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111:我也看不上你们尚家!

    “你们两个,打算就一直不回尚家?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突然出现在休息室门口的尚佐铭是近似咆哮着吼出来的。

    得到消息连夜赶过来的尚佐铭一见到两人内心的怒火就直冒了出来,且不说前天的婚礼闹得一团糟,到现在尚家都还在为那个荒唐的婚礼买单,不仅要应付尚家那些从国外赶回来参加尚卿文婚礼的亲戚们,还要面对那些以讹传讹的八卦绯闻,这个世界上哪有包得住火的纸,尚家大婚之日闹出来的事情现在d市还有哪个有头有脸的人不知道?

    现在尚卿文又因为秦侯远的去世跟秦家的事情搅合在了一起,从昨天开始就有人到尚钢闹事,更过分的是闹事者还直接闹到了尚家来。

    出了这些事情,作为主事者的尚卿文却一直留在了秦家给秦侯远处理后事,你让他怎么想?

    尚佐铭在得到他们来到医院的消息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杀了过来。

    尚卿文正扶着从沙发上下来的舒然,听见门口的低吼声忍不住的蹙起眉头来,而舒然的身体也微微一僵,说实话舒然打从内心里就对尚佐铭没什么好感,可能是第一次见面两人留给对方的印象都不太好,所以此时面对这个突然出现在门口大呼小叫的老爷子,舒然是想给好脸色看都不可能,她装不出来!

    而她现在也没这个心情,要装出一副刻意讨好对方的嘴脸来!

    舒然挣开了尚卿文的手,“我自己过去!”说完不等尚卿文说话就自己走了出去,在门口跟站在那边的尚佐铭擦肩而过,她面无表情的态度让尚佐铭那张冷郁的脸色是更加的沉了。

    “这就是冉家教出来的好女儿,就这品行,我还看不上!”尚佐铭冷声低喝,休息室里的尚卿文脸色微变,而走出了门的舒然脚步一停,背脊挺得笔直的她背对着尚佐铭,身影顿住时因为暗自呼吸时而微微颤抖着,声音很轻却带着一丝坚定,“你放心,我也看不上你们尚家!”

    谁需要看得上谁?我非你尚家不可吗?

    过道上响起的脚步声果断的离开,走廊上站着的人神色各异,大多数人是面露忧色,林雪静没想到这个尚佐铭一来就来了个下马威,在这已经够乱了的局势下,这一句话无疑是让这个局面更加难以控制了!

    同样留在走廊上的司岚和朗润也面露忧色,他们是第一次感觉到尚卿文以前提到过的来自家庭的隐形压力。

    无硝烟的战场却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压抑,舒然的离开让留在休息室里的尚卿文脸色变得阴沉到吓人,董源满心焦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相劝,爷孙俩都是倔脾气,火气是一触即发,他是后悔了应该让二少爷也一起跟来的,现在即便是他打电话回去搬救兵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跟我回去!”尚佐铭厉色说道。

    尚卿文脸色很冷,“你今天来就是要我回去?”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还真给别人当孝子当上瘾了?”

    尚卿文的脸色压抑得都快凝结成冰,“我不会像五年前一样像个傻子一样任你摆布!”

    尚佐铭那铁青的脸上唇角颤抖了起来,“你是尚钢的董事长,你现在是尚家的领导核心,你--”

    大步迈出去的尚卿文背脊一僵,冷笑一声,“你要尚钢的主导权吗?”尚卿文说着,关阳心里一跳,便听见尚卿文幽幽地说道:“我还给你,条件只有一个,别再来干扰我的私人生活!”

    “尚卿文,你给我站住!”背后的尚佐铭声音嘶吼出声,但已经走出很远的尚卿文是头也不回。

    --------------------------

    舒然挺直了腰背绕过了走廊的弯道,在靠近那个病房时,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往旁边的墙上倒了过去,脸色苍白的她目光在走廊上转过去,并没有见到有人跟来才暗吸了一口气,身体的疲惫和焦虑的心态以及刚才那悲愤郁结之气都在此时混合在了一起,充斥进她的脑部神经,她背靠着墙,咬着唇瓣觉得心里苦涩不已。

    “然然!”赶着追过来的林雪静跑过来就看到舒然正背靠在墙的角落里,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既心疼又气愤,伸手去扶她,咬着唇瓣的舒然轻轻摇头,站直身体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那道门。

    病房里,有护士正在忙碌着,走进门的舒然见到了坐在病床边的冉启东,似乎是早已料到舒然会过来,冉启东的脸色也很平静,但在看着舒然那苍白的脸色时,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你妈妈这里有我守着,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舒然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冉启东,“你以什么身份坐在这里守着?”

