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13:尚卿文,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医院,病房里,席沐欣母女在病房里并没有见到养伤的冉启东,便找到了护士站,“请问,第七十四号病房的病人去哪里了?”

    护士抬脸看了她一眼,“哦,他如果不在病房里,那就应该在楼上的第三十号病房,早上我们去换药的时候也是在那边找到他的!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席沐欣面色狐疑,看着身边的女儿有些心不在焉,把伸手抓住她的手就往楼上走。

    “哎呀妈,我能不能不去了?”冉诺挣开席沐欣的手,站在原地不走了,这两天父亲对她冷淡得让她感觉来这里都没意思了,她知道父亲心里在想什么,还每天这么殷勤得跑来跑去,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值得吗?

    “说什么话呢?”席沐欣低喝一声,握住女儿的手低声说道:“这次你听我的,不管他怎么对你,你都别出声,做你该做的,妈妈自有分寸!”

    听着席沐欣的话,冉诺皱了皱眉,也低声地顶了回去,“妈,你不觉得我们做这些事情很可笑吗?那天那老两口对我们的态度,你又不是没看到,这么多年他们都不承认我们是冉家的人,连嘉禾那个门都进不去,我真不知道到底我们这么扯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冉诺说的是那天她们来医院,恰好就撞见了冉爷爷和冉奶奶过来,当然,见面的场景一如想象的那么冷场,在二老眼里,她们这对母女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就算席沐欣现在是冉启东的妻子,但自她嫁给冉启东的那一天开始,冉家二老便放过那话的,老家那边不允许她们两母女踏进一步!他们从未承认她们两母女是冉家的人!

    冉诺想想就觉得气愤不已,凭什么舒然能得到他们那么悉心的照顾,从十三岁照顾到二十三岁,而同为父亲的女儿,连进那个门的资格都没有!

    席沐欣被女儿戳了痛楚,鼻子里轻哼了一声,他们两人能有什么威胁?无非就是因为把舒然没有完整家庭的过错都推到她们母女身上而已。

    “别意气用事,我有分寸!听到没有?”席沐欣握住了女儿的手,冉诺见说服不了母亲,只好点了点头,因为就在楼上,两人也没选择坐电梯上去,直接走的楼梯,顺着刚才护士所说的病房号,两人走到了半掩着门的病房边。

    此时病房的门是半掩着的,两人刚站在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水杯落地的声音,还伴着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别来烦我!”

    席沐欣一听这声音,脸色都微微地变了,伸手一把抓住正要推门进去的冉诺,冉诺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顿时眉头都快竖了起来,被母亲死死得抓住了手才忍住了要冲进去的冲动。

    “吃不吃?”冉启东的声音带着一丝强硬,坐在床边的他目光有些凉,看着被舒童娅一把推开扔在地上的水杯,眉头皱了起来,刻薄出声,“想要来个生死相依,上演一场什么惊天动地的追逐戏码?舒童娅,他秦侯远已经入了地狱,你还能追过去?”

    床上的舒童娅已经气得脸色铁青,气得头上的伤口一阵阵的疼,抓起床头的枕头就朝床边的男人扔了过去,愤怒不已,“冉启东,你tm死了才下地狱!”

    枕头扔过去被冉启东轻松地接了过去,似乎舒童娅的怒气和恶语相加并没有让他有多生气,相反的,一手端着饭碗的他眉毛轻挑,把枕头往床上一放,冷哼一声,“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秦家的基业毁在他手里,现在都姓‘尚’了,他难不成还能上天堂?舒童娅,看不清事实的人还真是矫情!”

    舒童娅被这句话激得眼眶都红了,索性转过身去把被子往自己身上一盖,大声喊道,“冉启东,你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滚滚滚--”

    “你滚给我看看?”床边的男人也不示弱的反击。

    “你--”

    “。。。。。。”

    门外站着的冉诺有好几次要冲进去,都被席沐欣给拽住了手,待席沐欣拖着冉诺离开时,冉诺终于忍不住地低叫出声,“妈,你看看他们,太过分了!你怎么不让我进去啊?”

    席沐欣气得脸色苍白,抓紧冉诺的手将她一直拖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角落,“你进去了又如何?”

    “这对歼/夫/淫/妇居然这么--”冉诺气得直跺脚,席沐欣喘着粗气,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半响之后暗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诺儿,他现在是铁了心的不想要我们母女俩了!”

