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章003:一夜夫妻百日恩

    一夜夫妻百日恩,舒然,我们不止一夜了!

    不止一夜了。。。。。。

    “舒教授,舒教授,教导主任找您!”有人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舒然拿在手里的书顿了一下,垂眸看着那页数,这么久,连书签的位置都没动过一毫,她转脸过去见到是一名学生特意上台来提醒她,她朝教室门口看了一眼,起身收拾好教本便走出了教室。

    教导处的王主任见到走出教室的舒然,心里松了一口气,他都在门口等了好久了,而她却坐在讲台上专心致志的看书,若不是他让学生去提醒她一下,自己怕是要等到下课了。

    “王主任,你有事吗?”舒然走出教室,边走边问,王主任听了笑了笑,“冉院长找你!”说完他朝教学楼前的那条路口看了看,见到那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他用手指了指低低说道:“院长找你有些事,说要当面跟你谈谈!”说完他还朝舒然特意看了两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舒然怎么会看不懂他那探究而暧昧的眼神,她朝教导主任看了一眼,心里已经明白了他在想些什么,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一声,大步地朝那辆车前走去。

    冉启东见她过来了,滑开了车窗,“上车吧!”

    舒然也知道他肯定是为了前几天给她电话她没接,他让人叫她去他家吃饭她没去的事情清算了,她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开门见山地说道:“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我赶时间!”

    冉启东眉头微微一蹙,正要说话,就听见舒然开口说道:“麻烦你以后不要再私自找我,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冉启东朝窗外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什么,他眯了眯眼睛,“我不觉得我找我的亲生女儿谈事儿会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亲生女儿’这四个字冉启东的咬词格外的清楚,舒然冷笑出声,“你的亲生女儿名字叫冉诺,许诺的‘诺’,而我姓舒,冉院长,别把这四个字加在我头上,我承受不起!”舒然说完,推开了车门就要下车,如果他今天来就是跟她谈这些,那么,已经没有必要了!

    “然然!”坐在驾驶座上的冉启东伸手拉住舒然的胳膊,一张脸已经是隐忍到脸色发红,“你姓冉,名然,名字还是我亲自取的,你还没出生就已经是这个名字,这是你不能改变的事实!”

    “够了!”舒然背对着他,低喝出声时,那张背对过去的憔悴的脸似乎是筋疲力尽了,扣住车门的手慢慢地收紧,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恨那个姓,所以我叫舒然!”

    “你改姓‘舒’,爸爸并没有反对你,只是然然--”

    “冉院长,你还有什么事吗?”舒然的语气越来越冷,她并没有转身去看驾驶座上的冉启东,在一阵沉默之后,她推开了车门正要下车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我只是想问,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去过丽都水城?”

    已经推开车门迈出了一只脚的舒然身子一顿,冷淡回答,“没有!”说完将车门‘砰’的一声关紧,坐在车里的冉启东看着她离开的身影重重叹息一声,眉头拧得更紧了,他掏出手机翻看了一条彩信,图片是一个陌生人发过来的,虽然照片拍摄的角度不怎么清楚,而被抱在怀里的女子也只是露出了一个背影,男子也只是被照出了一个侧面,但他却在第一眼见到这张图片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感。

    没有吗?

    冉启东忍不住地再叹一声,希望没有吧!

    ***********

    d市东部大型工业园区,这一代经过政aa府的重新规划已经建设成了东部第一大工业园,该工业园不仅地域范围极广,而且又有三个国家级的工业示范基地,是d市每年创高税收的支柱性产业。

    “政aa府虽是努力在压制着房地产,试图抑制泡沫经济,但高价格就意味着高税收,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建设方针下,每个城市都想在每年创新高,所以,房价不可能降,至少在短时间内没办法降到百姓的期待值之内,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张晨初伸手拍了拍身边站着的尚卿文,挑眉轻笑,“干你们这一行的,有前途!”

    站在不远处书柜旁正在陪同前一任秘书正在打理书柜的关阳听了这些话忍不住地笑了笑,张少,这些难道还需要你来说?

