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88:你想让我太太还你什么?

    “他的胃口还真不小!”

    尚佐铭低沉出声,把手里的请柬放在一边,董源看着老爷子沉默的表情,心里也极为赞同他的说法。

    “给我说一下秦氏现在的情况!”尚佐铭在沉默之后淡淡出声,董源便翻开了一本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夹,开始念给他听。

    尚佐铭静静地听着,眉头时不时的皱起来,“这么混乱的局面,即便是要接收过来也需要全部洗牌才行!”

    董源合上了资料夹,轻声说道:“老先生,您该对大少放心!”

    放心?尚佐铭冷哼一声,他什么时候才能让他省心?

    ----------新年快乐分割线----------

    风尚嘉年华,舒然正在厨房里准备做阳春面,她以前是做过的,不过也有一段时间没做了,都是泡面给害得!

    此时的她边烧水边接听着电话,电话那边是林雪静惊讶的叫声,“啊,大年十五啊,真的吗,等等等等,我看上也有消息发出来了,哦,还是一张大红色的请柬,哇,传得这么快,不愧是八卦啊!”

    舒然正在切小白菜,用手指捋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轻声说道:“你必须来!伴娘的位置非你莫属!”她没有什么好朋友,暖洋洋在美国,她的婚事这么仓促。恐怕是回不来的,而在d市的闺蜜也就林雪静一个了。

    电话那边的林雪静拍着胸脯当仁不让,“那是一定的,不过先说好啊,礼服你得帮我备好了,还有还有,我伴娘,谁伴郎?”

    这个问题--

    舒然一时哑然,因为她还没有问过尚卿文,而自己这样是不是也太积极了一些?倒有点恨嫁的表现了。

    不过想想,尚卿文身边那三个个个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而且,还有一个林雪静最崇拜的司岚!

    舒然不敢确定尚卿文会叫谁伴郎,只好先含糊其辞地糊弄了过去,林雪静这女人一兴奋就容易激动,激动着问舒然一些婚礼细节的问题,把舒然问得都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了,身后一个温热的怀抱拥过来,是从浴室里出来的尚卿文,换上了浅色的浴袍,腰间用带子松松垮垮地系着,头发上还是湿的,见舒然在接电话,他虽是一声不吭,但手却握着舒然的手一起切着还没有切完的菜,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手,一刀刀地切下去,低着头的他还作势靠在她挂蓝牙耳机的耳朵边,有模有样地听着,忍不住地轻轻一笑。

    舒然却因为他的到来变得有些手足失措了,加上此时林雪静正在询问她的问题太过**,这女人的思维完全是跳跃性地发展,刚开始问的是婚礼上的事情,然后问伴郎,接着又是一个跳转,色色地问舒然现在是不是性/福,舒然耳朵很尖,加上身后靠上来的男人让她的活动空间瞬间变小,她偏了一下脸,躲过了尚卿文切菜都不安分的唇瓣,听到电话里林雪静再次重复地说着,“哎呀,然然,你装聋作哑啊,我问的是你和尚卿文一夜几次拉!快跟我说说,我好测测你未来的幸福度!”

    “林雪静!”舒然忍不住地低吼一声,这妞搞什么?耳边是尚卿文的低笑声,舒然已经猜到了他肯定是听到了,不由得脸色一红,对着电话一阵磨牙,“林雪静,你等着,我一定给你找一个超级丑的伴郎!是那种见一面就会做一辈子噩梦的那种!”

    舒然扯下了耳机扔在了一边,身边响起了尚卿文低笑的声音,“让我想想,我有没有见一面就会让人做一辈子噩梦的单身朋友!”

    舒然瘪了一下嘴巴,菜板上的菜已经切好了,但尚卿文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菜刀一放,他转脸看着脸色有些微红,目光到处游离的舒然,神神秘秘地靠过来,“她有没有说一夜几次才算是有质量的夫妻生活?”

