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53:你躲我干什么?

    她没想过要跟他结婚?

    尚卿文的目光深深地凝着她的脸,看着她因为惊慌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她那是被吓住了,他伸手抱住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在她耳边低低说着,“然然,你刚才答应我的!”

    我答应你什么了?舒然抬起脸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她现在比刚才要清醒,她并没有答应她要结婚的。

    尚卿文看着她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伏在她耳边一阵低笑,低低提醒,“在床上!”

    舒然被他的话怔得目瞪口呆,听清楚之后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难道她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尚卿文揽着她,让她的脸靠在肩头,而他的目光却看向了那位办公人员,紧接着便听到一阵啪啪啪的盖章的声音,等舒然回过神来时,两只大红的小本子已经平放在她面前,“恭喜尚先生和尚太太!”

    舒然的目光在见到那两个红色小本子时,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结婚了?怎么可能?不不不--

    尚卿文伸手将结婚证拿在手里,对着那名办事的工作人员笑了笑,“多谢!”说完搂着早已神情呆滞的舒然就要往外走,舒然感觉脑子都乱透了,被他拥着往外走,她的双腿根本就没有自己使力,身体也被他牢牢箍在怀里,她清醒过来时想要挣脱掉他的手,急了,“尚卿文,我不--”

    “然然,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尚卿文的脸上依然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这样的表情看在舒然眼里,角色就对换了,她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女人,而他总是事事包容着自己的大男人。

    不,不行,她怎么可以这么稀里糊涂的就结了婚?

    “我要离婚,尚卿文,我要离婚,唔--”舒然显得情绪有些失控,她只是完全接受不了这么突兀地结婚仪式,她根本就没想过要跟尚卿文结婚的,不,不能--

    她的唇瓣被尚卿文紧紧地堵住,尚卿文直接将她抱起来,不给她任何能说话的机会,用力地吻着她直到她没有力气再反抗,将她往车里一放,将车门关紧,开着车扬长而去。

    从办事大厅出来的司岚看着那辆奔驰离开的影子,挑眉,“关阳,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有人要离婚!貌似结婚证上的印章的印记还没干吧,这速度,真快!你听到了吗?”

    这家伙真是手段百出,结个婚不仅用了威逼利诱,连色/诱都用上了!不过好像,有人并不买账呢!!

    关阳低低吁出一口气来,不是好像,是真的有,神啊,大少这一步棋,是不是太玄乎了些?

    ***********

    “尚卿文,你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舒然真是要疯了,不,疯了的不止她一个,她想,尚卿文也疯了,不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扯了结婚证。

    开车的尚卿文目光有些沉,确切的说是在听到她那句“我要离婚”的话之后心里就格外的犯堵,从来没有想过刚领结婚证她就想着要离婚,这样的场景的是他没有预想过的。

    “然然,别任性,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谈!”尚卿文沉住气,但车速却比以往要快了些,舒然却冷静不下来了,她亲眼看到父母组建的家庭在争吵中走向了决裂,她在渴望家庭的同时也恐惧着家庭所带给她的不安全感,她怕自己也走上了这一条路,她怕!!

    她对身边这个突然成了自己丈夫的男人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又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舒然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恐惧,是身边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恐惧。

    尚卿文开车的速度跟平时完全是判若两人,当车驶进风尚嘉年华的专属停车场时,车刚一停下,舒然以为车门就能推开,可是车门却在此时牢牢地锁住,她解开安全带却依然被锁在了车里。

    她急着转过脸去看着身边坐着的男人,车内沉郁的空气让她心里忍不住地颤了一下,然而就在下一秒,尚卿文低低出声,声音虽然清冷但依然柔和,缓声开口,“然然,别闹了,跟我回家!”

    舒然身子抖了一下,尚卿文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走过来替她拉开了车门,见她还愣在了车座上,他俯身过去将她抱起来,见她如乖猫咪一样躺在自己的怀里,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他抱着她大步走进电梯。

    舒然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人们都说结婚是件人生中的大喜事,但是对她而言,她的恐惧大过了惊喜,尚卿文抱着她回到了公寓,回到了帮个小时之前两人来抵死缠绵的大床,他拥着她和衣而眠,目光静静地凝着她的脸,见到她的目光是那么的茫然和无助,他暗吸一口气开始替她褪去大衣,而舒然却转身躲开他的触碰,坐起来离他离得远远的。

    “为什么是我?”舒然拉紧了自己的衣领口,目光直直地看着尚卿文。

    结婚不是小事!她理智地知道这跟之前和贺谦寻签订的结婚协议是完全不一样的。

    尚卿文站起身慢条斯理地褪去了身上的外衣,将衣服一件件地褪了下来,而舒然看着他脱/衣服衣服的动作吓得又往一边移了一下。

    尚卿文转过身来,一颗颗地解开了衬衣的钮扣,目光看着舒然,淡淡出声,“然然,跟我结婚,有什么不好?”

