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08:疼你的人晚点了

    “对不起!”舒然低低的声音飘了出来,而要再次为自己的莽撞而道歉时,抬起来的小脸已经变得煞白。

    要如何让她才能忘记这张脸?清除掉脑海里所有有关他的记忆?他的音容笑貌,他生活里的每一个小小习惯,甚至是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此时都在舒然的脑海里疯狂地汇聚而起,最后凝聚成一个她会在无数个夜里的梦里哭着喊出来的名字。

    聂展云!

    舒然后退了一步的脚步僵着一动不动,目光微抬得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青涩的少年,站在她面前的是比她还高了一个头的帅气男人,他那张刀削似的英气脸庞比以前更加立体,两人乍然撞在一起的目光,一个惊慌失措,而另一个深沉如海!

    “展云!”身后传来佟媛媛惊讶的声音。

    舒然那双涨红了的眼眶朝一边移开,身体后退的时候躲开了聂展云想要伸手扶住她的手,就在刚才她有脑子里有了一种不顾一切想要扑进他怀里的冲/。动,但好在,佟媛媛的这一声让她顿时清醒过来,她垂下眼帘,为自己刚才出现的那个想法觉得幼稚可笑,听着身后渐渐近了的高跟鞋脚步声,她身体往一边侧去,垂下眼的那一刻,眼睛里突然沉得厉害,被蒙蒙的雾气熏得沉甸甸的,她想要抬起眼睛,却在抬眼时一个不慎将眼眶里的泪水给坠了出来,而就在她抬眼的时刻,见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尚卿文。

    他站得不远,闲适地站在那边,目光平静地朝她看了过来。

    舒然脸上那一颗眼泪都来不及擦掉,站定在原地,一双眼睛却红得厉害,而身后响着的脚步声也近了,“展云,怎么了?”

    “没什么!”聂展云低低说道,佟媛媛朝背过了身去的舒然看了一眼,好像刚才是这位小姐撞在了展云身上!

    佟媛媛的目光朝舒然的背影看了过去,随即一声惊喜的声音响起,“尚先生,您也在?”

    尚卿文缓步走了过来,轻笑着说了一声,“佟小姐你好!”说完伸手就将僵在原地挪不开步子的舒然搂在怀里,低头轻声说道:“是不是扭到的脚又疼了?”

    舒然僵硬的身体在落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好像才恢复了生机,她身体不由得打了个颤,脸靠在了他的胸口,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在前一刻被抽光了,身体总算找到了一个支撑点,靠上去便不想再离开。

    看着尚卿文细心地拥着怀里的女子,声音很轻地询问着她是不是脚疼了,两人这样的姿势任谁看了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佟媛媛笑了笑,“看来咱们是打扰尚先生怜香惜玉了!”

    尚卿文淡笑不语,而是弯腰将舒然抱了起来,一米七三的舒然体重却很轻,他轻松地就将她抱了起来,眉头微微一挑,脸上却闪过礼节性的笑容,“回见!”

    佟媛媛挽着聂展云的手臂,觉察到他的手臂有着那么一丝的僵硬,她抬眼看了聂展云一眼,见聂展云沉静的目光里带着一丝熟悉的笑容,这才朝尚卿文点头示意道一声‘再见’,等尚卿文走出了好远才轻声说道:“展云,那就是尚家的大少爷,尚卿文!”说完迟疑了一会儿,“原来他真的回来了!”

    聂展云不动声色地看着前方,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常的情绪,淡淡地飘出一句,“我知道!”他那只刚才僵在半空要落下去的手缓缓地贴合在了西装裤的中缝间,手指却不动声色地慢慢握紧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

    尚卿文抱着舒然走到了预定的座位,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来,正要伸手去握住她的脚,舒然的脚却往后一缩,自己双手抱着膝盖,红红的眼睛里满是戒备,在她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有些突兀,她低头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声音有些发哑,“我想回家!”

    她这个蜷缩着的姿势像一只受伤了的小兽,而那双红红的眼睛是他鲜少会在她眼睛里看到的软弱和无助,他想起了那个电路跳闸的夜晚,想起了昨天那只被她一把推开的生日蛋糕,她的眼神跟现在一样,委屈,无助!

    尚卿文是明白,有些人有着坚强得似乎无力可崔的外表,但其实内心的软弱比常人还要更甚,因为害怕所以想要蓄积更多的能量来装饰自己的外表,为的只是保护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脏,就像她!!

    “好!”尚卿文凝着她的脸,点了点头,此时,他居然找不到任何一个能拒绝她的理由!

    他站起来想要扶起她,舒然却坐着没动,好半响才哑声说道:“我饿了!”