    一身笔直西装的尚卿文正站在落地窗旁边往远去看,这里跟cbd不同,工业园区离d市的繁华地段分至两个极端,而且这边属于下风区,虽然今天天气不错,但连日来的雾霾天气即便是在现在这个时间还是看起来雾蒙蒙的,总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他轻轻放下了咖啡杯,穿过落地窗走到了外面独立设计的大阳台,阳台上摆放着一架摇椅,还有几盆昂贵的兰草,阳台是封闭设计的,安装了自动空调和光照灯,可以在冬天时保持适当的温度和光照,旁边还有一个设计简单的书架子,架子上放着不少书籍。

    “爷爷还挺享受的呢!”张晨初往那座椅上一坐,长腿一收轻轻晃悠了起来。

    尚卿文看着那摇椅,目光里闪过一丝异样,伸手将阳台上的灯打开,轻笑一声,这里还真的什么都没变。

    五年前他就喜欢在工作之余待在这里,听秘书在外面汇报工作,偶尔听爷爷发脾气扔文件夹砸地上的声音,渐渐的,他是连听力的敏锐度都练出来了。

    只是他想不到,这里面是真的什么都没变!

    “尚钢什么时候召开记者大会?”张晨初问。

    尚卿文取出摆放在花架子上的小喷水壶,取出来开始给花浇水,听着好友的询问,轻声答道:“等爷爷身体好了!”

    张晨初蹙眉,喃喃道:“不过应该很快了吧,要快啊,卿文,普华已经打开了市场,尚钢要是再不做出一些事情来挽回民心,你爷爷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怕是要易主了!”

    浇花的尚卿文轻轻一笑,“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不过爷爷已经想好了什么法子,你看,他不是把你这张王牌给趁机打出来了吗?”张晨初笑道,见尚卿文从花盆里挑出一根杂草,放在了一边,握水壶那只手的手背还缠着白色的绷带,随即挑眉,“卿文,你的手怎么了?你不会刚进这地盘就挂彩了吧?我跟你讲哦,要被思想老旧的老古董看了,保准说你身带血光之灾,不吉利!给我看一下!”

    尚卿文把手移开,而是将手里的水壶给直接递给了张晨初,语气很淡地说道:“没什么,一点小伤!”

    “什么东西弄伤的?”张晨初不依不饶,把水壶放一边紧盯着他的手背看。

    尚卿文眉头一蹙,手背也传来一阵刺痛,想着今天早晨她狠狠咬下的那一口,他虽然没动,但已经是痛得半只手臂都麻木掉了,她下口可是一点余地都没留。

    一想到早上的那一幕,尚卿文皱着的眉头就凸现了出来,见好友看着的表情意味深长,转身心里一阵懊恼,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猫!”

    猫?

    张晨初看着他转身就走的背影,正暗道他怎么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变动了,别的人不知道,他这几十年老交情的兄弟怎么会看不出来?张晨初摸了摸鼻子捏着鼻子学着尚卿文刚才的口气,拖着长长的语调,“喵----”

    那衬衣里隐隐透出来的枚红色印记可逃不过他的法眼。

    这该是好大的一只猫啊,从手背都能咬到脖子上去了!

    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

    “我今天没空!”星座国际楼下,舒然的车已经停着准备排队进入停车库,挑动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干劲利落的回绝,电话里的人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说。

    “然后呢?”

    “我没时间陪你!”舒然也不客气,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这样,不爱搭理人,连说话都觉得是浪费了多余的力气,她将车移至电动门口,待前面的车驶进去之后,慢慢地加大了马力,停车库在四楼,像旋转的陀螺一样的设计,上去是爬坡,下来是下坡,也难怪她每次出车库时都会超速,就这车库进出口的设计实在是让她不敢恭维。

    “舒然,如果你觉得连陪你母亲说几句话都是在浪费时间,那么你的宝贵时间用在了哪些地方?”舒女士的话一如既往的锋利不减,听似平平淡淡,但说出来的话却有着不能让人轻易忽视掉的犀利。

    舒然的车已经从底楼旋转到了四楼的停车库,她没有回答舒女士的话,用沉默予以了表达,下车时她直接将电话挂掉,站在车门前突然想如果自己能抽烟该多好,她觉得她好像还活在了十三年前的那段时间,就正如,一个成语所说的,秋后算账!

    舒然并没有在停车库待多久,外面毕竟太冷了,而舒女士也没再打电话过来,她从车里取出一双平底鞋,蹲在一边在车库里的暗色灯光下将高跟鞋给小心翼翼地换了下来,受伤的脚踝已经痛了一天,而膝盖上的伤虽然上了药,但就因为她穿了一天的高跟鞋上课,再疼也忍了一天,膝盖怕是都肿了!

