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56:你这是欲/求不满的表现?

    “你去哪儿了?”

    低沉而微冷的声音从客厅里轻轻地穿透而来,站在门口的舒然随即便感觉到有一道犀利地目光射/向了她,身后的门自动关上的那一刻,舒然心口猛地跳了一下,脸色因为一时间的诧异和震惊而变了变,她不由自主地轻咬了一下唇瓣,强迫自己抬起脸迎上对方的目光,极力勉强才让自己尽量平静地往那边看了过去。

    浅黄色的欧式沙发上,一身正装的男人闲适地靠座在上面,在舒然朝他看过来的同时,眸光微闪,微眯着的眼睛平静得波澜不惊,只不过那审视的意味让舒然感觉如芒针在刺,他连鞋子,西装,甚至是衬衣领带都是一丝不苟严谨着装,看样子应该是刚回来不久,他摆放在沙发扶手上的那只手中,一支香烟夹在了指尖,手指不动声色地弹了一下,烟灰簌簌地飘落,落在了雪白的地毯上,带着一丝热度的烟灰星子烫得那绒毛轻微地卷了下去。

    “我去学校了!”舒然平静地回答到,朝屋子里走了两步,拿在手里的车钥匙晃了一下。

    尚卿文目光一动不动地凝着她的脸,她的脸有些微微的红,还有些轻微的气喘,不知道是她上楼的速度快了还是因为其他,她现在的表情是他看过的她最不自然的一种。

    似乎是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太久了些,舒然积压在内心深处喘息的紧张感又上来了,沙发上的男人将手里的香烟放进了茶几上的烟灰缸中,低呼出口中的缕缕白烟,朝她伸出了手。

    “过来!”

    舒然看着他朝自己伸出的手,一时间恍惚到响起了刚才聂展云朝自己伸出的那只手,刚才她转身落荒而逃,但这种如此相似的情形却再次上演,她的心脏就跟刚才一样,再次被揪了起来。

    尚卿文伸出的手还在虚空中,目光清淡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舒然垂着的手轻轻抓了抓手里的车钥匙,暗吸一口气,轻声说道:“你不是要参加聚会吗,可以走了吗?”

    舒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心里一阵低咒,该死,自己其实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要跟他去参加什么聚会,但是此时此刻,在面对着他那双犀利的眼神,她居然一时情急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转移开他的注意力。

    尚卿文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不过来,如何换衣服?”

    还要换衣服?

    自那次他将一身便装的她带进宴会厅之后,她就没想到今天还要换衣服这件事儿,也是因为自己其实一直没想过要去,所以是彻底忽略掉了这个环节。

    她应该是太久太久没正式地出现在那种场合里了!

    舒然目光微沉,走了过去,手指刚伸过去就被他轻轻牵住,指尖一用力,她就被他拉了过去,她闷哼一声被他拉进了怀里,柔软而有弹力的沙发动了动,舒然跌坐在他的大腿上,听见耳边传来他低低的轻笑声,脸靠在她的耳边一阵邪肆的坏笑,“尚太太,这么热情地投怀送抱!嗯--”他说着脸便便朝她的颈脖挨了过去,轻吻住她的颈脖。

    “尚卿文,停下!”舒然推了一下他的肩膀,这是哪门子的投怀送抱?她才没有!

    被她推了一下,尚卿文身体往一边侧了去,手却没有松开她的细腰,看着她那杏眼圆瞪的模样,他眉头轻轻一挑,手指着摆放在舒然身旁的两只袋子,“看看,喜欢哪件?”

    舒然随手拿过一只手提袋打开了看了一眼,瞥见是白色的,她眉头一凝,看也不看直接提起了另外一只手提袋,打开了看了一眼,眉头都紧缩成了一团,侧脸看向了尚卿文,“你确定我要从这两件之中随意挑一件?”

    尚卿文看着她挑选的动作,她根本没有取出来看,只是看了一眼颜色就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他眉头一挑,“不喜欢这两种颜色?”

    舒然也没有表态,而是皱着眉头直接取了那件白色的,虽然心里也不怎么喜欢白色,但总比那艳丽的大红色要好了许多。

    尚卿文看着她挑了白色,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件,今天晚上恐怕不太合适!”

    不合适?不合适那还让她来选?

    尚卿文看着她那瞪眼的表情,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不过那表情让舒然怎么看都带着一丝坏笑,舒然心里一咯噔,便听见他浅笑的声音,“我在一周前也没有预计到昨天晚上会那么用力的爱你,所以--”

    轰--舒然的连唰的一下红了个彻底,把手里的衣服往他脸上一扔,这个男人还能不能再无耻一些,这些话说出来都不脸红一下。

    尚卿文被她扔过来的晚礼裙砸了脸,他把丝滑的裙角从自己的脸上拉了下来,露出一脸的无辜表情,“尚太太,你这是,欲/求/不满的表现?”

