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19:是不是姓苏

    星座国际公寓门外,舒然挂断了秦候远的电话,站在门外的她看着过道上明亮而柔和的灯光,沉默了一会儿才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舒然一直都知道,舒童娅女士就在秦候远的身边,毕竟秦候远的身体还在康复期,她这段时间在用心照顾着秦候远,想想一个病人隔三差五地都给自己打电话关心她的身体和生活状况,心里过意不过是理所当然。

    秦候远这样的表现其实跟她有没有拿钱救秦氏没有任何的关联,从舒童娅嫁进秦家的那一年开始,舒然对这个中年男人是排斥的,但是随着年岁和时间的增长,她看到了他对舒童娅的好,也切身体会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好,如果一个人能在十年时间里一如既往地持续着对别人好,那么,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好参透进骨子里的就是能温暖人心的东西!!

    所以舒然会跟舒童娅吵,但却绝对不会在秦候远面前说一句违和的话,因为她是打从心里地尊敬着这个男人!

    因为是他,弥补给了她儿时最想得到的父爱!

    舒然进门后将门紧紧地关了起来,她先是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沙发,从扔在沙发上的包包里翻出了一个小袋子,袋子里装着的是魏妈妈手织的两副手套,她看了一眼那双黑色的,随后一手将手套扔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她把家里都收拾了一遍,自从上次请了那个钟点工不甚满意之后,她便没有再请过家政,因为公寓是两层,两层加起来两百多平米,光是里里外外拖一次地都用了她快两个小时的时间,等她将楼上楼下都整理了一遍之后,她往客厅里的大沙发一趟,累得浑身都是汗,刚才在健身房打扫卫生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进去过了,连跑步机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其实她已经很累了,只是突发奇想地想将屋子整理得更加干净一些,看着从二楼搬下来的垃圾箱,这些是她从二楼的储物柜里翻出来的旧东西,都是些以前的旧日记本,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以前她觉得自己是个恋旧的人,这些东西一向保存完好,但是今天晚上再次翻出来,就那本珍藏着的日记她只翻了两页便再也看不下去,那些是曾经的记忆,也是曾经的那个自己,跟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这是她今天在见过了聂展云之后最真实的想法!

    想想那天在慈善晚会上的失态,跟今天晚上的对坐浅谈,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及时发现而已!

    舒然坐在沙发上目光扫过那一箱子的旧物,冷嘲一笑,舒然,其实你不该怪别人冷血,因为你自己就是个冷血动物,你爱的深度,也不过如此!

    舒然将那一箱子的旧东西扔在了门口位置,等她出门的时候直接带出去扔掉,她洗完澡回到卧室时,见到了那提前准备好了的药和开水,温开水是在她拖地之前便准备好的,现在已经凉了,她握着杯子,看着放在柜台上的那一小盒子的药,眉头轻轻地皱起!

    过了一会儿她下定决心般地将那盒药撕开了外包装,抠出药丸子扔进了嘴里一口水吞了下去。

    *********

    尚家,佣人从厨房里热好了夜宵,正要端上楼,从楼下下来的莫妈轻声吩咐道,“老先生说董助理也在,要多准备一份!尽量清淡的好,老先生现在还不易吃油腻的食物!”

    “是!”

    “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莫妈问道,眼睛里也有了一丝期待。

    “是二少爷从部队里打回来的,询问老先生的身体状况,还问了大少爷的情况!因为刚才老先生在谈正事,所以已经请二少爷十分钟之后再打过来了!”

    “大少没有来电话吗?”莫妈眼底流露出一抹忧色,见对方摇了摇头,莫妈轻轻一叹,自言自语地说道:“可能是他太忙了吧,不过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回来的,到时候就好了!”

    二楼,躺在床上修养的尚佐铭正在听着董源的汇报,听完之后,他眉头蹙了蹙,“他的决定是对的,尚钢要尽快召开记者大会!”

    董源听了点了点头,尚佐铭沉思了一会儿,又询问了一下公司里的近况,董源都一一回答了,大少回尚钢的第一件事便是应对这场因质量问题而引发的各种问题,还有便是嘉和那边的收购也即将进入尾声,只不过现在遇上了一点小小的阻碍,进度慢了一些。

    尚佐铭听着眉头挑了挑,“贺普华那个人老歼巨猾,我听说他来找过卿文?”

    “是的,他是想在炼钢厂那边掺和一脚!”

    尚佐铭冷嘲一声,“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浅而易懂,他可不会委屈了自己!”

    董源认可地点头,又笑了笑,“老先生,大少也同样不会委屈了尚钢,这个,你应该放一百颗心!”

    尚佐铭听完笑了笑,似乎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交给他,我放心!”说完这句,尚佐铭又朝董源看了看,疑惑地说道:“我最近看报纸,外面传着的,贺家是不是要有大喜事了?”

    董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不确定地说道:“这个倒是没听贺家人出来澄清,应该是媒/体捕风捉影的谣传吧!”

    尚佐铭冷哼了一声,“上梁不正下梁歪,教出来的孙子都没出息!”

