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26:有能力将自己照顾好

    细软嫩白的芙蓉蛋从咽喉轻轻滑了下去,温软适中,面上撒着的一层薄细香葱夹裹着一些细细的肉末,爽滑入口,一阵鲜香入喉,舒然的唇瓣都抖了抖,傻傻得居然忘记了眨眼睛!被尚卿文那浅浅的笑意拉回了神,衔着勺子不肯放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走神了。

    尚卿文收回了勺子,含笑着转身去将蒸格里面的小碗端了出来,放在了一边,身后的舒然闷闷的问道:“你怎么不问我味道如何?”

    听着她低低的声音,尚卿文转过脸来,笑,“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味道刚好!”

    嗯?是吗?舒然愣了一下,垂眸时目光停留在他那浅绿色的围裙边缘的细细蕾丝,转过身去,唇角不由得轻轻勾起。

    午餐很简单,一份芙蓉蒸蛋,一份清炒小白菜,一小块的豆腐乳。

    舒然见到自己买回来的那张餐桌第一次摆上了两双筷子,两只碗,两根勺子,对称着放着,心里感叹难怪中国的建筑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喜欢讲究对称美,确实,对称美!

    只不过对面坐着一个人吃饭还是让她感觉到了不习惯,自己有规律的生活突然被一个外人给打乱,一时间难以接受。

    若是在以往,这个时候的自己应该还躺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只要没有课,不用外出,在家她最恋的就是床,就像大学生活一样,没事裹床上,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爬起来一碗泡面就轻松打发掉自己的胃,但家里有个人她也没办法卷床上了。

    “不合胃口?”坐在舒然对面的尚卿文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他把衬衣衣袖往手肘上撩了一些,露出精瘦的手腕,手腕上的那只机动表在餐厅头顶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低调的奢华光泽,其实舒然有发现,他的衣服上并没有任何的logo,但衣服的质感和版型却是格外的优质合身,因为林雪静的缘故,经常接触名牌的舒然也知道,有一部分人不穿明显logo的衣服,大logo印在衣服上只有俗气的感觉,真正的贵族不需要用一个logo来证明,没有logo的衣服要么是不知名的牌子要么就是手工定制,但他身上的衣服显然不是那种一般的牌子。

    如果非要说她对他衣服的感觉,除了低调的奢华来形容,她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汇了!

    尚卿文看着舒然那失神的表情,用筷子夹起一只菜心放她碗里,是自己则端起面前装着清粥的小碗开始吃了起来,见舒然还没动,便笑了起来,“然然,你是看我看得失神了吗?”

    舒然小脸上一阵皱巴巴,蹙着眉头将他夹进自己碗里的菜心往他碗里一放,自己则埋头开始吃了起来,心里一阵嘀咕,臭美,谁看你看得失神了?

    舒然低着头用筷子扒着碗里的粥,一口气吃了一大半,觉察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过分了,把不吃的直接扔他碗里了,实在是有些失礼,她抬起头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却见尚卿文依然一副端坐的样子,他吃饭的姿势很优雅,一阵狼吞虎咽的舒然却发现对方吃饭是慢嚼细咽的,比起自己这吃饭的阵仗,对面的男人吃东西安静得就像一缕空气。

    而被舒然扔进他碗里的青菜心正被他用筷子夹进嘴里慢慢地吃着,感觉到舒然在看他,他抬眸对着她笑了笑,“不吃青菜可不是个好习惯!”

    舒然表情噎了噎,前两次一起吃饭时,她都没怎么注意尚卿文喜欢吃什么,两次都在饭桌上,不过他说话的时候居多,吃东西的时间倒是很少。

    一顿饭吃得格外安静,舒然的后半碗饭吃得慢了些,尚卿文将那碗芙蓉蛋全摆在了她面前,直到看着她吃完了才起身收拾碗筷。

    “哎,我来!”舒然站了起来,这就是吃人手短的感觉吧,她说完速度很快地将那几只碗收了起来,正要往厨房里走,被身后的尚卿文轻轻叫住,“等等!”

    舒然停了一下脚步,站着正纳闷,脑后的长发被一只手轻轻地拂到一边,后颈脖一阵酥麻的痒,眼前便闪过了浅绿色的影子落在了她的面前,颈脖上被轻轻地一套,一双有力的臂弯从她腰两边圈了过去,将舒然整个人都圈进了他的怀里。

    怀里的舒然浑身都紧张得动了一下,耳边便传来他低低的声音,“然然,别动!”

