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77:什么人是你不能碰的

    “但你听着,如果他再敢动什么心思,我撕了他!”冰凉的声音在夜风中被吹散,依靠在车头上的男人在慢慢收起手机的时候,眸光暗若沉下去的星子。

    尚卿文手里的烟被长指指头轻轻一掐断,扔下烟头时走到了车门口,打开车坐上去的时候看着依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的舒然,凝视了她好一会儿,伸手要去拂过她贴在了脸颊上的头发,手刚抬起还没有接触到她的脸,舒然就敏感又紧张地睁开了眼睛,睁眼那一刻,她的眼底尽是惶恐而紧张的表情,形同一只惊弓之鸟!

    尚卿文伸在半空中的手微微一顿,却没有收回去,而是慢慢地继续向前,接触到她异样的目光时,唇边笑容慢慢地溢出来,手指勾住了贴在她脸颊上的那一缕头发,在觉察到她目光尽管惊恐依旧但却没有躲开他的触碰,便轻柔地将那一缕发丝挽在了她的耳际后面。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尚卿文说着,收回了手,发动车的时候还顺带轻声提醒她把安全带系好。

    舒然收回目光低着头拉过了安全带系好之后把脸别向了一边,暗吸一口气时慢慢地抚平掉心里那因为紧张而紧绷不已的心绪,刚才她闭着眼睛就想到了在锦色里发生过的那个场景,压抑,紧绷,害怕,恐慌,也就在尚卿文突然伸手过来时,她睁开眼心脏已经跳到了最快的频率,她的思绪还没有缓转过来,竟把尚卿文当成了要逼迫自己的聂展云。

    舒然意识到自己是心里太紧张了,暗吸一口气之后调整好心态的她才张了张唇,目光看着车窗外由慢到快的夜景,低声说着,“我想回家!”

    是的,她今天晚上要回家,回到家要开始收拾家里的东西,准备搬家,她家里那么大,东西也不少,这段时间她是每天除了接待看房者,去医院看秦叔叔,便在家里整理打包,楼上的一层楼上光是书都有好几箱子,打包箱也用上了好几个,不整理还不知道,挨着一一翻角落才发现原来这几个月来自己陆陆续续地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搬家历来都是个大工程,更何况刚才发生了那件事让她现在还心有余悸,脑子里还乱糟糟的,她必须回去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绪。

    “然然,你还没用晚餐!”开车的男人不动声色地说着,将车速放低,在市区里开车,尽管现在才大年初七,路上的车少,但因为下雪天路滑,尚卿文一向开车都求稳不求快,随意他开车速度很慢。

    “我不饿!”舒然语气有些干瘪地回应,不过说起来,她中午好像就没吃饭,也没料到会在尚氏公司那边等他等了接近四个多小时,光是奶茶都喝了好几杯,水怎么能当饭吃?说不饿那是假话!

    尚卿文沉默了一会儿,手指拂动着方向盘,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那你能陪我吃一顿饭吗?”他说完看向了转过脸来脸色有些异样情绪的舒然,接着说道:“我从下飞机到现在什么都没吃,早上,中午,到现在!”

    他是铁人不成?

    舒然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意见,便听见尚卿文又说话了,“我记得上次去你家,除夕那天晚上,我也饿了肚子了!”尚卿文有些自言自语地说着,“老一辈说的似乎也有道理,除夕就饿肚子,看来这一年都别想吃饱饭了!”

    舒然没料到他会提到这个,不由得蹙了一下秀眉,不由得接话说道:“谁叫你自己来晚了的?”那晚上他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她家的年夜饭八点多就吃完了,他来那么晚喝洗碗水还差不多!

    “可是你也没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吃饭!”尚卿文不动声色地应道。

    “那你也没问啊!”舒然也不客气,“我们家大年除夕夜都是七点钟准时开饭的!”

    舒然以为尚卿文会顶回来,结果听到他低低的笑声,感觉到他的目光朝自己慢慢地扫了一眼,便听见他轻笑着说道:“嗯,这下我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迟到!”

    还有,下次?

    舒然眉头都要竖起来了,车里的气氛也因为两人的对话而变得和缓了许多,往往说话能让人放松紧张,至少现在舒然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等车在一家挂着大红灯笼,到处都缠着荧光红灯的小店门口停下时,尚卿文把车停好,看着舒然那郁郁的脸色,锁好车,下车时笑声说道:“就当是,赔的一顿年夜饭!”

    *********新年快乐分割线************

    锦色,娱乐城外的停车场,一辆宝马车极快地行驶过来,车刚停下,从车里下来的穿着时髦的女子就叫住了门童,脸色有些紧张和担忧,抓住一个人就问道,“聂展云呢?他人在什么地方?”

    门口的人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才想起刚才上面的人发话下来的事情,忙带着对方往楼上的方向走。

    佟媛媛被侍者带到了锦色旗下的连锁酒店里,到了门口指了指那扇门,“小姐,聂先生就在里面!”

