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他什么意思?

    室外路口的灯光在雨夜中显得朦胧,更因为车里的那一幕多了一些旖旎光景的味道,光线虽然不太好,但从他的这个角度上看--

    适应了室外的光线,他的视线也变得更加清楚。

    瞥见车里的人麻利地褪去外衣,肩头的位置露出一团模糊的白,双肩上有两根深色的细带,车内的方向盘正好挡住胸前的惷光,那被胡乱挽在脑后的长发有些松垮地垂在前面,双手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飞快地穿梭,一件件的衣物被她从旁边的位置拿起来看了不顺眼又直接往车后座上扔去!紧接着她又曲着身子忙活着下面,似乎是嫌空间太小,她的一条长腿果断地抬高直直地放在方向盘前面的位置,身体弯成一个高难度的v字型,手拉着薄薄的丝袜麻利地往上提。

    出来透气的他不曾想会在这里见到这样的一幕,指尖的香烟被他用手指轻轻一掐,淡笑之后,唇角玩味地勾起。

    她的腿是不是抬得太高了些?

    舒然的体格算不上娇小,所以在狭小的空间里换衣服显然是有些局促。

    “sh/it!”舒然穿好丝袜,这才觉察到自己找出来的丝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颜色,但穿都已经穿上了,总不能再脱掉重新再找,她出门时本来行李就还没有整理好,车后座全是她那些乱七八糟揉在一起的衣服,虽然在车里换衣服的经验她是练出来了,但要从这一大堆的衣服里去挑自己中意的,还是在这样的光线下,她叹出一口气,郁闷了!

    “学姐,地点是在大礼堂,你别走错地方了!”一个电话打过来,舒然画唇线的手一顿,这都几点了啊?午夜part??

    老爷子可真有兴致!

    舒然在心里得出这个结论,同时心里也郁闷得发紧,她凌晨三点的火车,怕是来不及了!

    一切准备妥当,舒然从车座上取出一把伞,下车时,被车外的冷空气冻得直打哆嗦,她拉了拉毛茸茸的领子,尽量地将伞压低了些。

    冬季是舒然最慵懒的时节,林雪静都说她是一只爱冬眠的猫,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贸然出来的,确实如此,若不是因为研究经费的问题,她是根本不会理会导师了,她照样带着她的团队跑大西北吃香的喝辣的,只不过这些都需要钱啊钱,谁叫她拿人的手短吃人家的手软呢?

    七厘米的高跟鞋踏上了大理石的石阶,踩在逛街的地板上滴答滴答地响起,羊毛修身长大衣的衣摆随着夜风伴随着她的步伐轻轻地掀起,她边走边接着电话,确认了位置之后便开始整理自己的头发,然而就在她踩完五步阶梯,收伞的时候脚步一顿,眼睛敏锐地朝一侧的暗处看了过去。

    “谁?”

    湿润的空气里夹带着一丝绵绵的香水气息,在冷空气里被浸软有些绵绵长长的气韵,虽淡,却让鼻子敏锐的她嗅了出来。

    这应该是属于男性身体上的香水味道!

    “学姐,你总算是来了!”前方有人热情地跑了过来,热情地接过了她手里的伞,“学姐,导师就说你肯定会来的!”

    舒然收回了探究的目光,看向了穿戴整齐的学弟,我不来?我不来我怎么从他手里拿钱?

    “学姐,快进去吧,导师等你很久了!”

    “他到底有什么事?”舒然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导师想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走在前面的舒然脚步一停,倏然转身,眼睛变得犀利起来,“他什么意思?”

    ------阿勒勒,更新来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