    舒然脸色一怔,他已经换好了睡衣躺回了床,侧着身子微眯着眼睛看着她,舒然在他的目光里有种被锁定成了猎物一般,她往后退了两步,“尚卿文,我要离婚!”

    不,这样的荒唐必须终止!

    她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侧身看着她的尚卿文目光沉了沉,脸色变得有些异常,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离婚?他可爱的小妻子已经提了第三次了!

    他坐起身来,看着要往外走的舒然,目光一缩,清冷出声,“然然,过来!”

    舒然被他此时的表情吓得心里一怔,更加笃定地现在必须要离开,她小跑着要往卧室门外跑,可是还没等她跑到门口,卧室的门就自动关闭了,她拍着那扇门,用力地拉着扶手可怎么都打不开,她惊愕地转过身却发现身后已经站了人,尚卿文伸手将她抱着往大床上旁走,但因为怀里的人挣扎地太厉害,他皱眉地将她往床上一放,身体便重重地压了上去。

    “尚卿文,你放开我!我不要这样,我--”舒然用上了双脚双手,但身体不能动弹的她是抵不过男人的大力气,她挣扎,但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却依然像以前一样温柔地吻着她,只是她看到他的眸子里的光,阴沉得可怕。

    “唔!”舌与唇瓣的教缠让她一度缺氧到昏厥,身体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攻陷,她在他身下大叫,但逃脱不掉他的侵/占。

    “然然,别让我再听到那两个字,否则--”他劲腰重重一挺,势不可挡地直抵她的最深处。

    *************

    舒然被一阵电话铃吵醒,她躺在床上不愿去接,但电话的声音一直在响,她爬起来接起电话是学校打过来的,通知她下午两点系里要开个总结大会,一学期快要结束,工作需要做总结。

    舒然应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她疲惫不堪地坐在地板上,手机再次响起时,她看也没看屏幕上的显示接通了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尚太太,醒了吗?”

    舒然有种耳鸣的感觉,将手机直接按下了挂断键,他的这一句‘尚太太’使得她身体一个激灵,她转脸看向了那张圆形的水床,昨晚上所经历的在场景在她脑海里再次回放,她咬紧了唇瓣,爬起来将床头整理好的衣服要往自己身上穿,她的四肢都感觉到了酸疼,垂眸时看见自己的胸口,大片大片的暗红色印记映入眼帘,连大腿间都是一片青紫,轻轻一碰,疼痛感就冒了出来,尤其是胸口,那顶尖上的红缨根本就不敢碰,一碰便是钻心的疼。

    昨晚上那个疯的男人险些要了她的命!

    尚卿文,你个混蛋!

    舒然走进浴室,用热毛巾小心翼翼地热敷,缓解一下胸口的疼痛,等她小心翼翼缓慢地穿好衣服,她已经有些气喘了,是被疼的!

    她疲惫不堪地走出卧室,见茶几上摆放着的是她的车钥匙,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再次翻出手机,手机屏幕上果然闪动着一条没有阅读的短信,她点开了,是尚卿文发过来的。

    然然,车停在了b104号停车位,你直接去取就好,ps:晚上有个聚会,晚间7点半,我回家接你!

    舒然把手机一收,拿着车钥匙直接出了门,谁要跟你参加什么聚会?

    舒然坐上了自己的科鲁兹,她也不需要想就知道是尚卿文让人给她送过来的,她开着车往学校的方向走,心情不顺的她状态也不怎么好,路上有好几次险些跟人家的车追尾,她懊恼地将车往右手边的慢车道开,却见自己的车后面的那辆车也减慢了速度,她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辆车的车牌,那几个数字一晃而过,她愣了一下,在觉察到那辆车的速度慢下来时,她的车猛然加快了速度,身后的那辆车也在加速地跟上,此时正是中午,路上的车并不算多,舒然的大红科鲁兹在前面,但后面的轿车也紧追不放,在一个拐弯处,科鲁兹被身后的那辆车直接超车堵在了前面,舒然一脚踩上刹车,看着直接挡在自己面前的车,眉头直皱,她下车,而那辆车的主人也下来了。

    舒然看着那辆奥迪a8,从车里下来的聂展云看着她,眸光里是星星点点的沉。

    “sugar,你躲我干什么?”

    -----阿勒勒,今天个更新完毕鸟,明天继续啊,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