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17:情侣吗?

    “然然,我在追求你!”

    尚卿文清润的声音轻缓地响起,声音在空旷而寂静的车库里显得空灵而清晰,他的目光平静地落在了那个淡紫色的身影上,不带任何深情,有着理所当然的平淡。

    而背过身去走远了的舒然停下了脚步,感觉到身后那道清淡的目光,她站在原地冷笑了一声,追求?

    舒然转身,看着站在车旁的男人,眼底涌出的是一阵冷嘲暗讽,粉红的唇瓣轻轻地开启,声音有着淡淡的嘶哑,她用昨天晚上哭哑了的声音静静地说着:“你追求的,不是我!”她说完转过身大步地走开。

    直到那清脆的高跟鞋走远了,站在车旁的男人紧紧凝视着那边的目光良久之后才收了回来,垂眸时掩下眼底晃过的幽沉。

    然然,你会这么说,只能说,你不了解男人!

    *********

    电梯/门被关上的那一刻,看着那个还站在原地的男人,舒然在电梯里握紧了双手,在她进了自己的家门之后,她第一件事是将自己全身的衣服都脱掉,走进浴室打开了花洒从上到下拼命地冲洗,腾起的热雾中,她伸手捂住自己疼痛不已的小腹,咬着牙伸手将滚出来的泪水一把抹了个干净。

    脏,脏,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干净的地方!

    她手里拿着搓澡用的泡沫用力地擦洗着自己的身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他都亲吻过,他都爱/抚过,她恨不得将身上都洗掉一层皮。

    舒然在洗浴室里将自己全身都撮得泛了红,出来时,脑子一阵晕晕沉沉,她全身难受地往被窝里一滚,沉沉地睡了过去。

    林雪静按门铃按了不下十分钟,是把耳朵给完全贴在了门上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不过很无奈,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她难道也不在家?不可能啊,学校那边说舒然请假没去,而舒然昨天和今天都不曾去过海洋馆,她应该在家才对!只不过她手机关机,打家里的座机又久久没人接!

    林雪静拿起手机再拨了一次,听见客厅里的座机叮铃铃的响着,确定没有人之后正要挂电话,门就发出一声卡擦声,林雪静吓了一大跳,一把推开门就见到穿着睡袍的女子转身朝里面走。

    “然然?”林雪静不确定地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轻轻喊了一声,感觉到这种气氛有些怪怪的,说不出哪里的怪异,她手里还提着妈妈让带过来的汤,说是要给舒然补补身子的。

    “然然,你手机怎么关机了呀?我去你们学校,你们教导主任说你早上打电话请假一天,今天没去学校,你身体不舒服吗?”林雪静进门,将门关好,俯身换鞋时发现门口摆着一双男士的皮鞋,心里一个咯噔,呀,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啊?

    她打了电话吗?走进客厅的舒然摸着有些发烫的额头,昏昏沉沉地感觉是越来越糟糕,抬脸看向客厅的落地窗外,天空是灰蒙蒙的,既像早晨又像傍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她是睡了一个晚上了还是睡了半天?

    “我今天把那两只小狼犬送到我妈的工作单位去了,那边去需要两只看门狗,那两只小狗正好,我送过去的时候人家还说品种不错呢!”林雪静说话的语气没变,但目光却小心翼翼地朝房间里看了看。

    舒然听着好友的碎碎念,拿起杯子往饮水机前走去,俯身去接水的时候手里的玻璃杯一滑,杯子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被快步走过来的林雪静捡了起来,一阵叹息,“我来吧,我来吧,你坐着,看你就是精神不济,没睡好吧!”林雪静刚说完抬眸朝舒然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她随即呆了呆,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子的舒然。

    “然然,你,你,你的脖子--”

    不仅是脖子,还有胸口,她宽松的睡袍领口,胸口密密麻麻的都是诡异的暗红色。

    林雪静的震惊被舒然看在了眼里,她并没有遮掩,而是等好友慢慢地从震惊的状态下缓和过来时,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水杯自己接了一杯温水站在原地慢慢地喝着,林雪静从地上一跳而起,从刚才的震惊迅速转变成了一种担心,紧张地说出声,“然然,是他对不对?你真的--”真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了吗?

    林雪静话没说完,喝水的舒然停了下来,转眸看向她,“什么是真的?”

    林雪静被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神看得心里莫名一跳,舒然的态度冷静地让她觉得都失常!

