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16:我要离婚,你净身出户!

    “冉启东,你看出清楚了,你要的dna鉴定报告就在那里,冉诺她就是你的亲生女儿,在报告面前你还想不认她吗?”

    席沐欣的声音尖锐到刺耳了,门外将俩母女拦下的人朝冉启东看了一眼,按理说,这种事情他们没权过问,他们的任务只是负责保护这间不受外人侵扰,所以将两人拦下来,为了避免此事声张,其中一人看向了冉启东,“冉先生,请你先出去解决私事!”

    冉启东脸色铁青,目光朝席沐欣扔在地上的检验报告看了一眼,他捡了起来,朝病床上的舒童娅看了过去,发现舒童娅闭着眼睛完全是不搭理的模样,眉心处便皱了皱。

    “舒童娅,你tm装什么桢洁烈女,你男人尸骨未寒,你就开始勾引我的男人,你还要不要脸啊!”席沐欣的言语越来越过激,情绪也越来越激动,病床上的舒童娅见她是有意想将事情闹大,声音如此洪亮,睁开眼也不客气,抓起床头上的一只玻璃杯子往门口扔过去,‘砰’的一声砸在门上玻璃杯子碎了一地,巨大的响声也让嘈杂的过道上有了短暂的安静。

    “席沐欣,你该不会说这次我的玻璃杯飞过来又吓得你要流产了吧?”舒童娅冷笑一声,朝门口看了一眼,“妇产科就在下面,赶紧去检查一下,我可不想待会你会给我按个罪名说我又害得你怎样怎样了!”

    “舒童娅!”门外被拦下的席沐欣脸色发青,任谁都听得出对方的话既揶揄又带着讽刺,听着就格外的刺耳。

    “席沐欣,忍耐是有限度的,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是你自己无能,别把自己的无能归结到别人身上!”舒童娅厉声说完把眼睛一闭,但手里却抓起了床头的花瓶,她席沐欣要敢再叫一声,这花瓶她一定砸她头上,让她也缝个十针八针。

    “舒童娅,你个狐狸精,你还有脸--”

    “够了!”冉启东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想他冉启东堂堂大学校长,虽然在私底下确实嘴巴得理不饶人,平素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都会注意自己的言辞举止,而她席沐欣怎么说也是为人师表,但她现在表现出来的举动简直就跟市井泼妇没什么两样!

    一张化妆的脸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变得狰狞起来,他看着她那张脸,眉头便不由得皱紧了,上前一步从门口的人手里拽过席沐欣的手拉着就往一边走去,还对站在一边的冉诺低喝一声,“还不跟着?”

    冉诺被父亲的低喝声怔得愣了愣,目光才从病房里舒童娅的脸上转开,舒童娅和舒然这母女俩果然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舒然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更是遗传了父亲那双传神的眼睛,很多人都说父亲的眼睛是特别的好看,那双眼睛就像能说话一样,她在小时候就经常想着,为什么她就没遗传到父亲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呢?可她最想得到的都被那个舒然拿走了!

    冉诺缓后一步跟在了父母的身后,席沐欣刚才的吵闹声成功地引起了走廊上人们的注意,此时冉启东扯着席沐欣的手腕,他步伐大,席沐欣几乎是被他拖拽着跟着,冉诺被沿途看过来的那些探究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然,心里也开始懊恼,母亲的做法是不是太过了?怎么说也该关着门来处理,只不过想不到她的情绪会突然变得这么过激!

    “你放开我,冉启东,你放开我!”席沐欣被冉启东拖得身体踉跄不稳,冉启东什么话都不说,拽着她就直接往走廊尽头的一个无人的角落大步走去,在刚靠近墙边,他便松开手,席沐欣的身体被他一推,撞在了墙壁上,身体反弹了一下又撞倒了旁边摆着的盆景花盆上。

    “席沐欣,你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冉启东冷沉出声,也不顾冉诺在场,冷着脸紧盯着站在角落里脸色微微苍白的席沐欣,伸手把手里捏着的那一份检验报告拿在手里翻了翻,目光在结果上看了一眼。

    席沐欣喘着气,脸色微凉地看向了冉启东,“冉启东,你又想玩十几年的把戏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是她舒童娅,我没她那么笨!”

    冉启东的目光从那份检验报告上移开,看了冉诺一眼,“你先去那边!”

