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54:舒然不是她啊(求月票)

    “sugar,你躲我干什么?”

    聂展云从车里下来,一身深色的西装熨贴地一丝不苟,他将车门一关,走了过来。

    舒然没想到聂展云会直接将车开到她车的面前猛的一下停了下来,她要是反应慢了一些,踩刹车的速度慢了那么一点点,车就撞上去了,看着走过来的高大男人,她眉头微微一蹙,“我没有要躲开你!”

    其实,连她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心虚,但心里却很奇怪,她为什么要心虚?可能是被他说中了,她确实是看见他的车牌便有意要躲开他,只不过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说出口而已。

    聂展云看着她的表情,轻笑一声,他那双深幽的眼眸好似有着洞穿她一切的力量,他朝舒然看了一眼,直接伸手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在舒然错愕的目光下坐了上去,车门一关上,他淡淡出声:“上车,我有事要跟你说!”

    他就这样坐上了她的车?

    舒然拍着车窗低声说道:“我有事要去一趟学校,我今天没有时间!”离两点钟还有一刻钟,她就快来不及了!

    聂展云已经调整好了座椅,听了舒然的话笑了笑,“那你就更要抓紧时间上车了!”

    舒然被他的话气得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但看他是没有要从她车里下来的意思,她又不可能开走他的车,眼看时间也不允许她多待,她只好上车,沉着气,“麻烦你快一些,我赶时间!”

    聂展云发动了车,瞥见车前的小格子上有一只精致的玻璃烟灰缸,他的目光平静地从那只烟灰缸上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时加快了车速。

    聂展云对d市的路线极为熟悉,加上他的开车技术远比舒然纯熟,在舒然担心就快来不及的时候,他在抵达学校停车场时,听见舒然低呼着“晚了晚了”的话推开车门下车往办公室那边走,他看着那道修长的身影,将摆放在小格子上面的烟灰缸拿起来看了看,下车迈着优雅地步伐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手指轻轻一松,“一点都不晚,时间刚刚好!”

    年终的总结会议冗长而拖沓,舒然在走出会议室时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她本以为聂展云已经离开,毕竟他现在可是个大忙人,然而在她走到停车场时,见他居然还坐在车里,不由得心里一紧,上车时忍不住地问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聂展云弹了一下手指间对烟灰,车里没有开空调,开着车窗透着冷风,让人感觉到了冷。

    “sugar,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你先说吧!”聂展云语气平静地说着,目光转过来看着身边坐着的女子。

    舒然低笑一声,笑声里带着一丝嘲讽,转过脸去深呼吸了一声,“我没有什么要对你说的,你想多了!”

    “包括佟媛媛给你的那一巴掌?”聂展云静静地说道,眼睛眯了眯,她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还是觉得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她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连解释都不需要了?

    还是因为,她心里一点都在乎了?连那种被需要的心态都不再有了吗?

    聂展云心里积压着的愠怒在慢慢地聚集,得知佟媛媛去找了她的麻烦,他到处找她,结果她不是关机就是不在家。

    一说到佟媛媛那一耳光,舒然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冷了,不过她不是那种会找到聂展云,训斥他要管好他的未婚妻的人,佟媛媛打她的那一耳光她已经还了回去,算起来,谁也不吃亏!她要解决一个难题,不会想着要靠一个男人!

    至少在佟媛媛这个事情上,她就没有想过要找聂展云的麻烦!

    舒然暗吸一口气,联想到昨天父亲扔在她脸上的照片,那些照片里面也有一张曾经佟媛媛拿给她看过的那一张,她已经确定父亲手里的照片是佟媛媛给的,而父亲当时气急说出的“别人拿着照片来说她抢别人的未婚夫”中的“别人”就是佟媛媛。

    佟媛媛会拿着那些照片来找她的父亲,看来佟媛媛私下里是将她调查了清楚,保不准此时此刻,她找到的私家侦探又将她和聂展云坐在一起的照片传了过去。

    她很想知道,那个女人看到这些照片时会不会气得吐血!!

    舒然心里冷哼一声,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让她感觉特别不舒服,而导致这个原因的罪魁祸首便是坐在身边的这个男人。

    聂展云平静的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舒然,尤其是在她的左脸那边深深地看了一眼,目光变得有些沉。

    “如果你是代表佟媛媛来向我道歉,我接受!”舒然轻笑着说完,“还有事吗?”

