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48:真的,不乖啊!

    黑色的商务车抵达d市星座国际时已经是深夜凌晨两点多,车一停下来,开车的关阳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来,转过脸来看着后座上的尚卿文,看见尚卿文正微闭着双眼,感觉到车停下来便睁开了眼睛。

    关阳看着舒然伏在尚卿文的怀里睡着了,便放轻了声音,“大少,到了!”终于到了,本该两个小时的车程却因为隧道里出了一个三车追尾的事故,赶来清理现场的车辆和救护车使道路一堵就是五个多小时,现在都凌晨两点多了。

    尚卿文轻轻“嗯”了一声,伏在他大腿间的舒然也醒了,睁开眼就见自己侧卧着的姿势有些奇怪,先是感觉有些腰有些僵硬,紧接着抬起脸见到自己的脸正挨着他的大腿/间,顾不上僵硬的腰部,急忙坐起来,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有些尴尬地转向了一边,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夜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颈脖,“到了吗?”

    “是的,舒小姐,已经到了星座国际了!”关阳客气地说着,之所以先送舒然过来是因为舒然之前就说过,她要回家,而关阳在征求了尚卿文的意见之后才将她送到了这里。

    舒然看了一眼尚卿文,语气很轻地说了一声,“谢谢!”便推开车门下了车,一下车,车外的冷空气使得她的睡意全无。

    “然然!”

    舒然才刚走出几步便听见了身后尚卿文低低的声音,她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坐在车里的尚卿文,脸色平静地问,“还有事吗?”

    尚卿文从车里下来,走到她面前,黑沉沉的夜色里,两人的身影在路灯的光影下显得修长,尚卿文走近她,抬起目光时在周边一个位置看了一眼,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时,从包里掏出了那只小盒子,拉过舒然的手将小盒子放进了她的手心。

    “你忘了你的东西了!”

    舒然手心被那只小盒子一塞/满,低头看着正是自己放在他衣服包里的耳钉锦盒,她挣了挣手,可是尚卿文握得紧,她挣不开,听见头顶传出来的低叹声,她蹙眉,低声说道,“我说过了不要这对耳环的!”

    她以为他睡着了,在车上就趁机将这只盒子塞/进他的外衣袋子里,只是没想到后来自己也困得坚持不住地睡着了。

    尚卿文凝着她的目光,暗色中舒然看见他的目光有些沉,心里一震,紧握着她的手却松开了一些,他轻笑一声,“不要也可以的,有个条件!”

    嗯?这样也要条件?舒然心里有些懊恼,怎么说都是自己吃亏了,只是她挣不开他紧握着的手,只好闷闷地出声,“什么条件?”

    尚卿文唇角一勾,“亲我一下!”

    舒然目光一直,无赖!

    尚卿文却保持着那个一成不变的微笑,手在舒然又一次挣扎中抓紧了些,舒然眉心一蹙,见他脸上虽然是微笑,但眼神的目光却是丝毫不让的坚决,目光对峙之后舒然心里叹息一声,靠近他垫了一下脚尖用自己的唇瓣在他脸颊上轻轻一碰。

    路灯下,女子踮起脚轻轻吻着对方的脸颊,那两个靠的如此相近的影子紧紧重合在了一起。

    不远处停着的那辆奥迪a8车内,腾起的烟云浓浓地将车内的视线搅得一团朦胧,那亮起的火星伴随着静静的呼吸声一闪一动,坐在车里的男人微眯着眼睛看着雪地上上演的那一幕惺惺吻别的场景,低沉一笑,将手里的那支烟轻轻一掐。

    sugar,你跟他在一起了吗?

    真的是,不听话啊!!

    *************

    舒然快步往大门口走,都走进门了转过脸时看到尚卿文还站在原地,见她回首,他朝她挥挥手,舒然转会脸,脸颊有些微微的烫,因为刚才她转身的时候听见他低低的声音,他说--

    然然,晚上要梦到我!