    舒然愣了一下,被他也这样跳跃式的思维震了个大红脸,“我怎么知道?”别开脸要挣开他的束缚,被他长臂一捞,转过身来跟他正面相对,双手已经抬起了她的翘臀,手指揉着她的肌肤,被他指尖恶作剧地掐了一下,她疼得低呼出声,被撩开的睡袍隐约露出了她长腿/间那有些泛青的欢爱痕迹,那是前天晚上两人激烈欢爱的印迹。

    那些淡红泛青的肌肤上面在视觉上能激起人的欲/望,尚卿文垂眸凝着她高耸的胸口上有他落下的唇印,整个人身体都变得紧绷起来,擒住她的细腰,让绵绵密密的亲吻落在她的颈脖间,呼吸越来越沉地交织在一起。

    “然然,身体好些了吗?”他的粗硬在她的腿间肆意油走,隔着两层睡袍都能让舒然感受到他的灼热。

    昨晚上她身体不适,他纵使再想要也忍住没碰她,守在她身边是那么的煎熬,他真不敢想象,今天晚上若是像昨天晚上那样,他会不会被体内的火给活活烧起来!

    舒然被他紧紧地抱着,双/腿间被他灼得难受,体内也有一股暖热被激醒过来,但她却害怕地咬住了唇瓣,刚才林雪静问的那个话题,她其实本来是想询问一下的,到底一夜几次才算正常?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他这样,感觉好像永远都不知足,她是知道她一旦松口,今天晚上怕就没有好觉可睡了。

    只是他的索求太明显了,绵绵密密的吻越来越粗重,她躲不开身体被他擒在怀中,被撩开的睡袍之下,她的一记闷疼声响起,身体便紧绷成了一张弓,体内一阵火热地贯穿,不遗余力地直捣深处。

    她难受地抱着他的颈脖,身体跟随着他的动作摇摆起来,整个人都像依附在大树上的考拉熊。

    “然然,放松一些!”他喘着粗气,胸肌随着那喘息的力度一起一伏,看着怀里大汗淋漓的小女人,邪肆一笑,伸手推开了灶台上的餐具,将她整个人都抱坐在大理石上,火热的身体与冰凉的大理石一接触,让她忍不住一个寒颤,身体也因此猛烈的一收缩,引得他一阵惊喘。

    那一次阳台上的经历让她记忆犹新,那种害怕带来的刺激感让身体体验到了从来都不没有过的块感。

    “卿文-唔---”她在娇喘中忍不住地喊了他的名字,搂着她的男人身体一紧,心里涌出的喜悦感伴着他的身体勇猛地刺了进去。

    “再叫一次,宝贝!然然!”他勇猛地抬起了她的双腿,身体更加深入,在听见到她的尖叫时满足地吻住她的唇,汲取着她口腹中的甜美,在一次次用力的占有中,她浑身无力地跌进他怀里,眼眸里泛着莹润的湿意,小嘴微张着紧张又害怕地呜咽出声,“能不能,不要,不要在里面!”

    她的声音却被他的热吻给牢牢封住,窒息的深吻让她头晕目眩,而身体里有温热的液体倾灌而入,毫不保留地顶进她的身体里。

    “唔唔--”她的唇瓣好不容易被放开,,喘息中的男人垂眸,双手捧着她被汗水浸湿了的小脸,爱昵地亲吻着,在她身体颤抖时拥着她,亲吻着,“然然,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的阻隔!”

    舒然最后是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累极疲惫不堪的身体是完全没有了力气,在她听到他的这句话时,心里微微颤抖着,万一,万一有了怎么办?

    尚卿文跟她每次欢爱都不曾用过措施,她也在经历了两次避孕药过敏之后不敢再尝试吃避孕药,但是她怕啊,她才二十三岁,完全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心理准备!

    ------新年快乐分割线----------

    市政aa府办公厅,办公室里秘书将一份大红的请柬递到了司市长的面前,司岚正在签一个文件,挑眉地看着大红色的请柬落在自己的面前,一阵龙飞凤舞地将字签下去,拿起来看了一眼,眉心跳了跳。

    秘书轻声笑道:“市长,这可是尚家的大喜事呢!”外面都传遍了,d市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权贵都接到了这份请柬,由此可以想象,这个婚礼该有多么的举世瞩目!

    司岚听秘书说完,拿着请柬无奈一笑,“我是想说,嫁给他的女人不知道是幸福呢,还是可怜呢?”

    秘书讶然,尚家大少可是d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他的婚讯一传出来不知道有多少芳心碎了一地,对成为他太太的女人是羡慕嫉妒恨啊!怎么会可怜呢?

