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吞噬

    490吞噬

    灯光好亮地落在顾千梦身上……

    在这种时候,不管是谁,被这么为难地注视,心里都会忍不住地紧张和尴尬吧。

    双腿几乎要颤抖,顾千梦站在那里,听不到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人说话,大家只是安静地看着她,那些目光,有讥笑,有同情……

    云蔷是云司令的女儿,云司令又是秋梓墨的贵宾,这时候,哪怕秋梓墨有心袒护顾千梦,却不能做得太偏颇,只希望云蔷能马上松口。

    翔翔和沫沫,好心疼地看着顾千梦,他们想奔过去……

    “宝贝们乖。”秋省长却按住他们的身子。

    安安着急地走到顾千梦身前,大哭了出来,她虽然身体不好,但从小就很有折磨人的本事,要是她哭起来,可不会轻易就停下来。

    “呜呜……妈咪。”安安抱住顾千梦的小腿,哭得让人怜惜。

    “阿姨,叔叔……”安安再扭头,满眼泪水地去看云蔷和祁城。

    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安安又走到祁城身前,很伤心地去拉祁城的裤腿,“叔叔,你帮帮我妈咪……”

    “秋叔叔……”小家伙再回望秋梓墨,她只认识这两位叔叔。

    顾千梦走过去,抱住安安,然后抬头,认真地看着云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其实,云蔷并没有为难她,只是想要一个回答。

    于是顾千梦再清晰地说,“云蔷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说着,鼻口酸涩了下,因为心疼安安。

    云蔷看顾千梦一眼,却不说话,今天最丢脸的人,莫过于她。

    单手摩挲着眉尖,祁城先是看了顾千梦一眼,才看向云蔷,问道,“你没事吧?”

    本来,云蔷觉得今晚很丢脸,但祁城却安慰地问她,这让云蔷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这种场合下,云蔷的脸,不仅仅代表她一个人,还有云烈,因此哪怕只是一件小事,也不能随意马虎,让人看了笑话去。

    “我没事……”而云蔷身上这套礼服,是她最喜爱的,刚从国外用飞机运过来,她才刚穿这一次,眼珠子里满是委屈和不满,但她却没有再多言。

    这时候,顾千梦也握紧了拳头,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顾经纪……”秋梓墨突然说,“你过来……”

    抬头,顾千梦诧异地看秋梓墨一眼,居然很想按照他的话去做。

    “祁城少爷!”炎雅立马说,“顾经纪是帝国的员工,现在犯错了……”言下之意是,顾千梦犯错,祁城有这个权利来处断她。

    祁城一听炎雅的话,眼神冷冷地闪烁了几下,他放开本搂着云蔷的手,稍稍松松领带,最后优雅地对顾千梦质问,“顾经纪……你的上司是谁?”

    顿时,顾千梦扭头,诧异地看着祁城……

    她是炎雅的经纪人,这点,他该知道,却明知故问。

    眼神闪烁了几下,顾千梦再咬紧下唇,“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将祁城的质问,理解成为难。

    祁城奇怪她听不懂自己的话,便再次质问道,“你的上司是谁!”

    只不过,这一次,祁城的口吻十分生硬!

    咬唇,顾千梦定定地审视着祁城!

    所有人都看着顾千梦!

    突然一笑,顾千梦款款扭头看向炎雅,就看到炎雅脸色果然变了。

    “你的上司是谁?”这绝对是祁城最后一次质问她!

    紧接着,祁城又说,“身为帝国的员工,如果做错事了,上司同样需要负责!”

    祁城这淡淡的一句话,却好似一根根生硬的针头,一下子扎进了炎雅的心中!

    感受到一阵阵可怕的冰冷,和森冷的气息,炎雅再抬头,注视祁城一眼。

    祁城说完那句话,只云淡风轻地对云蔷说,“刚才……没有吓着你吧?”

    云蔷一愣,她顿时看着祁城,然后又看到云烈……

    闭了闭眼,云蔷扯出一丝笑容,“没有,我真的没事……祁城你说得对……身为你们帝国的员工,如果员工犯了错,上司也要承担责任!!”

    祁城就淡笑,对她所,“别紧张,我说的是,她泼的那杯果汁,没关系吧?”

    云蔷再一愣,最后只好摇头说,“没关系。”

    “没关系就好。”祁城轻声说,抬头,对上云烈的目光。

    那样深邃的眼神,祁城看得懂,是欣赏。

    顾千梦就震惊地抬起头来看着祁城……

    “炎雅。”这时,祁城叫着炎雅的名字。

    “是,总裁。”心里提起一点不安,炎雅从人群里走出来,笔直地站在祁城面前,忽而觉得呼吸都没有力气。

    祁城就淡淡地看着炎雅说,“你都看到了吧?刚刚,你的下属闯祸了,在她做错事的时候,你如果不懂得为何解决问题,不如……离开帝国吧!”

    “总裁……我只是,没反应过来,我刚刚,也教训了她!”一听到祁城的这句话,炎雅顿时苍白了脸色,只感到后脑也砰砰作响,如果祁城在业内封杀她,那么她还有什么骄傲可言?

