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14:如果这个孩子不在了呢?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再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尚卿文再次拨过去的时候,手机里的回应便是这样反反复复千篇一律的声音,淡漠而机械。

    楼道上的电梯会时不时不间断地打开,从里面走出形形色色的人,站在不远处过道上的尚卿文却没有从人群里见到自己想要见的身影。

    九点半!

    她还没有回来!

    尚卿文的脸色沉了沉,林雪静说她八点半就差不多到家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尚卿文正要打算给医院那边的舒童娅打个电话,便接到了来自张晨初的电话,“卿文,你快过来一下!”

    尚卿文正在为舒然的事情而忧郁着,是想回绝,但听到张晨初说话的语气有些着急,便不由得问了一句,“出什么事情了?”

    “你快过来接你老婆回家!”

    ------------------------

    景腾六星级酒店,一个豪华套房里,张晨初伸手拿起酒架子上面的那瓶红酒晃了晃,发现里面的酒顶多喝了还不到二十分之一,看了看酒杯里那殷红的酒液,杯子里面还剩下了一部分,那就是说真正喝下去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谁让你给她喝酒的?”张晨初看着那位服务生,服务生面色苍白,战战兢兢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半响才支支吾吾地说道:“是这位小姐要求的!”

    “她要求的你就给?”张晨初挑眉,服务生更是觉得后背都凉悠悠的,顾客就是上帝啊,他们怎么能拒绝客人的要求呢?而且一瓶红酒而已,是再普通不过的服务了,来这里的人谁不会晚上开一瓶红酒品尝的啊?

    “好了!”司岚看了张晨初一眼,你揪着人家服务生不放做什么?他有错吗?说完朝服务生挥了挥手,服务生如临大赦,赶紧退了下去。

    张晨初放下了酒瓶,朝那边看了一眼,这个套房的设计格外的精巧,进来是客厅,侧面便是一个大的离奇的卧室,四周的墙是透明玻璃建造的,因为楼层较高,加上这些物品的造价昂贵,所以这里也算是d市最贵的一个房间了。

    很难想象,舒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叫上一瓶红酒,明明酒量差得不行,喝一点就醉晕了过去,但看样子她酒品还行,至少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不去酒吧也不去那些小酒店,要说d市最安全的酒店,恐怕就属景腾这家莫属了。

    “我看他脸色不太好,没事吧?”张晨初朝那边看了一眼,隔着一层水晶帘子,尚卿文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睡在圆形大床上的舒然,赶过来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没有回家的她会一个人来这里。

    而且还是一个人来这里喝酒的!

    尚卿文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侧脸看着过来的张晨初,“她就喝了一些吗?”

    “应该是吧,刚才那位服务生说了就送了这么一瓶过来!”张晨初晃了一下提过来的酒瓶,给尚卿文展示了一下,“喝的不多!”

    说起来也真是碰巧,来这里消遣的几人去的当然都是自己所熟悉所习惯的包间,服务生也是规定的那几个,上一次舒然过来,那些服务生也是有眼力的,所以刚才在他们来的时候,一名服务生就告诉他们,那位上次陪在尚大少身边的小姐也在!

    尚卿文什么话都不再说,张晨初和司岚看了一眼睡在圆形大床上的舒然,她衣服穿得好好的,除了头发有些乱之外,一切都好,只不过看着尚卿文那表情,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先出了门。

    房间里的暖气适中,在他轻手撩开舒然脸上那凌乱的头发,目光便凝在了那张苍白无色的小脸上,清瘦了一圈的脸楚楚可怜,看得他心尖一疼,手停在她的脸颊上迟迟没有挪开,不知道他以这样的姿势坐在这里看了她有多久,待他和衣躺下平睡在她身边时,轻拥着她入怀低低叹息而出,“然然,跟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的难过吗?”

