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23:我并没有要和她结婚

    车内的温度已经是最高了,都让人感到有些闷了,聂展云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舒然,她在喘气之后便不停地搓着手,呵气的时候身子还在发抖,他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时轻声提醒,“把安全带系好!”

    舒然是被冻得晕头转向了,脑子发了懵,一坐进来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都蜷缩在了有着毛茸茸坐垫的椅子上,身边的人的说话声传来之后都在她脑子里迟缓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她朝聂展云看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愿意,她等手暖和了才系安全带也不迟!

    开车的聂展云接受到她那目光,冷不防地笑了一声,伸手将挂在自己椅背上的外衣拿起来往她身上一放,转过目光去看前面的路,“穿上吧,还有,把你睡衣的第一颗钮扣扣好!”

    她这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连衣服都没穿好!

    聂展云说完,心里虽有疑虑却什么都没问,倒是身边的舒然,把衣服往自己身上裹好之后,手在衣服里摸了摸那松开的纽扣,别向窗边的脸有些异样的红。

    什么时候松开的?

    她都没注意!

    看一向表情都没有超脱出冷静自持的舒然有这种发窘的时候,聂展云唇角勾了勾。

    车内很安静,两人都没主动说话,奥迪车在一个路口跟主干道分流时,聂展云接了一个电话,他佩戴者蓝牙耳机,‘恩恩’了几声,最后以一句淡淡的‘我知道了,我今天要晚一些来,就这样!’给这通电话画上了一个句号。

    “你把电话借给我一下,就在这里停车!”舒然听出了他应该是有事要忙,她现在只需要给林雪静打个电话,不出十分钟林雪静就会给她带来衣服,她也不用在这里麻烦他了!

    车进入了减速带,聂展云没有回她的话,而是将车继续往前开,越往前,路便更加的窄,舒然看着车外的景象,先是微楞,然后蹙紧了眉头。

    从主干道融进了街区小道,最后就剩下了一条两辆车并行都觉得拥挤无比的道路,如果前面有来车,还得靠边停下来才能安全驶过,街边到处是画着红色圈圈叉叉的‘拆’字,有的是拆了些,有的正在进行作业拆迁,只因还有不少人在居住,加上路边不合理的树木规划,使得整个环境显得更加拥挤混乱了。

    这样的场景让人很难想象这里也算得上是d市的城区,相对于那些繁华的街道的井然有序,这里已经乱得不能再乱了。

    奥迪车缓慢驶过,速度很慢,不仅要避让着随时会穿过路面来的行人,还要避让来车,缓慢驶过时,坐在车里的舒然有种时间在慢慢倒流的错觉感,这里,有着她童年时代的记忆,当然,不愉快的占多数。

    想象着十几年前她像车窗外的这群孩子们一样背着书包每天走过这样的街道,要过两道天桥才能到学校,走的就是这条路!

    不过她从归国之后,这几个月以来,今天还是第一次来!

    “这个时候来,那家狗不理包子正要出笼了!”聂展云语气淡然,却带着一丝孩子气的笑,似乎觉得现在能吃一个狗不理包子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舒然侧脸看他,目光中他那脸部轮廓有着不属于曾经年少时代的硬朗,高蜓的鼻梁下那薄薄唇轻轻地抿着,脸部的表情也很柔和。

    “来这里干什么?”她移开了目光,继续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将脸转向了车窗外,目光朝着路边那些掉光了叶子的白杨树上看了过去,只剩下了光秃秃的的枝桠,使得这些凌乱的住宅区的光线好了许多。

    “吃早饭!”聂展云语气不变。

    吃早饭?

    她并不知道回来的聂展云现在是住在什么地方,只是从她上车的地方到这里,已经开车不下半个小时了,他开这么远难道就是为了在这里吃一顿早餐?

    似乎是早就知道舒然会有这种表情,聂展云停下车来避让来车时,轻轻说道:“在国外这些年,已经习惯了!”

    舒然听着他说完,安静地看着车窗外,是吗?习惯其实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奥迪车七转八拐地挤进了一个小巷子,车一停,车窗一开,聂展云下车,看着不远处那被一群孩子围在一处的冒着腾腾热气的蒸格子被揭开了来,他笑了一声,“时间刚好!你在这里等着!”

