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65:去跟老子抢回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跟她在一起,就应该娶你?”

    聂展云抬眸冷冷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佟媛媛,半响之后轻笑出声,从烟盒里再次取出一支香烟来,啪的一声,滑开了打火机,浅蓝色的火苗幽幽地腾起,点燃了的香烟浮起一丝白烟。

    他深邃的目光透过那一缕白烟静静地瞟向了佟媛媛,唇角微勾,笑容显得格外的清冷。

    佟媛媛被他这样陌生的目光看得心里打了个颤,强/压住内心的惶然,胸口微微一震,鼓起勇气低声说道:“她已经结婚了,你--”

    “你满意了?”聂展云截了她的话,目光一动不动地凝着她,这么直直的对视让佟媛媛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她的心里一阵寒凉,他不死心对吗?他的眼神告诉她,他不会死心!

    佟媛媛笑得有些凄然,笑容之后便是决绝的冷,“聂展云,我在想,如果你如之前的一无所有,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连敷衍我都觉得费事!我对你已经没有用了对吗?所以你可以踢开我,利用完了就过河拆桥是吗?”

    坐在座椅上的聂展云目光微动,将手里的香烟轻轻一弹,目光冷沉,“我有没有利用你,你自己心里清楚,还有,我告诉你!”聂展云抬眸,眼神里有些恍惚地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就像是掀开了记忆的闸门,一时间思潮翻滚,最后目光一凝,轻轻出声,“我真正一无所有的时候,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

    聂展云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面色显得有些疲惫,褪去了冷硬的表情,他的脸上晃过的是轻柔的笑容,就像是这句话勾起了他最美的回忆。

    他唇角微扬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笑容让佟媛媛心里一阵闷疼,在他的记忆深处,依然是那个女人最重要,哪怕是她现在已经为人妻,他还抱有希望对吗?

    “聂展云,你会后悔的!”佟媛媛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包,转身就要跑出办公室,被身后的聂展云沉沉叫住,“给我站住!”

    佟媛媛气息不稳地站在门口,转过脸来的时候脸色苍白,看着站起来的聂展云,咬了咬唇瓣,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跟你一样,也敢有这样的心思!”佟媛媛说完,转身就走。

    她就不相信成了尚家大少太太的女人敢有这样的心思!

    目视着佟媛媛气急离开的身影,办公室里的聂展云静静地吸着烟,眸光里幽光闪动。

    助理敲门进来,“总经理,董事长来电,请您现在就去一趟贺家!”

    “现在?”聂展云脸上表情微微一怔,心里却在开始盘算,现在?这么急!

    “是的,董事长说有要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明白了!”聂展云把手里的香烟掐断,抬脸看向了助理,“去请贺明经理过来一趟!”

    ***********

    坐在车里的贺谦寻一肚子的怨气,整天面对着那个聂展云,心情怎么会好得起来,奶奶让他稍安勿躁,说昨天晚上爷爷的心情还挺好的,他最近的表现不错,加上奶奶一直都护着他,他也没再跟爷爷顶嘴惹他不开心,想来等他气消了,他的办公室也该换一换了。

    但最近恐怕不行,普华的死对头尚钢刚吞下了那家几家都在争的炼钢厂,想来爷爷最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该死的尚卿文,速度这么快!普华措手可得的东西就这么被抢了去,实在是让他咽不下这口气!

    贺谦寻把车停在了一个路口,伸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摸着包里震动不已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接了起来。

    “谦寻,那个报纸你看了吗?”电话是于暖心打过来的。

    贺谦寻有些气闷,拿起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放嘴里咬着,“看了,怎么?有意见?”他也是昨天晚上才从外市赶了回来,这一周多时间他都在外市,被下放到公司销售最不好的区域,好在他这一周做出了点成绩,不然他还不敢回来。

    于暖心在电话笑了笑,“我哪敢有意见?我这不是关心你么?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结婚了,而且还如此张扬!”

    贺谦寻被自己的烟给呛了一下,不耐烦地说道:“她结婚管你什么事?又管我什么事儿?你们女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别人结婚碍你啥事了?你用得着在这里冷嘲热讽地说三道四?”虽然他和舒然是互看对方不顺眼,但好歹两人也算吵过闹过,现在想想,那段时间还蛮有激/情的,跟那个冰山女人吵架其实也是件增进血液循环的好事!

    “谦寻!”电话里于暖心的声音有些尖锐,“你还这么护着她?也对,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前妻,你的前妻啊!”

