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恩,睡过头了

    睡过?睡过?

    丝----

    好,好劲/爆的话题!

    张晨初发誓,跟尚卿文快三十年的交情了,这可是他听到最是偏差了他的生活轨迹的话题了。

    “哎哎,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张晨初快步跟在了他的身后,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但尚卿文似乎已经没有了要继续将这个话题说下去的兴致,张晨初郁闷地觉得自己要问的时机已过,悻悻地摸着自己的鼻子一直跟在尚卿文身后追到了会所的包间门口,推门而入的时候长叹一声,“这要命的吊口味啊!”

    “睡过头了!”尚卿文的声音很轻地接了过去,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疲累,他说话一直都是这么轻轻柔柔的,似乎是天大的事情在他面前都是那么一回事,以至于说出这句话之后使得张晨初嘴角一抖身子一僵,好像都听到自己骨头被冰给冻得卡擦卡擦要断了的声音。

    尼玛,这个笑话太冷了!

    “砰--”一只银色的球杆准确无误地敲在了张晨初的脑门上,紧接着,球杆末端慢慢地滑到他的下巴处,再轻轻一抬,张晨初那张娃娃脸就被挑了起来,顺着那支银色球杆笔直的方向望过去,斜坐在台球桌面上,穿着白色休闲长裤的长腿随意地搭在桌边,执着球杆一端的是一只有着雪白无限的修长手指。

    “知道对付八卦的人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吗?那就是永远都只上一句,下一句的结果呢,随你猜!”说完淡淡一笑,球杆一收,对着球桌上的球就是一个精准的射/击。

    张晨初白眼一翻,“得了吧,你们俩兄弟就知道合伙欺负我!”谁不知道这个家伙去军队里待了几年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他边说边褪去外套交给一边的侍者,“来一瓶红酒!”末了还特别注明了,“要尚大少和尚二少喜欢的年份的!别拿错了!”

    尚雅阳手里的动作一停,从台球桌上起身,这才看到了缓步走进来的尚卿文,神色也变了变,放下球杆站在一边,脸上露出一抹幸喜而温暖的笑容来,“哥!”

    “你怎么在这儿?”尚卿文黑曜石般的眸子闪了闪,说完这句话目光便朝坐在一边的抹鼻子的张晨初看了过去,张晨初干笑两声,见尚雅阳还笔直地站在桌子边,便伸手招了招,“过来坐过来坐,站着干什么呢?是不是在军队里还没站够呢?”

    尚雅阳并没有动,他的目光自从尚卿文一进来便紧锁在了他身上,好像是生怕他跑掉了一般。

    就连张晨初让他过去坐,他的目光都是在望着尚卿文,似乎是要等到他的允可他才会坐。

    张晨初不由得感慨了,尚雅阳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乖了?这怕是要追究到还在穿叉叉裤的时候吧。

    张晨初看着一言不发的尚卿文,心里在低低吁气,觉得今天晚上把尚雅阳叫过来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但事已至此,总不能把尚雅阳给踢出去吧?

    房间里的气息有些沉闷,站着的尚雅阳身姿笔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好半响才轻轻出声,“哥,你,能不能回去看看爷爷?他挺想你的,听说你回来了,他--”

    “你今天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个?”沙发上的男人低低出声,声音轻缓却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尚雅阳对视上他的目光,明明是很平淡很平淡的目光,但在他看来却是有着千钧之重的力量,让他有种莫名的压力感。

    他努力地控制住自己见到哥哥的喜悦感,咬着唇轻声说道:“哥,你一走就是五年,你也该回家了!”

    ************

    ——————新文现在每天两更,大家要收藏啊,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