    祁城再看她一眼,“教训?那一巴掌?”

    炎雅顿时瞪大眼珠,看着祁城,不懂祁城这话是什么意思。

    祁城就生硬地说,“记住,教训下属,不是在事后……你应该知道云小姐身份特殊吧?下一次,不管用任何方式,别再出错了。”

    “是,我都记下了。”面子上无比难堪,炎雅真是不懂,明明是顾千梦犯错,最后祁城却一个劲地在教训她!但她却只能接受!

    宴会继续进行着……

    但是顾千梦已经吓得脸色发白。

    “被吓到了吧?”秋梓墨朝她走来。

    “安安呢?”顾千梦问,“还和帅帅在一起吗?”

    “嗯。”秋梓墨点头,“他们一起玩,看上去在学校里感情就很好。等会有阿姨,带他们去切蛋糕和吹蜡烛,还要许生日愿望……”

    顾千梦点点头,心里有点苦涩,今晚好几次,都让安安吓到了。

    “今天,我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叹了口气,秋梓墨握住她的手,突然再支起一杯红酒,哄着她喝下,“你喝点酒吧。”

    “啊?”顾千梦意外地拍拍胸口,“我,不会啊。”

    “没事,就喝一点,去去晦气。”秋梓墨说,“也增加一点胆子。”

    于是,顾千梦接过那杯酒,一饮而尽。

    “你应该知道,你还欠云蔷那边一个解释吧?关键是他爸也在……你赶紧跟我走一趟!!!”秋梓墨拉着顾千梦的手。

    顾千梦着急地问,“你要带我去哪里?”她突然有点后怕。

    “……总统套房,给云蔷小姐道个歉!!”秋梓墨说,“放心,有我在,只要你道个歉,就没事了。”

    顾千梦想拒绝说不要去,但她已经没有退路。

    秋梓墨看出她的紧张,忽而调笑地说,“你不如嫁给我吧?顾千梦……我欠一个老婆,你嫁给我,然后没人会欺负你,因为要看我的面子,给你留一份面子。”

    “那这样算不算狐假虎威?”顾千梦只以为,秋梓墨在开玩笑。

    这时,顾千梦再转过头,看着秋梓墨的侧脸,他的眼睛很好看,眼睫毛很长,眼眸幽深。

    顾千梦突然有点累,伸手揣进秋梓墨的臂弯里,“谢谢你。”

    “谢什么?”秋梓墨眼中一跃,“我什么都没为你做。”

    “你说了温暖我的话。”顾千梦突然有点天真地说。

    秋梓墨扭头,伸手按住她的额头,细心地说,“你太容易满足了……其实,不对的,女人,要摆高姿态。”

    顾千梦就笑,“是啊,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为什么这么容易满足……”

    秋梓墨就生气地捏着她的鼻子,“别乱想了,你还要去道歉。”

    “行了!烦死了!”单手横在眼前,顾千梦就很苦恼地加快脚步往前走,“为什么总有这些麻烦的事……就不能给人一点空隙好好活着。”

    叹了口气,秋梓墨难得看顾千梦这么活泼一面,这么小女人一面,于是一手捉住顾千梦的手说,“你慢点走吧!有我在,所以不会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

    眯着眼,顾千梦就望着他……然后点点头。

    一路上,顾千梦的心情都不算压抑,直到走去酒店门前。

    顾千梦看到祁城在,于是下意识恭敬地点头,“总裁……”

    “她在里面。”祁城看她一眼。

    再扭头,看到顾千梦身旁的秋梓墨,顿时,祁城好似十分关系地说,“你今晚是宴厅的主人,帅帅一个人在楼下?你这个父亲,该去好好照顾孩子吧?还是,你现在放下宴厅的事,特别陪着她过来,是觉得,和她比起来,任何事,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眯着深邃的眼瞳,秋梓墨听出祁城口中的生硬。

    “没关系,楼下不缺我一个。”秋梓墨简单地回答。

    顾千梦安安静静地站直,其实她挺希望秋梓陪着她去道歉的。

    仿佛看透这点,祁城就冷笑着说,“不是一个人面对过很多吗?难道现在,觉得有人可以帮你撑腰,就连道歉也不会了?”

    他的声音太冷了!

    顾千梦狠狠地咬牙!

    “下面还是需要你的……你先下去吧!”祁城又再看着秋梓墨,声音缓和,一副优雅的样子!

    闭了闭眼,秋梓墨知道他不适合在楼上,想了想,他担心地看顾千梦一眼,“没关系的,只要道歉,就算解决问题了。”

    “嗯。”顾千梦重重地叹了口气,她看秋梓墨离开,于是有点认命地接受接下来的命运。

    深呼吸,顾千梦的手,落在门把上,她不知道,云司令,秋省长,云蔷,甚至那两个孩子都在房间里……

    咬着牙,顾千梦正要打开门。

    祁城的手立马覆在她的手背上。

    顾千梦稍抬头,立刻就接触到祁城那双眼睛……

    那双深邃的眼睛……

    仿佛,折射出,能将人吞噬的意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