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63:你也别再糟蹋了人家姑娘

    她这么怕他,都不愿他再靠近她!

    面色苍白的舒然头发凌乱,全身警惕地看着站在床边穿着居家服的男人,目光里尽是冷漠和紧张。

    她怎么又看到了他?她明明是和林雪静在一起的!

    尚卿文手里还拿着一根热毛巾,但因为舒然的躲避,他拿着毛巾的手僵在了那里,半响之后他朝舒然看了一眼,声音平静地说道:“然然,你昨晚上喝多了,下次别这样了!”说完,他把拿着毛巾的手收了回来,“衣服就在床边,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他说完转身走出了卧室,剩下了还蜷缩着靠在床头的舒然。

    有什么需要?有,那就是尚卿文别再出现我面前,我讨厌你!

    舒然盯着他那高蜓笔直的后背,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了卧室门口,她放在被褥里的手拽得发紧,脸上的皮肤也紧绷得厉害,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使得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她靠在床头过了好久才慢慢地接受了此时她正在他家里的事实。

    走出卧室的尚卿文走到了客厅,手里还拿着那条余温尚存的毛巾,他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手,目光凝在了一处,微微眯眼时眼睛里闪过的是一抹复杂的光。

    舒然穿着那套他准备好的家居服,他所指的床边摆放着的衣服就这一套,而她的衣服早已不知道被他放到哪里去了,她走出卧室,听见饭厅那边响起了一阵轻微的瓷碗与勺子相碰发出来的声响,镂空的壁墙那边他的身影投了下来,在柔和的室内光线下,他身上那浅色的家居服的衣角随着他的起伏的动作牵动着,背后椭圆形的镜子里,留下了他宽阔的背影。

    舒然在看到镜子里的男人时,眼神有了一丝的恍惚,他身上的浅色家居服给人一种清爽而舒适的感觉,曾经的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穿着时连心里都为之温暖了几分,但是现在--

    “过来吃饭吧!”尚卿文并没有转身,但他却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在看着他,他抬脸从墙壁上的镜子里看到了站在客厅一角的她,穿着他准备好的睡衣,衣服很合身,跟他身上的这套衣服是同一个花色的女士款。

    只是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他抬脸时凝着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心里紧紧一揪,手里拿着的银勺子放下去的声音变得清脆而犀利。

    “我的衣服?”舒然张口,喉头一阵干裂的燥疼,说出来的声音让她自己都愣了一下,她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了。

    “你的衣服已经送到外面去清洗了!过来吃饭吧!”尚卿文转过了身,但就因为他一个转身的动作,站得离他还有好几米远的舒然都情不自禁地往后直退,退到了墙壁上无路可退的时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她的这个条件反射性的举动让转过身来的尚卿文心里一沉,他们隔着这么远,她都没有掩饰住对自己的恐惧,对她来说,他真有这么的可怕?

    尚卿文心里一阵寒凉,尤其是在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望着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恐慌,她畏惧他的表现是越来越明显了。

    “然然!”尚卿文收起了眼底的微凉,再次开口唤着她的名字,“过来!”

    舒然听到他的声音,心里便是一紧,放在背后的手紧紧地拽在了一起,那些所谓的勇气在此时都在她心惊胆战中消磨殆尽,她是真的怕这个男人,是发自内心的怕!

    舒然紧抓着自己的手,见尚卿文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心里的紧张促使她转身就跑,被身后大步追上来的男人一把捞住了细腰,直接抱了起来,她失控地尖叫出声,全身都挣扎了起来。

    “然然,别闹了!”直接将她抱起来的尚卿文箍住她的腰身,低沉出声时忍不住地闷哼了一声,是舒然那扬起的拳头正落在他的胸口,似乎是对她的抗拒已经想不到任何可以处理的方式,他低沉出声,“你要再动,我不敢保证待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舒然果然没有敢在乱动,他的一句话就把她吓得不敢再反抗,而这本该让尚卿文松口气的场景却让他心里不由得又冷沉了几分,她是,真的怕自己了!