    聂展云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沉了沉,他什么话都没说,发动了车将车开出了停车场,舒然本以为他会将车沿路返回开到他停车的地方,结果她发现他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不由得心里一怔,“要去哪儿?”

    舒然的脑海里猛然跳出了中午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的那条信息,晚上七点半他回家里接她!

    舒然为此时心里突然会想到尚卿文而感到有些心烦意乱,旁边开车的聂展云朝她看了一眼,眉心微微一蹙。

    sugar,此时此刻,你心里到底在想着谁?

    d市海洋馆,虽然不是周末,但因为接近年关,很多学校都放了假,今天天气不算太冷,不少孩子们便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到的海洋馆,售票台那边排起了长队,大红科鲁兹轿车在寻找到一个停车位之后见缝插针地倒了进去,舒然看着副驾驶这边的缝隙根本不能打开车门容得她下车,聂展云那边的车门勉强能打开一半,他侧着身子下了车,朝舒然伸出了手,“把手伸过来!”

    舒然看着他朝自己伸出的手,印象里他的这只手时常会向她伸过来,而她以前也每次都会满心欢喜地听话地将手伸过去,然而五年后的今天,她在面对着这只自己都能清楚地记得住掌心智慧线有多长掌心一共有多少条问路的手,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再伸手。

    聂展云弯着腰伸出的手还悬在半空,而舒然却收回了目光,低声说着,“我自己可以下车!”说完她将安全带解开将座椅的椅背稍微放低了一些,自己慢慢地从副驾驶的座位上往驾驶座那边伸出了一只脚,侧着身子移了过去,然而就在她的手刚要触及到车门,手就被站在车门外的他紧紧地抓住,俯身,不由分说地探出另外一只手将她从车里扶了出来,车门能推开的弧度不大,但他却恰到好处地拿捏到了这个角度,正好能将舒然从车里抱出来。

    被他突然这样地近身,舒然浑身都颤了一下,他揽着她腰的手一收紧,下了车的她后背靠着车门,因为两人的距离如此近,他拥着她的腰并没有放手,垂眸看着她那紧张的脸部表情,他唇角一勾,轻轻松开她,将车门关好,轻声说道:“我去买票,等着我!”

    “哎!”舒然看着他大步朝售票厅走去的身影,他头也不回对着身后的她晃了晃手,那串在他手指间的车钥匙也跟着晃了起来。

    舒然从停车位这边大步走了过去,正直午后,今天的天气是格外的明媚,但因为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大雪,太阳一出来便是化雪的时候,气温也比前几天降低了好几度,她小跑着要追上聂展云,想询问他到底要干什么,前面走着的人却突然一停步,转身看着她朝自己奔跑过来,沉冷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暖暖的笑意来,他停下来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不等舒然挣脱便轻笑着说道:“一起吧!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一个人排队!”

    熟悉的话语让舒然整个人都震住了。

    “我去买票,你要不要在这里等?”

    “不要,我也去!”

    “人太多了,你不怕挤?”

    “怕啊,但是我舍不得让你一个人排队啊!”

    记忆里的美好过往都在此时涌了出来,曾经的曾经,他们会为了买两张海洋馆的门票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一站就是大半个小时,那个时候,年少的他们从来都没有觉得等待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但是就在那个慈善晚宴上,当她五年的等待换来的是他跟其他女人的携手并肩,她才真正意识到,等待的残酷!

    她被聂展云拉在身前,排在舒然前面的是一位孩子的家长,小女孩穿着羽绒服,戴着毛绒帽子,打扮地格外的漂亮,她手里拿着一只木质的工艺小玩具,是那种用木头制作的工艺品,那在手里一晃动便会发出“砰砰砰”的击鼓声,顶部是只小猴子的木偶,中间用小皮筋紧紧缠着,用一小块的三角小木头做支撑,横着一只小木棍,一晃动在皮筋的带动下,小木棍的一端便敲在了贴着一层薄膜的小木头上,发出类似于拨浪鼓的声音。

    舒然的目光被她手里那只工艺小玩具所吸引,听见身后聂展云低低的笑声,“喜欢?待会我给你买?”

    “不要!”舒然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她又不是小孩子,她这一瞪眼倒让聂展云心情好了不少。

    此时前面响个不停的声音却突然停了,小女孩拽着妈妈的手,“妈妈,怎么不响了,是不是坏了啊?”

