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35:你掌控住了?

    身侧的男人伸出一只手将她手里的酒杯取了过去,舒然哑然,便听见尚卿文浅笑着低声说道:“喝酒是男人的事儿!”说完将手里的酒杯移到了自己嘴边轻轻抿了一小口,颇有绅士风度地对着司岚的女伴举了举酒杯。

    “你这么说不喝酒就不是男人了?”一边看戏的张晨初双手抄在胸口看了司岚一眼,“喏,你还是不是男人?”

    司岚挑眉,看着悠闲自得的尚卿文忍不住地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个小气的男人,还真是惹不得了!不就是想让他的女人喝口酒罢了,这还直接绕到他身上来了。

    司岚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朝身边坐着的女伴笑道,“就说他不好伺候吧!”,女伴脸颊上闪过一抹局促的笑容,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舒然见尚卿文这么轻松地就给她挡掉了面前的小麻烦,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她的酒品也不怎么样,不过她是听林雪静说的,但到底酒品不怎样到哪种程度,每当她问起的时候,林雪静就会有一种看外星人的表情看她,这让她想不明白,迄今为止她也就真醉过那么一次,是完全醉得没有意识的那一种,醉得一睡就睡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从医院里醒来的,她是不知道自己真醉的时候是怎么样表现,只是从林雪静那表情里可以看出来,自己应该是不一样吧!

    “尚总,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您的舒小姐?听说舒小姐对古物很有研究,尤其是古玉,我也很喜欢这种东西,不知道尚总可否割爱让出一点点的时间呢?”张晨初身边的sila笑着站了起来,先是对着尚卿文说了这么一句,接着便礼貌地看向了舒然。

    “对啊,我们可以聊聊女人之间的话题!”司岚的女伴也放下了酒杯,征询地看着尚卿文。

    舒然心里一阵郁闷,拜托,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先征询她的意见吧,怎么都看着他说话?

    尚卿文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脸看向了舒然,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慵懒,但眼睛却明亮得透人心魄,在两人目光相对时,他轻语,“可以吗?”

    舒然是被他这句突如其来的温柔话语给怔得愣了一下,感受到周边人的目光,对温柔话语没有抗拒力的她现在可不是说‘不可以’的时候,她点了一下头,尚卿文唇角勾了勾,在她起身时他凑过来一阵耳语,温柔的气息流窜在两人之间,她耳根子一阵酥软,便听见他低媚的声音,“在那边等我,待会我来接你!”

    咯噔一声,舒然心脏跳了一下,有些慌乱地挣开她轻握着的手,站起来跟着那两位女子往一边的休闲区走去,走出两步之后便听见了身后有男人传出来的笑声,她听出来了,是张晨初的不羁笑声,带着浓浓的暧昧,捏着鼻子一阵阴阳怪气地说着,“啊,好羞,好羞啊!小脸都红了!”

    背过身去走了两步的舒然条件反射性地就去摸自己的脸,她这一举动让身后的人笑得更欢了,她转过身去朝笑得最欢的张晨初瞪了一眼,这个混蛋!

    张晨初那张狂的笑是戛然而止,摸着鼻子一阵咕哝,说的什么话舒然是没听见,因为她也一口气上不来走出了好远。

    “完了,卿文,她恨我了!”在见到舒然走远了,张晨初才摸着鼻子一脸无奈,司岚挑眉,“你以为自己是美钞人民币,人见人爱?”

    张晨初的表情有些受伤,“但至少美女见了也不该这样的啊!”

    “你觉得她该怎样?”尚卿文幽幽出声,语气里带着一丝浅浅的怒意,张晨初眼睛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司岚,喏,你惹的祸!你摆平!

    司岚心领神会,沉眉,“卿文,malc不会再多说一句,这个你可以放一百颗心!”

    “连自己的女人都掌控不住,司岚,你的水平,下降了!”尚卿文端起酒杯晃了晃,神情悠然。

    哦?这个话题倒是新颖!

