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73:我能帮你(补昨天的一千字,求月票)

    四个亿,这么多!

    舒然的目光顿时变得呆滞。

    舒童娅的声音低沉地徐徐而来,“这是那个项目的启动资金,你叔叔说秦家在他养病期间气势低落犹如一盘散沙,就想借着这次机会能重塑秦氏集团的凝聚力,只是在资金方面,因为秦氏有两个在建工程,能挪用的资金远远不够,那四个亿是用秦氏所有的身价做抵押从银行贷来的!”

    舒童娅语气低缓,但听的舒然心里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所有身价?这一笔巨款的流失不仅意味着秦氏的资金链都将面临巨大的考验,而且即将启动的项目工程也将受阻,所延续的后续问题也将接踵而至。

    舒然此时都不敢去想秦氏紧接着就要面临的哪些问题,总之一听到这个那四个亿是用秦氏的所有身价从银行贷款来的,她的脑子就嗡的一声炸/开了!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那个四字后面到底有多少个零,舒然是一想到这个脑子就犯晕,眉头紧皱时不由得咬了咬唇瓣,从舒童娅的病房出来之后,走在过道上的她脚步都沉重了几分,靠在铝合金的走廊护栏上,她低着头,手握着拳头,用贝齿紧咬着自己的手指,天桥走廊上过往的人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注意力,她的目光开始是迷茫而焦虑,眼瞳里散发出来的光满是忧虑,她趴在护栏上,用双手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间,过了好久,那有些微红的双眼里的目光变得坚定而执著,就像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一般,从包里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什么?然然,你在说什么啊?”电话里传来的林雪静的低呼声,不可思议地停顿了好半响才急忙说道:“你是不是没睡醒啊?大过年的说这些!”

    “雪静,我知道你有认识这些朋友,你尽快帮我联系一下!”舒然语气坚决,不理会好友的大呼小叫,冷静地继续说着,“我这些年还收藏了不少有价值的古玩,这些东西我会自己想办法处理掉!”

    “舒然,你疯拉,你把房子卖掉你住哪儿啊?现在房价是每天都在涨,你那套房子所处的位置有多好,今后的价值有多高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雪静那边开始是有些吵,好像是跟人在k歌,之后是急着冲出了包间对着电话一阵大吼。

    “帮不帮,一句话,不帮的话我另外找人!”她的房,她的古玩,她的车,所有能换成钱的东西都在她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虽然这点钱比起那四个亿简直是杯水车薪,但是她尽全力,毫不犹豫!

    **********

    风尚嘉年华,张晨初在客厅里放起了爵士乐,手里端着高脚杯还时不时地跟着电视上跳一小段,看着倚靠在沙发上的尚卿文,端起自己的酒杯跟尚卿文的酒杯轻轻一碰,坐在沙发椅背上,扭过头来,拿起遥控器点了一下静音,“报纸上已经刊登出来了,秦家的事!让司岚都惊讶了好半天!”

    尚卿文静静地品着红酒,不动声色地看了张晨初一眼,“我听出了你话语里的幸灾乐祸!”

    张晨初笑着趴在沙发椅背上,“实话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家老爷子高兴了两天都睡不着觉了,他一直都认为一个秦氏挡在呈帝面前让他很没面子,现在好了,皆大欢喜!”

    尚卿文眼神不明,听见张晨初继续说道,“秦氏是用所有身价做抵押从银行贷款的四个亿,其中包括了那两个在建工程,如今这事儿一曝/光,不仅整个秦氏的人都人心惶惶,还有银行方面也开始着手着那四个亿的问题,至于延期了招标项目的工程所带来的违约事宜,恐怕也要开始盘算了!唉,合作老大,你说,要怎么处理这件事?那七成现在可是在你手里!”

    尚卿文端起杯子起身走到吧台边,慢条斯理地将酒杯放了下来,“还有什么内部消息,说来听听!”

    张晨初挑了一下眉头,从沙发座椅上翻了条腿过来躺坐着,笑得有些狡黠,“我看对你来说也谈不上什么内部消息了,你老婆现在正在变卖家产,房子,古董,车子,听说她那套房子不错,看的人挺多的!”

