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51:我给你一个家

    从盘冠大酒店到风尚嘉年华,轿车停在了专属停车位上,尚卿文跟关阳轻声交代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情,之后便拥着舒然往电梯里走。

    在走到公寓门口时,当尚卿文打开了门,舒然却迟迟没有进门,尚卿文的脚步停在了门口位置,垂眸看着面色平静,连脸色却疲惫不堪的舒然,微微低叹一声,弯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径直往卧室里走。

    宽大的水床上,他把舒然放在了大床中央,俯身轻揉着她柔软的长发,一双平静的目光紧紧地凝在了她的眼睛上,“然然,累了就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

    他的话轻柔如清风,飘进舒然的耳朵里就如催眠曲,她僵硬的神经因为这一缕暖风吹得动了动,她那涣散的眸光慢慢地汇聚起来,停在了他的眼眸上,好像时间都静止了,她的思维,意识,都抛在了九霄云外,迟钝的神经使得她整个人都像被抽掉了灵魂的木偶人,目光是涣散的,脑子的影像慢慢地如同慢镜头的蒙太奇电影,从父亲将那些照片直接往她身上砸过来的那一刻开始,她的思绪穿过了记忆的隧道回到了十年前!

    “孩子姓冉,不可能跟着你走,她是我冉启东的女儿,死都是我的冉家的人!舒童娅,你别妄想!”

    “我就是带她走,她必须跟我走!”

    “走你走?你就不怕外面的人说你嫁进豪门都带个拖油瓶?你那么爱面子敢让他们知道你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我有什么不敢?你别忘了,你和那个践人所生的女儿才是你的心头肉!”

    “。。。。。。”

    舒然的脑海里的争吵声潮涌般地在脑海里迸发出来,这些争执的言语无孔不入地在她的神经里乱窜,她突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头,蜷缩着身体把头埋进自己的胸口,抱着头的双手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出声,“够了够了!”

    她的疯狂举动让尚卿文心里一怔,他靠过去伸手搂住她的双肩,抱紧她,“没事了,然然,没事了!”

    似乎是被他这句话所刺激,怀里的人“哇”的一声大哭出声,声音是带着宣泄般地破口而出,胸口积压已久的悲切在此时化作了无助的哭声,蓬乱的发丝间,她的双眼通红,泪水如决堤的洪流,她蜷缩成一团就像受了伤的小兽,目光里满是恐慌和无助。

    “然然!”尚卿文没料到她的情绪在此时会彻底的失控,这一路她都安静的异常,除了那双眼睛红得吓人,红得让人心疼,他知道她是在极力隐忍着,但是这种隐忍还是在这个时候让她崩溃了。

    他紧紧地抱住她,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失声痛苦,因为他知道在某种程度上,能哭也是一件好事。

    舒然发泄般地大哭着,她什么都不想想,只想任性地将自己心里积压着的难受发泄出来,隐忍了太久太久,她好难受,她发疯似地用手砸着紧抱着她的人,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发狠地扑上去又撕又咬,她整个人都像失去意识自控一般,纯属的发/泄。

    尚卿文虽然抱着她却不敢太用力,怕自己一用力就伤害到她,但他也低估了一个女人在情绪奔溃时释放出来的能量,有几次都险些被她挣脱掉,他怕她还会做出伤害到自己的事情,而舒然一次挣脱开他直奔窗口的动作吓得他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他从床上跳下去伸手抱住她直接滚了下去,直到她大哭的声音变得嘶哑,挣扎的身体变得无力,浑身都没有力气再挣扎,尚卿文抱着她颤抖不已的身体,听着她的哭声变得呜咽,他一遍遍在她耳边软语轻哄着她,告诉她已经没事了,不要再害怕,发现怀里的人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伏在他胸口低低地抽噎着,他喘着粗气,猛跳不停的心脏才稍微平静了些。

    “你可能永远都感受不到这种感觉,当你在面对着你最亲的人时,他们却有各自的家庭,你在他们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显得格格不入,家不是你的,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都不是--”

    尚卿文听着她梦呓般的低喃声,这句话里说出了她所有的心酸,其实她的心愿很小,真的,很小!

    他靠在她耳边低低说着,“然然,我给你一个家!”

    ***********

    舒然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她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些许是因为睡前哭的极度疲累不堪,她在醒来时,脑子都还一阵涨晕晕的,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乳白色的被褥,轻盈地裹在了她的身上,她从床上坐起来,朝四周看了一眼,卧室不是她所陌生的,她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件男士的白色衬衣,而里面和下面,什么都没有,尽管她身高不低,但这件衬衣穿在她身上还是显得她的体形娇俏了些。

    她的衣服应该在之前就换掉了,只不过自己睡得迷迷糊糊,并不记得!

