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36:女人,还是私有的好

    “请把她看上的东西都取出来!”尚卿文温润的声音徐徐响起,手臂微微一用力,用了巧劲就将想要走开的舒然给拉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满脸狐疑又惊讶的店员愣了一下,随即笑逐颜开,“这位小姐刚才对这边的耳钉很有兴趣!”说完她快步走进了橱窗柜边,伸手指着橱柜中那一排耀眼的钻石耳钉,“尚先生,这位小姐应该是对耀眼银色ion)的钻石耳钉感兴趣的!”

    不得不说店员的眼睛就是毒,也不知道她刚才是不是真的看得那么入迷,以至在那么一排三个系列的耳钉之中,这位店员居然一语就说中。

    看着店员那期待的目光,舒然心里有些不快,是被人一眼看穿的不愉快,也是因为此时和尚卿文的亲密姿势让她感觉不愉快。

    舒然垂眸看着那只随意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掌,忍不住地蹙了一下眉头,尽可能平静地朝那名店员看了一眼,“我不喜欢!”

    那名店员没料到舒然会这么冷地回了她一句,一时间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尴尬,表情不自然地微笑了一下,“那么,小姐,您喜欢哪一个款式呢?”还没见过有女人在这么耀眼的钻石面前会有这种表情的。

    身侧的尚卿文目光朝舒然身上扫了一眼,目光转过去时落在了橱柜里的耳钉上,手却稍微用上了一丝力道不至于让她能轻易地挣开,手掌心里的小手又软又棉,触及着那光滑的皮肤时,掌心那软绵的温度就透过他的掌心渗透进了肌肤里,她要挣脱的力道跟他的力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是他手里抓了一只正在给他挠痒痒的小猫爪子。

    “请将这一对耳钉拿出来!”尚卿文浅笑着说完,觉察到手心里的手总算是安分了些,不由得唇角微勾,将脸转过去看着脸色有些异常的舒然,低声说道:“你喜欢这件吗?”

    该死的,他抓得这么紧!

    舒然正低着头跟他的手做对抗,不过两只握在一起的手是在玻璃柜下方,她的动作幅度并不大,所以那名店员也只看到她的表情异常,并没有发现此时橱柜这边的两只手的小动作,见两人并排站着,舒然时不时地朝右手边的尚卿文看一眼,两人眉宇间传递着的风情倒像是打情骂俏。

    舒然听见尚卿文的话,抬眸,便见店员取出了一对耳钉摆放在了她的面前,她一愣,这就是她刚才所关注的款式。

    “这是graff耀眼银色glitzy silver系列中的花卉经典款式,众所周知graff的花卉系列是久负盛名,不少名媛都喜欢这个系列的,它还有个美好的寓意,就是男士向心爱的人表达对她的爱恒久不变的宣言,尚先生真是好眼光,这位小姐皮肤白希,耳垂又这么漂亮,戴上这对耳钉一定会相得益彰!”

    舒然听完店员的话,眼瞳里闪过一丝微微的吃惊,她平时其实最厌烦的就是这种夸大其词的说辞,原本毫无感情的死物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所以也就变得格外的不同,但她此时却被店员的那一席话里的某一句话触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以至于她都忘记了坚持自己的本意,自己不喜欢这里的任何的东西!

    “把这对耳环包起来!”

    “不要!”

    两人同时开口,但说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店员表情微愣地看着面前的这对金童玉女,这一对男的英气逼人温暖和煦,女的算得上是冷艳,一热一冷倒是格外的和谐,只不过此时,这对耳环到底是要不要呢?

    尚卿文的目光平静地看向了舒然,见舒然眉心微蹙,那郁结的模样看得他心里一软,伸手用手指落在她的眉心轻轻揉了揉,“你戴上一定很好看,听话!”他手一落,目光便转了过去,不等舒然说话就果断地对店员说道,“包好,明天送到这个地址!”

