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你在看什么

    550你在看什么

    550哄他开心

    再拒绝,它就要碎了。

    顾千梦垂下目光,不再挣扎,但也没主动,心里却是跳跃不止,看祁城将那枚戒指给她戴上。

    “你要知道,在我眼里,钱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是我看上的东西,哪怕一毛钱不值我都会捧在手心里,你要是弄丢了它,我就会惩罚你。”

    祁城按住她的手,动作有点僵硬和紧张,“别摘下来。”

    “嗯,反正是我买的。所以,我不会摘下它。”顾千梦心里不是一片平静,她好意外地看着那枚戒指,唇动了动,其实,她也不要多么贵重的礼物,至少在她眼里,这枚戒指,挺顺眼的。

    祁城阴鸷地看顾千梦一眼,“是我买的,那张卡现在给你。”

    眼神一跃,顾千梦诧异地看着祁城。

    “顾千梦……从现在开始,我不招惹你,给你三天时间,和秋梓墨说清楚,你要的人是我……本来我就不干涉你的感情,是觉得,你和他之间就像是在玩游戏,根本就没可能,你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他也不可能为了你放弃太多东西,他的背景和他的一切,你都没办法融进去,只有我,愿意和你相守一切。”

    眼底是无比的认真,祁城单手,撩开顾千梦的发丝,告诉她,“孩子们也在等我们,现在开始把你的心收回来,我要你的人,也要你的心。”

    叮一声,电梯展开。

    长指从她身上松开,祁城大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整理西装,随后定定地看顾千梦一眼,又独自开车走了。

    顾千梦无语地看着祁城离开,她再看一眼那戒指,想了很久,然后打了车去酒店。

    祁城的话很有力,果然,接下来,顾千梦没在酒店里遇到他。

    但正好第三天,蓝衣找来酒店,几乎是用绑架的手段,把她绑走了。

    “顾千梦,得罪了啊,如果你不去,小心你那个朋友的工作,还有你现在的老板……”蓝衣冷哼了一声。

    顾千梦抿唇,不想跟他去,又担心他会真的对孙京雅他们下手,站在原地僵硬了一会儿,才勉勉强强的跟了上去。

    “等会到了别墅,你先不要惹他生气。”上了车,蓝衣便一字一顿地叮嘱顾千梦,“顾千梦,你想要哄他开心很容易,想要惹他生气也很容易,但是现在,他不能生气,你要负责哄他开心。”

    “为什么?你看我长得像小丑?专门负责哄别人开心的?”顾千梦不懂,祁城这是什么意思,之前说给她三天时间,现在却把她绑过来,让她给他当小丑?

    “你只要记得,如果他生气了,如果他有什么意外……”蓝衣微微侧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顷刻间布满了复杂,然后说,“你自己也会痛苦吧?”

    顾千梦窒了窒,皱眉瞪他,“你们这些人,除了威胁还有其他能耐吗?”

    “有啊。”蓝衣忽而笑眯眯地说,,“只是,用了你也不在意啊。”

    顾千梦抿唇,一想到那天他跟个神经病似的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咔嚓咔嚓拍照,心里就一阵郁闷。

    顾千梦就问,“这些年在国外……他的爱好,是摄影么?”

    蓝衣转头看她,好奇地反问,“……什么?”

    “摄影!”她再看蓝衣一眼,然后解释,“我看他好像很喜欢摄影啊,他平时那么闲的没事做的话,你怎么不让他干脆去学摄影或者开家摄影公司算了?”

    蓝衣看神经病似地看着顾千梦,最后摇头,“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不是很喜欢拍照么?”

    “……拍照?”

    蓝衣挑眉,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你说祁城?!他拍照?!”

    “你不知道?”顾千梦狐疑看她,祁城可是他的老大,但蓝衣居然不知道祁城喜欢什么。太离谱了吧?

    车子一路驶入别墅,悠然早已在门口等着,她看着顾千梦下车,带她去客厅,之后又要她换衣服。

    悠然带着顾千梦去了一个衣帽间,近百平方米的衣帽间里,白色系的装潢,精致的设计,衣柜,鞋柜,丝巾,配饰样样俱全,款式各异,色彩斑斓,奢华的设计,琳琅满目,恍如公主的衣帽间一般。

    蓝衣拉开法式宫廷风的长椅,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悠然这时对顾千梦说,“这是你的衣帽间,自己挑一件。”

    顾千梦抿唇,“我不打算在住在这里。”

    “嗯,是呀是呀,虽然你暂时不住在这里,但这里是总裁为你准备的。”

    悠然跟笑面虎一样挽住顾千梦的手臂,“喜欢哪件就说嘛!还是,你喜欢啥也不穿?难怪总裁喜欢呢……”

    顿时,顾千梦莫名其妙地看悠然一眼,顿了顿,随意的挑了件白色雪纺小洋装,配了条黑色九分打底|裤,利落的就换上了。

    蓝衣双手交叠拖着下巴,挑眉扫了顾千梦一眼,啧啧摇头:“多少漂亮的衣服你不选,那件白色连衣裙多漂亮,你……”

    “我不是来相亲的。”顾千梦扬起下颚,白了蓝衣一眼。

    “……”蓝衣和悠然耸肩。

    悠然走上前,推着顾千梦上楼,“ok!去吧,他现在应该醒了,你记得伺候他吃晚饭。”

    伺候……

    顾千梦闭了闭眼,“就为了这个?你们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伺候他好好吃饭?”