    尚卿文看着她那红红的眼眶,前一秒喊着要回家,后一秒委屈地说自己‘饿了’,他打了响指让侍者将点好的餐送了过来。

    舒然也没看自己是不是喜欢,拿起刀叉就开始吃了起来,她就是觉得饿着肚子不舒服,不仅肠胃不舒服,浑身都乏力得厉害,若是没有及时补充能量她是一点走路的力气都不会有了!

    舒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怪习惯来源于小时候的那几天,林雪静说她可能并不是因为饿,而是一种心理疾病。

    舒然埋头吃着东西,尽管饿但她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节,只不过比平时吃得要快了一些,坐在对面的尚卿文手里晃动着高脚杯,含笑着看着对面坐着女子,她吃东西也不挑剔,胃口好像也不错,就是,太瘦了些!

    尚卿文伸手将旁边的拉窗拉开了,楼下嘈杂的声音涌了进来,这个位置靠窗,而且是看到那竖立而起大钟塔的绝佳位置,一转脸过去就能见到那面古老的钟表面。

    离十二点不到一个小时了!

    尚卿文坐在沙发上,一手托着红酒杯,眼神淡淡地看向了那钟表面,目光似乎是顺着那秒针转动的频率隔一段时间便轻轻闪动一下,转过脸来目光朝着吃东西的舒然,眼底浓厚的光晕似乎是想透过那秒针看到其他的东西。

    舒然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取过手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她抬眼正撞见尚卿文投过来的目光,有些异常而陌生的情绪在他眼睛里一闪而过,舒然将手巾轻轻放回桌子上,从包里取出了钱包掏出了几张人民币摆放在了盘子旁边,迎上他淡淡的目光,淡声说道:“尚先生,我们,不再见!”

    ******

    “我第一次见他被女人给抛下!”张晨初靠在门口看着那边已经空了的位置,笑出了声,朝身边的人摊开手,“你输了!”

    司岚将手里的一把瓜子往他掌心里一放,笑着说道:“看多了他甩女人,被女人甩一次倒也觉得刺/激新鲜!”

    “那个女的我见过!”张晨初摸了摸鼻子,咦,上次秦候远不是说的吗?然然!!

    司岚唇角勾了一下,“如果我说我也认识,你信不信?”

    恩????

    *******

    舒然从四楼的餐厅乘坐电梯直达底楼,推开门走出去时被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落在了脸上,一阵的凉,拥挤的广场人山人海,一看就没办法挤过去,舒然被周边的人/流挤着,也幸好她个子高,刚才吃了点东西补充了些能量,她踩着大理石阶梯往下走,身边挤过来的人会时不时地撞上一下,而且还有人拿着雪花喷雾朝空中喷射着,还有不少人在人群里相互打闹着,想避都避不开。

    费了好大的劲儿她发现不过才走出离餐厅的门不到一百米的位置,她蹙眉,有些气恼,她本身就不喜欢来这种嘈杂的地方,太吵的地方会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那双平底靴,凝在路面上的那层薄薄的冰块早已被过往的人踩烂了,化出来的水使得水泥地一阵光滑,而她这双鞋的鞋底有防滑纹路,即便是她现在踩在光/溜/溜的水泥地上,也能踩得稳稳的。

    这双鞋的鞋码三十六,而她的脚就穿三十六的鞋,这双鞋其实刚刚好!

    舒然有些情不自禁地抬起了脸,不是去看那众人都看着的钟塔,而是朝着四楼的餐厅,天空上落下的洋洋洒洒的雪花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却诧异地发现,那个坐在窗边的人却没有走开,而是握着手里的高脚杯朝着她遥遥举杯,她甚至都看不清他的脸,也以为他这个动作只是对着虚空,但她却感受到了他那道暖暖的目光,在万人的广场上,他正看着自己!

    “五四三。。。。。二。。。。”震耳欲聋的呼声在广场上响了起来,万人期待的钟声在那一声夹带着喜悦和振奋的嗓音里随着那一声‘一’的吼声响起。

    “咚--咚--咚--”古老的钟声重重地敲响,布置在广场周围无数的礼花齐齐冲天,在空中绽开成一朵朵的彩花,整个广场都沉浸在了节日狂欢的氛围中,半空齐放的烟花将夜空照亮,轰隆隆的响声和地上的欢嘈声将立在人群里的舒然给彻底淹没了进去,她看着周边处在狂欢中的人们,脑子也失去了一时的思考,她保持着那个仰头的姿势,头顶烟花绽开时她却恍惚地好像看到了那张脸,她心里忍不住地心惊,急忙收回目光,转了身拨开人群就大步地走开。

    *********

    “先生,舒小姐已经乘坐出租车离开了!”关阳走进餐厅,对着坐在座位上一个人慢条斯理品酒的尚卿文轻声说道。

    尚卿文慢慢地收回了目光,人群里确实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先生,有关嘉和那家国营炼钢厂的收购案,我们需要加快进程!”