    尚卿文伸手从钱夹里递出一张卡片递了过去,一系列的动作快得舒然都来不及阻止,“唉,我不要这耳环,哎!”她对着那名店员着急地喊了一声,那名店员将卡片递给了另外一位同事,便朝舒然展颜一笑,什么话都没说。

    “尚卿文!”舒然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她又没说要买那对耳环,他怎么就私自做主买下来了呢?她看了一下价格,八万九一克拉,那一对耳环花瓣中心的主钻都不小,周边还有八瓣小钻石,她真是疯了才要买这么奢侈的东西!

    “嗯?怎么了?”尚卿文转过脸来看她,拉着她就想往外走,舒然被他的手部力道拖着走了两步,见他是毫不在意一般,心里更是着急,伸出另外一只手将他的左手牢牢拽住,见门外又有可能进来,她不得不降低了音调,“我不想要那对耳环,能不能,别买!”

    她鲜少有这样温软细语的时候,此时她两手都拽着他的手不放,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脸,眼睛里专注的都是他,在看着她那带着一丝祈求的目光时,他轻笑着顺势将她搂在怀里,“不喜欢吗?说说看,怎么个不喜欢法!”

    嗯?

    “太贵了,我--”暂时没那么多钱!舒然的后半句没说得出来。

    “货真价实的东西确实比较贵,还有呢?”他像个极有耐心的倾听者,继续问道。

    “那么小就买那么多钱,把那么多纸币折成耳环,挂我耳朵上都吊不起来!”她嘟囔着,她是想着,若是全换成一块钱的一元硬币,会不会把她给活埋了?

    揽着她的尚卿文些许是被她这个奇怪的比喻给愣了一下,好半响才低笑出声,“然然,你的想法真怪!”说完便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不过倒是挺新颖的!”

    见他这么没心没肺的笑,舒然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她刚才心里在盘算着,这该花掉了她多少个月的生活费啊,就那么一对耳环,她都能换新车了。

    不行,坚决不能像林雪静那样,她如果真买了那对耳环,会不安得每天晚上做噩梦的!

    舒然打定了注意,她这就跟店员说不买了,结果一抬脸才发现,咦,怎么周边的环境都变了?

    她抬脸朝周边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尚卿文带着离开了那个店,好像已经走出了那条名流街了!

    啊------

    怎么会这样?

    舒然一阵抓狂,要挣开尚卿文的手,尚卿文见她总算是清醒了过来,这丫头片子一走进电梯就低着头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他低头听着,她好像在说这个月汽油好像涨价了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等他们都出了电梯了,她才回神。

    “这是哪儿?”舒然抬脸,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转了身就要往回走,脑海里是自己钱包里的人民币就要飞出去了的场景。

    “然然!”尚卿文有些无奈,伸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对着站在一边久候了的服务声轻声说道:“请带她进去吧!”说完将舒然拉了回来,推着她的双肩走到一个门口,“你不是说景腾的室内温泉很出名吗?去试试吧!”

    “我没--”我没想过啊,我什么时候说要来这里泡温泉的?舒然愣了一下,便听见耳边尚卿文的轻语,“我待会处理完事情就过来,你如果累了就回酒店休息,待会服务生会带你去的!”

    “哎,我待会回林雪静住的那里就好了!”舒然转身见到身后的男人,男人身材高大,过道上的灯光将他的身影衬托得更加挺拔修长,听见她这么一说,尚卿文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常,不过还是很配合地轻轻点头,“好!”

    这么好说话倒是让舒然有些纳闷了,不过她确实很早就想来这里泡温泉了,只是可惜了,林雪静醉得醒不来,享受不了了。

    景腾的室内温泉是单独的房间,每一位客人都配备了一位专业的香薰按摩师,能让每一位贵客都享受到最好的服务,舒然泡得昏昏欲睡,最后在做香薰spa的时候居然舒服的睡着了,在她醒来时发现按摩师还在为她修理脚指甲,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在确定已经做完最后一步工序时,她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进了一个房间,本以为是林雪静的房间,等她进了门发现并不是便拦住要离开的服务生,服务生看了看卡号,礼貌地说道:“小姐,尚先生为您定的就是这个房间,这套房间的观光位置不错,明天天气挺好,应该能看到d市范围内最美的太阳!祝您晚安!”

