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那么我呢(上架通知)

    “卿文,你看谁呢?”张晨初过去跟司岚和一众政aa府要员打了个招呼,就见尚卿文一人远远地站在水池那边,单手放在裤袋里,一手举杯的动作优雅而迷人,他走过来用胳膊碰了一下尚卿文。

    尚卿文正好收回了眼神,垂眸品酒时看见了好友过来,淡淡一笑,“人!”

    张晨初脸部表情石化了,好吧,我知道你看的是人而不是动物!他顺着尚卿文刚才看向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见台上蹲着的那个身影,眯了眯眼,“咦,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卿文--”

    尚卿文早已转过身往司岚那边走过去了,留下一脸疑惑的张晨初在那边傻站了好一会儿!

    ******

    “然然!”林雪静走过来时语气有些急,“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的表演排在了第一个!”林雪静语气里有些紧张,她的目光在人群里寻找着,再看到了人群之中被围在中央的那个人,抓着舒然的手也紧了紧。

    舒然的手被她捏得发疼,她再次将收回来的目光看向了台下,莫名其妙地就锁定了尚卿文的身上,她懊恼地皱了皱眉,台下那么多的人她怎么就一眼就看到他了呢?

    舒然心里暗道就是那个微笑惹的祸,听着身边的林雪静低声说道:“他身边的那三个人应该是他那三个好朋友吧,我只认识其中一个,是房地产张氏的张晨初!”

    舒然为好友那为了一根狗尾巴草就忘记了整个草原的心态是恨铁不成钢,她顺着好友的目光看去,诧异地发现自己的目光又转到了那个圈子,而跟尚卿文含笑交谈着的人不就是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那支狗尾巴草?

    舒然怔了一下,看他们含笑闲谈,站的姿势而言,他好像跟那支草挺熟稔的!

    也对,来参加这种晚会的人目的都只有一个,通过所谓的慈善拍卖借机讨好政aa府以便获取更多的商业契机视线利润最大化。

    说实话,舒然是很反感这样的晚会的,挂羊头卖狗肉,进这个会场的人都是衣冠楚楚的商业大亨有钱人,面带微笑说着恭维或是言不由衷的话,处处有着勾心斗角的利益冲突,一个晚会的实质就完全的变了样。

    舒然反握着好友的手,轻拍了一下示意她不要紧张。

    而此时会场观众席那边的灯已经熄灭了,晚会的现场灯光全部聚集在了舞台之上,主持人先是一番致辞,接着便请上了今天晚上的嘉宾主持,d市的年轻市长司岚先生,舒然感觉到身边的林雪静是越发的紧张,尽管她们站的地方灯光照射/不到,而站在舞台上的人也根本不可能看到林雪静,但紧张的林雪静还是让舒然蹙紧了眉头。

    林雪静这么紧张,待会她怎么敢让她一个人上台?

    她是想好了待会让好友一人上台,因为安安的动作幅度不需要过大,它跳起来的宽度足以越过那个t型台的两倍宽,她根本就不用担心安安的安全。

    舒然握住了林雪静的手,虽然她也知道即便是林雪静上了台,那支草也不一定认得她是谁,可是这是好友的心愿,她一个人上次吸引住他目光的几率更大了些。

    舒然为自己此时的这种想法既愤怒又无奈,但是看着好友如此在意,她只好顺着好友的心意成全她一次。

    她握着好友的手,低声说道:“雪静,你一个人上去,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林雪静诧异地看着好友,急忙说道:“不不不,我,不行!”

    “怎么不行了?你可以的!”舒然说着抱住林雪静的肩膀,见林雪静还在摇头说‘不’,她眉头一皱,低头看着面前的一步阶梯,脚一踏上去,一歪,只听咔嚓一声,身边的林雪静一声低叫,被舒然伸手捂住了嘴,林雪静急得要跳脚,她怎么也想不到舒然这么跟她较真,急得眼睛都红了。

    “现在你不行也得行了!除非你想我一辈子变瘸子,你养我一辈子!”舒然的右脚一阵刺骨的疼却还有心思跟林雪静打趣开玩笑,其实心里已经在懊恼着今天还真是傻了!

    林雪静扶着要送她下去坐着,舒然推了推她的手,“我在这边看着,你去!”听着那边的报幕词,林雪静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她急忙说着让舒然站在原地别动,她完事了就送她去医院去。

    舒然嗯嗯嗯的点头,看着林雪静跑上舞台时,她把目光投向了致辞完毕下台的司岚身上,弯腰摸着自己崴了的脚,目光一沉,低咒一声,“真是亏大了!”

    舒然靠在一边听着主持人说着待会将会有个惊喜送给大家,她挑眉,这种场合,能有什么惊喜?公租房的选择地点接近市区了?还是政aa府要多修几条地铁缓解交通压力了?或是计划生育政策放宽可以生二胎了??

