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69:该滚的,是你

    舒然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追着聂展云的身后跑,她在聂展云时不时会抛过来的火炮中吓得连连直躲,但又铁了心地要跟他硬碰硬,捡起地上的雪球就往他身上砸过去,见他站定了脚步手往大衣包里正掏着什么,立马像找到了机会暴/怒的小豹子似地冲了过去。

    我跟你拼了!

    这一路他朝自己时不时地扔鞭炮,这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不揍他她难咽心里的这口恶气!

    舒然是真的扑/过去了,脑子都没有多想,就想着能像肉弹似地砸过去把这混蛋给砸晕掉,结果她这往前一扑,原本是走在前面的聂展云不知道什么时候脚步一停,在她扑/过来时一转身朝她展开了双臂,身体前倾的舒然目光一紧,就被他伸手抱了个满怀,整个人直接被他伸手抱着双臂而离开了地面。

    舒然脑子一阵眩晕,身体便重重地落进了他的怀里,聂展云的手臂雄厚而有力量,将她从地面上抱起来,抱得紧紧的。

    路灯下,舒然被他这样的抱着,脑子里的空白顿时被曾经美好的过往填得满满的,有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都在此时翻涌而出,充斥进她的脑海,使得她紧绷着的神经都在此时柔成了最有韧性的丝线。

    他耳垂背后的那一滴红色的肉痣此时都是这般的靠近,耳畔是他温热的呼吸,伴着凉凉的夜风和不远处那震耳欲聋的爆竹声,耳边响起了聂展云低柔的声音。

    “sugar,回到我身边吧,我需要你!”

    舒然整个人都怔了一下,面前的这个男人褪去了青涩,拥有了属于男人的沉稳气质和内敛,连拥抱她的手臂都变得比以前更有力量,这个男人有着以前一样的小风趣,依然会逗着自己跳脚生气会怒眼狠瞪,但是在听到他的这句话时,舒然心里却忍不住地笑,她慢慢地站定下来,仰着头凝着这双曾经时常会在梦里出现的眼眸,平静地看着他,轻声问道:“聂展云,那三年,你去了哪里?”

    其实今天晚上他会出现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而他又在有意或是无意间勾起了她儿时的美好回忆,她是女人,心是肉长的,所以会心软,但她却不是心一软就会丧失掉理智的女人,所以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她会用如此平静的语气跟他对话。

    聂展云身体一震,对视上她的目光,凝着她的脸半响之后轻笑起来,“舒然,为什么你在面前会这样的理智?相比于三年前的你,让我既陌生又无奈!”

    舒然久久地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目光微微闪动时,唇角轻轻一抿,笑容有些淡,“有这种心态的何止是你一个?”

    人依旧,但心已变!恐怕这是让她最无奈的事情,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心里留下的是最美好的,人们往往会惦记这心里的美好也拒绝来自现实的各种改变,但无论你如何自欺欺人,变了始终是变了!

    她说着慢慢地挣开了聂展云抱着自己的手,脚下的雪地靴踩着地面滋滋滋滋地响,她退后几步站定了身体,轻声说道:“很晚了,早点回去吧!”说完她转身就走,留在身后的聂展云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痛楚,溶进眼睛里的笑化作了一丝苦涩,在看着舒然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低声喃喃。

    “那一年,我父亲应贪/污落马卸职,双/规不到一周时间便死在了家里!”

    走出几步的舒然停下了脚步,背对着身后的男人,听着他近似低喃的声音随着夜风吹进了她的耳朵,他言语中淡淡的哀伤使得她心口微微一疼,那一年暑假,她去参加了一次驴友自驾游,原定的半个月时间因为天气原因延迟了一周才回到了d市,说好的半个月,但就因为她迟到了一周,回来时便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送我出国,是我母亲迫不得已的决定!”

    舒然依然没有转身,但也没有走开,而是仰头看着头顶昏沉沉的天,低低问道:“跟佟媛媛交往头三年里,你还踩了我这条船,对吗?”

    “sugar!”聂展云的声音有些发凉,舒然此时转过身去,一脸坚持地问道:“我问你,是还是不是?”

    聂展云面色一紧,在寒风中的他脸色有些发青,面对着舒然的咄咄逼问,他衣袖中的手握得紧紧的,唇角微动时,目光一转,“我没有跟她交往,她说的话,你不必去相信!”

    舒然看着他的表情,看了好久,半响后笑了笑,“你让我看到了一个笑话,而我就是这个笑话里面最懵懂无知的人物!”她决然转过身去,“我情愿你果断地答应‘是’,至少我可以知道在一些事情你能做到敢做敢认,但是聂展云,你让我失望!你对一个跟了你六年的女人都可以如衣服一样地说抛弃就抛弃,你拿什么来承诺会给我幸福?”

