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66:踩人上位的事情,你应该懂!

    “跟老子去抢,从尚家小子手里给我抢回来!”贺普华大吼一声,被贺奶奶抱住了手臂,眼看着贺谦寻已经离开了客厅,不由得把手里的拐杖重重一扔。

    贺奶奶也急了,抱着他的手臂大喊出声,“抢什么抢?你这是发什么神经?”

    贺普华被妻子的这句话给着实刺激到了,瞪大了眼睛,大吼出声,“抢什么?他尚家前有尚可堂抢我媳妇,后有尚卿文抢我孙媳妇,你说他尚家还要抢什么!”

    一句话掀起了过往的旧事,贺奶奶脸色一怔,看着还站在一边的贺明,瞪了他一眼,“还站着干什么?”

    贺明被老太太的的目光瞪得直皱眉,只好走过来扶着贺普华低声安慰了起来,“哎呀,爸,这都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了,大哥都不再了,你还提这些干什么呢?”

    贺普华铁青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一把推开了贺明搀扶的手,低喃出声,“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

    贺谦寻的保时捷离开了贺家,坐在车上的他牙关紧咬,车速也比平时的要快,当他看见对面那辆正面驶过来的奥迪a8,看着那个熟悉的车牌号,方向盘一转,直接朝那辆车冲了过去,但又在靠撞上时一脚踩下了刹车。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直接撞上去的!

    贺谦寻从车里下来,两辆车中间仅仅隔了不到五厘米的距离,他直接从车头翻了过去,在对方打开车门下车时直接将要下车的聂展云拽住了衣领给拖了出来,往车头上狠狠一撞,扣着他的衣领紧紧一抓,“聂展云,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个卑鄙小人!”

    背靠着引擎盖的聂展云目光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人,手将有些凌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面对着贺谦寻那冷冷的眼眸,轻笑出声,“贺二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以说得详细一些,更清楚一些!”

    贺谦寻拽着他的衣领提高了一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跟舒然有关的男人不止我一个,聂展云,你不也是那一个备胎货?”

    聂展云眼睛一眯,在贺谦寻说完这句话之后,凝着他的目光一紧,短暂的沉默之后扬起拳头就朝贺谦寻的脸上砸了过去。

    贺谦寻没料到他会突然还击,一拳头揍过来时他猝不及防地挨了一拳,身体直退到自己的车门边靠着才稳住了身体。

    聂展云站直了身体,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被弄乱了的衣服,揉了揉自己的拳头,语气淡淡地说道:“备胎是什么东西?你看得上,我未必看得上!”

    贺谦寻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再次冲了过来,被聂展云扣住了手腕直接反扣在了后背上,用力一推将他压在了车门上。

    “你要打架,我可以奉陪!”

    被扣在车门上的贺谦寻冷笑一声,“看,一提到她,你不也是撕开了你这张虚伪的脸!好一个政/客才有的犀利和敏锐,你跟你那个落马的父亲真是出奇的像,一样的心思沉稳,一样的手段阴狠!”

    聂展云淡淡一笑,目光有些清幽地看着贺谦寻,“贺二少,有些话说了是要负责的,我不知道你今天是发什么疯,但是我警告你,有些话说不得!”

    贺谦寻喘着粗气,转过脸瞪着聂展云,“你不知道?好一个不知道,舒然是我前妻的事情你会不知道?你拿捏的时间真不错,看我有机会上位了就出奇一击!把我踢出局!”

    聂展云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一把松开他,退到了自己的车门口,语气平静地说道:“贺二少,我现在正要去贺家,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并不知情!你找错人了!”

    贺谦寻看着他上车,冲着他大吼一声,“聂展云,你有种做没种承认,你他妈算什么男人?”

    奥迪a8绝尘而去,将大吼的贺谦寻抛得远远的,车里的聂展云低头看着自己微红的手指关节,冷笑一声。

    承认?

    兵不厌诈,贺谦寻,你难道不懂?

    踩人上位的事情,你应该懂!

    真抱歉,让你遇到了我!

    你也配成她的前夫?笑话!

    聂展云从包里拿去了手机,拨通电话一如既往的是留言信箱,他蹙眉,目光一紧,眼睛里闪过的烦躁不言而喻,对着电话一阵低吼,“舒然,你再躲我试试?”

    ***********

    舒然的手机留言信箱已经爆/满,当她翻开手机听到最后一条的时候,电话里传出聂展云那压抑的低吼声,他一向说话都语气舒缓,但留言箱里的留言语气是一条比一条的愤怒。

    她捏着手里的手机,一时间觉得脑子有些犯晕,而车门也在此时被人轻轻拉开,站在车外的关阳将一只纸袋子递送了过来,轻声说道:“夫人,你看看!”

