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天上人间(1)

    561天上人间(1)

    十日后。

    黑色林肯加长车,印着清晨清新的光芒,在街道上缓缓地驶出。

    道路两旁是震耳欲聋的礼炮声和同一院邻居们的鼓掌声,纷纷迎接这一对新人的出巡,如雷掌声响彻整个a市,阵势比威廉王子迎娶凯特王妃还要劲爆热闹。

    这个时候,一身白色婚纱的顾千梦,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林肯车中。

    路人看到笔直宽敞的马路上躺满了燃烧过后的烟花炮竹,过来上班的上班族,与路人一起笑看车中的新娘,对新娘子的容颜非常好奇。

    因为,他们从外面,看不到新娘的容颜,甚至看不到大致的轮廓,这但听说,这是全市那个最炙手可热的男人祁城的婚礼,那新娘子的外貌,一定和仙女般美好沉静。

    白色的纱遮掩了她的脸,看上去沉静而美好。

    顾千梦之前和祁成交代了,也不是第一次结婚,没必要这么隆重。

    可祁城却说,他要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妻子。

    他还是这样霸道。

    这一刻,真的太美好。

    这谭,云蔷与父亲云烈竟然也来了,他们站在荷花池边,目送林肯车和各辆兰博基尼、保时捷从眼前一辆接一辆的离开。

    毕竟云蔷对祁城,心里还有那份爱恋的,那份爱恋,自然不会因为一时就消失。

    云烈无奈地看着女儿,重重地叹了口气,“云蔷,以后我会给你找个更加优秀的丈夫,既然祁城决定结婚,迎娶他的前妻,那么你和祁城之间,就再也不可能了。爸爸虽然看中祁城的能力,但也对那种纠缠他人家庭的做法感到不耻,爸爸不希望你看不透这点,希望你能尽早从漩涡里走出来,爸爸能为你做的,都做了。只是无奈,你和祁城注定这辈子都没有缘分。”

    “爸……”轻轻地叫住父亲,云蔷轻轻地苦涩地一笑,“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今天我来看他的的婚礼,不是来闹事的,只是想来看看,他真正幸福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会笑,但那种笑,我也知道。不是真心的,甚至每次,他那样笑的时候,我却知道,他心里一直有隐藏,他心里有另一个女人,就是藏在他手机里的那个女人……”

    云烈忽而后悔,如果当初不让云蔷和祁城走近,也许女儿也不会每日伤心痛苦。

    他没想到,女儿爱上祁城,而祁城却另有所爱。

    “没关系的爸,谁在年轻的时候没做过错啊,没喜欢过几个人啊。”云蔷重重地深呼吸,似乎要把心里的那份苦涩都泄出来,她最后轻笑着,抬起头,并不说话。

    “如果你想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这里,爸爸也支持你这么做,这件事爸爸会帮你安排的。”云烈看紧云蔷。

    “不了爸,我已经在国外待得够久了。”云蔷接着说,“至于我和祁城的事,我一定会好好安排。”

    云蔷也不会再死缠烂打的,她之前和祁城说的那些,总要兑现的,她说过,只要祁城和顾千梦结婚,那么她就不会再纠缠。

    如今祁城心甘情愿迎娶顾千梦,风风光光置办这个订婚礼,那云蔷会放弃祁城的。

    此时云蔷挤在热热闹闹的人群中,想从加长林肯车的车窗里与顾千梦打个招呼,但人群太拥挤,林肯车的车窗又是紧闭,所以一辆辆豪车从他们父女面前驶过,把他们当做了路人甲。

    紧接着,街道上有一些本是帝国的员工,一眼便认出云蔷,一声惊呼,再冷嘲热讽地笑道,“云蔷小姐,真是没想到,竟然你也过来参加祁城少爷的婚礼呀?我记得那阵子,云蔷小姐扬言要嫁给祁城少爷呀,祁城少爷之前也对你穷追不舍过,现在你是不是后悔呢?因为当初,你的姿态太高了嘛。”

    云蔷没想到,这些员工还记得过去的事,她冷冷地看着他们,无趣地离开。

    “云蔷小姐,你先别走啊!”