    不知怎么的?他拥着她身体的手不由得慢慢地收紧,他低头看着她那双睁大了的眼睛,眼底涌动着的全是冷漠的抗议,他冷笑一声,抱起她走到了饭桌前,就这么抱着她坐了下去,用勺子在一小碗温热的清粥里舀起一小勺放在她的嘴边。

    舒然直接别开了脸,那喂过来的银勺子只沾在了她的侧脸上,尚卿文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蹙眉时将她的脸掰了过来,迫使她与自己对视着。

    “吃饭!”他的声音有些冷了,凝着舒然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凉。

    被他抱在怀里的舒然浑身都抖了起来,那双倔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在他说完,伸手将身边桌子边的小碗一把推开,碰的一声,小碗砸在了地板摔得粉碎。

    房间里诡异的气氛瞬间被这一声清脆的声音给紧绷到了极点,舒然的心里更是在此时此刻紧绷到了浑身都僵硬了,她就是不想那么的顺从他,她讨厌被他强迫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但她心里更是害怕他!

    舒然的两只眼睛瞪得很大,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看着尚卿文手里拿着的勺子一动不动,推过去的那只碗碗里的粥沾在了他的衣服上,衣服的上挂了一大片。

    尚卿文的脸色很沉,此时的舒然就像个任性的孩子,你越是要她做什么,她越是叛逆着跟你对着做,他把手里的银勺子放了下来,心里压抑已久的怒气聚集了起来,但当他看着她那双满是惊恐之色的眼睛时,心里居然又开始懊恼,该死的,他居然再次心软了!

    “然然!”他放下了勺子,伸手将她抱紧了些,在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时拥得更紧了,“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不会吗?不,尚卿文,你已经伤害了我!

    被他这么拥着,舒然全身的紧张和害怕都化作了一阵剧烈的颤抖,到最后是控制不住地颤抖得厉害,此时的舒然居然想嚎啕大哭。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温柔时简直可以让她情不自禁地靠近他享受着他的温暖,可是这一切都在他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变了样,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在下一刻化身为狼地将自己拆分入腹,用最难堪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方式,就连他对自己展现出来的柔情都让她害怕地以为这又会是一个错觉。

    他还是那个在自己屡次面对困难都赶来为她解围,会为了给爷爷买一只盐水鹅驱车千里,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的男人吗?

    不,不是的!

    此时的门铃响了起来,尚卿文目光一动,看着怀里紧闭着双眼身体还在轻微颤抖的舒然,他微微沉了一口气,抱着舒然回到了卧室,将她轻轻地放回了大床,用被子给她盖好。

    “好好休息一下!”他俯身靠近她,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吻,紧闭着双眼的舒然转过了身去。

    门铃声只响了两声,尚卿文走出卧室时将卧室的门关紧,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脸色有些淡淡的。

    “大少!”董源率先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宁静,站在门口的尚佐铭看了尚卿文一眼,剑眉微挑着低沉出声,“卿文,尚家人的教养,你该不会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尚佐铭的语气有些重了,董源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尚卿文,心里也不由得捏了一把汗,他之前找机会给大少发了短信过来,只是不知道他看到了没有,如今见他一身家居服的打扮,而且,衣服的一角好像还有一些脏东西,是糊上去的粥?

    董源是明白了尚佐铭老先生的气愤是从哪里来的了,尚老先生一向都是着装一丝不苟,而作为尚氏集团的大少此时都上午十点多钟了,不仅没有去公司处理事物,开门时还是这样的一副邋遢的模样,也难怪他心里顿时来了火气。

    尚卿文什么话都没说,转了身往客厅里走,尚佐铭看着他的背影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大步地走了进去。

    客厅里,尚卿文走到饮水机边接了一杯水,灌进了嘴里,“你找我有事?”

    尚佐铭站在客厅里环顾四周,这房子听说是张晨初的,难道堂堂尚氏集团的董事长自己买套房子的钱都没有?再怎么说尚家那么大的一栋楼,难道还不够他住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饭厅,见桌子边是一堆碎了的碗,地上还粘着一层粥,溅得到处都是,在一向爱整洁的人眼里就是一片狼藉,他紧蹙着眉头将目光转到了饭桌上,见到那上面摆放着的两副碗筷,心里微沉,看着尚卿文的衣角上沾着的稠粥,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清冷开口。

    “嘉禾那家国营厂的收购合同早已签下来了,你也别再糟蹋了人家姑娘!”

    ----后面还有一更,我昨天太累了,在外头买年货逛了一天,累得我晚上回来写了旧文就睡觉了,都没有来得及回复大家的留言,等我写完了再回复吧,今天还有一更,大概在下午了,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