    “sugar!”聂展云急声大喊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了舒然的胳膊,被舒然一把推开,他不依不饶地伸手将舒然拽进自己的怀里,双手紧扣着她的胳膊,大声说道:“谁tm说她跟了我六年,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些没有依据的话?

    舒然脸色微冷,对上他那有些发红的眼睛,心里的寒凉又重了几分,”聂展云,如果说这等待的三年里我是那么的期待着你的那一句‘回到我身边’,但是现在,我对你没有丝毫的期待,你说要我回到你身边,是因为你需要我,但是我现在也可以中肯的回答你,我们回不去了,因为我不再需要你了!“

    舒然说完挣脱掉他的手,大步地要往前跑,被追过来的聂展云紧紧地拽着手不放,情急之下用的力道也大,是直接拽着她的手将她给扯了回来,寒声说道:”你不再需要我?是不是因为有了尚卿文?“

    ”你放手!“舒然被他手指的力度扯得手腕发疼,回过头去脸上便闪过一丝恼怒,不仅是因为他的这个举动让她心里不舒服,还因为他话里提到了那个男人。

    ”sugar,尚卿文这个男人你到底了解多少?你跟他才认识了多久,会在风月场合厮混的男人就能给你所谓的‘安全感’?“

    舒然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睛,”聂展云,你调查我?“他是怎么知道她跟尚卿文是在风月场合认识的?他还知道些什么?

    ”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sugar,你怎么跟他认识的我都一清二楚,相信我,sugar,他不适合你!“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煽在了聂展云的脸上,舒然扬起的手重重落下的那一刻,脸色也变得苍白,唇角颤抖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说,适合我的人只有你?“她说完对上了聂展云的目光,近似大喊地喊着:”你凭什么在践踏了我美好的回忆之后还要来践踏我的现实生活?你凭什么就这么笃定你是最适合我的,聂展云,最适合的我不是你,我想要什么比你更清楚!“

    聂展云被她这一耳光给打蒙了,但拽着她的手却依然没有松开,两人就这么对峙拉扯着,舒然那撕心裂肺的大吼声震得他心里微颤,尤其是在她说自己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他伸手拽着她的手任凭她如何挣扎都不愿意再松手。

    舒然真是要疯了,被聂展云扯着手臂不松开,男女之间的力量对比在此时就是最好的显示,他用了力,而她也用尽了力气,此时被聂展云捡进包里的手机响拉起来,他一只扣住舒然的手腕,一只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瞥见那手机上面跳动着的名字时,冷笑一声,一把接通了对着电话大声吼道:”尚卿文,从今天开始,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

    舒然心里大惊,谁打来的电话?尚卿文?

    一时间她的心里既是害怕但又是那么地渴望着那个男人能出现,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她恨不得抱住自己的头大叫几声。

    ”很抱歉,聂先生,恐怕,不能!“冷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那站在不远处的路边暗处的人走了出来,手慢慢地手心里的手机合了起来,他站的地方离这边不远,一身笔直的暗色大衣,一只手随意地垂直着,目光直视而来,先是落在了舒然的身上,再慢慢地转到了紧扣着舒然手腕的聂展云,淡笑一声,”聂先生,可以放开我太太的手了吗?“

    舒然在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时,心跳都险些停止了,是他,是他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想挣开聂展云紧扣着的手腕朝那边奔过去,但是这种想法仅仅是在脑子里晃过了几秒便被直接否定,不,她不要再跟那个男人有任何牵扯!

    聂展云扣着舒然的手举了起来,看着慢慢走过来的男人,笑,”好一声‘我太太’!“

    舒然的手骨被他捏得快要碎掉了,脸色苍白的她咬紧了牙关也没在走过来的尚卿文面前发出一声疼疼的低呼,只是在抬脸时正好跟他的目光对视,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目光,出手很快地直接扣住了聂展云的手腕将舒然的手给夺了过来,力道之大让聂展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任谁也不会料到这个走路优雅举止绅士的男人在前一秒温润谦和地站着,下一秒却狠戾地出手了。

    舒然被尚卿文直接一手拉了过去,抱进怀里一转身,稳住身体时,尚卿文侧脸看着身后浑身戾气的男人,语气冷沉地开口,”你弄疼她了!还有--“

    他说着不顾身后聂展云那阴郁的脸色,唇角微动,寒声说道:”该滚的,是你!“

    ------啊,天啊,我终于写好了,我要睡觉,我好久没熬夜了,明天更新估计也很晚,嗷----晚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