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17:是那位苏小姐

    夜凉,舒然站在观景阳台上朝外面看了看,坐落在半山间的别墅正是观景的好地方,当初舒然是尤为喜欢这个光景阳台。

    观景台从房子的一端延伸出来的不规则的一角,设计师巧夺天工地精心布置,硬是把这不大的空间给合理地应用了起来。

    晚观夜景,山下那大片的高尔夫果岭上的灯便映入眼帘,灯的布置格外有含义,是七星北斗的勺子状。

    当然,尚卿文还告诉过她,后山的高尔夫果岭上还有许多个星座的灯,一道夜里是特别的漂亮,当时她还兴高采烈地说着婚后住这里的一定要好好去看看!

    不过才短短几天时间就有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的感觉,舒然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疲倦的她总想睡觉,明明才晚上八点不到,她就困得眼皮子开始打架。

    舒然拉了拉身上的厚睡衣,莫妈怕她感冒,硬要她穿上了最后的睡衣才肯让她出来,刚才她去车库走了一圈,除了一辆越野车,还有一辆她没见他开过的跑车,保养得极好,而那车一看就属于张扬性格的人,倒不像是他会开的车!

    其实舒然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很遗憾,她没车钥匙,而这独栋别墅坐落的周边都隔了好远才会看到有房子的影子,看似很近,其实对这里稍微熟悉了一些的她都知道,其实隔得还挺远的,盘山路怕是都要有个两三里路。

    她不可能靠着两条腿走回去吧?

    舒然感到有些气闷,尚卿文就是算准了她不会甩着两条腿走下山,所以才这么放心地走人,舒然忍不住地蹙眉,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夜风有些凉,舒然伸手摸了摸自己发凉的手臂,观景台上的座椅摸着就是一阵冰凉,夜里风也挺大的,她在这里站了不到十分钟双脚都有些发僵了。

    林雪静的电话如期而至,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她在什么地方,舒然没好气地低声说道:“我在什么地方难道你不知道?”

    电话里林雪静有些讨好地笑笑,“然然,对不起啊,我今天被堵在车上来不了但又怕你一个应付不来,所以只好给尚卿文打了电话,然然,你别怪我啊,尚卿文再怎么说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啊!”

    林雪静的话让舒然又一次陷入了沉默,电话那边的林雪静似乎也感应到了,便主动地岔开话题,她知道舒然想问什么,无非就是旁敲侧击地问一下舒童娅的状况,毕竟是母女,而现在能照顾舒童娅的秦侯远也已经去了,舒然再怎么生气也是不忍心的吧!

    “然然,我跟你说,我今天去的时候碰到了那一对母女了,在舒姨的病房外又吵又闹的!”林雪静滔滔不绝地说了她所见到的事情经过,当时走廊上围观的人也挺多,加上场面有些失控,冉启东并没有留意到她。

    舒然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那天晚上她看到冉启东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到。

    “然然,我还听到了席沐欣跟你爸提出要离婚!”

    离婚???

    舒然神经一紧,冉启东贵为d大的校长,席沐欣也是因为他的关系而在学校里谋得了一职之位,她现在居然主动提出离婚?这让舒然感到有些意外,她难道不需要冉启东的庇护了?

    舒然目光微沉,耳边是好友的声音,但思绪已经飘出了好远,席沐欣若是真的提出离婚,那么凭她的感觉,恐怕吃亏的就是他冉启东了!

    ------------------------------

    “泼硫酸另有其人,喏,自己看清楚!”张晨初手指指了摆在尚卿文面前的几张照片,表情严肃地说道,“证据确凿!”,张晨初在看了尚卿文那沉沉的脸色时,低笑道:“都说最毒妇人心,知道了吧?”

    尚卿文的眼睛在那照片上看了一眼,目光动了动,眼睛珠子却凝在了那照片上,半响后淡淡笑道:“我突然对佟家特别的感兴趣!”

    张晨初白眼一翻,这你都不感兴趣那你就不叫尚卿文了!

    --------------------------------

    尚家,尚卿文的车停在了大门外,大门已经打开,但尚卿文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从门里走出一个高大笔直的身影,尚雅阳听到汽车鸣笛声便疾步走了出来,看着坐在车里没有下车的尚卿文,走到车窗边微微躬身,轻声道,“哥,怎么不进来?”

    尚雅阳说着,还朝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看了过去,没有看到舒然的影子有些微微失落,继续说道:“哥,什么时候还是带嫂子回来坐坐吧?”

