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27:以身相许如何?

    书房里发出的异响让站在门口正要进门的关阳愣住了,想着这个时候要是进去也不太是时候,他正想着还是先下楼,结果却听见书房里传来了尚佐铭低沉的声音,“关阳,你进来!”

    关阳欲转身离开的脚步不得不停了下来,转过身靠近了门口,“董事长!是我!”

    书房里的尚佐铭背对着门,沉沉一叹,“今天一过,我也不再是尚钢的董事长!”他说完转过身来,看着站在门口的关阳,“别的都不用再说,你跟我说说那位舒小姐吧!”

    关阳一愣,舒小姐???

    *********

    “嗯,我知道了!”开车尚卿文在接电话的最后眉头皱了皱,被身边坐着的舒然看到了那眉宇间隆起的褶皱,舒然朝车窗外看了看,见车还没有驶出市区便转过脸来看着他,“你有事忙的话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看他从上车到现在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接了不下四个电话了,他应该很忙才对!

    尚卿文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没事!”

    尚卿文开着舒然的大红科鲁兹在快速了一条通道之后便出了城,车外阳光甚好,本是一个舒爽好天气,但此时坐在车里的舒然却丝毫提不起一丝观赏的兴致来,手里紧紧地握着电话,想要拨电话过去问问奶奶现在的身体情况,可她却提不起那个勇气来。

    “别担心,我问过了主治医生,***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尚卿文看着一直焦虑不安的舒然,轻声安慰。

    “真的吗?”舒然语气里带着一丝紧张。

    尚卿文对上她那满含期待的目光,诚恳地点头。

    从d市到嘉和,尽管上午下了一场大雪,但因为阳光甚好,加上高速路上的铲雪车一直在作业,道路得到了很好的疏通,尚卿文开车求稳,最快的车速也没有超过七十,到达嘉和医院时是两个半小时之后。

    车刚停下,舒然就推开门跑下了车,一路轻车熟路地往心胸内科跑,她对这家医院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每次来心里就有着要面对着生死离别一样的紧张和恐惧感,她一阵慌乱地踩着水泥石阶往上爬,是恨不得自己能跑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身后的尚卿文看着那紧张地跟平日里完全是判若两人的舒然,这一路她虽然在他的言语安抚下表面上冷静了下来,但其实她心里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她一下车身体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地冲了出去,是那么迫切地使出全力得往住院区跑,他已经尽量大步跟上,也被她丢下了一大截。

    尚卿文大步地跟着,她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追,在见到她终于停在了一个病房门口,身影停顿了几秒便冲进了病房,在他才刚抵达病房门口时,便听见了从病房里传来的哭声。

    哭声很大,带着长久的压抑,也终于宣泄出再也掩饰不住的恐惧。

    病房里原本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此时都因为这哭声变得寂静起来,尚卿文站在门口,看着伏抱着病床上的奶奶大哭的像个孩子似地舒然,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然然,奶奶没事,奶奶真的没事了!啊,不哭了不哭了啊!”满头银丝的冉奶奶伸手扶着孙女的背,一面轻轻安慰着,还朝床边的老头子看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埋怨,这都什么事儿啊?不就是晕倒了吗?瞧你把孩子都吓成什么样了?

    病房里在经过了一阵寂静之后便有人轻轻说话了,“孩子啊,你奶奶没事拉,你看她不好好的吗?别哭别哭!”,旁边病床上也还有人,见到进来的舒然伤心地哭,不免有些心疼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可能是真的吓坏了!

    扑在奶奶怀里的舒然这才睁开了眼睛,转脸看向奶奶时,还没止住哽咽,“奶奶--”话还没说完,包在眼眶里的泪水就滚了出来,冉奶奶心疼地用手给她擦擦,这眼泪是止不住地掉,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冉奶奶替孙女抹眼泪的时候发现病房门口还站着一个身影,抬头看了看,见到是尚卿文,冉爷爷这才想起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电话开始是孙女接的,后来又换成了尚卿文,此时见到了尚卿文站在病房门口,才恍然大悟地想起了,急忙起身走了过去,“卿文,来,过来歇一歇!”

    舒然听见了爷爷喊尚卿文的名字,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身后还有尚卿文,她从奶奶怀里抬起头来,脸上的泪水被奶奶擦干净了,但眼睛却涩得厉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她就格外的害怕,一路的担心和恐惧就在她见到***时候忍不住地就哭出了声,她怕啊,她生命里最重视的爷爷和奶奶,如果真的出了事她该怎么办?

    “傻孩子,别哭,瞧,眼睛都肿起来了!”冉奶奶摸了摸舒然的脸蛋,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她,又朝站在床边的尚卿文看了一眼,蹙眉说道:“卿文,是不是你欺负我家然然了,她怎么委屈成这样了?”