    “爸爸!”冉诺低低唤了一声,“爸爸,妈妈也是关心这个家,你能不能--”

    “大人的事情不需要小孩子来插嘴,你先过去!”冉启东看向了冉诺,语气虽然低缓,但却带着不容置喙的果断,冉诺见状只好先走到一边去。

    走廊尽头这边仅剩下了两人,冉启东看向了席沐欣,声音低低出声,“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

    席沐欣冷笑一声,“我清楚,我当然清楚,你睡在我旁边但心里却还是惦记着舒童娅,冉启东,精神出轨比身体出轨更可恨!这是你以前说过的话!你现在是看她死了男人,你有机会了是不是?冉启东,我告诉你,没门!”

    “说什么呢?”冉启东冷喝一声,脸色比刚才更加阴沉可怕,“别转开话题,席沐欣,这些年我对你也算是不错了,你扪心自问,你刚才骂的那些话中间也是夹枪带棍地骂了我,你是不是过分了些?”

    “我过分,我过分??”席沐欣气愤不已,“我的丈夫跟他所谓的前妻藕断丝连暧昧不断,而且还因此质疑自己的亲生女儿--”

    “够了,席沐欣!”冉启东脸色有些疲倦,将目光从席沐欣的脸上转开,“你想说什么,坦诚布公!”

    席沐欣看了冉启东一眼,冷冷地说道:“我要离婚,你净身出户!”

    冉启东目光微怔,眼睛不由得眯了眯!

    ------------------------------

    景腾。

    “怎么出来了?不在家相妻教子了?”张晨初看着尚卿文,笑着说道,朝尚卿文的衣襟口看了一眼,“哟,这唇彩是哪个女人的?还是尚太太留下的?”

    尚卿文朝张晨初看了一眼,目光在衣领上看了一眼,目光动了动,唇角不由得勾了勾,却没有理会好友的话题,直接说道:“废话少说,我要的东西呢?”

    张晨初翻了翻白眼,本来是想扔给他一支烟,但刚拿出来又恍然大悟地收了回去,某人现在已经严正声明戒烟戒酒了!

    靠,这德行!

    “查了,秦羽非说的没错,他泼的东西确实不是硫酸!”

    ----------------------------------

    “好,我明天来办公室,嗯!”舒然手里拿着的电话还没有挂断,便听见了敲门的声音,莫妈端来了温好的牛奶,碎步走进来笑了笑,“然然,刚才看你晚餐吃得不多,是不是厨师做的不合胃口?”

    舒然放下了电话,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其实莫妈跟自己的奶奶年纪都差不多了,要让她来照顾自己,她总有些感觉对不住她,所以晚餐时她给自己夹的菜,她都一一笑纳,吃的已经算是最多的一顿饭了。

    “没有,莫妈,我吃得习惯!”舒然把身体转了过来,伸手接过了莫妈递过来的牛奶,捧在手里暖暖的。

    莫妈面露忧色,“那天卿文回来告诉我说你孕吐得厉害,想当初卿文的母亲怀他的时候也是吐得很厉害,老一辈的人都说这还是有些遗传,那次跟你母亲交流时,她也说怀你没少被折腾,我就担心啊,怕年纪轻轻的你受不住这份苦!”

    有吗?这些她都没有问过舒童娅,也不知道莫妈说的是不是真的!倒是莫妈话里提到了尚卿文的母亲,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他的母亲有了些兴趣,想来想去,把这原因归结到了饭后无聊瞎扯话题上去了。

    说起来,她对尚卿文的事情是知之甚少!唯一的一次便是结婚的前一天她无意间听见奶奶义愤填膺说的那一席话,说尚卿文的父亲身在狱中,但至于为什么会入狱,奶奶没再谈起,而他的母亲,舒然压根就没听到过。

    “莫妈,他的母亲--”

    莫妈似乎也没料到舒然会专门提到尚卿文的母亲,脸色微怔时,有些迟疑地轻声问道,“然然没听过卿文说他的母亲吗?”

    舒然看着莫妈那微怔的脸色,直觉自己似乎是问到了不该问的话题上,正要转开话题,便听见莫妈低低一叹,“卿文的母亲五年前去世了!”

    舒然目光怔住,她本以为他的母亲有可能是在国外或是其他地方,因为各种的原因没有出现,只是没想到答案却是这样的。

    “然然!”莫妈伸手握住舒然的手,低声说道:“卿文不说有他的原因,你别纠结他为什么不告诉你,他母亲的死就是他心里的那根刺,一拨就会疼得流血的刺!”

    莫妈的话让舒然愣了好久,在他内心深处也有不可触碰的地域吗?

    莫妈幽叹出声,“因为他的母亲是因为他而自杀身亡的!”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还有一更在白天,具体时间定不了,写好就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