    屋子里的温度很暖和,她正站在床边寻找自己的衣服,便听见卧室门口响起一个轻软的声音,“醒了?饿了吧,晚餐很快就好!”

    舒然急忙转过脸去朝门口看了一眼,便见到了穿着睡衣的尚卿文,他似乎钟爱方格子条纹,不仅棉拖鞋是这种图案,连睡衣上的图案也是这种。

    舒然被站在门口的尚卿文看得有些不自然,此时的她刚醒来,正站在床边寻找她的衣服,被他突然闯入,她的第一反应是想要将衬衣的衣角往腿下拉一点,下面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中让她有了一种窘迫感,感觉到门口站着的人还没走,她扬起小脸朝门口看了一眼,眼睛却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偏向一边低哑出声,“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她话一出声,嘶哑地声音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只不过声音的嘶哑此时还不足以让她将注意力转开,在她再一次感受到他的目光还在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她拽着衬衣衣摆恨不得直接往地上蹲下去了。

    “我的衣服!”她环视一周都没发现自己的衣服,拉不下去衣摆,只好伸手将隙开的衬衣钮扣给扣得严严实实的,只是因为里面空荡荡的,即便是有一件衬衣遮住,但她真怕自己一迈开步子,下面就露出来了!

    “衣服我送去干洗了!”尚卿文回答地很自然,走了进来,“至于你的内/衣,已经烘干了,我去给你拿!”

    “不要!”舒然见他进来,就尴尬地往后退了一步,一听到他要去给她拿内衣,她惊愕地扬起了红扑扑的小脸,这种**的衣物怎么能让他去拿?但舒然似乎忘记了,这些衣服也是尚卿文给她脱/下来洗的。

    “我自己去拿!”舒然说完,抬起腿就往门外一阵小跑,站在卧室里的尚卿文看着她小兔子般的惊慌失措的身影,轻笑着弯下腰将那双粉色的棉拖鞋拿起来跟了出去。

    洗浴室,舒然一阵慌乱地在里面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自己要找的衣服,心里焦急了起来,一时情急才响起,貌似自动烘干的洗衣机是在卧室里的那个洗手间里,后知后觉的她低叫一声,打着光脚就往回跑,身子一转身就跟站在身后的尚卿文撞了个满怀,她胸口被撞得疼得眼泪汪汪,天啊,女人最疼的地方,而且还没有了平时的护盾,这么一撞,她疼得胸口都快没有知觉了。

    “撞疼了?”尚卿文双手一伸托着她的臀/部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舒然尖叫一声,他这样抱的姿势是直接让她跨坐在了他的腰间,而他托着的部位,她什么都没穿啊!!

    “尚卿文,你先松开我!”舒然的脸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了,尤其是他那双带着温度的手心正托着她的臀/部,还有这样的姿势,感受到他火热的胸膛正抵着她的胸部位置,她尴尬地只想钻地缝了。

    尚卿文的目光在她的小脸上流连忘返,见她又慌又乱地表情看得是让他心里一阵猫抓似的痒痒的,他的掌心慢慢一移,而怀里的人也好像有了一丝感应,因为他的一个动作便不敢再乱动,睁大着眼睛望着他。

    他抿嘴一笑,眼神变得深幽起来,“先吃饭可好?”

    “衣服!”舒然脸边的表情都僵硬了,身体又不敢动。

    “先吃饭!”尚卿文说完抱着她直接往餐厅那边走,在落座之后将她抱进怀里,递给了她一双筷子。

    就,这么吃???

    舒然也有些饿了,看着摆在餐桌上的几盘菜,菜品以素为主,是尚卿文晚餐的习惯,晚餐都比较清淡,这也符合舒然的饮食习惯,她晚上不怎么喜欢吃油腻的,一见到较翠欲滴的绿色菜系便忍不住地来了食欲。

    只是被他这么抱着,她怎么吃得下去?

    “尝尝!”尚卿文夹起一小筷子的平菇放在她嘴边,她怔怔地张了张嘴,吃进嘴里时爽口细滑,清淡却又入味。

    “好吃吗?”

    舒然愣愣地点头,她吃过尚卿文做的菜,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学会将素菜也能做得如此好吃的本领的?

    舒然偏过脸去看着他,见他又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她嘴边,她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第一筷子是发愣着吃下去,而这次她就这样目光呆愣地看着嘴边的食物,又看看他,“你,你不吃吗?”

    她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喂着吃,一点都不习惯!

    尚卿文将筷子轻轻一放,俯身靠着她的后背,凑在她耳边一阵邪笑,“然然,我想吃了你,好不好?”

    ------阿勒勒,我邪恶的笑,终于写完鸟,哇咔咔,明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