    他的声音就像带着致命的魔力,耳朵被他鼻息扑过来的温暖熏得一阵酥软,胸口里的那颗心脏砰砰砰地跳得飞快,屏住呼吸的舒然感觉浑身都僵硬了一般,果真如他说的那样一动不动。

    待他拽住那两根系绳再绕到了后腰,轻轻系上之后,舒然这才快步地离开,身后站着的男人看着她有些匆忙的背影,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浅浅的笑。

    舒然奔进厨房,也没有转身去看身后的人还在不在,只是觉得自己心猛跳个不停,她拧开了热水,开始洗碗,发现自己的手有些不听使唤,心里一阵懊恼,停下来一阵深呼吸才迫使自己平静了些。

    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一惊一乍的表现实在是让她乱了方寸了。

    舒然洗完碗走出厨房时听见客厅里正放着午间新闻的报道,尚卿文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遥控器闲适地放在了扶手边上。

    午后大雪已经停了,剖开云层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直射/进客厅,使得整个亮着灯的客厅都显得格外的温暖,而那沙发上坐着的浅色衬衣的男人沐浴在柔光下,转过脸来朝她露出的那一抹笑容浸透进了暖光里。

    这样温柔的对视被一通电话打破,舒然快步地走到了沙发边,伸手翻出了自己的手机,看见是嘉和老家那边来的电话,急忙接了起来,从电话里传来了爷爷焦急的声音,“然然,快,你奶奶住院了!”

    “怎么回事?奶奶怎么了?”舒然神经一个紧绷,看新闻的尚卿文便把电视给开成了禁音,转过脸去看她。

    电话里的爷爷有些心急,加上医院那边好像有些吵,舒然听到的声音又是断断续续的,也急得有些乱了分寸,手里的电话被走过来的尚卿文拿了过去,放在耳边冷静地说道:“爷爷,我是卿文,你如果方便请把电话拿给主治医生!”

    心急火燎的舒然听着尚卿文这冷静的声音,心里悬着的大石头莫名其妙地落了地,踏实了些,她抬脸看着接电话的尚卿文,屏住呼吸耐心地等待着。

    “好,我知道,嗯,我们马上过来!”尚卿文接完电话迎着舒然那紧张的目光,轻声说道:“奶奶是心脏病病发,现在已经送到了医院!”

    奶奶!

    舒然狂跳不已的心脏猛的一缩,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急忙往卧室那边跑,跑开时尚卿文看到了她那双急得通红的眼睛,眼眶红得都有些浮肿,眼睛珠子周边就像注了水一样,他听见卧室那边传来一阵推拉门发出来的声音,便取了自己的外套穿上,早早地到了门口,将门口小盒子里的车钥匙拿在了手里。

    舒然跑进卧室将衣服换好,匆忙的她在屋子里一阵乱翻,取了钱包和一些必备用品,跑出来时见到尚卿文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她伸手去小盒子里掏车钥匙,尚卿文把手里的车钥匙摊开,不等舒然开口,就说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舒然伸手要去取他手里的车钥匙,尚卿文合上了掌心,把钥匙放进了自己的裤带里,看着舒然皱眉,他伸手提起门边的那双雪地靴,“把鞋换上!”

    心急火燎的舒然只好弯下腰去穿鞋,等她极快地穿好了鞋子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走,被身旁的尚卿文一把拉住了胳膊,舒然眉头都快拧成一块儿了,转脸用那双红眼睛瞪着尚卿文,有完没完啊?

    身侧的尚卿文去直接忽视掉她那焦急的眼神,伸手将她身上的羽绒服拉链拉好,声音低沉出声,“担心别人的前提是首先要有能力将自己照顾好!”他替舒然拉好拉链,并将刚才从沙发上面拿过来的那顶毛线帽子戴在了舒然的头上,伸手将她有些乱的刘海整理整齐撩在了耳畔后,紧抿着的唇瓣这才松了口气地弯了弯。

    尚卿文身上总能释放出能让人安静下来的气息,他的手拂过舒然的额角,指腹的暖让她那浮躁不安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走吧!”尚卿文提过她手腕上的包,伸手拉过她的手,顺势将门带上。

    **********

    尚家别墅!

    莫妈是第几次出来望门口了,她都不记得了,她刚才送参茶上楼的时候又听见尚老爷在询问大少爷回来了没有,都问了好几次了!

    董助理说记者大会早在上午十点多就结束了,可是现在都下午了,大少爷怎么还没有回来?

    而此时二楼的书房门口,赶过来汇报记者大会的现场情况的关阳才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书房里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你是说,他现在是在那位舒小姐的家里?”

    关阳脚步一顿,随即便听见了书房里传来了座机电话被重重挂上的声音,紧接着便是茶杯被推翻落地砸碎的声响。

    ------这是第一更,么么,后面还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