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一千三百

    526一千三百

    “可你真的很好,你将来也一定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值得被人珍惜和期待……”

    说到这里,秋梓墨按住顾千梦的脸颊,看着她说,“如果那个人这么说,你心里一定会好受些,但是他没有,所以有点伤人,对吧?”

    吸了口鼻子,顾千梦隐忍地逼回眼泪,然后摇了摇头。

    秋梓墨就摸着她的泪水,对她说,“如果可以……请你,忘记他吧!”

    连续几日,顾千梦在家休息,却接到一个好消息,孙京雅帮她找到法语公关部的工作,她可以放心去上班。

    湛蓝天空,飘着朵朵愉快的白云。

    白色的奥迪在桐油路上飞驰,在時速达八十码時,趟蓬迎风动感地展翅打开来,扫过一阵阵海风,顾千梦坐在副驾驶座,抬起头,看着蓝天白云,尽天眼前,那么宽阔无力,甚至还看到一只迷失路的海鸟,在上空打了一个旋转后,再往滨海方向飞去。

    降下车窗,顾千梦好开心地看着那只飞驰远去的海鸟,大笑几下。

    秋梓墨转过头,微笑地看了她一眼,再调档踏油门,让车子往着市区直驶而去,才问,“你的心情不错。”

    顾千梦一下子转过头看向秋梓墨,笑说,“明天是主管的生日,我想给他买份礼物?算是见面礼,可是我不知道该挑些什么礼物,当然要把你拉出来啊,想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到底习惯别人送什么礼物给他?”

    秋梓墨顿时笑起来,不作声,只是握着方向盘,三百六十五度旋转,让车子往左方向驶去。

    顾千梦看着他那突然奇奇怪怪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地笑起来问,“喂,你好端端的笑什么?快说啊?”

    “难道,你真的想知道?”秋梓墨再好神秘地笑着,问她!

    挑眉,顾千梦倒是被秋梓墨看得怪异起来,最后她再点头,“嗯,想知道。”

    秋梓墨忽然好坏地笑着,凑近顾千梦,细声地说,“不管哪一个男人,都最喜欢在生日的那一天,女人把自己送给他……”

    “……”咳嗽两声,顾千梦一下子涨红了脸,生气地伸出手,死拍了秋梓墨的肩膀一下。

    “别打啊!我还在开车呢?你正经点好不好?”哈地一声,秋梓墨忍不住笑起来说。

    “是你不正经吧?”顾千梦生气地看向秋梓墨,主管是个快到五十多岁的男人,听说对人和善,秋梓墨拿人家开玩笑,这让顾千梦尴尬!

    “别生气……我刚刚只是适当地幽默了下,你别当真就行。”秋梓墨笑起来说。

    “你认真点……假设,明天是你的生日,那么,你希望你的下属送你什么礼物?”顾千梦好奇地问他。

    秋梓墨笑起来问,“那也要看看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的……”

    “你的秘书,或者是秘书助理?”顾千梦问他。

    秋梓墨想起前秘书,脸上流露一点柔和的表情,他握着方向盘,再往右方向驶去,才说,“我啊……我喜欢领带……”

    “领带送给领导?这不好吧?”顾千梦看向秋梓墨问。

    秋梓墨的双眼流转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有些坏坏地笑说,“没关系……”

    “真的吗?”顾千梦立即瞅着他。

    “真的。”秋梓墨失笑了下。

    秋梓墨开着车子,缓地驶进闹市,当那辆派克锋驶进桐油路時,周围大大小小宝马,奔驰,法拉利一众车辆,全部让道,他突然笑起来,也不客气地加油让车往前直驶而去。

    “那……我们就去买领带?“顾千梦突然问他。

    “嗯!”秋梓墨话才说完,车已经停在了某间男士服饰店前,转过头来看着顾千梦说,“到了,下车吧。”

    顾千梦这才抬起头,看向那间高级男士服饰店,英式建筑,双扇棕色横木架的玻璃门,上面写着:open,左右俩旁的橱窗,正摆放着数个男士的模特儿,十分优雅。

    秋梓墨二话不说,站在顾千梦的身旁,走三步楼梯而上,推门走进服饰店。

    “秋少爷好……”店内经理,立即恭敬地走过来。

    “嗯……”秋梓墨似乎很熟络这里说,“我们要看领带。”

    “好的,请到这边来……”经理伸出手请着秋梓墨与顾千梦经过了优雅,闪着微蓝色灯光的奢华大厅,然后往内厅走。

    顾千梦踏着木质地板,边往里走,边看向周围名贵的梨木橱柜里,那套套摆放整齐,烫得平直的款款西服,她的心脏地一跳,看着这周围那么奢华的环境,那不是好贵?

