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09:我们相识已久

    “欢迎回家,然然!”

    低醇的嗓音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有着圆弧的饱/满,润润地直沁进人的心田!

    舒然却整个人都呆住,慌忙将一头扎进他怀抱的小脸抬起来,晃动的水晶珠帘被光折射而出的影子投在了男人的脸上,她的目光定死在了那张带着淡淡笑意的脸上。

    “你--”舒然突然有了神经错乱的恍惚感,伸手一把推开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她走错了地方?

    水晶珠帘被舒然慌乱地推壤动作震得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响声,舒然整个人都往后退,听见耳边响起一声“小心!”,她来不及停步,身体后仰着就往后面的墙上撞去,被她推了一下的男人迈出一大步伸手将她抱住,大掌顺势护住她的后脑勺,一阵轻轻的闷哼声在舒然的头顶响了起来,透过微凉的发丝,他的掌心稳住了她的后脑,舒然的后背还是撞到了墙上,不过因为有他的手背挡着,她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疼,倒是头顶传出来的那一声闷哼让还处在诧异震惊中的舒然回了神。

    “咦,你们--”推开厨房拉门的冉奶奶一出来便见到了这样的场景,一时间语塞,诧异之后便笑了起来,“我道是谁进来了,是我家这个丫头回来了!”

    ***笑容将舒然给彻底拉回了神,确定这里确实是她的家,她并没有走错地方。

    “卿文啊,你来看看--咦?然然回来了?”从楼上下来的冉爷爷也愣了一下,手里还拿着一只盒子,舒然急忙挣开了尚卿文的手,极快地闪开,看向尚卿文的眼神虽然没有了刚才的敌意但也有着浓浓的排斥。

    尚卿文穿着浅色的衬衣,外面套着一件薄薄的毛衣,即便西装裤是黑色的暗调,但整个人看起来却看不出一丝冷硬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那质地柔软的毛衣让舒然联想到了‘温暖’这个词汇,还是她刚才撞进他怀里时听到他胸口砰然而动的心跳声,总之舒然居然挑剔地找不到一个不好的词汇来修饰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舒然毫不掩饰自己那排斥的目光,而尚卿文也站在那边大大方方地让她看,脸上笑容浅浅,丝毫不避讳舒然朝他投过来的敌意目光。

    如果非要挑与他这身打扮不和谐的一处,那么就只有,套在他脚上的那双拖鞋了。

    舒然再看着尚卿文脚上套着的那双卡通毛绒拖鞋,鞋头上面有只棕色的大耳兔,耳朵耷拉了下来,配上那对小小的眼睛,有着萌翻人的气场,舒然没想到自己买回来的拖鞋有一天会套在这个男人的脚上,而且,上身虽然休闲却不失庄重,但下面的萌鞋--

    舒然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地扑哧一声险些笑出了声,感觉到他还站在那边看自己,觉得这个时候笑有些失态,舒然便咬了咬唇,忍住笑,对着下楼来的爷爷轻轻一抱,“爷爷,我回来了!”

    “你这丫头--”冉爷爷笑着走下最后一步阶梯,把目光转向了尚卿文,“卿文,这是我孙女舒然,你叫她‘然然’就好!”

    “爷爷!”舒然抬起头看向了含笑的爷爷,俏眉头微微一蹙,不明白爷爷为什么叫他叫得这么‘亲热’,卿文??

    “是的爷爷!”尚卿文温雅一笑,将手里拿着的擦手的手帕放进了裤兜里,朝舒然伸出了手,轻轻说道:“然然,我们又见面了!”

    这句话让舒然的脸色冷了一下,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她直接扔下几百块钱说的那句‘尚先生,我们不再见!’而他这句‘我们又见面了’这话听起来有些讽刺!

    舒然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放在她面前,一双含笑的眸子看着她,她松开抱着爷爷的手却并没有伸出手,而是看着他,为他这般轻松熟悉得喊出她的那声‘然然’,浑身好像起了鸡皮疙瘩,她看着奶奶在厨房那边忙进忙出的,急忙走过去,“奶奶,我帮你!”

    舒然以一种视而不见的姿态侧身从尚卿文身边走过,尚卿文收回了伸在半空的手,冉爷爷目光动了动,觉察到了孙女对他的敌意,心里也纳闷了,虽然孙女脾气有些古怪,但像这样对待客人的方式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失礼,但看着尚卿文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尴尬,便也放了心轻轻说道:“卿文,我这丫头性子有些怪!”

    “爷爷,我知道的!”尚卿文收回手时轻轻摸了摸自己高蜓的鼻子,恩,看来她还在为那天晚上生气呢!

    “咦,你们难道认识?”冉爷爷看着尚卿文脸上浮起的笑容,忍不住地问,这要是不认识,这丫头也不会对一个陌生人摆出这脸色来!