    “然然,尚卿文他--”林雪静咬了咬唇瓣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带了吃的来?”舒然看向了林雪静,将目光转向了摆放在茶几上的保温盒,走过去提起来往厨房里走,留下目光呆愣的林雪静站在原地,听见厨房里传来微波炉运作的声音,林雪静皱了皱眉,走过去站在厨房门口咬咬唇还是说出了口,“然然,我知道我这么问涉及你的**,只是我想提醒你,上次在医院医生就说过,你对避/孕/药过敏要谨慎选择合适的避/孕方法,你们--”

    站在微波炉旁边的舒然停在那微波炉的指示灯上,听着好友的话,目光动了动,晕沉沉的脑子又是一阵眩晕。

    *********

    尚钢集团生产车间,几个戴着安全帽的人从车间里走了出来,站在车间门口,董源轻声说道:“这条生产线是五年前大少您在的时候从德国引进过来的,加上配备了钢铁研究院技术中心的研发技术,这两年尚钢的产品才能走上高端路线!”

    “研究院那边的人才储备如何?”尚卿文问道。

    “大少放心,这几年董事长在研究院是下了血本,不仅聘请国际钢铁界的权威人士,同时还面向国际范围延揽人才,从事着超前性和原创性的开发!”

    尚卿文认可地点了点头,要有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人才储备很重要!

    从生产车间出来,紧跟在尚卿文身后的关阳眉头皱了皱,“大少,那名技术人员也只说自己是一时失误导致那一个批次的钢材质量不达标,其余的什么都没说!”

    尚卿文轻笑一声,“既然是失误,在没造成不良后果之前,召开记者大会吧!”

    “啊?”关阳和董源都愣了一下,董源压低了声音,不赞成地说道:“大少,这样会使尚钢信誉受损!”

    信誉这东西要建立起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但一旦倒塌就如同塔罗牌,想要再重新建立起来就难了!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尚钢因为监管不力所生产出来的次品!”尚卿文皱紧了眉头,那批问题钢材追溯上来就是产自尚钢,尽管他是知道里面有猫腻,但是现实问题就是,在这个时候你要不承认那就是在推卸责任,这比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接受舆论评价后果还要糟糕。

    “记住在发布消息时附加一条,尚钢从即日起接受全民监督检验,并邀请相关部门参观我们的生产线!”

    关阳看着目光微沉的尚卿文,点点头,“大少放心,我们尽快安排!”

    黑色的奔驰车从尚钢集团出来,关阳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排单手揉着太阳穴的尚卿文,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大少,离您跟鼎茂公司的章总约定的用餐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现在就去吗?”

    后排闭着眼睛养神的尚卿文轻‘嗯’了一声,关阳见他露出疲惫的神色,便也不再说话,开着车继续往前,从工业区往cbd那边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关阳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将车开到了闹市区。

    圣诞节和元旦节两个连在一起的节日使得整个城市都是华灯一片,到处都是耀眼夺目的光晕,坐在车里的尚卿文目光转向了路边,夜市即将开始,即便是这么冷的天,但丰富的夜生活依然是吸引了不少的年轻人,人来人往的街头,他让关阳将车停靠在路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也不想在空调房里待太久,索性将车窗都打开,吹着室外的冷风,思维也更加清晰起来。

    今天晚上他的目的很简单,鼎茂是尚钢的合作商,有过业务往来,就鼎茂有意搀和兼并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从这位章总的口中来确认。

    他把目光转移到路边涌过的人群,关阳开门下车去买回了几盒酸奶,提前喝一些待会不至于醉得那么快,因为鼎茂的章骆可是个出了名的酒坛子。

    尚卿文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目光漫无目的地看向街边,车停的地方正是肯德基店的门口,看着坐在店里面那人打发时间的人们,他的目光有些飘渺起来,深谙的眸子里似乎陷入了一场深深的追忆,有着跟他平日截然不同的情绪展露,当他漂移着的目光突然停在了那透明的玻璃墙上,落在了那靠在窗边座椅坐着的人时,他的眼睛不由得眯了眯!

    那扇玻璃墙边,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后背挺直着靠着椅背,酒红色的长卷发柔顺的披在了脑后,她穿着白色的大衣,颈脖上的围巾随意地耷拉在胸前,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堆的快餐食品,她坐着没动,目光好像是平视着自己的面前的人,坐在她面前的男人姿势优雅地撕开了番茄酱的包料,仔细地挤在了那盒薯条上,伸手将放好酱料的薯条往她面前轻轻一放,抬眸时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唇角微微扬了扬。

    关阳上车时打趣一笑,“现在的情侣都喜欢有事没事都坐在肯德基店里,还真不错,消费不高而且环境还行!”

    坐在后面的尚卿文手里的打火机哗啦一声合上,清清淡淡地出声,“情侣吗?”

    上车的关阳被身后尚卿文的语气怔了怔,心里有些怪异,大少的语气,怎么让人感到了冷???

    *******

    阿勒勒,今天的更新完毕了,么么,求推荐票,有票的美眉不要吝啬哦,明天继续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