    她看着那悬挂在半空中的彩球有些头晕,她是想趁机去洗手间,她也没这个观看的兴致,只不过她自己去洗手间怕是有些不太方便。

    舒然勉强扶着栏杆转身要走,听见身后安安的翻腾而起落入水中的声音,连穿两次圈,这样的表演说实话也只有小孩子们会喜欢,只不过下面坐着的人都是些有素养的有钱人,所以也有礼节地鼓起了掌,但在紧接着的那一刻随着一声噗通一声的巨大水声响起,便有人惊讶出声了。

    舞台上悬在半空的大红色竖幅被拉开,舒然只看到投注在墙上的光被那大红色一晃,她目光一晃,脑子便有些晕乎乎的。

    被这奇异的感触震得舒然站在了原地。

    舒然想要转过身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求婚标语让众人这么惊讶,刚一转身身后就扑来一个身影,她感到手臂有些疼,林雪静的手抓得太用力了些,舒然本想让她松开一些,抬头就见到好友那张紧张得有些手足失措的样子,“啊然然,我们先走吧!”

    好友的异常表现让舒然觉得有些诡异,不是在最后一跳之后还有两个圈要穿的吗?林雪静怎么直接就下台了?

    舒然站着没动,看见好友身后是闪亮的聚光灯,灯下有人从那边缓缓地走了出来,一身闪亮地登场。

    听到身后传出一阵艳羡的呼声,紧接着便听见台下有人在低低的讨论声:“这不是学成归来的佟家大小姐吗?”

    “是啊是啊!佟家的掌上明珠!”

    “。。。。。。”

    舒然耳朵一震,觉得脑子都开始嗡嗡嗡得响了起来,恍惚中她听到了佟媛媛那熟悉的甜美声音,品质绝佳的音响效果将她的嗓音散极到了会场上的每一个角落。

    “聂展云,我们爱了六年了,我们结婚吧!”随着她甜美的声音一落地,聚光灯齐齐地旋转一圈在人群中的一个角落停了下来。

    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眼!

    “喔----”众人低低吁气。

    聚光灯下的男子一袭剪裁得体的白色西服,稳坐在座椅上静静地朝舞台上望了过来,在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舒然脑海里的记忆纷繁塌至,像极了一张张的塔罗牌,倒了一张之后便轰的一声瞬间倒塌了个彻底。

    聂展云!!

    “聂展云,我们结婚吧!”

    “小傻瓜,你才多大呢?”

    “我还有一岁就到二十了!”

    “那就等你一年之后!”

    聂展云,聂展云----

    台下开始有了掌声,也有人在说着,“原来是佟家的未来夫婿,呵呵呵,佟家这是要添喜事了啊!”

    “早就听说佟家大家小姐是有了婚约在身的,原来是他啊!”

    舒然僵硬的脖子转了过去,看见了半空中漂浮着的球下面悬挂着那副竖幅,大红色的竖幅上写着那几个大字刺伤了她的眼。

    聂展云,我爱你!

    安安欢呼着在水中翻腾跳跃,不远处那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在聚光灯的照射下越过人群缓步走上了台,伸手挽住佟媛媛的手臂,在飞溅而起水花中那张脸转过来时清晰得展现在她面前,依然是那柔和温暖的白色,依然是那熟悉的脸部轮廓,但是不一样的是,靠他心口最近的人,不是她!

    舒然觉得浑身都僵硬地动不了,身边的林雪静抱着她要将她往出口那边走,她固执地抓着围栏不肯松手,眼睛却变得血红。

    她不是林雪静那种暗恋着不敢说的女人,看着那台上情谊脉脉的男女,她有种被耍得彻底的震怒,她推开林雪静的手,所有的理智和冷静都在此时被她抛开,她对着那对男人,大声说道:“你们爱了六年,那么我呢?”

    “然然!”林雪静惊呆了,她没见过如此失态的舒然,她被猛然推开,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拦下她,只听一声扑通一声的水响,舒然已经掉进了游泳池里。

    “舒然!”

    天啊!

    林雪静尖叫一声,紧跟着就要往下跳,却见到有人速度比她更快,翻过围栏直接就跳了进去!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

    台下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隐约有几个声音格外的突出。

    “然然--”

    ——————————上架分割线————————

    香宝们,茗宝的文文要上架了,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上架之后的更新将会更加稳定,每天的字数都不会少,大家可以大快朵颐地看文。

    此文v章精彩多多:

    一个沉稳内敛而不失温情的尚卿文,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聂展云,一个有着性格孤冷外表坚强内心坚韧又脆弱的矛盾结合体的舒然,物欲横流的都市社会,在掺杂了各种阴谋权利斗争中的这段感情漩涡里,到底谁,才是最真实的?

    新欢,旧爱!

    比的不过是,谁爱谁更多一点!!!

    ——————这是茗宝的第六部文了,坑品保证,明天大更,将在凌晨零点全部发布完,首订对一篇文来说就是掐住文文生命的那双手,订阅数据决定着此文之后的推荐频率,香宝们,请给予茗宝支持,茗宝是专职写手,会尽努力地写好每一篇文,求首订,跪求首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