    张晨初在说完之后盯着尚卿文看,看着尚卿文那有些郁郁的脸色,笑了起来,“唉,是不是有了一种被打了脸的郁闷感?”

    尚卿文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眼睛微眯着,薄唇轻轻一启,“滚!”

    *********

    “砰--”门被轻轻一关上,林雪静看着面色疲惫不堪的舒然,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然然,刚才那人一看就没有要买的心思!”

    舒然低头看着有些脏了的地毯,整整一个上午,来看房的人很多,但就跟林雪静说的一样,真有那个要买的心思的人很少,倒是每来一个她就得带着对方看一次房,一上午楼上楼下折腾了十几遍,应对着那些人的另类挑剔。

    舒然感觉有些口渴,接过了林雪静递过来的水,大口大口地喝完了躺在沙发上大口喘息,眼睛盯着客厅里的灯,眼神里满是疲惫。

    “然然,我看那些人很多人根本不识货,你家里面这些好多都是花了大价钱从国外一件件地代购回来的,你也不怕被他们糟/蹋了?”林雪静心疼地把地上一块踩脏了的白绒地毯拿起来,沉沉一叹息。

    “他们懂不懂不要紧,能给钱就好!”躺坐在沙发上的舒然眉宇深皱,房子是贵,但是要卖掉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远远比买房的时候要麻烦得多,尽管她给出的价格在这一圈地皮上已经算很低了,但人就有这个心思,觉得便宜了还会有更加便宜的,个个进来时都两眼放光,但出门之后便摇头了,要么说房子太宽了,要么说户型不合他了,更有些奇葩以什么玄关处的什么柜子朝向不好影响风水之类的,总之,一个上午,舒然见识到了形形色色的不同的群种,对她来说,你要买就买,不买不需要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因为觉得要是她解释也是浪费口水!

    “弄些吃的吧,下午还有一个预约看房的!”舒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厨房走去,林雪静跟在她身后,欲言又止地说道:“然然,你也应该知道,就算你把房子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掉都帮不了舒阿姨什么的,这些钱对秦家来说一点零头都算不上,但是对你来说意义就大不一样了,你比他们更需要这些东西!”

    背过身去的舒然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之后低声回答:“雪静,你别说了,我现在要做的必须做!”舒然并没有告诉好友,秦侯远在医院里还需要钱,她帮不了秦家其他的,但是医院这边,她必须尽力!

    舒童娅的积蓄并不多,而她的钱也都套在了这些古玩身上了,上一次从贺谦寻手里拿到的那一笔钱她已经给了秦侯远,她手里现在的现金不多了!

    林雪静见苦劝无用,舒然这个人,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会一条路走到黑,她是没办法让她回心转意了,不由得朝四周看去,这房子是舒然的心血,国外勤工俭学回国后的所有积蓄都押在了这套房子身上,如今要卖掉,恐怕最不舍得的就是她自己了。

    林雪静看着舒然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低声试探着问道,“然然,你,你难道没有想过,跟尚卿文说说,说不定他能--”

    洗菜的舒然身体一僵,“他是他,我是我!”

    阮欣在医院过道上的话还让舒然记忆犹新,觉得她跟尚卿文开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她自己心里明白,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想尚卿文来搀和,毕竟,他们是在协商离婚事宜,这个时候最不应该有的就是经济上的牵扯,一旦牵扯到钱的问题上,什么事情都会变得复杂起来。

    林雪静叹息一声,然然,你有时候就是太理智!

    正在林雪静摆碗筷的时候听见有人摁门铃的声音,她疑惑着看了看时间,比预约看房的时间早了一个多小时,这谁呢?

    舒然快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没有来得及解围裙的她见到门外站着的人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聂展云面色平静,但是他身边站着的那一个身穿西装的人,看见来开门的舒然便热情地朝舒然举起了右手,“舒小姐您好,我是中控二手房的工作人员,昨天就是我跟您预约的看房事宜,今天我带客户本人亲自来一趟!来看房的!”