    把她抱进怀里,尚卿文温热的气息跟她紧紧地萦绕在了一起,静谧的房间里尽管温暖,但流窜在空气里的淡漠与生疏却越来越浓郁。

    舒然浑浑噩噩,她选择来景腾的这个房间是因为上次她来过,她想一个人安静一下,这里无疑是最安全的,她叫了一瓶红酒,不过却只喝了一些便头晕得厉害,人在悲伤的时候是特别的容易醉,而对于酒量不好的她喝了一些便变得头脑晕晕沉沉,倒在床上便不省人事。

    酒的作用就是让人短时间的放纵,她在麻木掉的神经里肆无忌惮地昏睡,不想醒来,一点都不想--

    睡梦中她浑身都被融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由最初的抗拒到慢慢地接受,意识便开始下沉,下沉--

    鼻翼间有细软的物体撩拨起来,舒然睁开眼睛时,耳边也听见了低低匀净的呼吸声,窗外的光线让她突然睁开的眼睛显得有些不太适应,但耳朵听见的呼吸神让她心里一紧,顾不上眼睛的微微刺疼她急忙看向了身边的人。

    就像那次在会所,她一早醒来身边便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她也不希望狗血的一幕会再次发生在她的身上,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时,她心里居然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有那么一种异样的情绪,心里隐隐地说着,还好,是他!

    短暂的惊吓之后,舒然便睡意全无,她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身边睡着的是尚卿文,曾几何时,清晨是她觉得最温暖的时光,因为一睁开眼就能见到他的脸,他会微笑着对她说一声‘早安’,会亲昵地亲她吻她,但这种感觉现在却让她觉得无论她做什么好像都逃不开他的手掌心,一种被人操控着的心态让她心里的反抗情绪越来越浓郁。

    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的苏醒,身边的尚卿文睁开了眼睛,对上她那双大眼睛,他像往常一样想要靠过去亲吻着她的额头,却被舒然惶恐地转过身去,清晨胃部的不适让她难受得不能在床上多待,捂着嘴爬起来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跑。

    尚卿文也跟着下床,看着她快步冲进了洗手间趴在洗手台上一阵干呕,不由得眉头微蹙,快步走过来帮她接热水拧毛巾,还伸手圈着她的腰让她不至于滑倒下去。

    递过来的温热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她的嘴角,舒然无力反抗,呕吐一阵让她身体一阵发软,只能靠着他的身体才能站得住脚跟,她被他抱在怀里,用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唇角的水渍,他在做这一系列的动作时轻柔得有些小心翼翼了,连环着她腰的手都好像害怕压着她的小腹,五指摊开毫无重量地抚在她的小腹上。

    “好些了吗?”耳边飘出他低哑的声音,舒然抬起脸正好跟洗手台墙上的镜子里的他目光对视,穿着白衬衣的男人脸色有些憔悴,下巴处冒出了细短的胡桩,他把毛巾放在一边,双手圈住她的腰,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色,轻声说道:“我安排了妇幼保健师,以后她会每天注意你的身体状况,然然,你别担心!”

    他温软的声音让舒然脑子里一阵恍惚,好像他们并没有经历过之前的那些事情,一切都回归到了平静,他是爱她的丈夫,而她是甘心嫁给他的妻子。

    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她盯着那个让自己都感觉到了陌生的女子,这是自己吗?这还是那个独立自立的舒然吗?

    不是,这不是--

    舒然苦涩一笑,抬脸看着抱着自己的尚卿文,“尚卿文,你是怎么做到的?当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你还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拥着她的尚卿文面色微微一怔,抬脸看着镜子里的女子,眼睛里目光微动,“然然,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

    过去了吗?舒然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说得如此轻巧,好像是作为一个局外人一样地看待着整件事情!

    舒然伸手扯开他拥着自己的手,“抱歉,在你心里,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但是在我这里,我过不去!”她说完挣开尚卿文的怀抱就要往外走,被尚卿文伸手抱住,“然然,那些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别想了好吗?”

    “尚卿文!”舒然挣不开他的手,声音却比刚才要高了许多,她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用陌生而疏离地目光紧盯着他,“我做不到欺骗了对方还能装作若无其事,我不是你!放开我!”

    尚卿文脸色微变,但抱着她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急切开口,“然然,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欺骗到底指的是什么,我们结婚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如果不是婚礼上的意外--”

    “那对你来说是意外,因为你自认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天衣无缝没人会知道,只是想不到秦羽非会知道而已,尚卿文,我现在才知道你的不折手段有多卑鄙!”

    舒然的情绪开始失控,尚卿文也她的话刺激到了眼睛微红,将她一把抱起来往外走,“我是卑鄙,但我卑鄙也是因为我爱你!”