    蓝衣本来不想生气的,也不想擅自找顾千梦,但祁城最近把自己关起来,这点让他和悠然很担心,偏偏顾千梦这人好似没事一样,一点都不把祁城放在心上,好似祁城的生死与她无关一样。

    蓝衣就气呼呼地说,“顾千梦,你别忘了,他如果生气了,你就等着酒店里那些人遭殃好了,具体情况,要视我们老大生气的程度而定!你看着办吧!”

    顾千梦抿唇,一句话都懒得跟她说了,甩开门走了出去。

    祁城还没有醒。

    睡起来,仍旧是十分工整的,双手搭在身体两侧,淡蓝色的被子工整的没有一丝纹路,似乎从躺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动过一样。

    顾千梦走过去,见他脸色有些白,眉头紧皱,额头上仍旧渗着细细的汗珠,十分不舒服一般。

    是那天的伤口还没好吗?

    她微微皱眉,抽了纸巾帮他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祁城额头滚烫,似乎还在发烧。

    他不是有家庭医生吗?

    都这么多天了,居然都没帮他把伤口治好……

    “顾千梦。”祁城薄唇动了动,清楚地说出三个字来。

    顾千梦抿唇,没好气的应了一声,“嗯。”

    祁城却没有再说话。

    顾千梦愣了下,抬眸看过去,才发现他还没醒,刚刚叫她名字,不过是在梦里叫的。

    他……梦到她了?

    祁城搭放在外面的手背上布满了扎针后淤青的痕迹,细细一数,居然有十几个针孔,她看的皱眉,微微伸手握住。

    祁城的手动了动,忽然猛地翻转了过来,反手用力将她的手握住,力道大的惊人!

    顾千梦下意识的想要收回去,却被他更用力地握紧。

    “祁城,你醒了对不对?”她更用力地向回收,带动祁城的手臂也抬了起来。

    床上的祁城猛然睁开了眼。

    那不是已经清醒了的人才会有的反应,反而像是从什么样的噩梦中惊醒了一样,那黑色的瞳眸中一闪而过的惊痛恰巧被她捕捉到,顾千梦窒了窒。

    祁城反应了两秒钟,才看到她似的问,“……顾千梦?”

    声音还有些沙哑。

    顾千梦抿唇,用力抽手。

    他的视线落下去,顿了顿,才蓦地松开了手,挣扎着坐了起来,“你怎么会来?”

    祁城心里有点乱,也有点激动,就在祁城刚要抱紧她的时候。

    顾千梦抿唇,没好气的扫他一眼,“是蓝衣把我绑架到这里来,说你身体不舒服,要我伺候你。”

    祁城眼睛暗了下,“绑架?你不喜欢来照顾我?你不是自愿的?”

    “废话,谁天生喜欢照顾人啊?”顾千梦揉着被他捏疼的手,冷冷看他,“我不喜欢伺候人……”

    顾千梦刚说完,突地愣愣地看着祁城,脑海中开始回忆蓝衣的话。

    顾千梦,你想要哄他开心很容易,想要惹他生气也很容易……

    你只要记得,如果他生气了,他发生了什么意外,你自己也会后悔。

    祁城挑眉,“你不喜欢照顾人,更何况是来照顾我,对不对?”

    顾千梦咬唇,顿了顿,僵硬着身子开口,“不是,我天生习惯照顾别人,你走运了……我是过来照顾你的。”

    祁城勾了勾唇,眉眼笑的弯弯的,“哦?那你打算怎么照顾我?”

    顾千梦继续僵硬着身子开口,“你希望我怎么照顾,我就怎么照顾。”

    祁城看着她,眼睛明亮的吓人。

    顾千梦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站起身来,“听说你还没吃午饭,他们要我伺候你吃饭,我去看看饭菜做好了没。”

    “不着急。”他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坐下,“你先坐下,我问你个事情。”

    顾千梦看他一眼,顿了顿,慢吞吞的坐了下来。

    祁城微微倾身,清俊好看的脸上带了一抹淡淡的笑,“你上次,为什么会从窗台上看我?”

    顾千梦被他问的窒了窒,眨眨眼,才慢吞吞开口,“家里客人走的时候,从窗子目送一下,是……是我的习惯……”

    祁城挑眉,又向她靠了靠,“那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习惯?”

    他靠她靠的近,她甚至可以从他微微分开的衬衣纽扣中看到他性感的锁骨,顾千梦脸莫名的有些红,瞥开视线,迟钝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嗯?……你刚刚说什么?”

    “你刚刚在看什么?”祁城笑意愈发深刻,黑亮的眸子定定落在她的脸上。

    顾千梦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他,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无辜,“我看什么了?”

    祁城笑,抬起右手来,骨节分明的指扣着第三颗衬衣纽扣,微微一动便解开了,“要不要把衣服脱下来让你看个够?”

    给读者的话:

    午夜情人和钻石妻子一起完结,那个时候开新书,请放心好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