    啊--舒然快被他的厚脸皮刺激得要疯了!

    她伸手抓过另外一只手提袋,从尚卿文腿上站起来就往更衣室那边走,听着那笑声从身后越来越响亮,她是恨不得不顾什么淑女气质女人风度脱下一只鞋就朝他脸上砸过去,但她终究是忍住了,快步往更衣室走的途中在心里低咒一声。

    尚卿文,你个禽/兽!

    尚卿文看着逃也似跑进更衣室的舒然,笑容也慢慢地收了起来,他看着被舒然遗落在沙发上的手提袋,目光凝在了她的车钥匙上,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

    更衣室里的舒然极快地换好了裙子,一想到室外的寒冷,她却穿着这么单薄的裙子,想想都觉得骨子里都在开始冒寒气了。

    裙子都刚穿上去,舒然就有些后悔了,说不定跟尚卿文好好说说,她也可以不去了,但是有可能吗?如果有可能他也不会提前就告诉她今天晚上要去参加了!

    舒然抬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这对比鲜明的色彩震得目光一直,她不选择红色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她不喜欢红色,因为她的车就是大红色的,只是因为这种颜色的攻击性和瞩目性极强,而且一般人驾驭不住这种奢华贵气的红色,你要有足够冷艳的气场才能镇得住这种绚丽的颜色,既能穿出这种颜色的高贵而不落俗套,又要在它这种气势中张扬出你的个性,不至于让人感觉,是你在陪衬这件衣服,而是这件衣服在衬托你。

    要说如何搭配衣饰,舒然从小就在舒女士的现身说教下耳濡目染,此时镜子里的她一袭红色晚礼裙,衬托出她的白希的皮肤更加的水灵透晰,加上她的妆容是冷色系,镜子里的那张面孔显得冷艳逼人,活脱脱的就像贴上了一张陌生的面具,看着这样的自己,她心里陌生的异样感越来越强烈,总感觉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她自己。

    后背有有些痒,她回神才发现尚卿文已经站在了身后,正伸手给她整理着长发,她想要自己来整理,偏头时哪知尚卿文缠着头发的手指并没有松开,她的头发被扯住,疼得低呼一声,小脸都皱成一块儿了,后背被他低笑着轻轻一抱,镜子里照/射出来的镜像中,他的双手从她的腰间环了过去,脸靠在她的肩头,目光专注而认真地凝着镜子里的她。

    “我的然然是最美的!”

    如他所料,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适合这种绚丽的颜色。

    腰间被他紧紧地搂着,亲昵地相拥让舒然心口跳了跳,他刚才说,我的然然!!

    舒然的心里被一种莫名的情愫瞬间所填满。

    *******

    坐上车时,舒然才感觉到自己这才活了过来,外面实在是太冷了,虽然她的身上套着尚卿文大套的羽绒服,但毕竟里面只穿着一件裙子,一出门便感觉四肢都在冷空气里给慢慢冻结了,哪怕是一直被尚卿文抱在怀里,怕冷的她还是在时不时地颤抖着。

    “现在好些了吗?”一上车,尚卿文搓了搓她的手,摸着她冰凉的手指放在掌心又是一阵揉搓,开车的关阳已经将车内的温度调试到了二十九度,听着上车的舒然还在忍不住地跺脚,不由得笑道,“少夫人,很快就不冷了!”他倒是很想看看,打扮得如此冷艳的尚太太冷得直跺脚那是什么表情呢?难怪后面坐着的大少好几次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笑?她都快冻死了!

    谁规定的参加晚宴都必须穿得这么单薄啊?上一次她不也穿着常服手里还拿着棉花糖就进去了的,大冷天的这样穿会要人命的。

    尚卿文一路都在给她揉手,她体质偏寒,即便是晚上睡着身体也热得比较慢,等到车都停到目的地时,她的手才刚刚有了一丝温度,舒然的手被他揉在手里,不知道是不是车内的温度上升了,舒然脸是越来越热,但又不得不承认,尚卿文揉手的力度和恰到好处的轻柔真的让她的手不再僵硬。

    “大少,已经到了!”关阳停下了车,打开了车门,尚卿文这才摊开了舒然的左手看了看,笑着说道:“你的手指戴戒指一定很漂亮!”说完在舒然脸色不自然要别开脸时轻声说道,“明天我陪你去挑戒指,好不好?”

    舒然转过脸去,眼睛里一阵惊慌失措,戒指吗?是结婚戒指?