    冉奶奶其实不过是一句转移舒然哭泣的玩笑话,结果舒然脸上的表情一紧张,低低说道:“奶奶,才不是!”怎么她也要把她和尚卿文想在一起呢?不是那样的!

    身后的尚卿文微微一笑,见奶奶尽管脸色有些疲惫但还算有精神,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便笑道:“是奶奶,是我的错,我一定改!”

    尚卿文这么顺势接过了话,倒让老两口都愣了一下,冉奶奶挑了挑眉,但见老头子也在便不好说什么,而且她有注意舒然的表情,有些小紧张,脸上虽然有惊讶的表情,还朝尚卿文瞪了一眼,不过那瞪眼的表情,怎么看,都有那么一点儿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小女儿娇嗔的姿态!!

    这可不像然然啊!

    咦,这两孩子,难道真的??

    ***********

    冉***病情虽然是平稳了,但主治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一个晚上,在舒然陪着***时候,尚卿文则跑上跑下地将住院手续给办理了,而冉爷爷便赶回家去告诉那些左邻右舍关心冉奶奶身体情况的老邻居们,冉奶奶精神虽好但脸色却有些疲惫,舒然让奶奶先休息着,自己就在旁边守着她。

    这一路的担心总算是在见到奶奶安好后才放松了下来,紧张之后松了口气的舒然坐在病床边是寸步不离,见到熟睡中的奶奶脸色渐渐好了起来,她紧绷着的神经才松懈了,只是紧张过后,后知后觉的她才发现自己脑子居然晕沉沉的,想来是她早上穿着一套睡衣拢着一双拖鞋就从医院跑出来,又在冰天雪地的大马路上等车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冻得浑身发凉的她刚开始还只是感到有些头晕,在家里泡了个热水澡本来感觉已经好些了,只是现在,头重得都她快抬不起来了!

    舒然单手靠着床沿强撑着睁大了眼睛,只不过她的注意力全盯在了门口,很快视线便凝聚成一个小点子,脑子里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听见身边有脚步声传来,隐约还听见了有人低低谈话的声音,舒然动了动眼皮,眼皮沉得厉害,她好不容易撑开了一条缝就见到面前站着的人,脑子里反应了好几秒才抬起头来,没注意到自己此时正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自己先是趴在病床边,抬起头来时没注意平衡力道,身子一歪,被身后有人极快地伸出一只手臂给捞正了。

    “小心!”从脑后飘出了尚卿文熟悉的声音,舒然的瞌睡都被吓醒了,身体顺着他的手臂坐直了往椅背上一靠,站在床对面的冉爷爷笑了笑,“然然,累了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刚做好了晚饭,给你们留着的!你们俩先回去吃饭!这边我来守着!”

    “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别都在医院守着!”冉奶奶笑着接过了冉爷爷手里递过来的汤碗。

    舒然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多披了一件外衣,看了看是尚卿文的大衣外套,她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的奶奶和什么时候过来的爷爷,诧异出声:“我睡了很久了吗?”

    尚卿文笑了笑,没说话,亮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让她看了一下表,嗯,他们都聊了好久一会儿了!

    舒然脸上闪过一丝窘迫,转脸去看爷爷***表情,有些怪,再看尚卿文,尚卿文收回了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表情,没有什么异常。

    见奶奶脸色和精神都不错,舒然也松了口气,但感觉自己有些体力不支,若是还死撑着在这里守着倒是给他们添了麻烦,索性先回家。

    从医院出来,两人并排着走着,医院离山庄别墅区不远,舒然并没打算开车回去,沿着熟悉的路往回走,身侧的尚卿文刚把外衣套上,可能是刚出有中央空调的住院楼,一出来还有些不适应,还忍不住地抖了抖身体,走在身边的舒然停下了脚步,朝他看了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犹豫,但还是蹙眉有些别扭地出声,“今天,谢谢你!”

    开车送她回来,还跑上跑下地帮着奶奶办理入院手续,做了这么多值得道一声谢。

    身侧的男人好整以暇地笑了笑,在舒然感觉到他的目光慢慢地凝住在自己的脸上时,她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眼睛,便听见他低笑一声:“然然,这是你第三次说谢谢!”

    舒然愣了一下,三次吗??她怎么不记得了!然而就在她发愣的时候便听见了尚卿文轻笑的声音,“都说四不过三,然然,以身相许如何?”

    ***********

    阿勒勒,此文一月一号会加更,香宝们,请捏紧你们的月票,在一号的时候投给咱们的尚大少吧,么么么么么----今天更新完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