    司岚那英气的眉毛闪过一丝狡黠,朝舒然走的方向看了过去,“那个,你掌控住了?”只是他怎么感觉不到?

    尚卿文抿了一口酒,薄薄的唇瓣抿了抿,眼睛的笑容里带着深邃的沉,“时间问题!”

    司岚微微一愣,张晨初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滞了滞,这表情,志在必得啊!

    ********

    华灯初上的景腾,里面的金碧辉煌让人很容易能联想到引人无限遐想的天堂,这里是富人的天堂!

    第四十九层的国际名流街,这里的商店打烊的时间很晚,一般都是凌晨两点左右,金黄色的地毯铺在了地板上,被灯光晕染出来的色泽让有种紫醉金迷的眩晕感,多走几步都让舒然感觉,自己的脚步虚空,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了。

    面对着这些奢华的品牌店,舒然有些头疼地伸手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曾经陪林雪静来过,是来取那一季的一个新品爱马仕手提包,来时进店见到那标牌上的价格表,那不是人民币,是欧元,对林雪静那种追求奢侈的极品观念,她只能噗之以鼻,她吃饱了撑着要花一年的工资来买个包!

    她也不是没买过名牌,只是在她看来,太过奢侈的生活不太实际!

    与其买这些玩意,她不如去古物市场挑自己喜欢的古玩,留着升值,也算是对人生的理智投资!

    走在前面的两人不停地对每一个店的这个年度那一款的精品最吸引人展开了讨论,如果她相信sali说的要探讨什么古物古玉的话,那她就是傻子,是个精明的人都知道,那是因为那三个男人有正事要谈,需要支开她们三个女人的美好借口,只是她没想到,她们会来这个地方!

    舒然有些疲惫,再加上有些惦记还在酒店里睡着的林雪静,便停下脚步,她是没闲情逸致逛这里,更何况她现在是身无分文,再次郁闷走的时候把包给落下了,没有钱包防身,她就是连出门都感觉没有那种安全感,更别说是在这种随意一颗钮扣的价格都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方。

    “舒小姐,你怎么了?”走在前面的sila停了下来,高挑抚媚的身影在璀璨的灯光下犹如一支妖冶的红玫瑰,舒然在近期的封面杂志上是见过这个女人的,她是模特界的新起之秀,是在前阵子的模特大赛中技压群芳脱颖而出的女子,只不过舒然一想到封面上玉女形象的她跟张晨初那亲密的关系,心里就突然冒出了一个‘好白菜都被猪拱了’的念头。

    “没什么,我有些累了,你们逛吧!”舒然淡淡地说道,心里更加确定了,不要跟陌生人一起逛街的这句话是对的,观念不同,本就不是一路的,多费神呢!

    “舒小姐,现在时间还挺早的,他们估计还没有聊完,这个时候你要是走了,待会尚大少要是找不到人--”malc也走了过来,亲昵地挽住了舒然的手臂,舒然有些不太适应,是因为她身上的香水气息。

    怎么又把她跟尚卿文牵扯到一起了?舒然眉头微微一蹙,不得不说她今天是没办法摆脱‘尚卿文’这个标签了,感觉到自己的左臂也被sila伸手挽了起来,她整个人就被她们夹在了中间,好在她身高不低,就是因为今天她没穿高跟鞋所以显得比她们要矮一些,不过这种感觉实在是,很不好!

    “舒小姐,反正都来了,买点东西回去吧,我记得前面有个店,里面的钻石耳环特别漂亮,去看看!”sila敏锐地发现了在舒然的细小耳垂上坠着一枚精致的钻石耳环,其实一见舒然也不难看出她是个很讲究精致的女人,从她脸上的妆容和衣着的搭配就看得出来,虽然全身不是什么名牌,但她却发现她的耳钉确实钻石的,虽然只是普通的钻石,但是想想,她应该对这个很感兴趣才对。

    舒然眼神一动,是,如果这个地方唯一能吸引她的,就是那家钻石耳钉的店了。

    那是世界著名的钻石品牌graff,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钻石品质、设计、工艺均是最顶级的,只不过她来逛过一次,被那价格闪得眼睛都直了,她承认她是喜欢那里的耳钉,但是,喜欢可不能当饭吃,她又不是林雪静那个傻子!

