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20:然然,对不起!对不起!

    “既然这位舒小姐喜欢,就送给你吧!”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一顿,一道低柔的声音徐徐响起,从舒然耳后萦绕开来,让正要转身的舒然面色微怔,转过身去便见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子。

    映入舒然眼帘的就是那一袭华贵紫色的貂绒大衣,高挑的身姿在大衣得体的修饰下显得更加苗条修长,这个女子给人的第一感觉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华贵雍容。

    舒然也不是没见过什么豪门名流,就比如高级的宴会上,那一群化妆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份上,要让人找出一点瑕疵都难,美的完全不沾地气,完全是感觉不到还是个人,但面前站着的女人,你既感觉得到她那实在的存在感,又不能忽视掉她那精致的容貌,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体,但也同样给人一种平和的疏离感,让舒然一时间有种熟悉的错觉。

    舒然平静地看着对方,对方也是微微含笑着打量着她,并对旁边的店员轻声说道:“请把那对耳钉拿过来吧!”

    店员正要转身去取,舒然便轻轻地拉着林雪静的手,“我们走吧!”

    林雪静本想一睹那对绝版耳钉的风采,但却被舒然握住了手,虽然心里是觉得有些遗憾,但还是顺了舒然的意,“那就走吧!”林雪静说着挽着舒然的手就走,还不由得朝站在一边的女子看了一眼,老觉得这女人的眼神有些怪,但是哪里怪她也说不清楚。

    这就是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吧,随意在舒然提出要走的时候,林雪静立马答应了!

    “舒小姐,请留步!”那位女子轻声说道,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两人,并继续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既然你喜欢,我可以送给你的!”

    舒然侧身,“多谢你的好意,耳钉属于贴身之物,看你也是喜爱耳钉之人,这么名贵的东西你还是好好保存吧!”

    舒然说完拉着林雪静便走出了品牌店,站在柜台边的女子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描画得精致唇线的唇轻轻抿起,那边店员双手小心翼翼捧着那对耳钉过来了,谦恭地说道:“苏小姐,这是您寄存在这里的耳钉,请您检查一下!”

    柜台边的女子转过了脸看了那对耳钉一眼,眼睛里波光流转,抬眼时眼底划过一丝异样的神色,柔声说道:“请帮我包起来!”

    ----------------------

    “然然,刚才那个女人还真是大方!”走出品牌店的林雪静低声说着,扯了扯舒然的手臂,见舒然好像还陷入沉思,便继续问道:“然然,你怎么了?”

    舒然放慢了脚步,内心突然有些隐隐的躁动,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一丝郁郁,让她觉得有些闷闷的难受!

    “没什么!”怕林雪静担心,她便隐匿住内心的不适感。

    “真的没事吗?”林雪静不确定地追问,舒然便摇了摇头,心里却如滚动的屏幕般滚出了一系列的疑问,其中第一个就是,那个女子怎么知道自己姓‘舒’?

    如果舒然没有听错,在她还没有转身看清那个女子的样子时,就听见她喊自己‘舒小姐’!

    ------------------------

    从景腾底楼出来,还隔得一段距离,但舒然刚踏出那扇大门就直觉地朝一个方向看去,见到那辆不知道在那边停了多久的奔驰车,车灯一闪便缓缓地靠了过来,从车里下来的男人大步地走到她面前,见到她两手空空,便轻笑起来,“怎么什么东西都没买?”

    站在一侧的林雪静低叹一声,“好东西都是别人的,我们只有看的份儿!”

    尚卿文愣了一下,面色疑惑地看向了舒然,舒然则无奈一笑,不禁莞尔,其实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因为我们有时候买东西,老觉得别人用着就是好,自己用了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这就是人为什么老是瞎羡慕别人的心态吧!

    晚上七点多,林雪静谢绝了尚卿文共进晚餐的邀请,摆明了说不想当电灯泡,这理由说得驾车的尚卿文一阵轻笑,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舒然是恨不得抓起前面摆放着的餐巾纸塞她嘴里了。

    一路上有了林雪静的加入,车里的气氛也比较的轻松活跃,尚卿文也无意间问道了刚才林雪静为什么说‘好东西都是别人的’的这句话的由来,林雪静也不客气,就说了女人有追风心态,有时候看着别人用着最贵的唇膏自己也恨不得能有一支,林雪静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插话的舒然冷不防地说了一句,“那你看男人,也是不是就觉得别人的老公就是最好的?”