    佟媛媛心里紧张着聂展云,推开门就大步走了进去,屋子里很安静,房间里的灯也是全开着的,她疑惑地快步走着,目光环视周边,这是一个总统套房,在她走过客厅没有发现人之后便径直走向了卧室,在见到了卧室大床上睡着的人时疾步走了过去,确定是聂展云的时候,佟媛媛心里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在接到那个电话时,她是一刻都不敢耽误,嗅着空气中掺杂着的酒气,敏感的她低头嗅了嗅,嗅到了他衬衣上沾着的香水气息,顿时伏在他胸口,用手把衬衣领口拉平,那落在衬衣领口上的红唇印露了出来,有玫红色的,有艳红色的!

    佟媛媛心里一阵发凉,她在家里等着他回心转意,他却在外面花天酒地!

    “水,水--”趴在床上的男人闭着眼睛,手却开始乱动起来,嘴里还低声喊着要喝水,而坐在床边的佟媛媛目光紧紧地凝着他衬衣上的红唇印,心口是一阵阵的疼,见他伸过来的手胡乱地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就像好不容易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迷糊的聂展云抓紧了就往自己的心口贴过去,通红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sugar,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啊!”

    被聂展云紧紧抓住了手的佟媛媛小脸变得煞白,手开始是被他一只手拉紧,现在是被他两只手都紧抱着不放,拉扯时将她整个人都拉在了他的怀里。

    “我爱你啊,sugar,你说的二十岁,我晚了三年,我回来了,你却不在了!”

    被他拉进怀里的佟媛媛心脏就像被一刀刀地凌迟,聂展云,你怎么可以?你是在跟我交往的啊?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跟一个女人尚过床却还能保持着对自己心爱女人的那份情谊的?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冉然,冉然!”抱着她的男人喊着那个名字,吻已经雨点般地落了下来,滚烫的身体使得他浑身都快难受得要爆/炸了,他在睁开眼的那一刻,眼底那滚烫的炙热将体内熊熊的欲/火给燃烧了起来,抱着怀里的女子近似疯狂地吻住她的唇瓣,倾压而下时唇齿间还喊着那个名字,怀里的人开始还挣扎,最后是被他紧紧地缠在床上,在承受着对方那火热的激/情时,疼痛不已的身体还有心里那报复的块感使得她在尖叫时浑身都颤抖起来,她睁开眼睛盯着那扒/光了她的衣服,身体教缠在一起猛烈进出的男人,冷笑着滚出一串眼泪来。

    聂展云,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你爱她却跟另外的女人在床上如此纠缠?谁会相信你的爱?

    佟媛媛的身体被他大力地揉捏成了各种形状,承受着这股力道时,她撑起半身用双手抱住他的颈脖,聂展云,我就是傻瓜,因为我相信啊!

    ************新年快乐分割线************

    川菜馆,舒然在面对着面前那摆放着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盯着那盘子上用来装饰用的红辣辣的辣椒,吞了一口唾沫,握紧了筷子,在看完桌子上的菜时狐疑地看向了对面坐着的尚卿文,用筷子戳了一下小碗,“你确定你能吃这个?”

    这些可都是辣椒啊?闻着那香味儿都是一股辣椒的味道,刺激的,霸道的,香辣的!

    尚卿文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褪去了外套的他仅穿着一件灰色的羊毛v字薄毛衣,感受到舒然那不敢相信的目光,笑道:“我很多年以前去过四川那边,那边的菜让我记忆犹新,除了有一天晚上和朋友吃了一顿烤羊肉第二天脸上就长痘的经历之外,我应该算还可以,你呢?”

    舒然嘴角抖了一下,不过被尚卿文问道这个话题,她似乎有了兴趣,用筷子指着一盘辣子兔丁,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这道菜在重庆那边的肉还要少一些,一整盘的全是青色的辣椒,吃的时候完全是在辣椒里找肉,而且那肉丁又小,吃起来是绝对的够味儿!”

    舒然以前的生活格外的室外,因为经常参加驴友活动,她的自驾油走过很多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她除了瞻仰历史文物便是把精力都投注在吃的方面了,这满满的一桌子四川菜让她想到了那次的川藏之行,外加想起了重庆的火锅,她的筷子就蠢蠢欲动了。

    尚卿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听着舒然的侃侃而谈,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的水煮鱼往放在了小碟子里,用筷子挑掉了一颗颗的整花椒,重新夹起来放进她的碗里,“吃吧!”

    舒然看着碗里的鱼肉,有些愣神,而此时对面坐着的尚卿文却拿起了手机正在翻开什么信息,她埋着头瞥见那鱼肉嫩白鲜香,再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男人,便用筷子夹着慢慢地往嘴里放着。

    此时的尚卿文正在看一段发送过来的视频,点开了看了一眼便合上了手机,瞥见对面坐着的女子乖乖地在吃着他夹的鱼肉,不由得唇角一勾,会心一笑时手指轻叩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目光深处闪过一丝冷沉来。

    聂展云,今晚上让我来告诉你,什么人是你不能碰的!

    ------啊啊啊,今天有五百字的福利哦,虽然依然只有一更,但是还算早拉,么么,明天我尽量多谢,么么晚安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