    尚卿文跟在冉爷爷身后,语气很轻,柔柔的带着暖意,“是的,爷爷,我跟然然相识已久!”

    尚卿文说完,耳朵里传来厨房里响起的碗碟撞在一起的清脆声音,他并没有转头去看,深幽的眼眸里带着一丝笑意,唇角不由得微微勾起!

    “哎呀,然然,快快快,用水冲洗一下,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都流血了!”奶奶低呼一声,忙伸手握住舒然被碎碗割破的手指放在水龙头下面用水冲洗了一下,菲姐急忙要放下手里的活儿去取医药箱,被舒然一把拉住,把受伤的手指头放进嘴里用力地吸允了一下,安慰两人,“没事的,一点小伤!”

    “小伤也是伤,然然,我带你上楼去处理一下!”奶奶拉着舒然就往楼上走,舒然被拉出厨房,眼睛却朝客厅那边看了过去,因为隔着一道屏风,她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该死的耳朵却敏锐地听着那边的动静,就如刚才,她听到那句‘我和然然相识已久’的话,震得她把捧在手里的碗碟都给砸地上了。

    相识已久?

    谁跟他相识已久了?

    隔着一道屏风,舒然在上楼时只听到从客厅里传来的低低的对话声,听语气他们像是正在谈论着什么事情,两人的声音都比较低沉,舒然也没听到什么话,被奶奶拉上了二楼,进了二楼的客厅,奶奶找来医药箱给她处理伤口,舒然则纳闷地低低问道:“奶奶,他怎么会在这里?”

    奶奶给她用药水清洗了一下伤口,查看了一下伤口并不长,只是割破了一点儿皮,这才松了松眉头,看向了舒然,“然然,听你这语气,你们认识?”

    刚才在饭厅见到两人拥着的那一幕她就觉得有些吃惊,孙女性子比较冷,听雪静那丫头说她这冷性子把周边爱慕她的男性都给吓跑了,她也盼望着孙女什么时候能带个男朋友回来看看的,起初还想着是遥遥无期,今天倒是挺突然的!

    舒然的一句‘不认识’正要说出口,但抬眼看见了奶奶那探究的目光,心知自己刚才做出的那些举动被细心的奶奶看出了些端倪,她现在要说‘不认识’就有了欲盖弥彰的嫌疑了。

    “见过几次面!”舒然闷闷地回答道,冉奶奶听完笑了笑,给孙女把受伤的手指包扎好,也不再追问,孙女的口风一向都紧,她即便是想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孙女此时的表情看起来倒是不让她往那边想都不行,她笑着起身轻声说着:“下去吃饭吧!”

    舒然的这顿饭是在家里吃得最不自然的一顿饭,席间爷爷跟尚卿文聊的都是一些各地的风景名胜地,当然还有对不少国家大事的见解,爷爷是个健谈的人,饭桌上的尚卿文谈话语速很慢,舒然是见识过他的应对饭局时的姿态,但不同于上次在酒店陪秦家人一起吃饭,此时的他身体微微前倾,在爷爷说话的时候目光很诚恳,眼睛里带着的不是曲意逢迎的刻意讨好,而是发自内心的谦恭,但又表现得极其自然随和,在一个话题结束之后能顺势接起下一个话题,让人感觉不到话题一停的尴尬,这种掌控谈话氛围的技巧让舒然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或许有一种人就是这样,天生的不会冷场,能带动这种亲切的谈话氛围一直持续到吃了饭还让人感觉意犹未尽。

    午后的阳光不错,吃了午饭,舒然要赶着回d市,她在来之前就跟爷爷和奶奶说好了,今天不能在家留宿了,她要赶着回去将期末试卷的试题选出来,她平日讲课都不曾按照课本上的来,但考试的内容却不能太偏,所以,最近连续几天晚上她都在研究课本,打算从自己找到的题海里赛选出自己中意的题目来。

    “然然,高速路下午还封路,你只能从另一条路回去了!”奶奶把要带给她的东西都整理好。

    “我来的时候都没有封路,现在天气正好又没下雾,为什么封路?”舒然愣了一下,要说早上雾大封路她还能想得通,现在阳光甚好啊!

    “你是刚才吃饭的时候没认真听吧?刚才你走神了!”奶奶笑出了声,舒然纳闷了,难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半个小时之前嘉和到d市的那条高速路上出现了连环追尾,一辆装满汽油的车发生了爆/炸,引发起后面的车都燃了起来,现在那条路已经封了,高速路那边已经贴出了告示,短时间内怕是不能恢复正常交通了!”

    有这事?

    舒然抱着暖手宝怔了怔,想起了自己如果要回去自己开车就只有从那条普通路上绕回去,要多开一个多小时,想着那弯弯曲曲的路,舒然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正好,卿文也要回去,然然,你帮爷爷送卿文一程!”从二楼书房里出来的人缓步下楼,尚卿文走在爷爷后面,并没有对爷爷的提议提出意见,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抱着暖宝宝的舒然。

    舒然眉头一蹙,她不知道爷爷跟尚卿文私下里谈些什么,吃了饭就上了二楼,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些什么,让爷爷如此重视!

