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39:现在你总该知道了

    张晨初看着尚卿文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不再纠结什么加餐的问题,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我听到消息,鼎茂已经发表了申明无意兼并嘉和那家炼钢厂,卿文,你给鼎茂什么好处,他能这么爽快地跟尚钢站在同一战线上?”

    尚卿文目光深沉地看了他一眼,“为商者,利益永远是排在第一位!”

    张晨初眼睛一眯,那就是他确实给了鼎茂好处!“我看普华这两天也没什么动静,就贺氏集团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聂展云想要理清怕也需要些时间,一个空降的总经理想要服众不是那么容易的!”

    尚卿文沉静的眼眸动了动,唇角勾了一下,把玩起了自己手里拿着的那支金笔,低沉开口,“你别小看了他,贺氏里最难伺候的贺明在贺谦寻上台的时候是最不服气的一个,但是他在前几天赶回d市时并没有因为此时而闹出大动静!”

    “这么说,聂展云那小子还有些脑子,至少比贺谦寻要灵光得多!”张晨初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疑虑,“这么说,鼎茂是很有可能受了普华的鼓动想来分一杯羹,现在鼎茂退了出去,普华还会用上什么法子?”

    “啪--”尚卿文手里的那支笔轻轻地落下,端起桌子上的那杯咖啡喝了一小口,语气清清淡淡,但说出的话却有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我对嘉和的炼钢厂,势在必得!”

    与此同时,普华总经理办公室,听了助理详细报告的聂展云示意助理可以先出去了,助理离开之后,办公室的门一关,坐在办公桌前的聂展云便点燃了一支香烟,烟雾腾起的时候,他那沉浸在烟雾中的脸部表情因为脸色的阴沉变得有些狰狞,但很快有别有深意的笑意慢慢地浮起,在抖动着手里的烟灰时,他轻笑着自言自语,“你要那家厂?好,那就让给你!”

    聂展云说完,将手里那支香烟往水晶烟灰缸里摁了下去,眼睛一眯,幽幽出声,“不过,代价可不低!”

    *********

    “然然,我怎么觉得,你今晚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林雪静端着一杯果茶坐到了舒然的椅子边,房间里响着的键盘被敲响的声音也停了下来,舒然接过了林雪静递过来的果茶,喝了一口便朝林雪静竖起了大拇指,“你这煮茶的技术是越来越好!”

    “别打岔!”林雪静用手肘撞了她一下,“跟你说正经事呢!”林雪静说完,眉头皱了皱,刚才她在厨房那边煮茶的时候接了客厅里的那个电话,舒然在二楼书房,加上家里的电话并没有串联,二楼上的舒然自然是没听到。

    见舒然又要将目光专注到电脑屏幕上的资料时,她在舒然的一阵惊讶中伸手把舒然的笔记本电脑合了起来,用手捧住了舒然的脸,一本正经地问道:“然然,聂展云回来之后你有没有单独跟他见面?”

    因为刚才,那个电话是聂展云打过来的!

    舒然正诧异林雪静的做法,此时又被她用手紧紧地捧着她,她的眼睛都快被林雪静那大力双手给揉的睁不开了。

    “雪静,你就是要我说,也能不能先放开我?”舒然脸被挤得有点畸形了。

    “你得保证,我松了你就要说!”林雪静的语气格外的严肃。

    舒然眼睛动了动,等林雪静松开手之后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怎么想起问这个?”

    林雪静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张了张嘴,轻声说道:“然然,我知道你未必会回答我,只是我如果不问我心里就憋着难受!你当我八卦也好,婆妈也好,咱们相处这么几年,多而不少也知道你平日里守口如瓶的性子,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理不答,但我,没办法做到不管不问!”

    舒然端起了桌子上的那杯果茶,茶水是温热的,喝一口便清冽舒爽,甜度适中,正是她喜欢的口味,听见林雪静的话,她把杯子放在了一边,“我是见过他,还跟他一起回了一趟以前住过的地方!”

    那一次应该算是偶遇吧!她从医院里出来,身上什么都没带,穿着睡衣站在寒风中屡次对着车招手都没人回应,是他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林雪静因为舒然的坦诚微微愣了一下,接着说道:“然然,那聂展云现在是什么心态?”前段时间佟大小姐向他求婚的消息是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怎么后来就没后续了?

    看着好友那满脸的疑惑,舒然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再次打开,“我不清楚!”而且,她也不想去弄清楚!

    林雪静叹息一声,“其实我是想问,你是怎么想的?”

    舒然凝在电脑屏幕上的目光定了定,手指滑开一个页,语气淡淡地说道:“过去了的事情不必再提了!”

    林雪静愣了一下,看着舒然那平静的表情,心里紧了紧,是真的放开了还是,埋得更深了?

