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98:他变态

    “他变/态!”林雪静手里的杯子重重地放了下来,忍不住地大声说道,声音之大让邻座的人都侧目看了过来,林雪静憋了一口憋得满脸通红,鼻子里还噗嗤噗嗤地哼出郁闷之气来。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林雪静的一张小脸皱得紧紧的,看着对面坐着的舒然,端起水杯猛的给自己灌了一口水下去,喘出一口气之后才勉强让自己能平心静气地继续说话,“这怎么可能?你们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别在公众场合?那他什么意思?那么多人的婚礼上不介绍你这个新娘?从头到尾都盖着头纱不让人看是吗?”

    林雪静简直可以用义愤填膺来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了,这是什么长辈?

    对面坐着的舒然脸色淡淡,对好友的说辞不置可否,尚佐铭的意思是不让媒体参加,不登报,一切都低调进行,其实舒然也不希望婚礼的步骤太繁琐太张扬,她本就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但尚佐铭明确表态说她是为了那四个亿才嫁给尚卿文,她嫁给尚卿文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这个说法让她反感至极。

    “然然,他是尚卿文的亲爷爷吗?我怎么听到你说的这些,觉得他是特别的针对你呢?你之前有见过他吗?或是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影响之类的,有吗?”

    舒然用银勺子搅拌着面前摆放着咖啡杯,“我之前是见过他,是在医院的时候,上一次我住院见到他的!”她说着放下了勺子,目光微沉,“第一次见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尚卿文的爷爷!”

    “那他当时跟你说什么了吗?”林雪静抱住了杯子。

    “他让我离尚卿文远一些,我们两个不合适!”舒然苦涩一笑,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看她不顺眼了。

    林雪静从鼻子里重重哼出一口气来,大口大口地把杯子里的水吞了下去,眼睛瞪得大大的,“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又不是他娶老婆,合不合适还需要他来说?”林雪静说完,咬着唇瓣吞了一口唾沫,“然然,家里一旦有了这种人,你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林雪静的话让舒然一阵沉默,良久才轻叹一声,“我就知道一旦跟钱扯上了关系,什么东西都会变了质!”

    她承认自己是在尚卿文一口应下承担秦家那四个亿的贷款时便改变了注意,这些确实有感激的因素在里面。

    林雪静呼出一口气来,看了舒然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然然,你是不是觉得,你跟尚卿文的关系不对等,你觉得他替你揽下秦氏的债务,让你感激感动,你在他面前就有种附带的关系,你,你在他面前缺乏自信了!”

    林雪静的话让舒然愣了愣,内心深处的想法被好友一一点破,她呆愣之后不禁莞尔,是,经过了秦家的事情之后,她越来越发现自己在尚卿文面前变得没有以前那么自信了,她对他的依赖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偶尔的情绪也变得很微妙,就像小时候的那种心态,自卑的心态!

    见舒然不说话,林雪静微微一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后天就结婚了,多给自己一点信心!你配得上他的!”

    林雪静就知道舒然的,表面冷漠冷艳的女子,其实内心深处并不如她外表所展现的那么强大,因为从小家庭的原因,她不得不不把面对生活时的战战兢兢隐藏起来,让自己变得强大不依附任何人,但在跟尚卿文结婚的这件事情,她会犹豫会不确定不是因为她不爱,而是从小独立的性子让她一时之间难以习惯一个男人会主宰她生活的一切。

    从咖啡厅出来,天上飘起了薄薄的雪花,旋风飞舞着,舞动着的雪花刮过,舒然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衣襟,她和林雪静站在路边上等车,林雪静拉紧自己的羽绒帽子,看着舒然,“不如你还是坐在里面等他来了再走吧,外面冷!”

    林雪静接了魏妈妈的电话,家里有亲戚朋友们过来了,让她赶紧回去招呼着,因为十五要去参加舒然的婚礼,魏妈妈便在之前宴请家人过个年,电话打过来时魏妈妈得知女儿是在跟舒然在一起,便让林雪静把舒然带过去,并再三说了要把尚卿文也捎上。

    舒然再三言谢,推辞,但魏妈妈就是不松口,后来还是林雪静不顾面子说人家舒然现在还忙着准备后天的婚礼呢,那么多繁琐的事情你帮不上忙就别搀和了,成功将魏妈妈给说了下去。

    送走了林雪静,舒然站在路口目送着那辆出租车离开,仰头看着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大年十三,离她结婚仅有一天的时间了!

