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最感激的人

    他爱你什么?

    爱你的年轻美貌?女人总会有老的一天,容颜总会有枯萎的时候!爱你的钱财权势?女人可以给与男人钱财但却惟独不能这么轻易地将自己的心给交付出去,否则落了个人财两空。

    若是在平日舒然是会跟母亲好好辩证地探讨这个问题的,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她好像感觉到身边坐着的尚卿文的目光朝她这边看了一眼,只是很清淡地一瞥便收了回去,握着高脚杯的舒然将杯子往母亲那边移动了一下,巧妙地用酒杯杯沿轻轻撞了一下,声音很轻地说道:“舒女士,这些问题我们改天再谈!”

    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舒然在被舒童娅瞪眼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改天?”舒童娅顺势端起面前的酒杯装模作样地往嘴边送,抿了一小口的红酒,清冷一笑,“舒然,你回国都快大半年了,如果不是我不是从他口中得知你回来了,你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妈都成问题了!”

    舒然拿着杯子的动作顿了顿,听着舒女士的话语里有着强烈的不满情绪,她握着杯子轻轻转动着,垂眸笑了笑,轻声说道:“你是我妈,我怎么会不记得!当年你要抛弃家庭要改嫁给秦叔叔,我不是一直支持的么?”舒然说完,端起手里剩下的小半杯红酒喝了下去。

    舒童娅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的呆愣表情仅维持了几秒便笑着转过脸去,“你还是在怪我,舒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哪怕你现在对我一副嬉皮笑脸,但是--”舒童娅的话语停了一下,眼睛朝上看了一下泛着白光的水晶灯,“但是你还是恨我,不是吗?”

    舒然将空了的酒杯放了回去,眼睛里有着千年不变的冷沉,此时有人向舒童娅敬酒,舒童娅笑着站起来回敬,舒然眼神一晃看到她的眼角在灯光下有亮晶晶的物体,她收回目光,感觉心里有些气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穿得少下车吹了一阵凉风的缘故,她身子往座椅背上靠去,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体,这个动作幅度其实很小,不注意观察的人是看不到,更何况现在饭桌上开始了第一轮的敬酒,舒然也是坐下来了才知道秦候远为了等她来让一桌子的人都等着没开饭。

    也难怪本来就看她不顺眼的阮欣会将她堵在门外了!

    她轻轻地靠过去,背后却有突兀的柔软,她背脊一紧,是出于本能地转过脸去看是什么东西,谁知转脸的动作太快,当额头被撞疼她低吟出声时才知道此时旁边坐着的尚卿文也正朝她这边转脸过来。

    丝--舒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正要伸手揉额角,一只温热软软的手心便贴了过来直接覆盖在她被撞到的位置,掌心跟额角一碰,舒然整个人都愣了愣,睁着眼睛看着抬起一只手给她揉额头的尚卿文。

    “疼不疼?”尚卿文的声音很轻地飘过来,耳边是敬酒时的嘈杂声,舒然有些不自然地将身子往后移了一些距离,有些局促地笑,“没事!”说完这句话,舒然感觉到被他碰过的额头有些发烫,她别过脸去不去看尚卿文的目光,暗吸一口气觉得今天晚上的自己真实状况百出,看来得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正当舒然在想办法如何脱身,秦候远已经站了起来,手里举着酒杯示意大家都安静一下,满桌的人都静了下来,

    “今天有人问过我,在我五十岁生日之际我最要感激的人是谁?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告诉大家,我秦候远最感激的人是谁!”

    秦候远的目光含笑着在众人脸上匆匆一扫,最后落在了一直都安静的坐着的舒然身上。

    ——————今天新文也只有一更,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