    舒然放在门把上的手不由得捏紧了一些,而走过来的林雪静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也忍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聂展云,他来干什么?

    “舒小姐,舒小姐,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那位中介工作人员看着表情有些异样的舒然不由得低声提醒。

    舒然捏紧了手把,压制住内心的犹豫,抬脸平静地看向了聂展云,“你要买房?”

    聂展云还在抽烟,目光静静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我是来看房的!”

    舒然松开了手,将门打开,转身走进客厅,“进来看吧!”尽管看到他有些吃惊,但如果把两人的关系仅仅看成一个卖房者和买房者的普通关系,那么就没什么好顾及的。

    林雪静看着走进来的人,心里不由得为舒然捏了一把汗,舒然走到楼梯边,“我带你从楼上看下来吧!”

    听着她疏离而公式化的说辞,走进来的聂展云目光微动,并没有跟着舒然的脚步,而是走到客厅的沙发边慢慢地坐了一下,对着跟进来的工作人员淡淡地说道:“你上去看一看!”说着不顾那名工作人员的微怔表情,转脸看向了舒然,“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舒然站在那边没动,“房子还是亲眼看的好,看完之后我们可以针对价格上的问题谈一谈!”

    聂展云抬脸目光清幽地看了过来,“舒小姐看来是没有诚意要卖房的,那我也没必要看了!走吧!”

    “你--”舒然一口气被堵在了嗓子眼里,咬了一下嘴唇看了看林雪静,“雪静,你陪他上去看一看!”

    林雪静点了点头,却依然不放心地朝聂展云看了一眼,被聂展云投递过来的那凉幽幽的目光看得心里微颤,大步走到楼梯间对那位还云里雾里的工作人员说道,“走吧!”

    直觉告诉她,姓聂的一来准没好事!

    楼梯间响起了脚步声,舒然看着坐在那边的聂展云,暗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想谈什么?”

    “当然是谈你的房子,不然你觉得我想跟你谈什么?”聂展云低笑了一声,“你这套公寓标价二百三十五万,面积二百二十平米,算起来是一万一一平米,按照二手房的行情,价格,贵了!”

    舒然目光微沉,“我家里的家具每一件都是精品!”

    聂展云看了她一眼,“舒小姐,你卖的是房子,我看的也是房子,跟家具无关!”

    舒然深吸一口气,“聂展云,你今天来不是来看房子的!”他这是来找茬的!

    “你说对了,我不是来看房的!”聂展云笑了笑,目光在舒然的小脸上掠过,沉沉一定,最后凝在了她的脸上,声音平静地响起,“我来看你的!”

    舒然心里一颤,被他那双沉静的眼眸锁住了目光,移开时语气有些冷地回道:“既然不买房就请离开吧!”说着她便朝饭厅走过去,端起舀好的粥慢慢地吃了起来,她今天接待了那么多的看房者,每一接待一个心里就燃起一份希望,但这种希望是一次次地破灭,感觉到身后的人已经跟了过来,低头吃饭的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刚要说什么餐桌对面聂展云已经坐了下来,拿起那边摆放整齐的碗筷漫不经心地吃了起来,筷子一伸时还碰到了舒然夹菜的筷子,舒然要收回来,被他伸出来的筷子一把压住,紧紧地夹住不放,抬脸时目光沉郁地看向她,“如果不这样,你肯见我?”

    舒然的筷子被他紧紧夹住,不得不地将手里的筷子一放,她确实没有接他打过来的电话,那是因为那天晚上两人都闹得不愉快,她觉得也没有必要再纠缠,索性便将他的电话直接拉入了黑名单,不曾想他居然找上门来了!

    “sugar,这房子的二百多万跟那四个亿相比较一个零头都算不上!”

    “所以你今天是来嘲笑我的不自量力!”舒然眉头一紧,将手里的饭碗重重一放,眼睛里闪过一丝愠怒,她当然知道这是一个零头都算不上,但即便是算不上零头,这也是她的事情,用不着他来提醒!