    聂展云连外衣都没穿,仅穿着一件衬衣就朝那边走,坐在车里的舒然看着车窗外那阴沉的天气,看样子又要下雪了,她收回目光时看着自己身上搭着的外衣,再看了看仅穿着衬衣就下车的聂展云,眉头蹙了蹙。

    这个小巷子已经很古老了,看着那群背着书包的孩子欢呼雀跃地捧着手里刚买来的包子一蹦一跳地从巷子里蹿出来,她的眼神里晃过一丝恍惚,看着那个巷口,脑海里的记忆翻滚而出,而那个此时正提着包子走出来的人也回到了最初的样子,清瘦身高,脸上总是露出一丝云淡风轻的笑的少年此时正朝她走了过来。

    “喏,给你,酱肉馅儿的,味道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趁热吃!”聂展云站在车门边伸手将手里提着的纸袋从窗口递给她,自己则站在车门外,靠在车门口取出西装裤里的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静静地吸了起来。

    舒然接了过来,揭开纸袋便嗅到了一阵暖暖的香气,她也好久没闻到这种香味了,有些东西明明不是你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但是因为染上了回忆的色彩,就跟酿酒一样,也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有让人追忆的味道了。

    包子皮儿很薄,一咬既破,里面是细碎的酱肉馅儿,闻起来是特别的香,舒然咬了一小口,慢嚼细咽的同时听到了车门边聂展云低低的声音,“这一带就要拆迁了,能吃到这种包子的时间不多了!”

    “没有一种东西能让人能持续一辈子的吃下去,再好吃的东西也会有厌倦的时候,就像有时候你觉得那东西之所以好吃,是因为你本来就吃得少,或是很久没吃了,偶尔尝一下,觉得味道不错!”舒然平静地说着。

    靠在车窗外的聂展云转过脸来垂眸看着坐在车里的女子,轻笑了一声,继续顺着自己刚才的话说了起来,“没想到刚才那位买包子的老爷爷还记得我!还问我什么时候搬走了都好久没来照顾他的生意了,sugar,他也提到了你!”

    舒然没有回应,慢慢地吃着纸袋子里的包子,吃完了一只,又咬开了另一只,早上她并没有吃东西,现在只是觉得饿。

    聂展云站在外面抽完了一支烟,将烟头轻轻一抛扔进垃圾桶里,转身看向了坐在车里吃包子的舒然,笑。

    “舒然,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你的理智带有针对性!”

    ***********

    “大少,媒体那边我已经打理好了,您放心!”从办公室出来的关阳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今天这一场仗还是打过来了。

    刚才的记者大会如他们预想中的那样,挑刺的,故意捣乱的,问题犀利的都有,好在有大少在,四两拨千斤般地将这个记者会给召开完毕,刚才从会议室出来的尚钢高层个个都忍不住地嘘了一口气。

    “恩,接下来看效果,不过我们也不能放松,尤其是质量部那边!下个月便是质量月,接受考验的时候才刚开始!”尚卿文沉声说完走进了办公室,并没有坐回座椅,而是从抽屉里取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手机时看见有一条留言,提示有一个电话转移,他点开了看了一眼,正要准备汇报工作的关阳看见了尚卿文那微变的脸色,有些微怔地出声,“大少,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尚卿文眼神动了动,收起手机时目光沉了沉,坐回了座椅,示意关阳,“继续!”

    关阳重新打开了平板电脑,给尚卿文汇报着明天的工作安排,今天尚钢的记者会一开,就表示了大少重新接手尚钢,即便是他们有条不紊地安排,但要忙的事情还是很多。

    坐着听汇报的尚卿文躺在了椅背上,一手轻放在了太阳穴的位置,关阳在抬头时发现,他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大少这是怎么了?刚才在那么刁钻的记者大会上都不见他皱一下眉头,这是怎么了?

    **********

    奥迪车在星座国际住宅小区的大门口停了下来,从车里下来的舒然没忘记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回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室外的冷风一吹,她浑身都抖了起来,但在牙齿打颤之前出声,“谢谢你送我回来!”

    聂展云看着那件放了回来的外套,眼底闪过一丝幽暗,却什么话都没说,却在舒然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叫住了她,话语里带着一丝沉冷的无奈!

    “sugar,我并没有答应她要和她结婚。”

    ----------------

    ----阿勒勒,今天更新完毕鸟,么么,明天精彩继续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