    小女孩的妈妈接过来看了看,发现皮筋已经断开,便安慰着小姑娘回去再修一修,小女孩满脸失望,而此时的舒然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失落心里微微一疼,转脸看着身后的聂展云,“你能修好吗?”

    如果她没记错,聂展云的动手能力超好,而且他的兴趣爱好就是捣鼓这些小玩意。

    聂展云看了她一眼,伸手朝她的头上伸了过去,她急忙转开身子,“干什么?”聂展云看她避开身体不悦地蹙眉,“不是要修吗?没有皮筋怎么行?”说完长臂一伸直接将舒然扎头发的皮筋解了下来,不等舒然发表意见便蹲下身去朝小女孩伸出了手,“来,叔叔给你修好!”

    小女孩眨巴着眼睛看着陌生人,朝妈妈那边避了避,想必是格外听话的好孩子,平时都不爱跟陌生人打交道,孩子的妈妈冲着舒然笑了笑,小女孩看着聂展云伸出的手,又看了看他身侧的舒然,怯怯一笑,“叔叔,你真的能修好吗?”

    舒然听着这稚嫩的声音,心里一软,蹲下身轻轻说道:“这位叔叔很厉害的,一定能帮你修好!”

    聂展云接过了小女孩递过来的小玩具,听着舒然的话看着她脸上闪过的甜蜜笑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她也会对着他露出这样的笑容,他垂眸手指灵活地将坏掉的皮筋取了下来,低笑着看着舒然,“也不怕吹破了牛皮?”

    蹲在一边的舒然挑眉,“那丢丑的也是你,不是我!”说完便朝小女孩笑笑,“是不是小妹妹?姐姐说的对不对?”

    聂展云听着她胡搅蛮缠的话,忍不住地笑了,很快,那只小玩具就在他手里恢复如初,他递给舒然让她试试,舒然拿在手里晃了晃,听见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居然比那个小女孩还要高兴,她把手里的小玩具递给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甜甜地笑,“叔叔和阿姨真好!”

    聂展云站起身来,见舒然还蹲在地上不动,他用腿轻轻靠了一下她,舒然这才站起来,低低一谈,近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刚才我还说‘姐姐’的,难道我真的老了?”

    身侧的聂展云一听,眉头一挑,“sugar,难道你不老?”

    这话就跟戳了痛脚一样,哪有女人听到男人说她老时不发飙的?舒然转脸瞪了他一眼,“聂展云,你可别忘了,你比我老了五岁!”

    聂展云不动声色地接过她的话,“你既然记得我比你老了五岁,那你也应该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说完,目光转向了舒然,眼睛里闪动着期待的目光!

    舒然的表情突然凝滞,今天是--

    他的生日!

    ************

    d市,某订制礼服的专卖店,设计师从衣架上取出了一件白色的晚礼服,由两个人同时托着裙摆移到了客人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尚先生,您一周前订好的晚礼服就是这件!”

    坐在沙发上品茶的尚卿文抬眸看了一眼,目光在那露/胸露/背的衣领口看了看,低低一笑,这衣服,她今天是不能穿了!想着昨晚上自己的杰作,再想想她今天接了电话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挂了他的电话的架势,想来是气得不轻。

    “把这件包好,再取一件不露/胸不露/背的晚礼裙来吧!”尚卿文放下了杯子轻声说道。

    设计师愣了一下,急忙转过身去挑选尚卿文所说的既不露/胸又不露背的晚礼裙,但是这种保守的晚礼裙怕是没有几件的,如果是单独订做但也也需要两周时间,只是他今天晚上就需要,那么挑选的范围就小了。

    “尚先生,您看看这件如何?”设计师从衣柜里挑出了一件大红色的晚礼裙,他取出来拿到尚卿文的面前轻声说道:“尚先生,我看了尚太太的照片,她的皮肤白,如果穿上这艳色的裙子一定能冷艳全场,而且这一件的款式相对保守,只有右肩会稍微露出了一点点!”

    尚卿文看着那件晚礼裙,那火红的颜色让他的眸光里跳动着异样的色彩,他点了点头,“好,就这件!”