    聂展云淡淡地看着她,端起桌子上那半碗饭慢慢地吃完,把筷子一放,沉沉地吸了一口气,“sugar,我能帮你!”他说着将目光锁定在了舒然的脸上,唇角微勾时眯了眯眼睛,“包括,秦家那四个亿的贷款!”

    **********

    去往医院的路上,舒然接到了爷爷的电话,电话里爷爷在询问着舒童娅的事情,舒然只说舒童娅有些低血糖,至于其他的她并没有多说,她相信爷爷会打电话过来多而不少也是听到了一些风声,只不过这些年老两口都没过问过舒童娅的事情,所以现在说起来也不过是寥寥几句的话而已。

    挂了电话,医院已经遥遥在望,她把车停好,刚下车锁车门,就见车门前已经站了个人,她表情一怔,将车钥匙放进包里,转脸去看来人,没打算跟对方有什么交流,正要离开时被来人直接拦住。

    舒然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不仅是因为上午来看房的十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她中意的买家,而在中午的时候聂展云的出现也让她积压在心口的怒意没地方发泄,被阮欣一拦路,不由得心里一阵烦躁,脸色也变得不太好!“没听说一句话?好狗不挡道!”

    人一旦遇上烦躁得快崩溃的事情就容易语言过激,此时的舒然就是这样!

    以往跟这个女人撞面时都是有秦侯远和秦羽非在,她言语再刻薄舒然都忍了,但是今天,她倒是首先挑起了战火!

    阮欣果然脸色变得难看,唇角抖了一下嘲讽一笑,“跟你那个妈一样的嘴贱!”

    舒然眼睛眯了眯,低笑一声,“对付践人,嘴巴必须得贱!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阮欣气得脸色发青,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包包,磨牙时强忍住内心的怨气恶狠狠地瞪着舒然,果然不愧是母女!

    舒然把车钥匙一收,看也不看阮欣一眼,别以为前几年见面时那些揶揄讽刺的话她已经忘记了,女人这种生物,是尤其的记仇和小心眼。

    舒然走出了几步,身后的阮欣便紧紧跟上,一边走一边作势要拦下舒然,“舒然,我今天不是找你吵架的,你帮帮秦家吧,秦家现在四面楚歌,你大哥他就快顶不住了!”

    舒然脚步一停,“我不知道原来我还有个大哥!”说着她看向了面色铁青的阮欣,阮欣眉头皱了皱,咬了咬唇低声说道:“是,我以前对你一直存在敌意,现在都还有,但是舒然,你扪心自问,这么多年,爸爸和羽非对你有说过一句重话没有?他们对你们两母女的好,好到让我都嫉妒,现在秦家有难,你怎么能袖手旁观?”

    “那你要我怎么帮?”舒然面色平静,但目光却变得有些犀利。

    阮欣看着舒然已经松口,心里也微微松了口气,语气比刚才要和缓了许多,只是被她那犀利的目光看得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低声说道:“你有尚卿文,你背后是尚家,你--”

    “那你该去求尚卿文,而不是我!”舒然直接打断她的话,侧身跟阮欣擦肩而过,再也不再理会身后阮欣的焦急的呼声。

    你有尚卿文,你背后是尚家!

    舒然心里忍不住一阵低嘲,自己的标签都跟尚卿文打在一起了!

    “舒然,你就算不帮秦家,你也忍心看着你妈跟着秦家遭罪?”身后的阮欣跑出了两步对着舒然的背影大喊了一声,迈步走进电梯的舒然脚步顿了一下很快边移开了步子。

    你忍心看着你妈跟着秦家遭罪?你忍心,你忍心--

    舒然脑子里一阵乱糟糟的,等电梯到了自己想要到的楼层,她走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暗吸了一口气朝病房走去,秦侯远已经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舒童娅一直都在医院里陪着,吃住都在医院。

    舒然走到门口,见门是开着的,病房是单独的特殊病房,门口的帘子被拉了起来,屋子里响起了一道轻轻地声音,“这汤的味道是很清淡的,我问了医生的,你可以吃!”