    ------------新年快乐分割线------------

    午后,d市阳光普照,下了几天雪,今天天气甚好,裹着羽绒服的舒然站在新世纪超市门口的标志物前等来了一阵风刮来的林雪静,一来就是一个熊抱,把舒然抱着险些一口气出不来,身体都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

    “啊然然,我们的准新娘,来,让姐姐看看,果然是爱情的力量啊,瞧着皮肤滋润得水灵灵的!”林雪静一来就伸手捏舒然的脸,舒然因为出行要戴口罩,所以也没有化妆,这段时间她时常在医院,怕秦叔叔对一些香水化妆品之类的过敏,所以她和舒童娅都没有化妆,每日的素颜也让她省下了不少时间,更何况那天,他告诉她,素颜的她更漂亮!

    舒然为自己又一次走神想到了那个男人而失神,林雪静捏她脸的手加重了力道,她疼得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瞪着好友,真不当是自己的脸所以下手闷重了是吧?

    “你看看你,然然,化妆前的你跟化妆后的你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化妆后你高贵冷艳,化妆前,真像个可爱的清纯少女!”

    舒然着实被好友的这句评价给怔住了,清纯,少女?

    她伸手把口罩拉起来遮住自己的脸,被那‘清纯少女’的修饰词给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行了,办正事吧!”

    林雪静朝舒然一阵挤眉弄眼,“瞧瞧我们的舒少妇,这说话的口吻都像尚卿文了,干净利落!”

    舒然是恨不得伸手掐她一把,她说话一向干净利落的!

    舒然说的办正事不是为自己办的,而是昨天在景腾商务街看到林雪静喜欢的那个牌子的包包新款已经到了,她昨晚上打电话给林雪静说了一声,没想到林雪静今天就要求她陪她一起去扫货,舒然是知道林雪静是酷爱奢侈品品牌lv,她有很多个lv的包包,买个包几乎就要花掉她一个多月的薪水。

    景腾奢华商务街,舒然坐在lv的店内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林雪静在那边看自己期待已久的新款包,林雪静是这里的熟客了,跟这里的店员也算熟识,不知道她在那边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坐在休息区沙发上的舒然被那边的店员投过来的目光看了又看,舒然纳闷,听见手机响了,她滑开手机屏幕见到是尚卿文打来的电话。

    “然然,你在哪儿?”

    舒然正被一位送咖啡过来的店员看得有些不自在,该不会是她坐在这里不买东西又不看东西有些不太好,她接起电话轻声说道:“我在景腾lv包店内,陪林雪静买包!”

    尚卿文说今天等他忙完了就会陪舒然回嘉禾一趟,毕竟两人的婚礼时间都已经定下了,而舒然也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但尚卿文说还是希望能亲自登门,所以两人敲定下午回嘉禾。

    只是舒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忙完了!拿着电话的她朝林雪静那边看了看,看见林雪静正在细细观察她的宝贝包,看样子一时半会也离不开。

    “看上有喜欢的东西吗?”电话里的尚卿文好像在开车,听出了舒然话语中的疲惫,便笑着说道,“有喜欢的就买!”

    他说得豪爽,舒然不由得风趣一笑,“不怕我把你的卡刷爆了?”

    “嗯,你钱包里的那张卡,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刷爆!”尚卿文也笑了起来,舒然这才去翻自己的钱包,打开一看里面确实多了一张银行卡,他什么时候又塞了一张卡在她包里的?

    要她花他的钱花的理所当然,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毕竟,她还没试过花男人的钱!

    “啊,舒然,你看你看,这两个包到底哪一个最好?”林雪静左右的手臂上都挎着一只包,大步走到舒然面前旋转一圈,面色纠结地看着舒然。

    舒然有些头疼地看着林雪静,最矛盾最纠结的时刻到来了,她拿在手机对着电话轻轻说待会见,收起电话时,林雪静左右手臂都挂着一个包,小脸都快皱成一块了。

    都说女人选东西是最麻烦的,因为女人往往看上的东西都是在一群之中挑一个,这个不过,那个也好,每一个都有优点可取。

    舒然每次陪林雪静逛街的时候都是一次历经艰辛的心理路程,好在这些年练就出了这种心态,伸手指着林雪静右手上挎着的那只红色的包,“这个不错!”

    “可是我已经有个红色的了!”林雪静说着,嘟起了嘴,舒然蹙眉,“那就要你左手上的那一只吧!”

    “可是,可是,没有红色的那只好看啊!”

    舒然的嘴角抖了抖,其实她很想说买一只lv都能买很多很多只各种颜色的包了,包你每天换一个新的,可是这种心态对喜欢奢侈品的人们来说,人家情愿一个月都吃泡面都要省吃俭用地买一个几万块的包包,决心之大如果用在减肥人士的身上,这世界上都没有胖子了,所以舒然觉得要跟林雪静说这些,说不通!