    舒然穿好平底鞋,扶着车门站起来,心里在苦笑着,女人啊,摇曳多姿的高跟鞋背后,那可真是血泪一样的代价。

    她小心翼翼地将穿着平底鞋的脚放下来,脸色忍不住地变了变,也不知道这富有强筋弹力的丝袜是不是太紧了,她的两个膝盖都麻木到没有知觉了。

    她从车里提出来一份打包带回来的食盒,这是林雪静今天专门跑到学校来送给她的,只不过临近期末,她的命题还要过几天才能赛选出最终的题目,这两天还有些忙,林雪静来,她也没多少时间陪她,就是在办公室里一一向她汇报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林雪静险些是要将她扒/光了仔细检查身体,只是舒然连衣服角都没让她碰,林雪静只好悻悻而回,走之前再三叮嘱她要将那一份魏妈妈亲手熬的排骨汤给喝了。

    舒然提着保温桶坐上了电梯,排骨汤她中午忙着忘记了喝,正好留着当晚餐。

    等她刚到了家门口时,就见到早已站在门口等候多时的舒女士,舒女士穿着一件质地绝佳的米色貂皮大衣,栗色的卷发随意地披在了脑后,保养得极好的面容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十几岁,她和舒然走到一起,很不多都不会觉得她们是母女,而是姐妹!

    舒然停下了脚步,见到站在门口的舒童娅,脸色尽管平淡,但眼神却骗不了舒童娅,舒女士从女儿的眼睛里看到一丝不悦的神情,她轻轻一笑,“你说你时间紧,那我只好登门造访了,希望我今天来没有打扰了你!”

    舒然走到门边,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声音淡淡地飘了出来,“希望再没有下一次!”

    舒童娅听着女儿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并没有回话,跟着她身后走了进去,这里是她第一次来,舒然从回国到现在,住这个地方的消息也是从冉启东那里得知的,女儿回来了三个多月她才知道,想想这件事舒女士心里就有些不愉快。

    “然然,高跟鞋可是女人的必备品,你这么穿着可有被人看到?”舒女士看着舒然穿着一双拖鞋就回来,跟身上的搭配是完全不着调,不由得微微蹙眉,进门时她是特别留意门口摆放着的鞋,没有见到鞋柜便朝其他房间走去,在打开了特制的衣帽间,看着衣服分了春夏秋冬,鞋子也分了春夏秋冬地整齐摆放,她走过去像检阅一般,含笑着点点头,伸手拿起一只高跟鞋,蹙眉说道:“这种鞋不适合你,而且这种款式来年已经过时了,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去买新款吧?”

    舒然站在门口,话语里说不清是低嘲还是无奈,“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来看我的试衣间?”

    舒童娅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挑出一件黑色的蕾丝胸/衣,拿在手里看了看,“一个女人的品味从她的衣柜里就能体现出来,是高雅,是低俗,一眼便知,然然,你要知道,只有拥有不俗品味的女人才能有机会拥有同样身份不俗的男人!”

    “舒女士,我想,我们没有共同语言!”舒然转身要走,心里却在懊恼着她是从什么时候慢慢地被母亲给潜意识化的,即便是她不想承认,但就她现在的生活方式已经证明了自己在按着舒女士的话做,她习惯了这种衣帽间,最喜欢的就是挑各种各样的鞋子和衣服,她的鞋柜是专门打造能同时摆上上百双的柜子,她喜欢在休闲的时候,倒上一杯红酒走进来像鉴赏宝物一样鉴赏她的鞋,没人知道她有这个癖好,连好友林雪静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喜欢鉴赏宝物,喜欢收集各种看似有升值空间的古物。

    “舒然!”舒童娅叫住了她,手里却拿着一条男士领带,领带有些皱,舒童娅从领带上取下那一枚暗金色的领带夹,摊开手放在了手掌心,语气幽幽地说道:“我一直以为我早上听到的声音是幻觉,但现在看来,是真的!”

    早上七点,她因为昨天晚上意外得知那个落水的人有可能是舒然,本想昨天晚上就打电话,但打了一通却没有人接,早上她再次按捺不住内心的担忧,让秦候远拨了过来,毕竟女儿跟她针锋相对,但对秦候远还是保持着应有的恭敬,有时候她觉得她这个妈做得很失败,都没有丈夫做得好,哪知电话一接通听到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把他们都吓了一跳,后来还是秦候远反应了过来问是不是尚卿文。

    果然是他!