    舒然本想拒绝,可是自己左右都被人挽着,两人是挽着不放是生怕一松开她就离开了,两人的举动让舒然有些哭笑不得,她走了有什么关系,她们难道还需要向尚卿文交差不成?

    舒然第一次是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被人夹着逛街,在到了graff品牌店的时候,她们受到了店员的热情招待,女人是感官动物,在华美的钻石的光晕下多少会有人被冲昏了头脑,当舒然的目光颇有自制力地透过那玻璃橱窗,在进店之前自己就做好了心里准备,本以为有很强自制力的她还是被橱窗里那一对精美的钻石耳钉耀花了眼。

    真的很美,美得舒然心里都忍不住地震撼,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眼瞳在极度地扩张,眼睛里全是那一对耳钉的影子,那是一对耀眼银色ion)的钻石耳钉,八瓣爪型,中间有钻石,边缘还有八颗碎钻,在灯光下璀璨得亮眼睛。

    只是当舒然的目光落在了那价格表上时,她好像听见了自己倒吸气的声音,抬起脸把目光转向了一边,觉得还是应该坐在一边的休息室喝杯水的好!

    “小姐,有您喜欢的款式吗?”店员热情地问道。

    舒然急忙摇头,她脑子清醒着!

    店员本还想说些什么,因为凭直觉,这位小姐肯定是看中了哪一款,但听见门边响起了‘欢迎光临’的声音,店员朝那边看了过去,便直接丢下舒然大步走了过去。

    “尚先生好!”

    店员的热情超乎了舒然的想象,她站在橱窗边,看着走进来的尚卿文,对那名店员厚此薄彼的态度实在是不舒服,但是想象,现在卖东西的人不都这样吗?人家一看你就知道你不会买,还费那么大的劲儿给你介绍什么?浪费口水!

    不得不说,其实这样也挺好,若是店员太过热忱,她要是不买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现在正好!

    身侧高大的男人缓步走了进来,嘴角缀着无懈可击的浅浅笑容,勾起的迷人弧度让舒然都愣了一下,他的笑容经过店里奢华的灯光一晕染,有着让人眩晕的模糊感,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浅笑着谢绝了店员的推荐,朝着舒然走了过来,走近了笑了一声,“抱歉,让你久等了!”

    舒然还没有从他那神话般出现的光晕里晃过神来,听到他这句话不由得微微蹙眉,谁等你了?

    “她们说你在这里!”尚卿文侧脸转向了门口,舒然这才感觉,咦,确实,刚才还夹着她进来的两个女子跑哪儿去了?顺着尚卿文的目光,她看见了那两个人正在对面的手工定制制衣店里,像是正在讨论着什么话题,很入神!

    舒然忍不住地叹息一声,嫌她是包袱但又不能丢开她,所以将她扔在这里了。

    不过也不怪她们两个,是她自己看东西看得入神了。

    “谈完了吗?”舒然很随意地问了一句,就要往店门口走,站在人家店里不怎么好吧!

    尚卿文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舒然见店外没有司岚和张晨初的影子,想着估计那两人是不会来这里逛的,只是,尚卿文怎么来了?

    似乎是看懂了她眼睛里的东西,尚卿文轻笑着站在原地没动,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说了我来接你的!”说完不等舒然惊讶,他已经将她极有技巧地拉回到了身边,转脸看向了一脸狐疑惊讶的店员,清润的嗓音缓缓响起,“把她看上的东西都取出来!”

    ------阿勒勒,这是第一更,下面还有一更,不过估计要在下午了,么么,写好就更,继续求月票,求订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