    不过好歹林雪静家也算是小富,她又没什么经济负担,秉着女孩子要富养的心态,林爸爸每个月给她的零花钱也不少,买个包也不会穷死她!

    “那你就两个都买了吧!”舒然比她还爽快,毕竟,反正不会掏她的钱!

    站着的林雪静一阵倒吸气,走过来坐在她身边低声说道:“我妈会宰了我的!”说着坐在舒然身边又是一阵纠结,是这个好还是那个好?到底要哪一个?

    看看,女人的心态,如此矛盾!

    舒然喝着自带水杯的水,决定等林雪静自己想通了要哪一个最好,不然待会出了个店门,有可能是还没回到家,她又变卦了!

    倒是一边纠结研究包包的林雪静还不忘跟舒然低声说话,“然然,哎,刚才这里的店员都认出你来了,有人直接问我,问你是不是尚太太?”

    舒然嘴里还包着一小口的白开水,表情微怔地看着好友,抬眸往店里的其他人看了过去,果然又见到了有人朝她露出探究的目光。

    有这么,夸张?

    舒然脑子里在旋转着,貌似自己那天晚上跟尚卿文领证的时候是有被拍到,但是晚上光线不好,那张图片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脸。

    林雪静好像看出了好友的疑惑,低声说道:“不知道现在的人/肉搜/索有多厉害?你祖宗十八代都能给你翻出来!”

    舒然心里低吁出一口气,伸手将口罩戴上,且不说是如何被人认出来,她今天又没化妆,以前出来都是会化妆的,可林雪静就说了她的脸又不是大众脸,还能容易让人记住!

    林雪静见舒然已经戴上了口罩,她则起身去跟店员谈论着到底是哪一个包最好,此时lv专卖店的门口有两个手挽手进来的人,舒然本来是在低着头看时尚杂志,头顶飘起一个微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的不确定,“舒然?”

    舒然听到这个声音,蹙眉,抬脸,她都已经戴着口罩了还有人认出她?抬起脸的舒然就见到了站在沙发旁边穿着一件米色大衣的女子。

    “媛媛,过来看看,你喜欢哪一个?”跟佟媛媛一起进店的佟太太在专柜那边拿起一只包,对着站在这边的佟媛媛招了招手。

    佟媛媛朝母亲那边看了一眼,“妈,我遇上了一个朋友,你先看吧,我待会过来!”佟媛媛说着施施然地绕过了沙发坐在了舒然的对面。

    朋友?舒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只不过戴着口罩,想必对方也看不到,佟媛媛径直坐了下来。

    “恭喜你,尚太太!”佟媛媛的声音微凉,说是恭喜,但脸色却不好看!

    恐怕没人会对着煽过自己耳光的人有好感,佟媛媛如此,舒然也如此。

    不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此时两人坐在这里,空气已经早不如刚才那么流畅了。

    舒然合上手里的杂志,不动声色地回应,“谢谢,也同样恭喜你,聂太太!”

    佟媛媛眉心一动,冷笑出声,“舒然,我不会感激你,我只是更加恨你!”恨你更早走进他的心里,恨自己这多年做的只是一个替身!

    舒然轻笑,“恨我?佟小姐和聂先生可是d市人公认的金童玉女,别把话题扯我头上,我没兴趣搀和你们的事儿!”舒然说着,身体微微前倾,伸手拉开口罩,唇角勾笑,凉声说道:“你们,有多远就滚多远!”

    舒然想起那天晚上聂展云对她做过的事情还有那一则视频,只要一想到那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就怒火中烧,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极具有攻/击力!

    佟媛媛脸色渐冷,咬着牙冷冷出声,“那晚上的事情我跟你没完,你毁我声誉,我迟早有一天要你还回来!”

    舒然眼睛微眯,真想伸手将放在茶几上的水杯朝她脸上扔过去,别再来恶心她了,做了婊/子的事情还要想为自己立贞节牌坊,最要紧的是还不忘记拉上她垫背!

    好可笑!

    “怎么还?”背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不知道何时走进来的尚卿文目光清淡的看着佟媛媛,缓步走到舒然身边优雅入座,嘴角含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声音却微微发凉。

    “佟小姐,你想让我太太还你什么?”

    --------阿勒勒,今天开始尝试着尽量恢复到凌晨更新,么么新年过去拉,新的一年开始努力拼搏拉,么么,权少期待大家的支持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