    冉启东被女儿的话问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推他过来的护工也不知所措,坐在轮椅上的冉启东好久才缓缓出声,“然然,就让我守一会儿吧,我什么事都不做,什么话都不说,可以吗?”

    “不可以!”舒然直接果断得回绝了他,走到床边指着那道门,“出去,我相信她醒过来的第一眼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出去!”

    连林雪静都被舒然此时的冷漠给怔得目瞪口呆,她面无表情,指着那道门要赶冉启东离开,言语的冷漠让她忍不住得心惊。

    冉启东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得握紧了些,叹出一口气之后,抬脸时见到背过身去的舒然,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昏睡的舒童娅,眼睛里带着一丝难受的表情,让护工推着他离开了病房。

    背过身去的舒然听到那脚步声渐渐的远去了,此时的她才控制不住得抽噎出声,双肩微颤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得哭了出来。

    她是把积压在内心的所有的不满情绪都对着他发泄了出来,她知道她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但是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头脑的乱逼得她脑神经疼得快要炸裂开,似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想象的背道而驰,她控制不住又改变不了,这种无奈又彷徨的心态最终是让逼得她无助地哭。

    她不是个小孩子了,这么多年她都熬过来了,但是现在,她却发现平时坚强的自己变得脆弱起来了。

    她坐在舒童娅的病床边,看着头上包着医药纱布的母亲,心里的酸涩难耐,神经有了短暂的麻木,尚佐铭刚才说的那句话将她内心深处才刚刚软化掉的那一部分又变得淡漠了起来,她靠在床边,目光转到了病房门上的玻璃上,透过那层玻璃,她好像看见了门外人的影子,突然觉得以往觉得那层薄薄的透明的玻璃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朦胧,她连外面那个人的样子都看得模糊了。

    她突然觉得累,非常的累!明明看不清,明明觉得远,却偏想要去弄清楚,结果才发现原本以为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其实很遥远,她连一点边都没沾到!

    舒然紧握着舒童娅的手,把自己的脸靠在病床上,闭上了眼睛!

    林雪静站在病房门口,看着赶过来站在门口却迟迟没有推开门进去的尚卿文,真不知道尚家是怎么回事?既然尚佐铭从一开始就反对,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婚礼现场?好好,就算是为了尚家的体面,他可以假装高兴得来走走过场,现在婚礼虽然是这个样子,但他们的结婚证是很早就领过了,他即便是再不愿意接受舒然做他尚家的孙媳妇,但好歹看看现在这个情景,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不要求你能做出点有人情味的事情来,别搅合了行不行?难道有钱人都这样的没心没肺的吗?

    林雪静站在走廊上看着脸色沉得厉害的尚卿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走到一边去接电话,是魏妈妈打过来的,魏妈妈今天晚上会值班,告诉女儿待会她会上来照顾舒女士,林雪静自然是松了口气,毕竟妈妈是护士长,懂得如何护理伤者,妈妈上来了舒然也可以休息一下!

    林雪静接完电话再次走回来时,就见到刚才在走廊上闷着抽烟的男人此时已经站在了病房的门口,病房门的上面有十几厘米宽的透明玻璃,透过那层玻璃,外面的人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尚卿文此时就站在门口,脸朝着那透明玻璃的那边,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边。

    从林雪静的视觉角度来开,她所看到的情景,就是站在门口的男人目光深而沉地看向了那边,他看得很专注,眼睛朝着那个方向,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但他的唇瓣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来,那只放在门把上的手始终没有推前一步,高大的身影显得有些僵直,笔直西装衣袖中的手也轻轻地握成了拳头。

    林雪静不知道他在那里以那种姿态到底站了有多久,只知道,此时此刻,他的眼睛里全是里面的舒然!!

    ------这是第一更,抱歉,这两天因为儿子受伤,一直在家帮着看护孩子,儿子又太调皮,一刻都离不了人,害怕他又弄伤了自己的鼻子,不得不贴身跟着,更新晚点了不好意思,还有一更,我待会把他哄睡了来赶,感谢大家的等待,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