    林雪静说她可能是有婚前综合症,联想起最近自己的状态确实有一点的像,脑子会时常恍惚,人也比较疲惫,就像现在,她好像又有些困了!

    看了看时间,离尚卿文要回来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她迈着步子往咖啡厅走去,决定就在咖啡厅里等。

    尚卿文去景腾见朋友,而她因为下午在尚家遇到的不开心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她提出要找林雪静坐一坐,谈谈伴娘的事情,尚卿文听了也没有坚持,把她送到这边时让她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此时的景腾vip包房内,几个阔少爷一起玩着弹珠游戏,见到进来的尚卿文才停了下来,张晨初手里捏着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玻璃珠子往盘子里一放,叼着一支烟不满地说道:“卿文,你那伴郎的西装我穿着大了些,我能不能不穿你那个衣服?”

    “你哪儿小了?”司岚摊开手把赢过来的大把玻璃珠子放下来,朝张晨初某个地方瞥了一眼,意味深长地点头,“嗯,确实好像是小了点!”

    张晨初眼睛一眯,差点就把‘践人’一词给骂了出来,瞥见坐下来的尚卿文,靠过去,“怎么看新郎官好像有些不高兴呢?该不会有婚前综合症吧?也对,从今以后就是已婚人士,要顾及的东西就多了去了!”

    尚卿文没有回答他这个没有营养的问题,而一边坐着轻笑的司岚开了口,“秦家那边听说是进入战国时期了,战火硝烟,岂止是一个乱,你再不出手恐怕留下来的就是一个空架子了!”

    “还没到时候!”尚卿文淡淡地说道,眉宇见有着一抹淡淡的异样情绪。

    “那你愁什么?那个聂展云现在是自顾不暇,没办法来跟你搅合,媒体那边已经被我给压过去!你担心什么呢?”张晨初好奇。

    司岚挑眉笑,“你这是压过去了,你用一天时间制造出三个绯闻,张叔叔的血压又高了吧?”

    “我这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牺牲点色/相算什么,我家老头子格外的理解!”

    “假公济私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司岚噗之以鼻。

    坐在旁边静静抽烟的尚卿文目光微沉地静静出声,“我父亲快要出来了!”

    张晨初和司岚对视一眼,目光里有些惊讶,而司岚则面露忧色,“不是月底吗?”张晨初也凑了过来,“我也记得时间是月底,怎么了,提前了吗?”

    “对!”尚卿文深吸了一口气,“正好是十五!”

    张晨初和司岚不约而同地暗吸了一口气,怎么会,这么巧?

    ---------新年快乐分割线----------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迎上来的服务生对着走进咖啡店的男人微笑问道。

    “我找人!谢谢!”尚卿文说着目光已经在不大的咖啡厅里扫视了一圈,最后定在了一个角落,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他已经十分肯定那就是她了。

    时间有些晚了,咖啡厅里的人并不多,尚卿文缓步走过去的时候见到靠在沙发扶手上的女子已经睡着了,摆在她面前的那杯咖啡都凉了,他伸手取过来,朝那边的服务生打了个手势,让她把咖啡换掉,换成白开水。

    坐在对面的女子面色有些疲倦,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睡了多久,看她样子是累极了,只是这般不设防地在这里睡着,还真不像她的性子。

    尚卿文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她对面慢慢地喝着,也没有打算要叫醒她,让她多休息一会儿也好。

    如此静谧的气氛被一阵仓促的手机铃声给打破了,正在熟睡的舒然也被惊醒,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衣服,抬脸便见坐在对面的尚卿文拿起了她面前的手机,看了一眼,轻声说道:“是医院打来的!”

    说着,舒然的神情变得有些紧张,尚卿文接通了电话,刚接通电话,那边的吵闹声就透过电话传了过来,有护士紧张地说道:“请问您是vip病房秦先生的家属吗?有人在这边闹起来了!”

    舒然和尚卿文赶去医院时,病房门外的楼道上是一片混乱,来的人气势汹汹不仅踢坏了病房的门,连过道上的座椅都被推倒了,医院的保安也出动了,但对方来的人很多,此时已经闹做了一团,混乱中有人喊着‘秦侯远你还钱’,舒然远远的就看到堵在病房门口的舒童娅在拥挤推囊中被人推倒,她不顾尚卿文的阻拦疾步冲上去想要推开人群扶起母亲来,刚接近舒童娅的身边就被人一把推开,巨大的推力把她直接推倒在地上,腹部撞上了旁边被推倒的座椅,顿时一阵疼痛感袭来。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