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身体堪忧

    从d大附近到达尹家山庄其中有三种途径,从北到南贯/穿整个d市的地铁,还有中途需要换两个站的轻轨,再者就是驱车前往,只不过要比前两种途径要多出一个小时的路程。

    读大学时舒然最喜欢的是坐地铁,方便快捷,离家不到五分钟的地方就是地铁站,要是赶不上末班车她就退而求其次地选轻轨,虽然要换班两次但比起围着城区绕来绕去的公交车要快多了。

    那个时候的舒然总是背着一个小包,耳朵里塞着耳机,跟现在所有的年轻学生们一样,即便是坐在车上也不会耽搁上看页的时间,而舒然是一边听音乐一边翻看着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旅游风景图片,脑子里满是等自己长大了就出去流浪的幻想。

    这样的大胆幻想即便是现在也依然存在,只是现实的羁绊就像无形的绳子,例如一首歌的歌词写着,有时间却没钱,有了钱却没有时间!

    舒然的大红色克鲁兹在驶出城区之后便加快了速度,今天是d市的‘黑色三天’的第一天,临近周末的星期五交通堵塞厉害的程度正在慢慢地增加,若是不趁早离开,保不准会被堵死在某个出城的隧道里。

    开阔的视野一晃便进入到了光明与黑暗交替的空间,被车光打出来的黄色警示线在隧道两边的墙壁上显示出一排排的箭头来,隧道里的光成橘红色,让人能感到温暖的颜色,舒然每次回去都对这个隧道情有独钟,她喜欢在隧道里快速奔跑,体会着在黑暗中穿梭的刺/激感。

    出城最长的一道隧道在畅通无阻地行驶了半个小时之后便穿出了隧道口,青天白日,一出隧道,舒然便打开了天窗,从隧道瞬间过度过来见到这种阳光,有种久违感。

    “舒然,你猜我今天看到谁了?”林雪静的电话来得正是时候,舒然的车正从高速路下来,绕过一个大湾驶进了一条小道。

    “你确定你看到是人?”舒然的回答不咸不淡。

    “啊呸呸,从你嘴里就吐不出一句好话来!我是想告诉你,我今天给我妈炖了汤,她昨晚上又熬夜加班,你说医院为什么就不能弄个值半个班的制度呢?一晚上睡半个晚上也好啊,我--”

    “说重点!”舒然打断了她的话,这妞有将一句话活生生砍成几截而将重点直接放在了最后的坏习惯,前一句说是看到了谁,后一句开始跟她讲对魏阿姨的工作制度的强烈不满,要真让她这么说下去,她要听的重点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林雪静在那边愣了半秒,叽里咕噜地念了几句,‘重点重点’紧接着便大声说道:“重点就是,我看到舒阿姨和她老公从肾透析室出来,不过,她老公是躺着出来的!”

    林雪静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声,但舒然却听得很清楚。

    “舒然,舒然,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林雪静语气里有些担忧。

    回应她的是舒然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语音,“我知道了!”

    秦候远出院才不到半个月,看来他的身体确实堪忧。

    “只是舒然,我还看见了一个陪在他们身边的男人,好像跟你叔叔挺熟悉的,但又不是你叔叔的那个儿子,我好像听到他喊的什么,卿文?而且,舒然,我怎么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啊?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舒然表情一怔,什么???

    她已经听不清楚好友后面说了些什么话了,她的注意力停留在了话里的‘卿文’字眼里。

    是尚卿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