    尚卿文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眼睛朝着窗外,声音沉沉地响起,“你安排一下,这周周末,我会亲自前去拜访冉老先生!”

    他想起了刚才她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不再见!

    呵------

    舒然,见不见,已经由不得你说了算了!

    关阳看见了尚卿文脸色闪过的一抹奇怪的笑容,唇瓣靠着杯沿,目光深邃地沉了下去。

    ********

    而旁边的包间内,佟媛媛为聂展云倒上了半杯的红酒。

    “展云,我会尽快安排你跟我爸妈见面的事情,你让我好好安排一下!”

    聂展云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精致餐具,目光不动声色地移向了对面坐着的佟媛媛,佟媛媛放下手里的酒杯,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声说道:“展云,我爸爸只是对你有些偏见而已,你别在意!”

    聂展云淡淡一笑,“我知道,媛媛,我想上个洗手间!”他松开了佟媛媛握着的手,起身朝包间里的洗手间走去。

    关上洗手间的门,拧开水龙头的聂展云看着那面大镜子里的自己,但视线里却是刚才看见的那个场景,她跌跌撞撞地撞进自己怀里,那突然靠近的瞬间他好像回到了曾经最纯洁最美好的时光里,他伸出的手险些就要将她抱进怀里,她却急退一步,那双红肿的双眼透着的是陌生和复杂,他的一声‘sugar’淹没在了她那滴下来的泪水里,两人错开身体的那一瞬间,在她乖顺地投进另一个人的怀抱时,他的手指尖抠破了掌心。

    sugar!!!!

    我回来了!!!!

    可是,你呢???

    那个你,去了哪里了??

    **********

    “舒然,我跟你说的你听到了吗?”林雪静伸出筷子敲了一下舒然面前的汤碗,她发现今天舒然吃饭走神的次数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已经走神了五次,这样的舒然有些不正常,不正常的不仅是她的神态,还有她的面色,尽管舒然的化妆技术很好,看不出她脸色跟平时有什么不同,但是林雪静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疲惫。

    “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林雪静咬着筷子低低问道,她这从水族馆跑到d大学校餐厅吃饭图的不仅是因为校园里的套餐便宜,最要紧的是因为舒然在这里,还有就是能整天跟一群大学生们窝在一堆,听着邻桌的学生们大谈哪个科的老师上课时最喜欢临时抽/查点名,哪个教室坐哪个位置做不容易被老师发现在睡觉的话题,唤起了大学时代的澎湃朝气,整天置身其中,林雪静都说了,她好像都年轻了好几岁!

    林雪静咬着筷子低声说完,觉得好像不应该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太**了些!就魏妈妈分析,两人肯定是先烛光晚餐,接着听平安夜的吉祥钟声,然后,然后----

    中间省略若干话题,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今天一来肯定是精神状态不太好!

    舒然昨天晚上确实没睡好,梦里梦到的是漫天绽开的烟花,还梦到了那个男人的脸,她把这种梦境追究到因为在广场上仰头看去烟花绽开时正好见到了他的脸,这个印象太深刻所以在梦里才会出现,这个梦替代了那个有着温和阳光,洒满了一路的自行车铃声,车轮压过满地铺着的银杏叶,欢笑声不断的梦境,转眼便是黑暗夜空,不是漫天的烟花齐齐绽放的场景,就是两人在暗夜里抵死缠绵,肢体叠加恨不得厮缠成连体婴的欢/爱过程。

    梦里,都是他!

    一晚上都因为那个突然闯进了她梦里的男人而变得惶恐不安,凌晨她再次被那个梦给惊醒,惊得浑身都是冷汗,她便睡不着觉,在客厅里一坐到天明。

    林雪静看着再次失神的舒然,一口喝下汤碗里的汤,伸出筷子在舒然面前晃了晃,有心想打破沙锅问到底,但看舒然那神情摆明了是不想说话,便主动岔开了话题,“今年寒假有什么特别安排吗?”

    舒然用筷子夹起一块豆腐衔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嚼了嚼,暗吸一口气将内心的恍惚给压制了过去,“不出意外会自驾游!”

    “去哪儿?”林雪静满脸的期待,舒然把手里的筷子放下,见手臂上提着红色勋章的学生们正油走在食堂的各个地方,提醒用餐的同学们节约粮食,不要在餐盘里留下食物,舒然微蹙着眉头看着自己的餐盘里还有一大半的食物没吃完,而今天是林雪静给她打的饭,她没胃口吃下去又不能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丢了盘子就走,舒然起身到那边掏钱买了一只打包盒,将盘子里面的食物全装进了盒子里。

    从食堂出来,林雪静跟在舒然的身后,笑着说刚才有好多学生都看着她呢,往常都是林雪静赶过来把饭给她打好了送到办公室去,要么林雪静没来,舒然就叫外卖直接送到办公室,像今天这种直接坐在食堂里吃东西的时间很少。

    “然然,我刚才听见那些男学生在说,哇,那就是学校最年轻的教授啊,哇,看起来好小啊?”林雪静神秘秘地朝蹲在地上的舒然看去,“我就猜,他们是在说你年龄小呢还是说你的胸部要不说你的屁/股小?”