    舒然的挣扎动作一滞,两人的力量较量始终是他占上风,但他都是很好的控制力道并没有弄疼她,舒然听到这句话短暂的沉默之后突然苦涩地笑了起来,“你是承认了吗?你以爱之名吞并了秦家,你以爱之名地欺骗我,你还把这欺骗说得理所当然,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尚卿文的手不由得一抖,唇角微微一动,“我想把你留在身边有错吗?”

    舒然眼眶红得可怕,她挣开他的手,远离了他,背过了身去,“尚卿文,我们离婚!”

    你没错,错在我,是我太贪恋你的温柔,以至于没看清你的人!

    ----------------------------------

    “什么?”钻出水面的林雪静被舒然的一句话吓得都没敢往下潜水,但身边的舒然却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窈窕的身影在游泳池里灵活得像一条鱼儿,一溜烟地就飞窜出好几米远了。

    “唉唉唉,然然!”林雪静反应过来后,紧跟着游了过去,舒然刚才说什么了?离婚?

    怎么可能?

    雪后晴空,尽管偶尔吹过的风还是凉得刺骨,但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趁着好天气出游的人们,d市奥运体育馆,从游泳馆里出来的舒然一身运动装,手里还提着换下来的泳衣,踩着阶梯下来,仰头往天上看,奥体上空,飘满了各种各样的风筝,中午过来的时候人还挺少,没想到游了一个小时出来,那边草坪上已经坐满了人了。

    追出来的林雪静喘着气低声说道:“然然,你走路慢一些!”林雪静边说边用头筋把头发给扎起来,一边追到舒然身边,硬要挽着舒然的手一起下阶梯。

    “我有你想的那么脆弱?”舒然低声应道,林雪静瘪了瘪嘴,“行了,你明知道我就这性格,你也就别来刺激我了行不行?”

    两人说着挽着手走完阶梯到平地上,呼啸而过的几辆自行车把林雪静吓得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开舒然,见舒然没事才冲着那几辆离开的自行车低咒出声,“这些孩子,一点规矩都不懂!”

    舒然莞尔,她现在都成了林雪静的重点保护对象了。

    “我妈问你吃了那药是不是好些了?”林雪静说着,拉着舒然越过了那条绕着奥体馆的公路。

    “好多了!”舒然回答着,目光却看着头顶天空上的那些飘飞着的风筝,难得的好天气,出来透气的人还真不少,嗅着空气里那纯净的青草香,连人的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了。

    “你也真是的,你现在还没有过那三个月,今天是最后一次了,虽然你游泳技术好,但还是要注意一些!”林雪静说着从包里替舒然掏出一个保温瓶,倒了水给她喝,看着舒然把水喝下去,林雪静咬了咬唇瓣才低低地问了出声,“你刚才,刚才在馆里说的那句话是不是真的?”

    舒然脸色微微有了些变化,把保温瓶收了起来,看向好友时眼睛里露出坦诚的目光,轻轻点头,“是!”

    她确实已经向尚卿文提出了离婚!

    林雪静倒是没有去问舒然的什么什么原因之类的,而是第一反应去问她,尚卿文是什么反应!

    舒然面色冷静,目光微转时想起了早上离开景腾酒店时他那沉郁得让她害怕的脸色,还有他当时说的那句话。

    然然,我不想再听到这一个词!

    不想听到?但她还是说了,并且也这么做了!

    “然然,你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答应跟你离婚?”林雪静面露焦急之色,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尚卿文的为人,但从现在的那些报纸上看着秦氏被尚钢兼并,还有那天秦羽非在婚礼现场说过的那些话,就尚卿文的性格,他会放开舒然和孩子,在她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舒然听着好友的担忧,轻轻一笑,垂眸时目光不知道是看在什么地方,低声说道:“那如果,这个孩子不在了呢?”

    啊?林雪静听着这句话,惊得目瞪口呆!然然,你,你是要干什么?

    ----------------------------

    “秦氏那边的事情最快将在月底收尾,有关的事宜已经设有专门的部门和人员去交接处理。。。。。。”关阳滑动着手里的平板电脑,抬眼朝坐在主位上的尚卿文看了一眼,发现尚卿文坐在那边一动不动,看似在听他的汇报,但太熟悉他的为人,关阳隐隐地发现大少现在的心思并不在工作上,关阳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下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却听见尚卿文不假思索地就淡淡出声,“把这几天的行程都取消延后!”

    关阳默默地用手指在平板上划了一下,秘书部那边有人敲门进来,“董事长,有您的快递!”