    再走几步,才看到这家店的简介,是一家来自英国名家纯手中的设计的西装与领带,领花,甚至连小卡片都亲自手写,她的心越来越寒,脸色开始苍白,握紧包包带子,想着自己卡里的六千块……

    “请进……”经理尊敬地请着秋梓墨与顾千梦穿过大厅,走进内厅,立即看到各精致缕花红木架上,摆着款款领带,各式各样,深蓝,浅蓝,黑色,正中央的圆形水晶台,轻轻地旋转,上面有名贵的黑色领花,还有闪烁着金属光芒的领针,甚至还有各式的手表,而在水晶架正中央,在一团蓝色的莹光灯下,摆放着一只黑色铂金手表,黑色裂纹表带,设计得十分动感优雅,而随着圆台的三百六十五度旋转,手表不停地转换角度,亮在顾千梦的眼睛里……

    心,砰地跳了一下。

    顾千梦突然放弃了领带区,而是来到旋转水晶台,好近距离地低下头,看着那只手表,铂金的三环表面,非主流的纹路,让这只手表却显得古典十足,黑色的表带,尤其是优雅,听闻只有优雅而感姓的男人,才配带得起这黑色表带,因为它的简单,更突显男人的成熟与淡定……

    如果送给领导,对方一定会很高兴吧,毕竟她是靠关系进来的,做事自然要小心翼翼。

    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只手表,她甚至不由主地想着这只手表,如果戴在男人的手腕上,该有多漂亮啊,她忍不住地笑。

    秋梓墨站在领带的那边,看向顾千梦那蓝色莹光映衬的小脸,充满了激动情绪,双眼更是闪闪发亮,似乎好想拥有,他便也随着她的笑容,而微笑了。

    “小姐……”顾千梦一下子抬起头,看向那年轻的女经理,好开心与热烈地问,“这款手表多少钱?”

    “这款手表,是我们英国总部一级设计师最新的纯手工所定制的手表,世界上只有一只……”经理微笑地说,“上面的缕花纹种,其实是古文明時代的某种族文字,文字上雕刻的全是祝福语……”

    “只有一只?”顾千梦听了,更是热烈地笑起来,看向那款手表,却没有标价,她就皱眉问,“这个要多少钱?”

    “十七万。”

    顾千梦刹時抬起头,吓得不轻地抬起头,看着店经理那华丽丽的笑容,她的希望瞬间破灭,她生气地指着水晶台上那只手表,大叫起来说,“十七万?”

    “是的……”店经理有些失神她突然激动的情绪,勉强地微笔地说,“这款纯手工的手表,全由铂金与一百二十颗最微小细碎镶钳而成,它可能是全中国目前最可能会迅速升值的手表。由于它是属于定制手表,不走向市场主流,所以才会价格稍便宜……”

    这还叫稍便宜?

    顾千梦一下子提起自己手腕上粉红小手表,看向着那经理,“有没有和它差不多的,但是比较便宜那种?”

    “小姐……我们这里,没有比这个再低的商品了……所以很抱歉,我没办法满足您的需求了,您倒不如去其他地方再看看。”经理忍住笑地看向顾千梦,瞧你这反应你也买得起吗?

    “是这样啊……”果然,顾千梦的脸跨下来,好可怜地看着那只手表。

    勾着薄唇,秋梓墨站在那头,看着顾千梦那可怜的眼神,他的双眼微闪,忍住笑,扬手向店经理。

    店经理抬起头,看向秋梓墨……

    秋梓墨沉默地向她举向食指,指向那只名贵手表。

    店经理有些不相信地趁顾千梦还沉浸在哀伤中,向着秋梓墨小心翼翼地举起一的手势,用眼神问他:真的是这个数吗?就不能再多点吗?

    秋梓墨点头。

    那人好崩溃。

    这时店经理先是惊讶,却还是突然有些抱歉地微笑走向顾千梦,“对不起,小姐,我刚才……突然才想起来……这款手表,的……价格标错了……”

    顾千梦抬起头看向经理,淡淡地问,“不是这个数?不会是一百三十万吧……”

    “不是不是?”店经理再勉强地笑瞄了秋梓墨一眼,才说,“是,是,是,一千三百块!”

    “砰”有个店员刚才捧着领带盒子走进来,听到这话,眼一瞪,手一松,盒子掉在地上!

    盒子正好砸在不远处那个尊贵的男人的皮鞋上……

    深邃的眸子划过讥笑,再款款地抬起来,看到那张熟悉的侧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