    董源哑然,随即又见尚佐铭眉头皱了皱,自言自语地说道:“雅阳今年二十五,卿文比他大了六岁,翻了年也就三十一了!”。

    尚佐铭自言自语了一阵眉宇间多了一丝忧色,恍然大悟地抬脸看着自己的助理,“你最近跟在卿文身边,他的私生活你了解到了多少?”

    董源脑子当机了几秒钟,这种事情老先生也要知道?见尚佐铭一脸正色地看着自己,董源真想摸一把额头的冷汗,好半响才回答道:“老先生,有没有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是偶然间听关阳在耳边念叨了几次,说什么‘舒小姐’!”

    舒小姐?

    尚佐铭面色微沉,眉头褶皱的幅度是明显比刚才要剧烈得多,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厉声问道,“是不是草字头的‘苏’?”

    董源被尚佐铭突然改变的语气吓得怔了怔,急忙摇头,“老先生,不如等我查一查再向您汇报!”

    尚佐铭微沉的脸色沉郁了下去,点了点头,“去给我好好查查!”

    **********

    从酒店出来的,关阳头有些晕晕的,酒桌上确实又喝了不少,不过好在是提前有准备,若是在以往喝这么多早趴下了,他朝走出门的尚卿文看了过去,抱歉地说道:“真对不起,看来又要董事长请代驾了!”

    尚卿文笑了笑,让关阳打车回去,他则径直坐进了车里,把外套往旁边一放,将车座椅放低了一些,拿起旁边的烟盒抽出一支香烟点燃了,安静地躺了下来。

    雪下得小,经过铲雪车轻扫过的路边还算干净,只不过越到了晚上气温越低,地上结了冰开车驾驶就更加要小心!

    他旁边的车窗并没有关,将拿着香烟的手直接搁在窗口,用手指弹了弹烟灰,呼出一口白气来,侧脸朝副驾驶的座位看了一眼,昨天晚上他就睡在这里,而她就坐在此时自己坐的座位上,她把外套搭在他身上,靠过来时扑面而来的淡淡香水香气让他一时都失了神,他再次吐出一口烟雾来,雾气中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将烟头一扔便发动了车!

    *********

    难受,难受,好难受----

    裹在被褥里的舒然开始浑身都热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身都像被泡进了水里,黏吱吱的把身上的衣服都浸湿了个透,但最难受的就是头部,晕,很晕,但却又不能直接晕得失去意识!

    舒然知道自己对那个药过敏,但她却不得不冒险吃下去,上一次是晕倒在路上被人送进了医院,她这次便选了晚上,如果要晕倒她也能睡在家里,结果这次却跟上次不同,上次只是晕,但这次她浑身都难受!

    但又说不出具体是身体的哪一个部位难受,只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她从床这头一直辗转到床那边,最后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想打电话给林雪静,想要问问做护士长的魏妈妈现在她应该怎么办?可是她从床上滚下来之后就没有力气爬上床找手机了,而床头的座机离自己也变得遥远起来,她难受的在地上开始翻滚,心里却想到了母亲,若是此时她在,一定会臭骂她一顿,但是在此刻,她却想到了如果有她在,该多好!

    **********

    尚卿文的奔驰轿车停在了星座国际的四楼停车库,他下车看了看时间表,现在这个时候也不算晚,摸着裤袋里的那把房门钥匙,他眉头微微一挑,这个时候,她是不是睡着了?

    他轻车熟路地步入电梯,到了门口时犹豫了一阵子但还是先按了门铃,只不过没人回应,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房间里的灯都亮着。

    舒然有个习惯,无论她在哪里睡觉,屋子里的所有灯都是开着的。

    尚卿文刚踏进门就觉察到了一丝异常,他连鞋都没换,直接朝卧室走去,推开卧室的门时看到眼前的一幕让一向冷静的他都忍不住地脱口而出,“然然!”

    滚在地上头发乱得已经遮住了脸的女子是她吗?他大步走了进去,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是谁?谁来了吗?

    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想起她?她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耳边响起了焦急的呼唤声,她朝那个声音发出的方向靠了过去,泪水更加凶/猛地夺眶而出。

    他摸着她额头上那异常的体温,松开手,刚才手挨过的手心竟然都是汗!而那张被头发掩盖了的小脸露出来时,脸上的泪水沾了他一手!

    尚卿文没再多想,用自己的大衣裹着她就夺门而出!!

    *******

    急诊室门外。

    穿着白衣大褂的女医生走了出来,见到了门口站着的人,不等对方开口,就挑眉将对方打量了一遍,“你是病人的先生?”她刚才大致看了一遍他填写的资料。

    尚卿文轻轻点头。

    女医生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作为丈夫,你难道不知道你太太对避/孕/药过敏?”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有五百字的福利哦,明天继续精彩,么么,求推荐票,求订阅哦,如果大家觉得不够看,欢迎大家去捧场茗宝的【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正文已经完结了滴,也很赞的一篇文哟,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