    舒然面无表情地抬脸看着车外的关阳,声音有些嘶哑,“能不能别这么叫我?”这一个下午,他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让她时时刻刻都记起自己现在跟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解不开剪不断的关系,让她时刻都想起这段时间的荒唐经历。

    关阳脸色有些为难,但看着车里的舒然那张略微苍白的小脸,眼神里浓浓的疲倦,但眼睛里的目光却是那么的倔强着,他心里微微一叹,可能这也是大少最无奈的地方,因为这位尚太太,性子有些倔了!

    关阳无奈点头,“好的,舒小姐,你先看看包里的东西吧!”

    大少让他来陪舒小姐取东西,但舒然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所以,是他自己上楼取的,不过让他脸红的是,大少说要取的东西里包括了女士内/衣和内/裤,憋屈的他事先并不知情,去了才知道,害得他在店里坐着等清洗的过程中,让那内衣专卖店的小妹妹看得浑身都发毛。

    舒然打开了纸盒,看了一眼那衣服的颜色,将袋子扔在了一边,“我只要我的衣服!”

    尚卿文说她的那件外衣在醉酒时弄脏了,已经拿出来清洗了,她原本以为是出来取那件外衣的,结果绕了一大圈,她要的衣服没拿到,倒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一车,后座上除了还有她能坐得下的位置,其他地方都摆满了纸袋。

    关阳从景腾下来,全身上下都挂着袋子,这样一个年轻精英穿着打扮都是一副严谨作派,当他提着那么多的袋子从大门出来时,自然是引来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连一下午都没发一言的舒然在看到他出来的这副模样时都忍不住地愣了一下。

    关阳脸上波澜不惊,低声说道:“舒小姐,那件大衣还在清理中,因为那件衣服是欧洲那边纯手工定制的,加上那上面的污渍比较难清理,所以需要些时间!”

    关阳说完,上车发动车之前,继续问道:“舒小姐,你还需要回一趟嘉年华吗?”

    “不需要!”舒然的回答显得有些急切,关阳愣了一下,“好,那我直接送你回嘉禾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舒然拒绝。

    关阳脸色有些为难,“舒小姐,你的科鲁兹轿车还在保养店,而且,大少也让我亲自送你回去的!”

    舒然眉头一皱,她的车还没到保养的时间就被开去保养,而且保养能用这么长时间吗?

    “我自己回去,不用你送!”舒然说着就要从车里下来,关阳急忙妥协,“好,舒小姐,这样吧,我送你到地铁站,可以吗?”

    “不需要!”舒然说着,推开车门就下了车,她只带了自己的包,车里那么多的东西是一件都没带,关阳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呼出一口长气来拨通了尚卿文的电话。

    “大少,夫人走了,她要自己回嘉禾!”

    ************

    地铁站,喧嚣的人群显得有些拥挤,跟那些提着大包小包的人们相比,仅提着一只小包的舒然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临近春节,春运早已开始,地铁站也开始变得拥挤起来,到处可见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

    舒然将包放到了检查输送带上,排着队走进去时,站在那边却有些犹豫,见身后的人都在拥挤着催促着,她只好站在了一边,原本就打算回家过年,此时此刻,本该是欢欢喜喜喜悦的时候,但她心里却酸疼难耐,她的这种行为算不算是在逃避?想找个安全的地方,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要听,不会再害怕聂展云的纠缠,也不会再害怕那个男人带来的困扰。

    舒然被身后的人挤了一下,电话在此时响起,她看着是家里的电话,急忙接了起来,电话是奶奶打过来的。

    “然然,乖孙女,你上车了吗?”

    “奶奶--”舒然心里一酸,一种叫做‘归心似箭’的心情立刻将自己的心脏给填得满满的。

    她挂上电话之后随着人/流入站,挤进人满为患的车厢时,车里的拥挤让她感觉就像一条装在了罐子里头的沙丁鱼,她靠着门边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身体能够站得更舒服一些,车启动时,身侧的女孩子因为没站稳身体一扬额头眼看着就要撞上门,被旁边的年轻男子伸手护住了她的额头,撞着的也是那个男子的手背。

    “疼不疼啊?”女孩面色焦急,男子轻轻摇头,满眼的宠溺,“小心一些!别撞成了傻瓜!”

    “你才傻瓜呢!”

    舒然看着这样的一幕,脑海里却想到了那一晚,她和他被挤在轻轨车厢里,下车时他用手挡住了她的额头,用同样温柔的声音提醒她小心。

    她心口微微一疼,压抑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可能不会知道,她是真的,动容过的!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