    “妈,我们得争取啊,不能让舒童娅得逞啊!”冉诺急了。

    “争取?怎么争取?”席沐欣冷笑一声反问出声,“他这些年一直都放不下那对母女,即便是那舒童娅都嫁人了还牵扯不清,十年都让他无法忘掉那个践人,如今秦侯远已经死了,你觉得我们做再多的努力会有什么用?”

    冉诺狠狠地跺脚,“那我们就等着被他踢出家门吗?妈!你甘心吗?”

    席沐欣脸色沉了沉,紧紧地抓着手里的包,近似咬牙切齿地说出口,“我如何能甘心,我怎么能甘心?”

    --------------------------

    “她这是第几次了?”魏妈妈从医院回来,在厨房里弄饭煲汤,听见厕所里响起的声音急忙从厨房那边急匆匆地跑过来,问林雪静。

    林雪静苦着一张脸,叹息一声,“我都不记得了有多少次了!”

    “我带回来的药她没吃吗?”魏妈妈朝厕所那边看了一眼,听着里面的呕吐声,脸都皱了起来。

    “妈,都说是药了,怀孕了能吃那些吗?”林雪静嘀咕出声,因为舒然一听到要吃药她就直接表明了态度,不吃!

    “傻孩子,那是什么药啊?那不过是融合了几十种孕妇需要的各种微量元素,不是什么药,别一听到药就大惊小怪的,妈妈是护士难道连这些都不懂?”魏妈妈唠叨了起来,让女儿赶紧去给她的盒子拿过来,给林雪静解释了一番,林雪静拿着说明书看了又看,确定是孕妇专用才放了心。

    “看她被折腾地劲儿,十有**怀着的是个姑娘!”魏妈妈低声说着,林雪静愣得直眨眼,还别说,妈妈的眼光是看一个准一个,小区里听说很多孕妇怀着的都被她说中了,该不会,舒然真的怀着个女儿吧?

    “这复合维生素片对孕吐有一定的效果,你让她试试,说不定就有效的!”

    “那就说还是有可能会没效?”

    魏妈妈憋了瘪嘴,“大部分是可以的,因人而异啊,有个体差异的!”

    林雪静听了,只好拿着药,接了小半杯水就往厕所那边走,推门进去看着趴在马桶盖上的舒然,递给她,“快吃吧,吃了说不定就会好些了!”

    吐得天昏地暗的舒然抬脸看着好友手心里的药丸子就直摇头,捂着难受的肚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不吃,不吃药!”

    林雪静看着脸都小了一圈的舒然,蹲下去急着说道:“哎呀,不是药,不会伤害到孩子的,这是复合维生素片,吃了对孩子有好处的!真的!”

    林雪静以为舒然还会犟着不肯吃,结果舒然在喘了几口气之后便拿起她掌心的维生素片往自己的嘴里放,几口水就吞了下去,林雪静看着她那果断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地吁出一口气,看,天下没有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舒然也是很在乎这个宝宝的!

    ----------------------------

    舒然在林雪静家里吃了晚饭便要离开,魏妈妈和林叔叔都拦不住,林雪静见实在是劝不住也只好应了她,不过她让舒然答应,回去住可以,她这段时间要跟着她一起住。

    舒然能理解好友的关心,是怕她照顾不好自己,只不过她现在租住的房子就两室一厅,等舒童娅出院,她要留一个房间给舒童娅。

    回去的路上林雪静开的车,舒然虽然是在她家睡了一个下午,但一个下午连续吐了十几次,她一上车人就无力地躺了下去,看得林雪静心里是一阵担心。

    “然然,在你睡着的时候,爷爷打了电话过来的!”林雪静说着,便把手机给她递过去,舒然睁开眼睛,接过了手机却迟迟没有拨电话号码,而是发了一条信息,她相信爷爷见到这则消息不会怨她没有打电话回去,爷爷是理解她的。

    “然然,你有什么安排吗?”林雪静这句话在心里打了很多遍的腹稿,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出了声。

    舒然闭上了眼睛,有些疲惫地回答道:“要开学了!”

    林雪静看了舒然一眼,见她睁着眼睛,目光转向着车窗外,不知道她看什么看得如此入神。

    舒然的回答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茫然,有什么安排?没有,没有,她现在是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安安静静地让自己独处一段时间!

    科鲁兹平稳地前行,要抵达到舒然租住的小区时,隔得老远就见到一辆熟悉的轿车停在那边,靠在车门口的男人抽烟的动作是格外的潇洒,不过却让开车的林雪静忍不住地爆/粗,“妈的,到哪儿都能遇到他!”