    她曾经为了那么一条丝巾横穿马路险些被车给撞倒,林雪静是不相信这样深入内心的情感是说忘就能忘的。

    但看着舒然那淡漠的表情,她想了想那就没有必要再告诉舒然刚才聂展云打电话过来了,走到门口,她转了身,轻声说道:“然然,既然这样,你有没有想过跟尚卿文试着交往?”

    背对着林雪静的舒然神情怔了怔,而林雪静则走出了书房,关上门的那一刻轻轻叹息,聂展云是什么人,她还是多少知道一些,但正因为知道聂展云的性子,她才提出这么个建议来。

    与其等着聂展云慢慢织出一张会将舒然缠进去的大,倒不如提前破了这张。

    ***********

    “舒老师,你这两天都没来,学校那天发的元旦礼物都摆在你的办公桌下面,你注意看一下!”

    舒然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她是来办公室取些东西的,那一天从图书馆借来的那本书她还只看了几页,正好取回去放在床上每天晚上睡前看上几页。

    进了办公室,舒然径直往自己的办公桌前走去,见到办公桌椅子下面果然放着两桶重量不轻的葵花籽油,现在都兴节约之风,过个节都讲究实际实用,节前就听办公室里的人在猜测今年会有什么过节礼物,大家都猜,不是洗衣液就是大米食用油之类的,没想到还真发了两桶油,算是比较好的福利了,舒然看了看,心想待会还是扔车里带回去,这些东西,平时都用得着。

    “舒老师,有位小姐找你,她昨天也来了,现在就在楼下等你!”从其他办公室过来的同事跟舒然打了个招呼,舒然点点头,心里却狐疑,谁会来找她?

    “她有没有说她姓什么?”如果对方是舒女士,舒女士不会这么矫情而且不嫌麻烦地跑两次来这里等她,她会直接打电话。

    “这个她没说,只是说很想见到你!”

    舒然道了谢,正想提着那两桶油下楼,便听见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她不得不将两桶油放了回去,见电话屏幕上闪动着的是尚卿文的名字,她眉头微微一蹙,接了起来。

    “我自己来!”她是打算自己开车去,得知尚卿文是在一家知名餐厅定的座位,她已经在心里规划好了路线。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煦如风,“我来接你!”

    “不用!”舒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自己开车过来!”

    电话那边的人也没再反驳她的决定,舒然在挂了电话之后见那两桶油实在是笨重,索性先不提回去了,她只拿了那一本书就快速地往楼下走。

    冬日的太阳一落山气温便开始降,透过钢化玻璃室外的浅黄色阳光照射在大学校园里使干枯的树枝也有了那么一丝的活力,今早上在景腾那家七星级酒店里,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身边的人将她唤醒,说是让她看看最美的冬日暖阳,她当时脑子都还昏昏沉沉的,感觉是被他连着被子一起抱着背靠着他的胸膛,舒然闭着眼睛都感觉到了一丝金色的阳光在慢慢地上升,感觉耳边的话实在是聒噪,她慵懒地继续往被子里钻,心里却想着什么最美的冬日暖阳,尽听那些广告商胡吹,直到她再次被他吵醒,她愠怒地睁开眼,见到的却是那张沉浸在浅金色阳光中的俊颜,阳光如金色的沙子,让整个空气都明亮了起来,而裹着一层金辉的那张脸,居然看她看得痴了!!

    办公楼底楼,清脆的高跟鞋声打乱了舒然的心绪,随着那高跟鞋缓缓的靠近,她抬起头看见了那个朝着她走过来的女子。

    裹着奢贵大衣的年轻女子不是别人,是佟媛媛!

    舒然站定了脚步,走过来的佟媛媛在她面前一战定,紧盯着她的目光变得有些冷,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佟媛媛伸手将手里的照片摆放在她面前,“这个人,是不是你?”

    那张照片上,穿着衬衣的聂展云将自己的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两人的距离亲昵地就像在私语。

    舒然目光淡淡一瞟,平静地回答:“是我!”

    佟媛媛拿着照片的那只手抖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收回照片之后扬起手一耳光煽在了舒然的脸上,舒然的脸往右边一偏,佟媛媛微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没想过会是你!”

    舒然偏过去的脸慢慢地转了过来,被打了一耳光的她眼底不见一丝慌乱,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佟媛媛,手一扬‘啪’的一声狠狠地煽了回去,声音比佟媛媛更冷!

    “现在你总该知道了!”

    ------阿勒勒,这是第一更,大家不要急哟,还有一更,估计有点晚,虎么,爱你们,你们还有月票吗?茗宝不求名次能上去多少,只希望能保住新书榜前十就好,大家有力的就请支持一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