    尚卿文朝大门口看了一眼,声音清淡,“她不习惯!”说完他看向了尚雅阳,“他身体怎么样了?”

    尚雅阳目光微动,“爸爸的身体情况还是没有什么起色,爷爷是想把他送到疗养院去,迟迟没有下决定是因为想问问你的意见!只是哥,你就没想过让嫂子回来见见父亲吗?”

    尚卿文的目光变得淡淡的,直接转开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下个月吧!”尚雅阳心里微叹,上一次爷爷赶去医院,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听关阳说过了,现在他的退伍手续正在办理,很快就能回来了!

    尚卿文看了他一眼,“当兵可是你自小的梦想!”

    尚雅阳脸上的表情有些发滞,轻声说道:“爷爷说家里--”

    尚卿文看着尚雅阳,目光有过片刻的停顿,将车倒了出去,望着大步追过来的尚雅阳,淡淡地说道:“人生的决定权是你自己的,要怎么决定靠你自己!”

    尚雅阳目光紧紧凝在车上的尚卿文身上,垂眸时脸上的表情有些迟疑,看着那辆低调的奔驰车滑出老远之后,面色微微地变着,哥,我不是你,从小到大你的独立性就最强,但我怎么才能学得你的十分之一呢?

    ---------------------------------

    “我听说你家雅阳要退伍了?”司岚打来电话时尚卿文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别意外,某军区里面的一个人物给我说的,说雅阳已经提出了申请!”

    尚卿文‘嗯’了一声,心里觉得闷闷的,雅阳从小的志向就是做一名军人,小时候无意间翻到他的日志,上面写着有多崇拜军人,但字里行间也透着一股无奈的惋惜,那时的尚卿文志愿是学医,并打算在高考的第一志愿栏填某医科大学,两兄弟从小就被教导着要继承家业,只不过尚卿文不买账,爷爷拿他没办法,只好把希望押在了尚雅阳的身上,雅阳从小就乖巧懂事,他一直以为他是乐于接受爷爷的安排的,直到他看了尚雅阳的日志,才知道那个乖巧懂事的尚雅阳其实也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

    那一年的高考,尚卿文的填报自愿改成了金融专业。

    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雅阳的性子还是这么的软?

    当年尚雅阳进军校还是尚卿文极力促成,他的表现也没让他失望,年纪轻轻就是军中翘楚,且不说前途有多无量,在尚卿文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会让人觉得人生还有价值,他不想弟弟的人生留下遗憾!

    司岚没有听到这边的尚卿文的见解,继续说道:“恐怕是你当年的事情影响到他了,毕竟那个时候他才十九岁,在他觉得,他崇拜的大哥是那么的独立自强,结果在某些事情还是扛不住来自家庭的压力,不得不妥协的后果让他觉得无论如何反抗最后还是对抗不了家人的安排,还不如顺从,卿文,你说我说的对吗?”

    司岚的话让开车的尚卿文心里被震撼住,是吗?真的是这样的吗?

    ----------------------------------

    晚间不到九点,景腾楼上名流街里的人还是不少。

    graff品牌店,一名客人正伏在橱窗前仔细地看着里面的钻石耳钉,眼尖的客人一眼就看中了一对,伸手指着那一对耳钉,表情有些激动地说道:“这一对我要了!”

    店长正要打开橱窗去取,看见客人所指的那一对耳钉,顿时微讶了一下,赶紧解释道:“对不起,这位小姐,这对耳钉不是卖的,是客人寄存在这里的,实在是对不起,是我们工作人员的失误,把它摆在这边来了,对不起,小姐,请看其他的耳钉吧!”

    店长诚恳的道歉,那位小姐遗憾地叹了一口气,“真的不是买的吗?唉,我还以为掏到宝了,五年前就绝版了的耳钉意外地出现在这里,唉,空欢喜一场!”

    “实在是很抱歉!”店长说着,把那对耳钉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拿到一边去,看着今天值班的人低声说道:“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那名值班的店员被叫进了办公室,“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对耳环是从总部那边送过来的,对耳钉上的钻石做了一次保养清洁,客人点名说了过几天就会亲自来取,万一不小心被买了出去,你怎么赔得起?”

    店员委屈地直道歉,也意识到了后果的严重,幸好没卖出去,万一卖出去了就惨了!

    “去把这对耳环放好,别放错了地方!”店长严肃叮嘱,店员急忙点头,“我知道的,店长,是那位苏小姐!”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