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31:什么一起?

    舒然是没想过今天晚上能睡觉的,只不过坐在走廊上,尽管两边的窗户都没有打开,还是感觉到了空旷的冷,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困得打盹,最后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感觉到自己身体被移动了一下,她本是想睁开眼睛,但自己却困得不行,居然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她在做梦的时候都梦到了尚卿文说的那些话的场景,涌出来的淡淡的悲,让人心疼的愁思让她睡觉都睡得很不安稳。

    直到她被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吵醒,她睁开眼见到的是低着头也醒来了的尚卿文,她怔了怔,睁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而尚卿文也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睁开眼见到怀里平躺着的舒然已经睁开了眼,正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他笑了笑,伸手从裹在舒然身上的大衣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声音低哑地出声,“喂--”

    尚卿文只是轻声寥寥数语便挂了电话,舒然这才发现自己正睡在他的腿上,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她是如何睡在他怀里的,她都不记得了。

    舒然感觉到了一丝尴尬,走廊里还响起人匆忙的脚步声,舒然看了看,发现天已经亮了,她正准备起身,便听见走廊那边传来一声略带惊讶的声音,“大少?”

    刚才那个电话是关阳打过来的,就是询问他现在能不能上来,关阳是一大早就从d市那边赶了过来,得知尚卿文在住院楼,便先去了冉况家中,陪同冉爷爷一起过来的。

    “然然?”冉爷爷的声音里也带着惊讶。

    舒然一听到爷爷的身影急忙坐了起来,她一时有些着急也没有注意力道,也不知道她这躺了一晚上几个小时都压在尚卿文的大腿上,尚卿文的大腿早已麻得失去了知觉,她这一坐起来力道没掌握好,身下的尚卿文就忍不住地闷哼了一声,舒然一震,感觉自己坐在了他的大腿根部,有些异常的地方,她脸一红也顾不上周边人诧异的目光,爬起来就往病房里走,“奶奶,你醒了吗?你要不要喝水?”

    站在一边的冉爷爷和关阳忍不住地对视了一眼,关阳看见尚大少外套都没穿,而刚才舒小姐身上的那件衣服看样子就是大少给披上的。

    “这丫头,大献殷勤,非歼即盗!”冉爷爷笑了起来,尚卿文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着冉爷爷微微一笑,“爷爷!”

    舒然大步走进了病房,奶奶已经在护士的帮助下清洗脸了,见到进来的舒然脸色有些慌乱,脸颊上还有一抹异样的红晕,她笑了笑,目光在孙女身上溜达了一圈,“昨晚上睡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舒然愣了一下,给奶奶擦脸的护士忍不住地笑了,眼神还有淡淡的暧昧情愫在流转着,舒然垂眸才发现自己身上还裹着一件大衣,有些尴尬地急忙把衣服脱了下来,走过去忙接过了护士手里的毛巾,“还是,我来吧!”

    舒然帮奶奶洗漱完毕之后主治医生才查房,她下楼去药房取了药,正要上楼的时候便发现大厅外面不远处站着的人正是爷爷和尚卿文,也不知道他们是在谈些什么,因为隔得远,她只看清爷爷的嘴角在动,像是在说些什么,而尚卿文则是安静地听着,脸色有些严肃的沉。

    似乎,尚卿文跟爷爷的关系,有些不简单!

    **********

    奔驰车内,关阳从资料袋里取出了一份资料递给坐在后排的尚卿文,“大少,就如刚才冉厂长所说,老厂有三分之一的人反对炼钢厂被尚钢收购,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次尚钢的产品质量问题使得尚钢的声誉大不如以前,而此时的普华水涨船高,不少人是主张并入普华!”

    坐在后排的尚卿文安静地翻阅着手里的资料,眼睛微微地眯起,合上资料之后,声音很低地传了过来,“你昨天说,贺谦寻来过嘉和!”

    关阳点了点头,他有注意观察这位才被贺普华从总经理职位上下下来的贺谦寻,昨天,他确实来过嘉和!

    身后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语气很轻,但却带着一丝的冷,“看来,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关阳心里一愣,在听见尚卿文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

    当天晚上,舒然从嘉和赶回了d市,奶奶已经出院,她本是想在家里多待两天,但只可惜她接下来的两天都还有课,不得不提前离开,尚卿文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不太清楚,不过她收到他发过来的简短信息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此时,舒然的面前还摆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对面拿着筷子左右加攻的林雪静端起一盘莴苣尖往火锅里扔,一张脸被熏得有些红。

    林雪静一听见舒然的手机短信声就忍不住地用筷子敲着锅沿,“哎哎哎,你可别还没开始吃就想走人了啊!好不容易等着你回来!”

    舒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见到发过来的短信,急忙抬头朝四周看了一眼,确定没看见对方,才狐疑地收起了手机,皱眉时拿起筷子在锅里搅了搅,夹起一块无骨鸡爪往林雪静的碗里一扔,“吃吧!”