    舒童娅想起了那天晚上陪同女儿一起出现的男人,个子很高,长相虽然不是特别出挑,但坐在一堆人中让人不能忽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跟她的谈话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句话但却让她感觉这个人不仅思想沉稳内敛,举手投足也算是温文尔雅松弛有度,可以说是在整顿晚餐上是看不出任何破绽。

    但这也是让她担心不已的事情,太过内敛的人也太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舒然转身看到她掌心的那颗暗金色的领带夹,还有她不知从哪里找到的男士领带,她眉头一蹙,早上离开时她已经收拾了一下屋子,已经检查过了屋子里也并没有留下他的什么东西,只是这条领带,她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她早上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过这条领带!

    “你也别想着追究我是在哪里捡到这条领带的,然然,姜是老的辣这句话你应该懂!”舒童娅看着女儿的表情,嘴上淡淡地说道,心里更加确定看来这件事是真的,目光不由得一沉,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样的心理情绪。

    站在门口的舒然看着她手指上勾着的那条领带和掌心的领带夹,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舒女士,我不明白你今天来是来刻意揭我的短,让我心里不好过还是想来告诉我该如何参照你选男人的标准来选男人!你告诉我,你的重点是哪个?”

    “两者皆有!”舒童娅也毫不避讳,走过来伸手将掌心的领带夹往舒然的手里一塞,踩着高跟鞋走出了衣帽间,她的个子不比舒然矮,身材高挑的形体甚至可以跟年轻的女儿像媲美,穿着高跟鞋的她都比穿平地拖鞋的女儿高出了一截,这就是她即便是再嫁也能嫁进豪门做阔太太的先天优势。

    她走到客厅里环视一周看见了随意摆放在茶几上的保温桶,揭开了看了看,眉头微微一蹙,“你家里缺了一个保姆,做饭这种事情不是女人该做的!”说完,她的目光挑剔地看了一眼女儿的手,并没有见到料想中的手纹倒刺之类的,她才满意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多花点时间在自己身上!”

    舒童娅看着站在一边的舒然,说道这句话时目光微闪,语气也比刚才柔和了许多,前面的话还带着趾高气扬的高气场,但是最后一句话却带着软软的关切之意,只是这种温暖的情义很快被她掩饰了下去,她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大衣,迈开步子走到了门口,背对着依然站在沙发后面不发一言的女儿,轻声说道:“然然,他比你大了八岁,你知道八岁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如果想要走进他的世界,会很难!但他却能对你的世界一眼就能看透,这就是岁月给予人的丰富历练累积而成的经验,如果你无法驾驭住一个男人,但你至少能跟他是在同一条起跑线,那样,你对他的理解才能从自己的角度去剖析。

    “舒女士,你别忘记了,秦候远比你大了十岁,你在以五十步笑百步!”

    站在门口的舒童娅身体微怔,半响后才苦笑一声,是啊,她有什么资格来说女儿?她十七岁就怀了舒然,未满十八岁就生下了不足月的她,舒然都两岁了才领了结婚证,她连再嫁选的人都比自己大了整整十岁,女儿说的有错吗?

    她说得都没错。

    紧抓着包的舒童娅双肩微微抖动着,伸手推开门的时候被门外过道上的冷风吹得浑身又抖了起来,她暗吸一口气,推开门迈出一步的时候见到了门口站着的人,先是一惊,然后脸上浮出一丝礼节性的笑容。

    “我也正好有事找你!”

    站在客厅里的舒然听见了门口舒童娅的声音,觉察到异样,她朝门口看了一眼,见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穿的是休闲的服装,简单的深色呢子大衣并没有扣上衣扣,脖子上随意搭着一条浅灰色的羊毛长围巾,看一眼就给人一种随和亲切感,但这感觉却不是给舒然的。

    当舒然见到再次出现在自己公寓门口的尚卿文时,她的眉头已经深深蹙起,他什么意思?

    门外的人似乎在轻声说着什么,她虽然隔得有些远,但还是能从说话的声音里分清到底是谁正在说话,只是两人的语气都很轻,她听不清到底说的是什么,只是在好几分钟之后尚卿文走了进来,并没有换鞋,而是伸手将放在门边鞋架上的钥匙取了过去,看着站着没动的舒然轻声说道:“不用留门,待会我自己开门!”

    尚卿文出门离开,随带带上了门,门外属于舒女士高跟鞋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的那一刻,舒然才回了神,看着鞋架上专门放钥匙的小盒子里空空如也,眼睛慢慢地撑大,站在原地浑身都抖了起来,他,他,他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拿走了她房门和车的钥匙!

    ----这是第三更,下面还有,么么,请点击下一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