    “我告诉你们这些人,我过来,也不是来趁什么热闹的,只是路过而已,想看看婚礼!如果你们现在想惹什么麻烦,我也无所谓。”

    “难怪祁城少爷不喜欢你,这脾气还真是要改改的。”

    云蔷在前面听着,没有反驳,拖着腿脚一跛一跛地往前走了,并且一把拉住云烈,让云烈不要与她们计较,继续往前走。

    云烈则心疼看着她,并给女儿拨了拨头发。

    其实他们收到了祁城婚礼的邀请函,被邀请参加祁城与顾千梦的订婚宴,但鉴于一些以前的恩怨过节,他们不想真的露面。

    此刻,几十辆豪华跑车排成一条长龙,簇拥守护着最前面的加长林肯车在全城巡回,记者的采访车上架有无数架摄影机,缓缓跟在车阵后面进行电台的现场直播。

    并且所有的豪车旁边配有花车,妙龄女郎们在亲自撒花瓣,与全城市民一起庆祝这喜结良缘的美好一天。

    道路两旁,行人则将所有的位置挤得水泄不通,纷纷用自己的手机拍下这振奋人心的场面,尖叫不已。

    听说现在只是订婚而已,不知道结婚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顾千梦坐在车上,没想到会坐车全城巡回,所以她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跟着的豪华跑车,让祁城将接下来的行程透露一点给她,让她除了震惊欣喜之外,还有心理准备。

    祁城倾过身吻一吻她的眉眼,厚实的大掌握紧她柔软的小手,摇摇头,“透露之后就不算惊喜了。”

    他的一双黑眸深邃晶亮,大手搂紧她,打算在各大电台摄像机面前和路人面前,与她来一个缠绵的热吻,但想到会弄坏她的妆,便只是在她的唇上轻轻一点,拥着她一起看向车外。

    加长林肯车的车窗早被打开了,明媚的秋阳从窗口投射进来,暖暖的,照在两人完美精致的脸上。

    顾千梦轻靠他怀里,看到道路两旁的行人在疯狂的对他们拍照、为祁城少爷的结婚尖叫,追着车群在旁边跑。

    而他们的头顶,阳光正好,白色云朵一片片飘散在湛蓝的天空,一尘不染。

    空气里则飘散着浓浓的深秋味道,顾千梦看到,车阵过桥进入了江北城区。

    她想起,那年和祁烨在这里纠缠过,那个时候,她着急去日本追南宫晨,但祁烨对她说了难听的话,还说爱情,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当时她哭着,祈求着。

    而今天,是她订婚,是她与祁城在这里巡城,不再哭泣,不再躲闪,她要做祁城最幸福最漂亮的新娘。

    祁城拥着她,虽然没有垂下眼眸看她的脸,但他知道她会想到祁烨,想到祁烨结婚的那一年,她伤心地哭泣,一个人绝望,绝望地看着祁烨迎娶秋珊妮……

    于是他只是轻勾唇角,露出淡淡的笑痕,没有怪他的女人睹物思人。

    毕竟当年,是他将女人祁烨手里掠夺了过来,甚至那种手段,是卑鄙的,同时伤害了顾千梦和祁烨。

    如果不是他,也许顾千梦和祁烨还会有以后。

    不过,只要他祁城看上的人,就一定不会放手。

    多年前的他确实是轻狂倨傲的,从来不会细细去体会顾千梦的感受,以为离开就是为了她好。

    所以他才会离开她三年。

    也许,这些坎坷与磨难是早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人生注定了这么多道坎,就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但是坎坷之后,他们会更加珍惜对方,懂得在以后的道路上,尽量避开这些错误,包容对方。

    顾千梦静静看着眼前这片蔚蓝天空,以穿着礼服的新娘子模样巡回了全市。

    秋阳高照的帝豪酒店,气派,且富丽堂皇,顾千梦从车上下来,闻到了这熟悉的深秋气息,凉凉的,也看到了众位宾客的一张张笑脸。

    多么久违的一幕!

    自从她入狱,她就不曾再看到过这些人的笑脸,而是受尽白眼与嘲笑,被拒之门外。

    其实这些人里面,有很多都是父亲的旧友,同事,与父亲十分交好,当他们得知父亲被捕,是不曾过来探看的,纷纷与白家划清界限,极力撇清关系!

    直到父亲的案子水落石出,这些人方才改变对白家的看法,喊她一声“侄女”。

    久违的一声“侄女”,让她平静的心湖吹起了丝丝涟漪,也让她知道,与自己最亲、最值得信任的亲人是谁。

    她最亲的人是未婚夫祁城、翔翔,沫沫,安安,孙京雅……太多太多,这些都是她的家人与朋友,是最值得信任的人,她只在乎他们的看法,其他人则是过客,她不必活在别人的目光中,做好自己就好。

    “顾小姐,你今天很漂亮。”皇甫绮带着她的男友,以高傲的姿态走来,只随意看祁城一眼,然后笑着看着顾千梦说,“我也要结婚了。”

    顾千梦礼貌地看着皇甫绮,“到时候,我和祁城会去观礼。”

    皇甫绮则是摇了摇头,“如果,我只要祁城一个人来呢?”

    说着,还对顾千梦眨眨眼睛。

    祁城优雅地搂住顾千梦的腰肢,对皇甫绮轻轻一笑,“那我也不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