    贺谦寻被于暖心的话堵得够呛,烦躁地把电话一挂,这女人,一点都不懂事!

    贺谦寻挂了电话,电话又开始一个劲地响,他烦躁地把手机往副驾驶座位上一扔,忍不住地说道:“舒然也没你这么麻烦!”

    贺谦寻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心里有些怪异感,怪了,怎么又想起那个女人来了?

    贺谦寻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闪动的电话才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响了起来,贺谦寻眉头都快竖起来了,抓起电话就低吼一声,“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你再来烦我,小心我翻脸!”

    电话那边先是一阵沉默,正在贺谦寻以为这句话起了点作用有些松了口气的心绪,电话那边便是一阵大吼,“兔崽子,老子要扒了你的皮,给我滚回来!”

    贺谦寻被爷爷这一声怒喝震得脑子一阵眩晕,等电话那边响起了嘟嘟嘟嘟的忙音时,他还震得眼睛大睁着没回神,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该死的于暖心,都怪她!

    等贺谦寻赶回贺家时,贺奶奶正在客厅里坐着,时不时地朝楼上看一眼,低声询问着下楼的佣人,“老爷他们在谈些什么?”

    佣人轻轻摇头,表示不太清楚,也就在此时,二楼响起一阵茶杯落地砸碎的声音,贺奶奶心里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刚才老爷打电话让二少爷回来?”

    佣人点头,“是的,老太太!”

    贺奶奶一阵头疼,“赶紧给二少爷打个电话让他暂时不要回来!”

    楼梯间响起一阵低喝声,“你们两个瞒着我干的好事,躲得了初一还躲得过十五?”

    贺奶奶心里一紧,看着贺普华从楼上气匆匆地大步走下来,身后还跟着贺明,贺奶奶站起来盯着贺明,“贺明,你又在你爸面前说了些什么?”

    贺明无奈耸肩,“妈,你这厚此薄彼也太明显了吧,我还是你儿子呢!”

    “你!”贺奶奶心里一急,见花园里贺谦寻的保时捷轿车已经到了,贺谦寻推门进来看到脸色铁青的爷爷和面色不太好的奶奶,当然还有那个让他心里不爽的二叔。

    “爷爷!”贺谦寻预感到气氛不太对。

    “还敢叫我‘爷爷’,小兔崽子做的好事!”贺普华眉头紧皱。

    “我干什么了?”贺谦寻被他的话一激,忍不住地顶了回去,他就是受不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什么屎盆子都能往他头上扣。

    贺普华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来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舒然结过婚?是不是?”

    贺谦寻面色一怔,看向了奶奶,怎么回事?爷爷怎么知道了?贺奶奶心里一颤,他是怎么知道的?也对,纸怎么能包得住火啊?

    “是不是?”贺普华震了震手里的拐杖,而一边看戏的贺明笑了笑,“好侄儿,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的任性,你使普华丢失掉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倒让尚家捡了个大便宜,妈,谦寻不懂事,你应该知道的吧,你这么宠他,也不好好提点提点他,你怎么不直接告诉他,他那个便宜的前妻是嘉禾炼钢厂握有最多股份冉厂长的宝贝孙女呢?唉,咱们千辛万苦地想找破绽找机会,结果这么好的机会没了吧,什么都没有了!”

    贺明的一席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而贺谦寻也震住了,他看着奶奶,奶奶一脸的焦急,心里这才明白那天晚上奶奶跟他说的话,他都没有去查舒然的底细,她居然会是冉况的亲孙女,这怎么可能?

    贺普华见孙子不再反驳,而是一脸震惊,也明白了贺明说的话的真实性,狠狠地扬起拐杖就朝贺谦寻身上砸了过去,“你个不成气候的兔崽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没用的东西!就你还想坐我的位置,你这智商,做梦!”

    天啊,他居然不知道尚卿文身边带着的那个女孩子曾经就是他的孙媳妇!

    贺谦寻没来得及躲开,着实的挨了两棍子,疼得大叫,贺奶奶扑/过去将贺普华拦了下来,贺奶奶让贺谦寻赶紧离开,贺普华看着贺谦寻离开的身影,拄着拐杖大吼一声,“去跟老子抢回来,你不是会玩女人吗?跟老子去抢,从尚家小子手里给我抢回来!”

    ------阿勒勒,这是,第一更,还有一更,写好就传,么么,其实我蛮喜欢贺家小子的,呵呵呵,有读者说得不错,估计这个文里,就他一人还保持着可贵的真性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