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04:女人

    他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取走了她的房门钥匙和车钥匙!!!!

    舒然转身就往阳台的位置跑,拉开窗帘就见到属于自己的座驾克鲁兹正从小区的大门那边开了出去,她伸手抓着窗帘用力一扯,一个发狠地咬着唇瓣。

    他还真的开走了她的车!

    谁能将无耻能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面无愧色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

    舒然算是遇上了此生中的第一个!

    房门钥匙被拿,车被开走,再加上刚才舒女士说的那些话,又让她想到了下班前遇到的冉启东,她冷嘲一笑,她就不该回来,因为一回来,他们就再次渗透进她的人生,让她怎么都摆脱不掉。

    舒然提起放在茶几上的保温桶往厨房里走,将保温桶里的排骨汤倒出来放进微波炉里打热,厨房很大,二十几平米的地盘足够的宽敞,舒然站在微波炉面前听着微波炉运转的声音,目光飘忽着看向厨房那堵墙特别装修出来的那一扇厚厚的玻璃窗,能见到天上洋洋洒洒飘下来的雪花,透过那一层玻璃视线也变得更加宽广。

    厨房的这扇墙是被她特意要求将原来的窗扩大了两倍,就连卧室的窗也是扩大了的,她不喜欢幽闭的空间,尽管她的这座复式楼盘的公寓上下两层加起来套内不低于二百二,对一个人居住来说空间已经足够大,但她还是恨不得将一堵墙都给打成落地窗,让室内的空间跟室外的宽广连在一起。

    林雪静说她有‘恐幽闭症’,就是怕自己被幽闭所以是恨不得连睡觉都能睡在宽敞的马路上能让大家都看到自己,而不会让人忽视掉自己的存在。

    而在心理学上来说,一个人越是缺乏什么就越想急于表现出来什么,林雪静说,她这是急于想向大家证实自己的存在感。

    不会被人忽视的存在感!

    是这样的吗?

    舒然苦笑一声,面对着窗外洋洋洒洒落下的雪花,换上了居家服饰的她感觉到了一丝冷,她即便是已经把家里的空调全打开了,可以因为家里的面积太大,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暖和起来。

    她把睡衣的扣子扣了起来,伸手拢了拢衣领,听见微波炉提示的声音,刚伸手打开了微波炉,用隔热手套将里面加热了的排骨汤给端出来,就听见了外面开门的声音。

    舒然的双手还捧着那一大碗的排骨汤,目光在汤里的那些绿茵茵的青豆和白萝卜片上停顿了一会儿,愣了一下,将碗重新放在了隔热垫上,迈开步伐就往客厅那边走。

    房门已经被打开,进门的人带来了一身的风雪,随着那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灯光璀璨的屋子里,站在客厅这头的舒然看着站在门口的尚卿文将门轻轻关上,并从旁边鞋柜熟练地取出一双拖鞋换了鞋,把手里的钥匙往那个公仔小盒子里一放,抬头躲过了头顶高挂的布偶挂饰,还伸出手指去弹了一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叮铃声。

    叮铃铃的声音清脆的响起。

    尚卿文做这个动作随和又自然,又褪下大衣挂在了门边的架子上,一系列的动作都是那么的连贯自然,若是别人见到,一定会以为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舒然看到他走进来有了一丝恍惚感,仿佛看见了这样的场景,男人进门时,穿着花朵围裙的女人迎上去替他接过手里的外套,拍拍落在大衣上的雪花,说几句‘怎么又回来晚了’的埋怨话,却转身把正在书房看书的女儿叫出来开始布置碗筷准备吃晚餐,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三个人的晚餐变成了一个人的?

    空空荡荡的屋子,偌大的餐桌,摆放着的是很多很多的美食,但是吃饭的却只有她一个人!

    “下雪了,回来的路上遇上了一辆车追尾,所以堵了一会儿车!”尚卿文看着站在那边的舒然脸色很平静,但眼神却有些恍惚,他垂下眼眸,抬起脸时,见舒然已经一声不吭地转身走进了厨房,他提着手里的物品,正准备放在餐厅的餐桌上,就听见她背过去的身影传来了她凉凉的声音。

    “你可以走了!”

