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95:她这么不堪,你也娶她吗?

    舒然站在门口,感受着从包间里那三道朝自己身上落下来的目光,尤其是在跟冉诺的视线相碰时,冉诺的目光却极快地转开,最后落在了她身边的尚卿文身上。

    她脸上的欣喜没有逃开舒然的目光,即便是一闪即逝,掩饰得极好,但舒然还是看了个明白。

    她眼神里的东西她曾经在不少女人眼睛里看到过,不仅是宴会上或是平时出行时在公众场合会遇上的,舒然面无表情地看了那边一眼,再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尚卿文,心里其实是有些不痛快的,但她总不能因为别人的一个眼神而迁怒尚卿文。

    她之所以心里不舒服还有个原因,就是尚卿文并没有给她说明,来吃饭的人是他们这一家!

    如果舒然知道他们会来,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过来的!

    冉启东站了起来,“来了就坐吧!都不是外人!”

    尚卿文伸手拉着舒然的手走了过去,替舒然拉开了座椅,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

    席沐欣的表情有些发僵,身边站着的冉诺也愣了愣,她是注意到了尚卿文从进来到现在,都不曾看过她一眼。

    他难道已经不记得她了吗?

    冉诺被席沐欣伸手拉了一把,坐下时,她忍不住地靠尚卿文坐的那个位置看过去,见尚卿文正和父亲低声交谈着什么,她便收回了目光朝他身边的舒然看了过来。

    说起来,从小到大,她们会坐在一起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一次,父亲偷偷的买了蛋糕藏在家里,她以为是买给她吃的,结果她偷偷地跟在父亲身后才发现父亲是买给舒然吃的,当时她怒不可揭,在那蛋糕还没有落在舒然的手上时,她冲上去一把抢下父亲手里的蛋糕扔在地上一阵乱踩,蛋糕最终是吃不成了,而她也记住了站在学校门口背着书包一脸冷然的舒然。

    那是她们第一次见面,舒然的十岁生日!

    她一直都知道舒然的存在,十岁的那天,校门口的惊鸿一瞥,她才知道,原来学校里盛传的校花居然就是她这个姐姐!

    报纸上的照片都是侧影,并没有拍下她的全貌,如此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冉诺才从心里认可了母亲的话,比舒童娅那张妖娆的脸年轻了二十岁,果然是狐狸精的女儿!

    冉诺静静地打量着舒然,眼睛里时不时地闪过一抹复杂的光来,而舒然则一进来就没正眼看过她们,除了刚才在门口说了那句话之后就不曾再开过口。

    场面一时间有些冷场。

    倒是坐在舒然身边的尚卿文在跟冉启东轻声交谈时,所说的内容无非就是婚礼举行的一些细节问题,舒然坐在一边,听着眉头时不时地微蹙,其实,她并没有想要她父亲来参加婚礼的意思。

    因为舒童娅,因为秦叔叔,还因为她不想在那天想起儿时那些不愉快的回忆,更何况,她也不想见到这对母女!

    席沐欣上次单独找到她说的那些话,是个女人都会记仇,她舒然从来都不是大度的人,是个别人煽一耳光她也会及时煽回去的人,她自己痛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婚礼的事情既然都已经张罗得差不多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冉启东说着便看向了舒然,眼睛里闪过一抹复杂的表情,他一直担心昨天报纸上的那则消息,但上次因为聂展云的事情,父女俩早已闹得见面都不会再打招呼,那次他去医院找舒童娅,面对面地看着,她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舒然听着冉启东的话,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异样,但她却依然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尚卿文温和一笑,“多谢冉先生的关心,我一定会把然然照顾好!”

    尚卿文的话语刚落,坐在座位那边的冉诺就哽咽出声地喊了一声,“爸--”冉诺的声音里满是委屈,她喊出这一声之后,站起来看着冉启东,指着舒然说道:“妈妈说得没错,你心里还是偏袒她的!”

    “坐下!”冉启东声音微沉地低喝一声,“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旁边的席沐欣见女儿受了委屈,脸色也变了,“女儿说错了吗?你的心里不是向着她们母女俩吗?冉启东,卡里的钱去哪儿了?那么大一笔钱你给谁了?就连要介绍给女儿的男人你都让给了她舒然,你这不是偏心还是什么?”

    冉启东脸色微变,冷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最好现在就给我闭嘴!”