    舒然被林雪静的低咒声惊得转过了目光,在车一停下时,借着路灯的光,舒然看清了停在前面的车,是那辆熟悉的奥迪a8,昏黄的路灯下,靠在车边的男人抽着烟,见到停下来的车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走到驾驶座这边敲了一下车窗,林雪静郁闷地把车窗滑开,便听见聂展云低沉的声音,“你下车!”

    林雪静毛了,这什么人啊?跟占山为王的土匪似的,林雪静不下车,站在车门口的聂展云也难得好脾气地往副驾驶座位那边看了一眼,“sugar,我找你谈事!”

    谈事?你能有什么事情谈?林雪静气鼓鼓地朝聂展云那边瞪过去,但聂展云似乎根本不买账,从鼻子里哼出来的烟味熏得林雪静直皱眉,林雪静想直接滑上车窗倒车出去,大不了今天晚上回她家去住,让他在这里堵着。

    “雪静!”身侧坐着的舒然低低喊了林雪静一声,林雪静看了她一眼,脸色不太好,聂展云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有什么好谈的啊!

    “那我下车等你,你别下车了,外面冷!”林雪静只好妥协,松开安全带下了车,一下车就被聂展云一手拉到了一边,等林雪静反应过来时,聂展云已经发动了车把车迅速地倒了出去。

    “喂,聂展云,你干什么?”林雪静追着那辆车跑了好远,被那尾气喷的一脸发僵,鞋子底踩着积雪差点滑了一脚,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气得她直跺脚!

    相对于林雪静的焦急跺脚,车里坐着的舒然要安静得多,只不过聂展云开车的速度有些快了,让她的胃又开始有些不舒服,她伸手抚着自己的咽喉处,强忍着要吐出来的冲动,有些艰难地出声,“有什么话就说吧!”

    她现在没有力气去跟他争什么了。

    开车的聂展云听着身侧的舒然说话语气有异,朝这边看了一眼,剑眉动了动,把车靠边停下,听见手刹被拉起来的声音,他低低出声,“sugar,你现在好不好?”

    舒然似乎没料到他在看了自己这么长时间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她别开了脸,略微苍白的脸上依然淡漠着,可能是她现在怀孕了,对烟味是格外的敏感,从他坐进车里来,他身上的烟味儿似有似无地在车内空间里飘散着,她闻着很不习惯。

    “我很好,还有什么事情吗?”别过脸去的舒然有气无力地回答,她最近晚上没有一天是睡了个踏实的觉,这让她有种体力严重超支的感觉,再加上了严重的孕吐反应,她都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应对这些事情了。

    很好?

    秦侯远一死,舒童娅受伤,连她的婚礼都一团糟,能好?

    聂展云冷哼一声,“舒然,倔强好强也该有个度,打肿脸充胖子可不是什么好事!”

    靠在车窗边的舒然心里一阵冷,转过脸来正色道:“你今天来就是想借机讽刺我一番来看我笑话,如果是这样,那么聂展云,你的目的达到了!”

    聂展云听着她突然强硬起来的语气,眉头一蹙,“舒然,尚卿文是什么样的男人,你看清楚了吗?”

    舒然看着他,好半响才笑了起来,“聂展云,原来你之前说的让我看清楚就是这件事情,你真是费心了,但是聂展云,他是我男人,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聂展云似乎是被舒然话里的‘他是我男人’这句话刺激到了,伸手把自己的手机一把掏出来,一把放进她的手里,“你有多了解他?我现在就让你听清楚!”

    “你干什么!”舒然被他抓住了手,手心直接塞进了他的手机,她不知道聂展云要做什么,急忙缩手要挣开他的手,聂展云抓着她的手不放,看着她直往后退的表情冷笑起来,“怎么,你怕了?”

    舒然面露怒色,一把扔开他的手机,“聂展云,你给我下车!”

    聂展云纹丝不动,“舒然,你现在是连求证的勇气都没有了吗?还是因为你爱他爱得不想去计较他到底做过什么?你以为只要你不去想这事就不会发生,是不是?舒然,你真是天真!”

    舒然纠结着头疼不已,就在她要解开安全带下车时,就听见从聂展云的手机里响起的对话声。

    “尚卿文,如果可以,请帮帮秦家吧!”

    正要推开车门的舒然被这熟悉的声音怔得身体发僵,这是,舒童娅的声音!

    “娅姨想要我怎么帮?秦家现在的烂摊子可是不好收拾!”

    背过身子的舒然手不由得捏紧了车门扶手,是他!