    对于她这口气冰凉的逐客令,尚卿文并没有感到一丝意外,他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抬头看着室内的灯,就连楼上的灯都是全开着的,室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亮着的,他对着厨房那道门,她的身影已经消失进了厨房那边。

    没过多久,舒然就听见了关门的声音,站在厨房里的她将舀出来的排骨汤装进一只小碗里,陶瓷小碗放在掌心一阵暖,将她掌心的寒意慢慢地驱散开,但是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无力感,伴随着一种名为‘孤单’的淡淡忧伤慢慢地浸透而出。

    他走了!

    舒然突然觉得因为一个陌生人而涌出这种伤感的情绪让自己有些莫名其妙,她抬头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可能是屋子里太冷了,哪怕她现在手里捧着一碗热汤,但是掌心也依然是凉的。

    她捧着碗走出厨房,却看到客厅里一片暗,她站在厨房门口一阵慌乱,背过身去却见到厨房里的灯还亮着,她急忙转脸去看,见到客厅和饭厅里的灯虽然是没亮,但在饭厅那边却有亮光,光源是一支彩色的蜡烛。

    游离在空气中的钢琴音缓缓飘出来,是从桌子上的那只手机上飘出来的,那么熟悉的语调,连弹奏的速度都跟以前一模一样。

    舒然端着那只小碗,从碗里扑出来的热气使得她眼睛一阵朦胧,再那首音乐反复播放了好几遍时,当那一只蜡烛即将燃尽的时候,当她听到来自手机的那个熟悉的声音。

    “然然,生日快乐!”

    当这句话从手机里释放出来的那一刻,房间里却响起了舒然的笑声,很轻,似笑非笑,夹带着一丝嘲弄的笑。

    十三年的空白,本以为早已麻木,但是却在此时,她却被她这句话牵出了所有的痛和心伤。

    生日快乐,哪有快乐?

    舒然放下手里的碗,将桌子上面那已经燃了半截蜡烛的生日蛋糕拿起来,直接翻倒进桌边的垃圾桶里,还将那正在播放音乐的手机和摆放在桌案上的一只水晶小盒子装着的五颜六色的糖果像扔垃圾似地全丢了进去。

    几颗有着闪亮外表的糖果被散落在桌角旁边,落进垃圾桶的蛋糕将燃着的蜡烛砸灭了,饭厅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舒然站在原地,垃圾桶里的手机音乐声依然在继续地唱着,她一向惧怕黑暗,就连睡觉屋子里都是开着灯,但是此时,她却恨不得自己看不见也听不见,手里的那个声音是她十几年前最想念最渴/望听到的声音,无论是在雷雨交加的黑夜,还是在她心里难受的时候,她最想听到的时候,却没有听到,最需要的时候却不在,那么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突然觉得很难过,她想起了那个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吓得大哭的自己,在极度恐惧害怕的时候喊出的第一声便是‘妈妈’的小女孩。

    那:时的妈妈,在哪里?

    暗色中,有低低的啜泣声开始响了起来,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眼泪从指间肆无忌惮地滑了下来。

    直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伸手将她拉进了怀抱,用温暖的胸膛将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藏进他的怀里,大掌爱/抚地拂过她的脸,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地拥着她,将宽厚的肩膀借给了她。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舒然的眼泪是越发的有恃无恐,她的泪水是止不住地流淌着,拽着对方的领口,握着拳头的手是慢慢地收紧。

    有时候不是不哭,而是因为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可靠,一旦有了这么一个肩膀,那么,眼泪也就再也忍不住了。

    舒然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地晕了过去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好像又梦见了以前的那个梦,梦境里有人/流拥挤的街道上,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她觉得冷,蹲下身蜷缩着身体把自己紧紧的缩成了一团。

    “冷--”怀里的女子不停地喊冷,尚卿文已经将床上的羽绒被盖在她身上了,可是她还是不停地在他怀里打着哆嗦。

    卧室里的温度不低于二十度,但睡着了的舒然还是喊着冷,尚卿文自己仅穿着一件衬衣都觉得热了,他伸手将顺便盖在自己身上的羽绒被掀开了一道缝,去摸舒然的额头,她的体温正常并没有发烧的迹象,可身体却忍不住地一直打哆嗦,他皱了皱眉,听见枕边的手机再次振动了起来,他伸出手去接过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又朝怀里的人看了一眼,他缓慢起身,觉察到她搂得自己的脖子有些紧,他慢慢地将她的手移开,只是她另外那只手紧拽着他的领口不放,他无奈叹息一声,试探着在她耳边低低说道:“我很快就回来,真的!”