    秘书大步走进来将快递放在了尚卿文的办公桌上,尚卿文目光动了动,最终停在了那份快递上,在瞥见那签字栏里那个熟悉的字迹时,他将快递拿起来撕开取出里面的纸页,目光在那标题上一凝。

    旁边站着的关阳本是无意去看,但目光却瞟见了那纸页上的几个大字,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离婚协议???

    ------------------------------

    春节过后,开学的时间也到了,舒然不是辅导员,作为一个副课教师,她用不着第一天就去学校,可能是魏妈妈给的那个药有了些作用,舒然也没再吐得那么厉害了,只不过一天疲乏困倦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候在家在沙发上坐着看看电视节目,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晚上更是熬不的夜,十点之前就困得不行,早早的就睡进了被窝里。

    “然然,准备一下该出门了,我们医院见!”林雪静的电话打过来时,舒然正在吃午餐,她一觉睡到十点,打开手机就见短信信箱里未读短信无数,为了保证睡眠质量,她晚上睡觉的时候直接关机,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的未读短信,无意间点开了一条短信,屏幕上跳出来的字让她神经一滞。

    然然,我要见你!----尚卿文!

    舒然把手机一放,拿着勺子继续吃起了午餐,她寄过去的离婚协议他应该昨天就收到了,不知道怎么的,在那份离婚协议上签下自己的亲笔签名时,她心都空了,连她自己都不曾想到,她满心期待着的婚礼,还不到三天就主动提出了离婚。

    这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戏剧化的过程,做梦一样!

    去医院的路上,舒然开车很慢,在路上她接到了冉启东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冉启东欲言又止地提到她也有两天没去医院了,舒然觉得跟他一直没有什么好说的,冉启东的意思就是她有两天没有去医院看舒童娅。

    舒然听了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她难以消化的事情她没办法逼着自己去做,不管舒童娅的目的是为了秦叔叔还是其他,但作为牺牲品的她岂是说几句话就能化解得了的?

    舒然去了市区一家妇幼保健院,她都到了门口等了十几分钟了,才接到林雪静急匆匆的电话,说堵车了堵得走不了了,舒然想了想便安慰好友,说她自己去也可以的。

    挂了电话,舒然开始排队挂号,这家妇幼保健院是d市的三甲医院,即便是下午人也很多,跟以前排队挂号有所不同,这里真正的排队的人少,倒是陪着排队的人挺多的,来这里的基本都是顶着大肚子的孕妇,要么就是抱着孩子排队的家长,不管是其中的哪一个,身后必然都跟着一名亲属。

    “累不累啊,你去那边坐着休息吧,我来排队就行了!”前面的男士拉了拉身侧站着的女子,女子的小腹微微隆起,看样子是有些月份了,舒然见她摇头低声说道:“我天天都坐着也怪累的,更何况他也不让我坐着啊!”,女子有些难受地揉着自己的腰,旁边的男士伸手摸了摸那隆起的肚子,带着宠溺地低笑出声,“这个小调皮啊,就知道折腾你妈妈!”

    眼前的一幕让舒然有些失神,说不清是羡慕还是茫然,当她目光落在那隆起的肚子上时,她为生命的奇迹而感到震撼着,但这震撼之余,内心居然有种淡淡的失落感在慢慢地聚集。

    等舒然挂号完毕上楼等待看诊,坐在走廊上的座椅上,她突然想起了前端时间在报纸上看到过的那一则消息,说的是一个坚强的单亲妈妈执意要剩下孩子的事迹,过程很感人,但是后续--

    这位母亲一直以为她能给儿子最好的生活最好的教育,但随着孩子的慢慢长大,她才发现,即便她给予的是孩子这世间最好的母爱,但孩子所欠缺的父爱是什么都无法替代的,她开始后悔当初执意要将他生下来,因为她给不了孩子一个圆满的童年。

    既然给不了,为什么还要把他生下来?

    “舒小姐,就b超显示,孩子已经有四周了,您,您要吗?”医生朝坐在对面的舒然看了看,等待着舒然的答复。

    舒然的神情有些恍然,因为居然开始犹豫起来,然而就在此时,半开着的门却突然被人推开,站在门口的男人脸色有些异样,他看着那医生,准确而铿锵有力地回答了一声,“要!”

    --------啊,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