    是舒童娅的声音。

    屋子里响起了汤勺相撞的轻微响声,秦侯远的声音显得有些吃力,声音有些发哑,“童娅,这些日子辛苦你了!你都瘦了!”

    “这不正好吗?连瘦脸针都不用打了,是不是?”舒童娅低声笑了笑,声音里却带着让人不易觉察的疲惫。

    回应舒童娅的是静谧般的沉默,好半响秦侯远才轻轻出声,“童娅,撑不下去就别撑了,你打电话让羽非过来,咱们申请破产吧!”

    “不!”舒童娅的情绪有些失控,“秦氏是你毕生的心血,不可以!”

    站在门口的舒然也在心里抖了一下,不由得抓紧了自己的衣袖。

    “童娅!”病床上的秦侯远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我意已决定,但在申请破产之前,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舒童娅似乎已经明白他想要做什么,声音都在颤抖,“不,我不答应,你别想用这个借口来推开我,我不答应!”

    病房里响起一阵长长的叹息声,“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童娅,你签字吧!听话!”秦侯远的声音已经变得哽噎。而舒童娅的哭声再也抑制不住地爆/发了出来,哭着扑在病床边,抓着他的手大声喊着,“我不同意,我不答应,我不--”

    门口的舒然捂着脸快步走出了病房,在退出病房时险些跟站在门口的人撞在了一起,她低着头没有抬脸,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便要离开,却被身后的人轻声叫住,“舒小姐!”

    舒然被这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抬起那双通红的眼睛见到了站在面前的人是关阳,有些尴尬局促地忙用手擦了擦脸,“你--”

    关阳温软一笑,“如果方便的话,请舒小姐换个地方说话,可以吗?”

    舒然擦了擦脸也点了一下头,这里是病房门口,她也不想让舒童娅知道她刚才进去过,便朝走廊那边走去,关阳跟在她身后,站定脚步时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小信封递给舒然,笑着说道:“舒小姐,大少在去南美之前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只是很抱歉我这几天忙着工作上的事情给忘记了,对不起,现在才来找你,请你收好!”

    “这是什么?”舒然对会在这里见到关阳有些震惊,而关阳递给她的小信封里不知道是装着什么东西,而且关阳说的,是尚卿文让他转交给她的。

    关阳礼貌地笑了笑,“舒小姐待会打开看了就知道,我还要去一趟公司,就不叨扰你了,请代大少向秦先生和秦太太问好!再见!”

    关阳说完这些话就快步离开,而舒然拿着手里的小信封表情微怔,尚卿文确实有跟她说过要去南美,但她因为想着秦家的事情也没多留意,那天在医院里见过一次面之后他们也没再见面,接下来的几天舒然忙着要联系卖房卖古玩的,更是忙着没跟他联系,只是他每天晚上会发一条短信过来,短信的内容其实都很简单,一句话也就几个字,别太累,晚安!

    刚开始她是完全忽视,但随着卖房进展的不顺利,每天晚上都焦虑着如何才能把房子卖出去,常常失眠到深夜,而他那一条短信也往往是在那个时间段发过来,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的那条短信就像带着安抚人的力量,她不得不承认,每天晚上一听到短信声音,她的心都会情不自禁地跳动一下。

    他的所有短信都是这么简短的话语,并没有提到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刚才听关阳这么一说,舒然才知道原来他还在南美没有回来!

    舒然目光迟疑着看着手里的那只小信封,翻来覆去地看了看,信封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留,连封口都没封,她打开了往里面看了一眼,目光随即一紧。

    一张支票露了出来,支票的一端已经签上了他漂亮的行书,旁边还盖着他的印鉴,但金额栏却空白一片,紧贴着支票的另外一张白纸上龙飞凤舞地留下了几个字。

    差多少,自己填!

    舒然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他是什么意思?

    ------阿勒勒,今天七千字,更新完毕了,补昨天的一千字,还欠了两千字,么么,我后面慢慢补----

    求月票拉,啦啦啦啦,月票翻倍啦啦啦啦啦,大家不要忘记投月票啊 啊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