    尚卿文上车时,坐在他车里睡觉的张晨初翻了个身,听见关车门的声音,他懒懒地翻了个身,“卿文,老夫少妻,你还真是赶上了时代潮流!采了朵这么嫩的花,你得悠着点哦,小心一天死在床上!不过想想,可能她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尚卿文将装有礼服的袋子放在副驾驶座位上,听着好友的话微微蹙眉,凉凉发声,“张晨初,我们俩的区别是,我会死在我女人的床上,但你还不知道死在哪个女人的床上!”

    张晨初被他这句话刺激得一阵龇牙咧嘴,坐起来探过身去将那礼服的包泄愤般地拽了过来,打开了看了一眼,“买个礼服而已,你还亲自去拿,新婚燕尔,小心宠得无法无天!”

    尚卿文发动了车,听完张晨初的话心里却微微一叹,都不知道那丫头是不是真的生气了,他这可不是宠,而是去哄了!

    车后排的张晨初翻出那条艳色礼服,看了一眼,目光有些异样,将礼服重新放回去时轻声说道:“舒然怕是不适合红色!”说完他朝前方面看了一眼。

    开车的尚卿文有着一丝沉默,“她皮肤白,穿艳色更好看!”

    张晨初听着好友的回答,转过脸去看车窗外的夜景,或许是吧,因为你的心里早已留住了那一抹艳丽的红,所以你会觉得舒然穿这种颜色也一定好看。

    可是卿文,舒然不是她啊!!

    ************

    白色的宝马车在有些狭窄的路段小心翼翼地行驶着,这一带即将拆迁,环境也不太好,道路上随时可见乱堆放的石块砖头和垃圾,饶是她开车再小心翼翼,右边车轮还是不小心地压过了一块砖头,车身有了一丝颠簸,她赶紧停下来,转脸看着摆放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一盒她亲自制作的蛋糕,拉上手刹,探过身去将往这边抖过来了一下的蛋糕往中间移了移,心里低低吁出一口气来,这可是她今天一天的劳动成果,她去西餐厅找了糕点师,学了大半天才学会了自己做蛋糕,做了一个又一个,总算是烘培出了一个自己颇为满意的生日蛋糕。

    今年,是他们相识的第七年了!

    佟媛媛今晚上打扮得极为精致,连头发间别着的小发夹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由此可见她对今天晚上的格外的期待。

    贺谦寻说他今天下午就不再公司,当时她正在西餐厅忙着学做蛋糕,做好蛋糕之后又折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不然她早就过来了。

    也不知道他还记不得自己的生日,在国外的几年他都不记得,每次都需要她来提醒,希望今天他也记不得,这样自己就可以给他一个意外惊喜!

    佟媛媛的车在十几分钟后停在了聂展云居住的那个小区,这个小区有些老旧了,加上这里即将拆迁,有不少住户已经提前搬走,不过还是有剩下的住户,此时小区里路灯有些暗,她坐在车里看着聂展云住的楼层,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亮灯,她心里一愣,现在还不到八点,他的习惯决定了他不可能会睡得这么早,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不在家!

    他下午就不在公司,又不在家,那他会去哪儿?

    佟媛媛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坐在车里的她抬头看着那黑呜呜的楼层,心里有些异样感,自从那天于暖心拿了那一叠照片给她看了,自从她去d大找到舒然当面确定照片中的人是她时,她的心里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她却一直没有当面问聂展云,不仅是因为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的人,从回国踏上d市这个城市起,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异常变化,但她却自我安慰着是他工作太忙,不是因为那个叫‘舒然’的女人!

    但是,有可能吗?有可能不往哪方面去想吗?

    那一晚意识沉迷时他喊着的那个名字,而那个叫‘冉然’的女人如今就真实地存在着,照片上他凝着她的目光是她从未见到过的温柔,就连肢体接触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他们本来就该这样。

    这样的,亲密!!!

    她怎么可能不会去想?

    佟媛媛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无力,拿起手机再三决定便拨通了聂展云的电话,然而电话却在通了之后被挂断,她怔怔地看着手机屏幕,似乎最近这样的情形是越来越多了。

    他连电话都不接了!

    佟媛媛咬着唇瓣继续拨,只是得到的反应都是一样,如此再拨,得到的结果便是关机,她的心口一紧,就要失去他的预感是如此强烈。

    她捏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

    展云,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明天继续精彩,明天有加更哟,美眉们不要再霸王茗宝拉,不要在存文拉,么么,求订阅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