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她叫舒然

    舒然的脚步很快,是恨不得长了翅膀从这里飞出去,在跨出最后一步阶梯的时候,她脚跟一个不稳踩空,脚踝发出一阵‘咔嚓’骨头错位的声音,她身子一个重重地前倾,右膝盖就跪了下去。

    “恩!”舒然情不自禁地一个闷哼出声,此时单膝跪地的姿势实在是狼狈,大衣沾了雨水,一张脸上也被浸湿了,她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膝盖的疼痛开始变得麻木,她侧着脸看了一眼身后的大门,并没有发现有人跟来,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挺直了身子迈着优雅地步伐走到车门口。

    原本仅有十几步路,她却一步一步地走了好几分钟,等她终于坐上了车,本来就湿漉漉的头发上再次被蒙上了一层雨水。

    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舒然并没有接,而是极快地伸手发动了车,等大红色的轿车驶进了校园小道时,她才接通了电话。

    “学姐,你这是在哪儿呢?导师在找你呢?”

    “我身体不舒服,先走了!”

    “啊--”电话那边传出一阵诧异地低呼,舒然也没多话,直接把电话挂掉,车里的音乐开着,放的是一首很老的歌,以前就听林雪静调侃着说舒然你老了,上说的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喜欢听这样的歌,你二三年华应该就倒过来,三二还差不多!

    舒然对好友的评价不置可否,她这是懒得换,而且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

    大红的克鲁兹驶出大学之后便放慢了速度,这样的雨夜开着车慢悠悠地晃着其实也是一种享受,若是接不到下面的这个电话,或许她的心情会渐渐地恢复过来。

    然而--

    “学姐,刚接到通知,明天我们怕是去不了大西北了!研究院里新接了任务,我们的人手忙不过来!”

    “那我们的课题研究呢?”舒然似乎是早有预料,但却依然心有一丝不甘。

    “学姐,那个,导师刚说了,换一个课题,所以--”

    sh/it,挂掉电话的那一刻,舒然咬了咬唇,说停就停,她之前两个多月的准备岂不是全泡汤了?

    要准备一个课题需要查阅不少的资料,前两个月课题一敲定,她就紧罗密布地开始收集有关丝绸之路上的古楼兰城的所有历史记载,做了不下一本厚厚的读书笔记,然而一切准备就绪,他却一句‘课题改了’将她的辛苦准备全盘否定。

    舒然现在是连开车都觉得是一件让她想发火发飙的事情,再加上她右脚扭伤,后知后觉地地才感觉到疼,她一转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手握着拳头,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食指,悬挂在车内后视镜上的水晶坠子随着停车的惯性依然在晃悠悠地左右摇晃着,她盯着那晃动着的坠子,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该打通。

    “你什么意思?”舒然的语气很平静,是强压着怒气的平静,拿着电话的手握得很紧。

    电话那边的声音好半响才缓声说道:“大西北自然环境恶劣,现在又是冬天,你不该去的!”

    “那是我的自由,你没权利决定!”舒然对着电话低沉出声,不等那边反应,她便挂了电话。

    冬季的夜雨淅淅沥沥,气象台才报告了最近气温将有继续下滑的趋势,克鲁兹停在路边,车窗却是大开着,但舒然是否还是觉得空气沉闷,她从车里下来,不管不顾自己的大衣被雨水给淋湿,也没打伞,下了车就靠在车门边上,暗光下她颀长高挑的身影在路灯中拉得很长,身后是年久失修的民房,看起来有种萧索孤寂的味道。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从她的身边驶过,车内的人正闲适地靠在车窗边打量着车外的夜景,他刚来这里,对有着绵绵细雨总是蒙着一层薄薄雾气的城市有种说不出的抑郁感。

    车窗外的景致晃了过去,他的眼前望见了站在细雨中靠车的女子,深邃的眸光微微一闪,呵--

    驾车的关阳似乎听到了他低低而玩味的笑声,低声说道:“先生,她叫舒然,是d大历史学教授,还是该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大学教授!今晚冉先生想要给您介绍的就是她!”

    ——————更新来鸟,跪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