    尚卿文伸手拉着她的手牵着她下车,含笑着顺势伸手挽住她的腰,靠过去低声说道:“昨晚上是我太心急,尚太太不要再生气了!”

    舒然发现尚卿文的思维呈跳跃性,若不是她反应得快,她都没反应过来其实他是在跟她道歉,还是以这样间接的方式!

    接受他那‘你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的’的眼神,舒然眉心一蹙,被他轻拥着往前走的步伐一顿,再也忍不住地低沉出声,“尚卿文,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尚卿文听着她说话的语气,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好!”

    舒然转过脸看着他,他都不问问她想要谈什么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尚卿文看着她的目光,笑了笑,“然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晚会快要开始了!”

    舒然得到了他这句肯定的回答,想着待会晚会过后便能跟他开诚布公地谈谈他们的关系,心里也便松了一口气,就用晚会的这段时间好好理清一下思路,想想应对之策吧!

    舒然轻轻摇了摇头,伸手顺势挽住了尚卿文的手,虽然第一次这么主动地挽着他的手,举止亲密但动作又太过生疏,但她已经尽量做到了心无旁骛。

    尚卿文侧脸看着舒然,笑了笑,这算是对他如此爽快答应谈谈的额外报酬?

    好像,不太够!

    ********

    舒然是下了车才发现所谓的宴会场地其实是在一个别有温馨的小别墅里,门口停着的车虽然不多,但排排停放着的都是豪车,但这栋别墅却显得很一般,从外观上看并不奢华,她也是走到了门口才想起了问尚卿文今晚晚上是要参加谁家的晚宴!

    尚卿文告诉她,是一位生意场上的世伯的家宴,为了的是给一周岁的爱孙举行的一个小小的生日宴。

    “啊--”舒然的脚步一停,孩子的生日宴?可她什么礼物都没准备?

    尚卿文似乎是看出了她心里的想法,低声笑道:“礼物我早送过了!”其实舒然潜意识对小孩子是格外的有感情,她应该喜欢孩子吧,不然在听到今天晚上其实是来参加宝贝一周岁的生日晚宴时,她的眼睛里也不会突然流露出那么异样的神采。

    呵,孩子!

    其实,他也很喜欢孩子!

    尚卿文垂眸时目光不由得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在慢慢地扩大。

    一进门便是一阵暖意融融,别墅内的大厅是经过了特意的布置,别看在外面看着别墅不大,一进来才发现其实里面是别有洞天,起初当舒然知道只是简单的家宴也在心里埋怨过既然是家宴那应该也用不着打扮得如此正式,一进来才恍然大悟,来的人个个都是经过了精心打扮,她站在尚卿文身边,目光在大厅里环绕一圈,瞥见墙壁上的照片墙,独特设计的照片墙上有数十张宝宝的照片,大概是为了让来参加聚会的朋友们能感受到这种温馨的家庭氛围,照片是从宝宝出生到一周岁,照片的旁边都有标注,比如,爸爸妈妈我来拉,你们看出来了吗?宝宝已经半岁拉。。。。。。萌萌的照片和稚气的话语不由得激起了看客们内心深处的柔软,连舒然都不由自主地往那边靠了靠,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一些。

    “真可爱啊,没想到严老的孙女这么漂亮!”

    “是啊是啊,瞧这皮肤水灵灵的!”

    “我要是有这么好福气啊,我也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过来聚聚!”

    “。。。。。。”

    舒然这才注意到,站在这边来看照片墙的人大多数是中年人,而来参加聚会的也是一对对的,舒然站在一边看着那些照片有些失神,听见耳边有一声惊讶的低呼声,“舒然!”

    舒然表情一愣,开始以为是尚卿文,但这声音并不像他的声音,她这才想起刚才她要过来看照片墙,尚卿文正好被一位朋友叫住,他让她先过去等等,他待会就过来陪她一起看。

    只是,叫她的人会是谁?

    她刚转过脸,就被人伸手拉住了胳膊,她的手被拽得发疼,皱眉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

    贺谦寻!!

    他怎么会在这里?

    贺谦寻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舒然,起初他正在那边跟生意场上的朋友们低声谈着一些事儿,被那一抹艳红的色彩吸引了过来,那边有朋友在低声谈论着这是谁带来的女伴,好像挺面生的,他刚开始也没注意注意到会是舒然,无意间瞥见了她的侧脸,顿时心里一咯噔,真的是她!

    贺谦寻不由分说地拉着舒然的手往一个角落走去,舒然没料到他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拉着她就走,她一个角落里,她一把挣开贺谦寻手,狠狠一甩开,冷声道:“贺二少,注意你的形象!”