    林雪静‘啊’了一声,惊叹号之后便是一阵沉默,好像确实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准确性,很快做出回应,“这里推理下来,你好像说得也有道理!不然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人愿意当小三小四的呢!”

    林雪静的话让舒然噎了一下,从车内后视镜里看着单手托腮的林雪静,舒然忍不住地低声说道:“选男人就如选鞋子,鞋子适不适合只有自己说了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舒然说这句话完全是想提点一下好友,毕竟林雪静的感情好像还停留在了学生时代那疯狂而单纯的单相思瞎爱慕瞎崇拜的阶段,只不过舒然一时情急只顾着提示好友,都忘记了身边开车的男人。

    林雪静是在一个路口下的车,舒然看着她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才放心离开,车里没有了林雪静,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舒然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自然,倒是身边的尚卿文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低低开口了,“然然,每一双新鞋子要想和脚达到协调都需要磨砺一段时间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

    舒然神经不由得一跳,这转过来的话题敏感而尴尬,是舒然最不想谈及的话题,那么她现在是举证反驳还是假装没听见?

    舒然还记得最初的最初,尚卿文跟她说的那句话,不合脚的鞋子穿着穿着就合脚的话题,用这句话来阐述所谓的婚姻也可以在磨砺中慢慢地使双方能处在一个协调的生活环境中,当让这个道理恐怕任何一对结婚之前的人都会想到,恐怕那个时候双方都会想着,要懂得谦让要互相包容对方的缺点,但往往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都说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的原因了!

    因为在磨砺的过程中,脚往往会被打出血泡,会难受,会疼!

    舒然把脸转向了一边,用沉默来终结了尚卿文的话题,轿车沿着盘山公路直上半山腰,回到别墅时,莫妈早已准备好了晚餐,见到他们两人是一起回来的不由得一脸欣慰。吃饭的时候还不停地把好吃的统统往舒然面前推,饮食一律偏清淡,舒然吃得很合胃口,以往她都比较喜欢吃辛辣的食物,一周至少会吃一次麻辣火锅,但现在是一闻到那股味儿就浑身都不舒服,更别说是吃了。

    舒然端着碗吃了小半碗的粥,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莫妈的问话他都一一的答了,脸上的表情一直平和温软,给饭厅的气氛增添了一丝柔和,对待老一辈的长辈,他的态度一直都是这么的谦和。

    只是--

    舒然捏着筷子的手轻轻地捏紧了一些,他跟他爷爷之间,总让她觉得有种乌云压顶驱散不开的感觉。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注视,慢嚼细咽吃饭的男人目光转了过来,平视着她,舒然则急忙转开目光,心里却不由得跳了跳,有种做贼心虚的懊恼感,埋下头的她大口地扒着碗里的食物往自己的嘴里送。

    晚饭后,二楼书房的灯就亮了起来,舒然却在卧室里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她压根就没有备课的习惯,更何况明天又没课,再加上最近身心慵懒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此时沐浴后的她正一手拿着吹风一手抓着头发,吹头发的时候脑子里开始有些混乱,本来是想着协议离婚,现在离婚的事情没办下来,她却住在了这里,想想今天早上她还是在他的怀里醒来的,她觉得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也没心思吹头发了,舒然放下吹风就往尚卿文所在的书房走,她要跟他谈谈,好好的谈谈,却在刚走到书房门口时听见里面低低的声音。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别再说了!”他的声音很轻,但却隐隐透着一股强势,舒然直觉地收回了要敲门的手,听见那边微沉的脚步声,迟疑了一阵还是决定不再去打扰,转身正要往卧室走便听见身后的门已经开了,她微讶着转身,就见褪了外套仅穿着衬衣的男人倚靠在门口位置,看着她头发有些乱乱的,眉毛微微一挑,走出门来伸手不由分说地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卧室走。

    一进卧室舒然便被他安置在了沙发上,尚卿文熟练地拿起吹风给她吹理着头发,舒然也奇迹般地没有反抗,直觉着他的心情有些抑郁,所以她也顺从地任由他吹着头发,直到他的手不经意地扯得她头皮有些发疼,她忍不住地低呼出声,整理头发的那只手一顿,舒然便感觉到后背一阵暖,耳边一阵低软的软音,“是不是弄疼你了?”

    舒然脸色微微一变,扯着她确实有些疼了!

    身后一双臂弯轻轻地将她搂紧,近似低喃地出声,“对不起!”

    舒然身体微僵,拥着她的男人却一遍遍地低声说着,“然然,对不起!对不起!”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明天的更新在白天,时间不定,我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