    舒然没好气地扬起手在她腰上拍了一把,“小声些,别把它们吓跑了!”舒然说完伸手将林雪静往后拉了一把,林雪静却突然松了口气似的,蹲下来低声说道:“舒然,你总算是回神了!”

    要知道从她今天见舒然开始,到食堂吃饭再到这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舒然的所有表现都好像是置身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现在总算是用正常的语气跟她说话了,好在是虚惊一场啊!

    “嘘--”舒然冲着林雪静嘘了一声,往后推了推在后面的石凳子上铺上一张报纸坐了下来,林雪静也坐了过去,看见不远处的那个小洞里有两只毛茸茸的小东西警惕地扬起小脑袋往这边望,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往这边看着,见到有人有些害怕但又经不住食物的you惑试探着往这边移动着,等靠近了看清来人便放开了胆子,摇起了尾巴,蹲在饭盒边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他们都说你这个美女教授冷得令人发指,要是让那些人看着你现在这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惊讶得下巴落地?”

    这一对小狼犬是舒然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学校家属区的一个垃圾桶边发现的,好像是后门守门的大狼狗产下的崽子,因为母/狗前阵子生病死了,剩下的几只狗崽有两只大一点被人抱走,而这两只比较弱小,长得也不好看所以便被丢弃了。

    舒然总是会抽时间过来并带上食物,久而久之两个小家伙都认识她了。

    “我问了我妈,我妈说医院那边可能会需要这种狗,这大冷天的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生命顽强了!”林雪静搓了搓手原地挑了挑,把两只正在吃食的小狗吓得立马警惕地朝这边望。

    舒然坐在石凳上,看着两只狗,轻轻说道:“能找到人家收留最好!”说完她有些惆怅地开口,“没人疼的孩子很可怜的!”

    林雪静停下了搓手的动作,转脸看向了舒然,舒然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好像刚才那一句惆怅的话并不是出自她之口。

    “走了!”

    林雪静看着舒然离开的身影,咬了咬唇瓣,心里也跟着变得惆怅起来。

    然然,会疼你的那个人只是晚点了而已!!

    *************

    舒然并没有忘记答应过爷爷奶奶周末要回家的事情,她在周六的一大早换了一套舒适的衣服,车里的后备箱里已经装满了她精心挑选的腰带回去的东西,有爷爷需要的按摩仪器,有奶奶需要的保暖被,一路上她还在想到底还缺了什么,自己有没有忘记了买的东西,在快到家的时候舒然给奶奶打了电话问还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听见电话那边远远地传来了爷爷的说笑声,但不是跟舒然说的。

    “奶奶,家里有人来了吗?”舒然疑惑出声,听爷爷那边好像聊得很开心?

    “是啊,是啊,今儿真凑巧,然然你什么都别带了,把自己带回来就行啊!”奶奶说笑着就挂了电话。

    舒然纳闷地将车转了个玩,车滑过路口的时候看见不远处停在路口的那辆车有些熟悉,只不过她的车头已经转了过去,她也没来得及看清楚,等她将车停在了门口,见大门是开着的,她快步走进客厅,轻手轻脚地靠近那一扇屏风,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奇怪刚才在电话里还能听见说笑的声音,现在却变得安安静静,好像自己刚才听到的都是幻觉,倒是厨房里的抽油烟机的声音正在响着,还有锅铲铲着铁锅发出来的声音,舒然轻手轻脚地想要绕过屏风,给爷爷奶奶一个惊喜,她看着吹着一串珠帘的那道门那边闪过一个人影,她跳出来一把抱住那身影,不由分说地腻在对方怀里,娇嗔着说道:“我回来了!”

    不管是爷爷还是奶奶,或者是菲姐,都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拥抱!

    恩?只是这次,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舒然嗅到鼻子里那熟悉的香水气息,心里微怔,急忙要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出来,却被对方低笑着顺势拥了过去,用她相似的语调温柔的出声。

    “欢迎回家,然然!”

    温暖的鼻息直扑她的面门,她抬眼看清了抱着自己的男人,瞬间睁大了双眼!!

    ------阿勒勒,这一章福利有五百字哟,其实这次的男主很温柔,今天更新完毕了,明天精彩继续----

    感谢大家,茗宝会更加努力地写好这篇文,以此来感谢大家的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