    “尚家在上个月拿下了嘉禾那家炼钢厂的收购权,尚卿文,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绝对相信一个破败了的秦家对你尚家依然是利多于弊,只要你答应救秦家,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

    录音中似乎有他低笑的声音,笑声过后,他的声音一字一句地缓缓响起,“我有条件,我要你的女儿舒然!”

    。。。。。。

    录音在此时已经被聂展云给直接掐断,背对着聂展云的舒然身体抖了一下,心跳声都好像停止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会,怎么会--

    “这则录音是从娅姨的手机里拷贝出来的,娅姨是个聪明人,她做事一向知道给自己留后路,你信不信直接可以去问她!不过恐怕现在最后悔的人也是她,她引狼入室,所谓的救秦家却把秦家害得万劫不复!”

    “够了!”舒然低喝一声,转脸看着聂展云,“下车,滚!”

    聂展云被舒然爆/发出来的怒气怔得愣了愣,等那辆红色的科鲁兹消失在他眼前时,聂展云勾了勾唇角。

    尚卿文,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

    为什么会这样?

    舒然的车开出好远之后在一个路口直接停了下来,停下车的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当你发现你的婚礼是被你自认为最亲近的人背后操控着完成的,是在利益达成一致时被撮合的,你会发现原来所谓的爱与不爱都不再重要了。

    爱是什么,没有欺骗,没有隐瞒,是真诚的,是真的想要在一起的!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反对她跟尚卿文在一起的舒童娅在后来会主动提出让她嫁给尚卿文的原因。

    为了让她彻底有感恩的心态,他不惜让张晨初父子演了一场好戏,被蒙在鼓里的她在婚礼之前都一直深信不疑,是他那四个亿救了秦家。

    尚卿文,你为什么要这么的欺骗我?

    --------------------------------

    “大少,要上去吗?”关阳开车把尚卿文送到了楼下,尚卿文滑开车窗朝楼上看了一眼,并没有见到屋里开着灯,显得略微疲倦的他靠在了座椅上,看了看时间,低哑出声,“等等吧!”

    关阳点了点头,从林小姐那边得到的消息,舒然应该是回来了,而一直在办公室忙到现在才下班的尚卿文直接就来到了这里。

    八点十分,她还没有回来!

    一身商务正装的尚卿文目光朝车窗外看去,手里握着的手机不自觉地就翻出了她的手机号码。

    她今天给他说的想要安静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到底有多长?一个下午就已经让他觉得很长很长了!

    ------------------------------

    舒然的车并没有回到租住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医院,她快步走到病房门口伸手就推开了病房的门,坐在床上的舒童娅没料到舒然会突然过来,不由得有些惊讶,看着舒然那难看的脸色,她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而在病房里翻看报纸的冉启东也愣了一下,站起来,以为是自己的出现让女儿开始反感,便决定还是先离开的好,结果他才刚站起来,就听见舒然冷然出声,伸出手直接看向了舒童娅,“把你的手机给我!”

    舒童娅面露异色,“舒然,你这是怎么了?”

    “我让你把手机给我!”舒然的情绪濒临崩溃的边缘,伸出手直接从舒童娅的枕头边拿起那只手机,飞快地按动着屏幕键盘,在她点开了手机内存里唯一一个录音文件时,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话正是她刚才停过的话时,她抬起苍白的脸盯着脸色变了的舒童娅。

    “尚卿文,如果可以,请帮帮秦家吧!”

    “娅姨想要我怎么帮?秦家现在的烂摊子可是不好收拾!”

    “尚家在上个月拿下了嘉禾那家炼钢厂的收购权,尚卿文,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绝对相信一个破败了的秦家对你尚家依然是利多于弊,只要你答应救秦家,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

    “我有条件,我要你的女儿舒然!”

    。。。。。。

    录音里的话一个字都不差,舒童娅的脸色变得苍白而无力,张了张唇却始终发不出声音来。

    舒然捏着她的手机看着她,“里面说话的人,是不是你?”

    “然然!我--”舒童娅的声音有些发抖,而冉启东的脸色也变得焦虑。

    “到底是不是你?”

    舒童娅捂着面露痛楚之色的脸,点头,“是我,是我,是我!”

    亲口听到舒童娅的承认,舒然手里的手机哗啦一声落了地,憋得通红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床上的舒童娅,病房里的空气变得压抑起来,难受哽咽着出声,“我的婚姻,成了你们利益的交换品,你们,是这场婚姻的设计者,只是,为什么会是你?”

    这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为什么会是你?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