    其实尚卿文没想到她会真的松开了手,只是躺在被窝里的她在他抽身离开时,小眉头皱了皱,脸上闪过的是不安和害怕,尚卿文坐在床边并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伸手替她掖被子时轻笑出声,“听话!我很快就回来!”

    他的这句话就像有着能安抚人心的魔力,睡不安稳的舒然尽管眉头依然皱皱的,但是人真的比刚才要安静了许多。

    这就是人潜意识里的放松吧!

    尚卿文凝着床上睡着的女子,见她没有抖得刚才那么厉害了,才起身缓步走向了阳台,抬头看着昨天晚上弄坏了的窗帘,伸手拉过一角看了看,唇角扬了扬,想着还是什么时候有时间修好吧。

    电话接通时,那边一阵喧哗,有五音不全的人正在吼着嗓子练歌,刺耳的声音穿过来时,尚卿文将电话移远了耳朵,放在了阳台边上,熟练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来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也不急着说话,等那边变得安静了一些,倒是电话那边的人就是没他这么沉得住气,尚卿文的一支香烟才抽了一口,便听见那边的嚎叫声。

    “卿文,你取个东西一去就是大半天,我这电话都打了n个了,你怎么现在才接啊?”张晨初说着,懒洋洋地交待着那边的人将音乐声给关掉,尚卿文说话的声音小,他的耳朵已经被司岚的破嗓子给震得晕头转向了,都说上帝给你开了一扇窗时必然会给你关了一道门,这句话用在司岚身上尤其有说明性。

    用润哥儿精辟的话来说就是,他是用那副破嗓子换了一副臭皮囊!

    听着好友不满的声音。

    尚卿文幽幽地吐出一个烟圈,淡淡地说道,“我临时有事!”

    “有事?喂,你有什么事儿?咱哥四个好不容易今天聚一下,就司岚都被我从市政aa府办公室架出来的,人家润哥儿也是好难得肯抛头露面一次,你怎么就突然有事了呢?”张晨初是龇牙咧嘴了。

    本来约好了四个今天齐聚一堂,先唱歌,再吃饭,接着再来几局炸金花,他今天可是早有准备要将尚卿文从他手里赢过去的那套公寓的钱给赢回来的,谁知他竟然不来了!

    “你让润哥儿接电话,我有事找他!”尚卿文直接无视张晨初的哀嚎,指明要找润哥儿谈话,好半响那边才传来一个简略又严肃的字眼。

    “说!”

    “一个人明明身上不冷为什么还喊着冷?”

    “心理冷!”

    “办法?”

    “让她暖!”

    “具体点!”

    “高温!”

    。。。。。。

    尚卿文其实最喜欢跟润哥儿谈话,因为那家伙的话永远是简略而且中肯的,一句话胜过了张晨初的几句话!

    会所包间里,张晨初看着润哥儿挂了手机,将手机往他身上一抛,又坐到一边喝他的果汁去了,司岚斜躺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精准地往盘子里扔瓜子壳,被润哥儿看了一眼,幽幽地提醒,“小心你的门牙!”

    司岚蹙眉,“你吃瓜子是如何吃而不至于伤了你的门牙的?”其实他的爱好不多,其中一个就是磕瓜子,只不过,这事儿恐怕也就他们三个知道。

    润哥儿面不改色,淡淡地瞟了司大市长一眼,语气平淡地回了一句,“不吃!”

    司岚嘴角抖了一下,张晨初听着觉得牙疼,从这家伙口里出来的话永远都带着一阵阵冷飕飕的凉风,张晨初走过去伸手碰了润哥儿一下,“刚才卿文跟你说什么了?”

    润哥儿目光不动,继续喝自己手里的果汁,几分钟过后,启唇,“高温,体热,女人!”

    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两人顿时一眼,其实他们是从那免提上听到的,不过只听到了前面的两个字,结果润哥儿却精确地归纳出了最后一个精辟的重点词。

    那就是----女人!!!!

    **********

    ------这是第四更,下面还有,请点击下一章,新文,求首订,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