    林雪静险些被油碗里溅出来的油水溅了一身,用那双杏眼瞪了舒然一眼,看了一下手机就变得不太正常了。

    舒然确实有些不太正常,她端着果汁杯边喝边往周边看,这家火锅店是她和林雪静经常来的地方,在d市也算是高档的火锅餐厅,只不过她不喜欢太吵的地方,但林雪静却说吃火锅就要热闹,所以每次选的地方必然都是最热闹的大厅。

    冬天火锅餐厅的生意都是爆好的,大厅里人满为患,要不是林雪静这个吃货是这家店的白金会员,可以享受提前一个小时订位服务,恐怕现在她们也得像那边坐着排队等候的人一样,得等到有座位了才能吃。

    舒然的目光在大厅里穿梭着,还朝餐厅外面的看了看,确定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皱眉地将手里的那半杯果汁一口喝了下去。

    “我怎么发现你好像在找人?”林雪静吃了一口,挑眉说道,大厅里人声鼎沸,说个话都得比平时的音量大个两倍,林雪静说完还朝四周看了看。

    舒然没答话,拿起筷子正要吃,瞥见碗里红彤彤的红油,再想着刚才那条短信上说得,尽量吃清淡点好,嗅着这辣椒的味道,本来的好胃口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大厅里这么多人,难道他也在这里??

    ***********

    “这家火锅餐厅在d市的三环内总共有三家连锁店,从去年开始营业额一直非常可观!”从小盘子里拿出一只油炸馒头往嘴里送的司岚说着,瞥见身边坐着的人尚卿文无动于衷,便凑过去看了一眼,眉毛一挑,“你发短信??”

    这年头会发手机短信的人已经不多了!司岚看尚卿文的表情就像在观摩一块活化石。

    尚卿文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了下来,端起面前的一杯果汁,“你对这家餐厅了解的应该不止这些!”

    “聪明!”对面坐着的张晨初打了个响指,指了指司岚,“这店是他表姐的,不兴盛他这市长也白当了!”

    尚卿文轻笑一声,果然!

    ******

    舒然和林雪静吃完之后到结账区付款,按着消费金额,餐厅赠送了两罐子七喜饮料,舒然看着林雪静拿着饮料兴奋得像中了六/合/彩,挑眉,平日里见你买个包都是好几万,这两罐子饮料最多不超过五块钱,居然高兴成了这样!

    舒然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女人啊!

    “你在叹息?”耳边飘来的声音带着一丝探究的笑意,舒然愣了一下,抬脸见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她是站在餐厅的外面,林雪静还在里面付账,而对她说话的人手里夹着一支香烟,说话间眉宇带着浅浅的笑意,眸光里星星点点。

    舒然凝眉,她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却隐约感觉好像在那里见过的,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张晨初是提前出来了,外面虽冷,但空气比里面好多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她,见她看了自己一眼,满眼的疏冷排斥,不由得心里哀叹一声,这段时间是怎么了,主动跟美女搭讪都要被嫌弃了!

    张晨初叹息一声,朝舒然身后看了一眼,无奈一笑,“卿文,果然是刀枪不入啊!”

    舒然神情一怔,侧身朝身后看了过去,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就跳了一下,果然在身后见到了正和司岚走出来的尚卿文。

    尚卿文的外套褪了下来用一只手轻轻地勾着,身侧的司岚正边走边穿衣服,跟平时电视上严谨的样子是截然相反,被这个经常出现的大众脸一提醒,舒然才想起跟她说话的人是那天林雪静说的,呈帝集团的大少爷张晨初!

    那天慈善晚宴上,舒然是看到了尚卿文跟这两人走得比较近,如今看来,他们的关系还很不错!

    舒然朝尚卿文看了一眼,眼睛淡淡的一扫,这边司岚见状,笑着接过了张晨初的话,“嗯,百闻不如一见!”

    这是什么话?舒然站在原地一句话都没说,但感觉却像是动物园里被人观摩的动物一样,她挑眉想离开,那边林雪静一出来,手里还拿着两罐子的饮料,冲着舒然直笑,“然然,给!”

    舒然一手接过拉着林雪静的手就要走,林雪静是还没有看清楚情况,被舒然挽着的手有些紧,“哎,慢点啊!”

    “舒小姐,难得遇见,一起吧!”身后站着没动的司岚看了一眼没发一言的尚卿文,挑眉说道。

    舒然是没心情跟这几个胡扯,但被拉着的林雪静却突然定住了脚步,惊讶地转脸去看说话的人,一时间居然呆住了。

    舒然心里暗自叫糟,果然拖了几下好友都没有反应,心里是郁闷之至。

    此时的场景有些尴尬,而林雪静因为紧张和震惊像丢了魂似的,舒然是知道林雪静爱慕司岚已久的事情,只是没想过她一见到司岚连魂都没有了,心里震惊着好友的表现,拖不动在心里低咒一声,果然是蓝颜祸水!

    祸害不浅啊!!

    这种微妙的气氛实在是让人尴尬!

    站着的尚卿文却轻轻开口了,“一起吧!”

    舒然怔了怔,听见尚卿文这句落地便成定局的话,心里一愣,什么一起?

    --------今天的更新完毕了,继续求月票,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