    贺谦寻被她甩开手,朝身后看了一眼,看见身后并没有人靠在墙边眯了眯眼睛,“你跟谁来的?”

    舒然揉着自己的手腕,她的手臂本来就还疼,确切的说全身都还疼,被他这么一抓,胳膊都快断掉了。

    “我跟谁过来的都跟你没关系!”舒然淡声说道,目光朝那边看了一眼,不知道待会尚卿文找不到她人会不会着急!

    贺谦寻冷哼一声,“我也懒得管你跟谁来的,你先走,不准在这里晃悠!快点!”

    舒然被他这句话说得眉头一拧,这是他贺家吗?他凭什么叫她走?

    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贺谦寻朝那边看了一眼,放低了声音,“实话跟你说,我--”

    “谦寻!”身后传来一声低沉而苍老的声音,贺谦寻肩背一怔,朝舒然露出一脸愤愤然的表情,舒然也终于意识到了贺谦寻这么要急着赶自己走的原因,她心里一紧,脑海中正想着脱身之际,便听见了那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然然?是然然吗?”

    舒然的头皮一阵发麻,而背对着那边放在腹部直做手势的贺谦寻气馁地眯了眯眼睛,身后的贺奶奶一把推开了孙子的手,看着被贺谦寻挡在身后的舒然,眼睛一亮,笑了起来,看了孙子一眼,“你说的惊喜就是然然吗?这确实是个大惊喜,来,然然,让奶奶好好看看你,傻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贺奶奶直接越过了贺谦寻,伸过手去牵住了舒然的手,怜爱地摸了摸她的手,朝贺谦寻瞪了一眼,“然然,谦寻这孩子有些犯浑,你别跟她计较,他那外面的那些野花野草,奶奶直接帮你清理掉,一个不留!怎么样?”

    舒然被贺奶奶握住了手,听着她说的话往旁边的贺谦寻看了一眼,心里不由得有些犯堵,他不是说能处理好吗?为什么现在她觉得还是一团糟呢?难道他并没有跟他奶奶提起过?

    贺谦寻心里也一阵发毛,尤其是听到奶奶说的那句‘一个不留’,想着今天晚上本来要介绍给奶奶认识的人是于暖心,只是因为于暖心还没有赶过来,就让奶奶见到舒然,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老是给他捅娄子!

    “奶奶,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贺谦寻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眼看着奶奶是要拉着舒然往外走,她这一出去,别人肯定会询问,她奶奶就会顺水推舟地像大家介绍这是贺家内定的孙媳妇,那他--

    贺谦寻根本就不敢往后面想了,他拦在奶奶面前,一脸祈求地望着奶奶,而舒然心里也也着急,她可不想再跟贺谦寻有任何的关系,看着贺谦寻那变了的脸色,她顺势握住了贺***手,轻声说道:“奶奶,我跟他确实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贺奶奶看着舒然的表情,愤愤然地瞪了一眼贺谦寻,看着舒然表情严肃地说道:“我知道,都是我这孙子在外头花天酒地地冷落了你,我会替他父母好好管教他,然然,小夫妻吵闹是常事,你大人大量,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走吧,我带你去见见爷爷!”

    “不要--”舒然和贺谦寻异口同声地低叫一声。

    舒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得要抓狂了,还嫌她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够乱啊?

    贺谦寻的脸都快塌下去了。

    “什么不要?你们这是怎么了?”贺普华站在那边,朝这边站着的人看了一眼,见到这边站着的人,心里有些纳闷,至于妻子手牵着的那位年轻的小姐,他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

    “然然!”

    惊愕中的舒然听见这一声声音顿时觉得松了口气,抬眸朝那边看去,果然见到尚卿文正站在那边,只不过身边的那位--

    “爷爷!”贺谦寻面色震惊地看了过去,看见了爷爷正跟尚卿文站在一起,听见了尚卿文刚才喊的那一声亲昵的“然然”,他眉头一挑,嗯?舒然真的是跟他过来的?

    爷爷?舒然目光震惊地看着尚卿文身边站着的老人,那天晚上他们是见过面的,只不过她一时没想到他会是贺谦寻的爷爷。

    贺普华这才恍然大悟,哦,就是那天晚上尚卿文带来的女孩子!那晚上是素装打扮,今晚上妆容冷艳成熟,怪不得他第一眼都没看出来。

    贺奶奶目光一怔,见尚卿文走过来伸手牵住舒然的手,她的手还没有松开,便听见尚卿文温和而谦恭的声音,“奶奶,您也认识我太太?”

    太太?

    贺奶奶震惊地将目光转向了贺谦寻,她这还没有追回来的孙媳妇怎么就成了他的太太了?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求推荐,求月票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