    他难道没开车来?

    似乎是看出了舒然眼神里的疑惑,尚卿文淡淡笑了笑,“如果你不方便,我等关阳回来再回去也不迟!”

    “关阳办那事儿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办下来的!你又赶时间,别看现在天气不错,气象台已经发布了消息晚上有大学,加上高速路封了路,那条路又不好走,晚了还不太安全!”冉爷爷说着,看了看一脸不情愿的舒然,笑着说道:“然然,帮爷爷送送卿文,可好?”

    卿文,卿文,爷爷叫得何止是亲切?

    舒然心里的疑虑越来越重,面对着爷爷含笑的请求,她能说不吗?她能让尚卿文直接坐地铁回去吗?如果她不是因为平日上班要用车,这样的情况她会直接选择弃车坐地铁回去,高效快捷而且又安全,早知道就不该买那么多的东西害得她今天只能开车回来!

    “好!”舒然淡淡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但既然爷爷已经开口了,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临别时舒然和家人一一拥抱了一下,爷爷在耳边低低对着她说了一声迟来的生日快乐,舒然低低笑着,爷爷说好了今天回来给她补办一个生日,但她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被人惦记着的日子却不是自己所喜欢的,所谓的庆祝倒是会徒增她心里的难受,而爷爷显然也是明白的,所以今天吃饭的时候是只字未提,只是到了分别的时候才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一声‘生日快乐’。

    舒然感激两位老人细腻的心思,冲着二老挥了挥手告别。从尹家山庄出来的时候,车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长时间的寂静让开车的舒然有些昏昏欲睡之感,难怪都说要开车的人不能吃太多,她中午就吃得有些多了,她伸手想要去按音乐按键,而坐在旁边的人也在此时伸出了手,两人不约而同的动作使得两只手不经意地就碰在了一起,舒然闪电般地收回了手,而尚卿文的手指正好按在了音乐键上,看着她极快地把手收了回去,尚卿文的手指轻轻地按了一下,侧过脸朝她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收回手之后便闭上了眼睛,身体闲适地靠在了椅背上,闭目养神!

    他就这样??

    舒然还在为刚才他瞟来看她一眼时淡淡眼神而纳闷,结果转过脸去就见他已经闭上眼睛在休息了,车内响起了张学友的老歌,吻别,有着淡淡忧伤的曲调,歌词也是满含着悲伤,车内的音响效果不错,歌声环绕在耳边,渲染出来的气氛也是带着点哀伤。

    舒然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车里坐个男人然后听这样的歌,她喜欢是老歌是没错,身边若是没有这个人,她还能专心听歌的同时专心开车,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是感觉极不习惯!

    嘉和到d市的高速路已经封道,不少私家车便只能走这条路了,前面的车不少,开出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出现了走一截停一截的情况了,原因就是因为车太多,而路又只有一条,左边还是对面来车使用的车道,既不能插队又不能危险借道,只能排队在后面等着。

    舒然闷了口气觉得自己真应该弃车坐地铁回去,她看着前面的车后面又闪动着刹车灯,不由得张口说道:“你要赶时间就下车坐地铁回去,那样最快!”

    她也没留意身边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只是感觉他不可能睡得这么快!

    果然身侧的人回应了,“你是让我倒着往回走两里路然后坐地铁返回d市?”

    声音很淡,但舒然却听出了他话里的一丝淡淡的不悦。

    恩?他还心情不好了?

    舒然窝在肚子里的气也在此时被他的这句话给引燃了,侧脸看过去,看见对方正微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她看不清他此时的面部表情,但想也知道此时应该不太好!

    咦,她什么时候会凭感觉会这么笃定地认定对方一定脸色不好了?

    这应该是对极为熟悉的人才会有的这种感觉!

    舒然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有些懊恼,更为尚卿文这句话觉得心里不畅快,她猛的一踩刹车车子本来是缓慢滑动向前,她这一脚老刹车使得车身猛的一震,坐在一边的尚卿文身子被震了一下,便听见耳边传来一声不带一丝好感的声音,“我只是提议,要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今天晚上会被堵死在这条道上,现在要走还来得及!要是待会再走回去,可不是短短的两里路了!”

    舒然说完,发现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心情畅块感,连她踩在刹车上的长腿都随着她愉快的声音来回晃动了两下。

    恩,想想他下车走两里路的样子,心里就畅快!

    尚卿文朝有了小动作的女人看了一眼,眉毛挑了挑,恩,想赶他下车了?刚才在爷爷面前答应得信誓旦旦,现在还没有开到十分之一的路程就想把他扔掉?

    尚卿文的眼睛眯了眯,这丫头,胆子不小!

    ----阿勒勒,第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