    服务生微笑着离开,舒然站在门口呼了一口气,脑子刚才是在温泉里泡得昏昏欲睡,她走进房间,室内的灯早开着,这里面的家具都是古香古色简约的格调,只不过她现在无心欣赏,她找到了卧室的门,见到那张宽大的床,床的位置摆放的极为特别,地理位置是个三角形,两边的墙是玻璃,大晚上的也没有拉窗帘,室内其他地方的灯都亮着,唯独这边的光线比较暗,尽管是d市最高的建筑,但出于**考虑,谁敢这么大胆地把灯照亮拉开窗帘的睡觉?尽管拉开窗帘能见到外面飞扬的雪花,更室外的寒冷相比,显得屋子里更加的异常温暖。

    就算是怕黑的她也在这样的美景下有些沉醉了,怪不得这里称得上是最好的观景台?

    舒然张开双臂把自己掷进了那柔软的被褥里,泡了温暖浑身都舒畅的她最想的就是美美的睡一觉,她把双腿一卷,缩进了软和的被褥里,等明天天亮了她就去在前台结账吧,虽然这一夜是有些奢侈,但这种享受确实是好得没话说!

    头顶的柔光像碎了的星子,不像井然有序的分布却有着星罗密布般的美,一向择床便难以入睡的舒然却被头顶的光催眠般地安然入睡。

    梦里自己置身在温暖的泉水里,身体都像是漂浮了起来。

    她唇角微勾,露出一抹释然的甜美。

    *********

    “不玩了!”张晨初把手里的银质台球杆往服务生手里一扔,自己则往旁边的沙发上一躺,张开嘴接过了sila剥了皮的葡萄,嚼了几下伸手一勾勾住了sila的颈脖,深吻了下去。

    “恶不恶心?”一只拖鞋直接朝张晨初扔了过来,张晨初侧脸看着坐在对面的润哥儿,桃花眼展眉一笑,“我就是故意恶心你的,咋滴,你咬我?”说完他一松开sila,玩世不恭地躺下,让sila给她按摩腿部,还爽意建起地低呼,“往上,往上,再往上!”

    穿着浴袍的润哥儿眯着眼睛看了张晨初一眼,又看了看坐在那边不知道在聊着什么的司岚和尚卿文,站起来,脱下自己脚上仅剩下的一只拖鞋走到张晨初身边,在sila的惊呼中直接将那只鞋往张晨初的嘴里,一塞!

    嗷--正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张晨初嚎叫一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结果润哥儿早已大步走开,还丢了一句淡淡的话,“嗯,嚎叫声还勉强能听得!”

    张晨初恨不得是立马用香水漱口,趴在沙发座椅上对着润哥儿那嚣张的背影一阵龇牙咧嘴,还冲着那边谈事的人大叫,“卿文,你也不管管他,他越来越思想bt了!”

    尚卿文转过脸来,见原本乖乖坐在那边看漫画的润哥儿此时已经褪了浴袍下了温泉,又朝张晨初看了一眼,笑,“bt应该是你才对!”如果不是张晨初做了什么刺激他的事儿,这小子还不会这么有攻击性!

    一句话使得张晨初又是张牙舞爪起来,什么嘛,典型的偏心眼!

    “我该走了!”尚卿文起身,身上的白色浴袍将他伟岸的身侧包裹了起来,一边坐着的司岚笑着挑眉,“不过是想让你的然然过来一起泡个澡,温泉嘛,一起泡多热闹,你倒好,私藏了!”

    起身的尚卿文看了他一眼,目光清淡地往一边的malc扫了扫,“自己的女人就是私有品,私有品的定义就是只能自己看,若是被别人看了的,可就不是你自己的了!”说完朝司岚挑了一下眉头,眉宇含笑,“女人,还是私有的好!”

    司岚看着尚卿文留下的背影若有所思,他这是在,宣告主权??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今天更新继续,继续求月票,求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