    “我闭嘴,行,你引以为傲的女儿都做过什么,外面的人都知道,报纸上那些不堪的照片不知道是侮辱了她舒然还是侮辱了你冉启东!”

    “够了!”坐在一边的尚卿文冷冷出声,目光落在了席沐欣的脸上,“冉太太,今天我和舒然是来邀请冉先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至于你们的家务事,大可等我们走了之后关门处理!”

    席沐欣激动的情绪被尚卿文冷冷的目光给压了一大截下来,脸色被气得发青,冉诺则看着尚卿文低声说道:“即便舒然这么不堪,甚至是嫁过人,你也要娶她吗?”

    不堪?嫁过人?

    尚卿文的眼睛眯了眯,嘴角一勾时,轻笑一声,“据我所知,冉小姐,你的母亲席女士在嫁给你父亲之前也做过别人的情妇,而且还做了两年,你是不是也该问问你的母亲,她这么不堪,为什么还能嫁人?而且,还能生出你来!”

    尚卿文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就连一直坐着冷眼旁观的舒然都在心里惊了一把,席沐欣在嫁给父亲之前做过别人的情妇?

    “你,你胡说!”席沐欣脸色苍白,抛出这个话题的冉诺也呆呆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冉启东则死死地盯着席沐欣,震惊之余微眯的眼睛险些要瞪出火来了。

    就在一屋子的人都哑口无言时,尚卿文站起来绅士一笑,伸手拉起舒然来,看向面无血色的冉诺,轻声说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冉小姐感到误会的事情,但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我爱的是舒然,我娶的也只会是她!”

    ----------新年快乐分割线------------

    从餐厅出来的舒然还没有从刚才那紧张的气氛中缓过神来,不仅紧张,还不可思议,她被尚卿文带出了包间,径直就往停车的地方走,上了车,她才喘了口气。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舒然觉得信息量太大,她一时消化不了,现在她才隐约知道了尚卿文今天要带她过来的目的,是不是他知道了席沐欣找过她的事情了?

    尚卿文闲适地倚靠在座椅上,看了舒然一眼,笑,举起了右手做发誓状,“句句属实,尤其是最后两句!”

    最后两句?

    舒然心里微微一颤,他刚才最后那两句话让她整个人都犹如撞进了云雾之中,脑子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被尚卿文那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舒然脸颊有些微红,撇开脸低声说道:“当年爸爸之所以要娶席沐欣是因为他说席沐欣跟着他的时候是个处/女,他觉得对不起她,再加上他本来就跟我母亲性子不合,所以离婚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尚卿文面色平静,“恐怕岳父大人现在不会太安宁了!”他说着发动了车,而一边坐着的舒然朝他看了一眼,他那一句话太狠了,就父亲那多疑的性格,恐怕从今以后席沐欣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新年快乐分割线------------

    “松开,你放松,冉启东,你放手!你要干什么?”席沐欣被冉启东从车里拽出来,坐在车后排的冉诺伸手去拉着父亲的手,哀求道:“爸爸,你别这样对待妈妈啊?你怎么能听着别人的一句话就怀疑妈妈呢?”

    冉启东将席沐欣从车里拽下来,腥红的眼睛看着冉诺,“我现在不仅怀疑她,我还怀疑你,席沐欣,你之前对我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所以我现在要求给她验dna,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被戴了二十三的绿帽子!”

    席沐欣脸色苍白,“冉启东,你怀疑我可以,但你不能怀疑冉诺,她是你的女儿,你不能因为尚卿文的一句话就怀疑她!”

    站在一边的冉诺早已面无血色。

    冉启东却突然放开了她,冷笑着从包里掏出一支香烟来点燃了抽了一口气,“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她只怀了七个月就诞生了?还有,为什么五岁那次输血,你那么紧张地不要我抽血,说--”

    背靠着车门的席沐欣唇角发抖,摇着头捂住了脸,“你明明就知道,那次是舒童娅找上门来推了我一把,才害得诺儿早产的!”

    冉启东听着冷笑了一声,把手里的烟头一扔,“既然是这样,验个dna又何妨?席沐欣,要证明你的清白不过是进去一趟,你害怕得抖什么?你心虚什么?”

    --------阿勒勒这是第四更了吧,嗷,剩下的三千字我吃了晚饭来写,嗷--来吧,有月票的砸一下吧,别把月票留到月末了,貌似(日翻倍的规定已经取消了,来吧,有票的投票,没票的捧场,晚饭后还有一更,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