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我很抱歉

    “抱歉,我来晚了!”

    舒然的身体因为他的突然靠近而变得僵硬起来,连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变幻,却因为他这句‘我来晚了’突然有种莫名的深深感触,就像有本书里写着的,他踏过荆棘之路不畏艰难地为你而来,只为站在你面前道一声‘我来晚了!’

    不知道是不是头顶的灯光太迷幻还是因为舒然内心深处的多愁善感在此时突然喷发,她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任他靠近,直到她身上一暖,他褪下的外套就披在了她身上,她身体抖了抖,被这暖暖的香气包围着,热气扑面又是一阵眩晕,她侧脸看着自己身上的大衣,这才听见耳畔飘来的软软声音,“进去吧!”

    “哼--”阮欣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刚才是因为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舒然的身上,对着这个所谓的‘舒然老公’的男人那是一点都没放心上,现在才稍稍分心地朝他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她不由得心里一愣,这真的是舒然的老公?

    “阮欣,你站门口干什么呢?”秦羽非起身朝门口走去,阮欣带着孩子去换尿布也有一段时间了。

    阮欣回过身来,让开了堵在门口的身子,冲着走过来的丈夫阴阳怪气地笑道:“我这不是来接我们久等的贵客么?”

    秦羽非愣了一下,走到门口首先看到了站在门边的舒然,满脸的惊喜,“然然,是你吗?”说完用目光将舒然打量了一番笑道,“两年不见,你这丫头又长高了,哦,这位是--”

    秦羽非这才注意到舒然身旁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浅色的衬衣,套着一件暗色的v字领羊绒毛衣,领带扎得一丝不苟,一只手闲闲得伸进休闲裤袋里闲适地靠着舒然那边站着。

    “舒然的老公!”阮欣冷哼一声,不等秦羽非惊讶,用修长的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副难受的模样,“二十三岁就跟人私定终身,唉,现在的女孩子--”

    舒然看着阮欣那副模样,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唇角,秦羽非转脸瞪了妻子一眼,阮欣被瞪得直皱眉,此时保姆也抱着换了尿布的孩子过来了,阮欣接过了孩子朝舒然甩了个眼色就走人。

    “然然,别在意你嫂子的话,她这人就是这样的!”

    舒然缓慢地将身上的大衣给取了下来,却没有及时还给身边的尚卿文,而是挽在自己的手腕上,看着对着她笑的秦羽非,唇角勾了勾,溢出的笑容有着一丝浅浅的疏离,“秦羽非,我没嫂子!”

    她可没承认自己是秦家人,既然不是秦家人,什么嫂子?

    秦羽非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但善于交际的他很快掩饰了下去,冲着尚卿文无奈地笑了笑,“既然都来了,进来坐坐吧!爸爸和娅姨都在等你们!”

    秦羽非说着便让开了路,舒然迟疑了一会儿,她朝身边的尚卿文看了一眼,声音很轻地说道:“我很抱歉!”

    身边跟她步伐同步的尚卿文没有出声,舒然抬脸看过去只看到他勾起的唇角,她急忙垂下眼去,为了不让前面的秦羽非听见她的话,她刻意走慢了一些跟尚卿文靠的也很紧,肩膀挨着肩膀,好在她穿着的是高跟鞋,也算能跟他平肩,声音虽低,但她相信尚卿文能听见。

    “今晚的鉴定费我就不收了!”虽然这个时候谈这个让舒然自己都觉得有些市侩,但人家凭什么帮你?刚才你不是也因为他没给你钱而心里不爽吗?

    舒然听不见身边人的回应,走出两步了又停下来,有些焦急地看着他,这,他们都走进包厢了,都听见里面的说话谈笑声了,若是,若是他不愿意现在走还来得及!

    尚卿文看着眼前用试探眼光打量着自己的舒然,挑了挑眉头,唇角动了动,刚要说什么,就听见那屏风后面有人走过来了,当前那位打扮得时尚又奢华的女人往这边走着一站定便幸喜出声,“然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