    舒然快步地跑进电梯,跨进电梯时才发现自己的脸是烫得不行了,发凉的手贴在脸蛋上时,她低低呼出一口气,心里一阵小鹿似地乱撞。

    在意识到自己的心态越来越乱的时候,她深吸一口气,想要使自己平静下来,心里在对自己说,舒然,不能因为你跟他有身体的牵扯所以对他这个人产生依赖,这种心态是很可怕的,归结到最后就剩那么一句话,她不可能会爱上一个一/夜/情的男人。

    这一晚舒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他那句话的蛊惑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越是强迫自己不愿相信的事情越是不想梦到的人恰恰就在梦里出现,只不过,她的梦境很奇怪,是由两个不同的版块组成,先是阳光灿烂的天气,秋风中枯黄的银杏叶子飘然而落,途径树下的自行车铃声叮铃铃的响,笑声如银铃般的在脑海里回荡,然而就在下一秒,漫天的金色铃铛,雪花飘洒而下,铃铃铃的声响伴着她的大喊大叫声,她的身子在旋转,意识被沉浸在了那金色铃铛营造的夜空之中,梦境开始飞快的旋转,很多很多张的脸不停地在她脑海里飞窜,但最后,清晰地定格在了她的脑海里的脸,还是他!!

    舒然从梦里惊醒过来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起身看着窗外,天色蒙蒙亮,因为下雪所以天气显得有些沉,她从床上坐起来,摸着额头上的汗水,浑身的疲惫使得她再次倒回了床上,将被子往自己身上的一裹,吁出一口气来,眉头皱了皱,没想到他那句话真是应验了。

    **********

    持续不断的门铃声将睡梦中的舒然吵醒,她起身,按住床边的一个电子按钮,连同门口的安置的微型映像仪器,她看见了按门铃的人是林雪静,自从上次尚卿文三番两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她门口之后,她便安装了这个仪器,至少,可以提前知道门外的人是谁。

    舒然下了床,睡意朦胧地走出卧室将门打开时被门外的冷空气刺激地浑身的毛孔都收缩了一下,伸手一把将门外站着的林雪静给拉了进来,门一关,煽起的冷风让她又是身子一颤。

    “哇,你吓死我了!”被一把拖进来的林雪静进了门才后知后觉地大叫,舒然开门拉她的速度把她吓住了。

    “大清早的扰人清梦!”舒然说着准备再折回去睡一觉,她昨晚上回来都凌晨两点多了,洗簌完毕上/床都三点了,紧接着做了那么多的梦,时梦时醒,根本就没睡好。

    林雪静跟着她追进了卧室,见舒然又躺回了床上,坐过去拉了拉她的手臂,满脸焦虑地说道:“然然,舒阿姨已经找了你很多次了,听说你今天回来了,让你务必去见她一次!”

    躺在床上的舒然淡淡说道:“我知道了!”她会去,但是肯定不是现在,因为她脑子晕沉沉的,睡眠不足,她的战斗力也会锐减,根本就不是舒女士的对手!

    她不觉得舒女士会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向她道歉之类的,舒女士这么急着找她,一定是出了让她不开心的事情,而事情的本事就是关于她的。

    正因为这样,她更要理清自己的思绪。

    “然然--”林雪静语气里满是担忧,她该不该告诉好友,聂展云来找过她的事情?

    舒然朝林雪静竖起了两根手指头,“两个小时!”

    林雪静低叹一声,便闭上了嘴,那就两个小时之后叫醒她再说吧!

    **********

    尚钢,会议刚散,人走得差不多了,关阳正在小声地跟以为助理秘书说着需要整理出来的资料,做好安排之后,他看着还在主位上的尚卿文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便让助理秘书先离开,秘书刚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开门时便一阵紧张地站在了门边,低声说道:“尚老先生,您好!”

    尚佐铭走了进来,身后跟进来的是董源,董源跟关阳对视一眼,便主动地离开了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里面就剩下祖孙两人了。

    尚卿文是知道他会找上门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尚佐铭走过去,看了一眼尚卿文,伸手拖过了一张座椅,缓缓入座,入座时深吸一口气,低沉出声,“我把尚钢交到你手里,那是因为我相信你,你是我尚家血脉,尚钢的未来就捏在你的手里,我相信尚钢能在你的领导下发扬光大!”尚佐铭一字一句地说完,目光紧紧地看着自己的孙子,“但是卿文,我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使得尚钢乃至我们尚家再次陷入危局,尚钢正处百业待兴之际,作为领导人的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成为了尚钢的一个风向标!”

    尚佐铭情绪有些激动,他深呼吸,平缓了一下呼吸站起来将手里的一叠照片扔到了尚卿文的面前,那些照片的背景是在l市,而照片中的主角,有他,还有舒然!

    尚卿文的眼睛眯了眯,目光缩成了针尖状。

    尚佐铭深深地看了一眼尚卿文,背过身去,再次压抑出声,“我不想媒体上议论尚钢的董事长跟普华的贺谦寻睡的是同一个女人,我更不想--”

    “够了!”尚卿文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勒勒,第二更应该在白天的上午,呵呵呵我写好就更,尽量早更,么么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