尚卿文笃定地说道,从刚才那名李智同学的努力回忆中,他找到了一丝线索,就是当时站在舒然身后的是个带着粉色鸭舌帽还带着墨镜的女子,之所以确定对方是女子,是因为李智晃眼看到了她耳垂上的两枚耳钉,左耳上打着两个耳洞,这么明显的标志相信用排除法应该不难!

    “难就难在,今天夫人并没有点名,而且听说,偶尔会有其他系的学生会进入教室旁听,所以这样又增加了排查的难度!”

    尚卿文眉头微蹙,要查出来应该不难,只不过当时出事的那个楼道口的摄像头被人恶意地击碎了镜头,从最后的录像看,应该是弹弓从摄像头看不到的角落直接射了过来,看来对方的安排可谓是天衣无缝!

    “联系校方那边,我要尽快看到结果!”尚卿文说着,脑海里却窜出一个模糊的镜头,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左耳上有两个耳钉的人,当然耳朵上打两个耳洞的人很多,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但是为什么他会突然想到这个情形?

    尚卿文脚步一停,当日他陪同舒然前往酒店与冉启东一家摊牌的时候,他晃眼看见了,冉诺的左耳上穿了两个耳洞!

    “去查一下冉诺两母女今天的行踪!”

    尚卿文的话才刚说完,眼看着就要走到病房门口,就见病房的门被舒童娅推开,一脸惊慌失措的她在见到了尚卿文之后,平日里那么镇定的她此时都有些慌神,“冉启东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吗?他怎么会伤了后脑?”

    尚卿文脸色一变,冉启东在把那位李智同学带到办公室之后便出去了,他并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以为冉启东是到然然病房这边来了。

    伤了后脑,这是怎么回事?

    “大少,你在这里陪着夫人,我陪舒女士过去看看情况!”关阳冷静地说着,跟在了舒童娅的身后朝楼下急症室那边跑。

    尚卿文眉头蹙了蹙,快步走进了舒然的病房,见舒然也睁开了眼睛,尽管脸色有些疲惫,但在见到他进来时,眼底划过的光复杂地让他看着就心尖微微的疼。

    “他怎么了?他出什么事情了吗?”病床上的舒然显得有些虚弱,刚才迷迷糊糊中听见了舒童娅接电话的声音,具体什么她没听明白,只知道舒童娅很震惊,而且很惊慌,她慢慢转醒听见舒童娅刚才在病房外面跟尚卿文的对话,伤了后脑?说的是他吗?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

    尚卿文看着情绪有些异常的舒然正要艰难地从病床上坐起来,大步走过去扶住她是,轻声说道:“关阳跟过去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你别担心,有什么事情关阳会通知我们的!”

    他总不能说些违心的话跟她说没事,如果真的出了事,恐怕那个时候受不了打击的还是她,与其看着她有可能会突然崩溃,倒不如提前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因为现在的她,怎么还能经得住这一连串的打击?

    尚卿文拥着她把她抱紧了,感受着她不能自抑的身体颤抖,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宽厚的怀抱总算是她颤抖的身体有了一个可靠的依靠,她枕在他怀里,脑海里反射出各种各样的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但每一种都让她打从心里的害怕,她是害怕了,她没有自己原本想象的那么坚强,她害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测,那惊险的一幕到现在都还让她心有余悸,她更怕家人再出事,如果,如果冉启东出事了——

    不,不,不会的!

    她都有十几年没有亲口喊他一声爸爸,就算在当天婚礼上他那么期待地看着自己,她知道他想让她喊一声爸爸,但她却始终打不开心结,喊不出口!

    “我,我好害怕,我——”从来没有在尚卿文面前表现出如此脆弱的舒然,此时人已经失去了方寸,可能是上午的惊吓让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神,她只知道她现在孤立无援,害怕很多事情,除了面前这个男人可以给她依靠之外,她居然心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尚卿文抱着浑身都在抖的舒然,女人的脆弱在他怀中毫无掩饰地释放出来,她抱着他,一遍遍地说着‘害怕’,这是他一直都期待的一幕,心爱的女人即便在外面再强再倔强回到他怀里都是这样的把最柔弱最不堪的一面展露在他的面前,因为在此时她的眼中,你不再是一个外人,你是她最亲近能给她依靠的人,但是这样的舒然又让他心疼不已,该是多么的害怕才会让这样倔强的舒然会在他怀里颤抖着说‘害怕’?

    终究是他做得不够好!

    尚卿文反手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朵边耳语安慰着,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惊了的小猫,任何一个不经意的举动都会让她心惊胆战,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以这样的方式让她的心情能平复下来。

    病房里静静相拥低语的两人并没有发现,此时的病房外面,戴着墨镜的高挑女子就站在门口,不知道她已经来了有多久,在这里站了有多久了,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个拥着舒然的男人身上。

    目光久久的,凝注着!

    ——————————————————————————

    急诊科外,舒童娅一把拉住了冉启东的助理,作为校长助理的人在此时也是恍如石头落地,被舒童娅这么突然一拉住,反倒是被惊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受伤的?”助理是在救护车上就给舒童娅打了电话,因为一次偶然,冉启东让他记下来舒童娅的电话,当时也没觉得会有一天用得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助理一时之间脑子也有些乱,紧张地说道:“我当时推开门就见到冉校长倒在了地上,身边——”助理舔了舔嘴唇,在舒童娅的紧迫目光下暗吸一口气地继续说着,“当时冉校长身边是他太太和女儿!”

    舒童娅脸色大变,席沐欣!冉诺!

    ————————还有一更,在后面,估计要在晚上了,我要准备做晚饭了,额,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