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爆了

    484爆了

    她说,好听……

    简单的两个字,轻易牵扯他的心。

    薄唇动了动,祁城极致狼狈地站在顾千梦面前,他俯下身,双手按住她的肩胛,轻声说,“顾千梦……”

    闭了闭眼,顾千梦的眼中,有一丝丝晶莹,“现在终于懂,不是真的很好听,而是心情不一样……当我满怀期待的时候,就是好听,怎么样都好听是如果失望的时候,就会变得不好听……怎么都不好听。”

    推开祁城,顾千梦再后退一步,她仰着头,视线从祁城的耳际越过去,她看到云蔷的车停在不远处,然后云蔷走下车。

    祁城之前见了云蔷吧。

    顾千梦知道,云蔷的爸是军区司令,祁城离开之前,接到的电话,就是云烈打来的。

    那祁城离开,所谓重要的事,也不过如此。

    浑身冰凉,顾千梦已经冷到麻木,她再回来,不是继续等,而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还会再来。

    收回目光,顾千梦定定望着祁城,“我不想听你叫我的名字了。”但就在之前,顾千梦的心里还燃着希望。

    只是,他又让她等。

    她已经松口,让祁城在太阳下山之前出现,祁城也答应了,但他没做到。

    非但没做到,祁城的承诺,带给她的却是一身的冰冷。

    现在,就连那块创可贴也湿透。

    “那个人是谁,他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称呼就能代表什么?”眼神再一跃,祁城一把握住顾千梦的手臂,沉声质问,“还有,你是什么意思?怪我又晚了?”

    祁城问完之后,试着哄她几句。

    “既然在等,为什么要轻易地走?你已经等到我了,不是吗?”

    “不是。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因为,我不是一直都在等你……在你还没来的时候,我离开过……我也离开过。”再挣开祁城的手臂,顾千梦掉头奔跑着离开,她突然迷茫,是不是在开始的时候,就不该给那十分钟。

    一直,祁城冷笑着,怔然地站在那里,他弄不懂顾千梦的心思,抬头只见顾千梦走上秋梓墨的车离开。

    秋梓墨……

    祁城眼中一暗!

    车上,秋梓墨将抽纸拿给顾千梦,“给,你先擦擦,把身子和衣服都擦干,不然要生病的。”

    “谢谢。”顾千梦接过后,将手纸握紧在手里,漫不经心地擦着。

    秋梓墨扭头,看她一眼,“之前也是这样吧?”

    虽然是质疑,但秋梓墨的口吻却十分坚定。

    “什么?”顾千梦终于回神,然后扭头,去看秋梓墨的侧脸。

    “之前,你也在等他。”秋梓墨这么说,心里忽而烦躁起来,他不是不知道祁城和顾千梦间的那点特别,只是,有些事,总是很奇妙,让人控制不住。

    就好比现在,秋梓墨忍不住窥得顾千梦的内心。

    摇了摇头,顾千梦不确定,“嗯。”她也许做错了,不该给那十分钟。

    “或许,不该等……”顾千梦自言自语。

    “我也觉得不应该。”说到这里,秋梓墨揉揉脑袋,上次被祁城用排球砸得后遗症还在。

    顿时,顾千梦诧异地看着秋梓墨。

    猛地,秋梓墨刹车……

    “别等了。”握住她的手,秋梓墨说,“你别等他。”

    顿时,顾千梦皱眉,却怎么样也挣扎不开他。

    接着,秋梓墨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口吻坚定地说,“如果疼,那就不要等了。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没有爱情,人还是要活着,要吃饭,要睡觉,要工作……不是吗?”

    秋梓墨的手臂,不断地加大力道,“学会找一个适合你的人,那个人会存在你的周围,帮你解决生活上的问题。遇到这样的人,就不要松手,紧紧抓住。知道吗?”

    这时,顾千梦定定地看着秋梓墨……

    弯唇,秋梓墨对她轻笑,“人生,果然是不确定的,你没办法预料,下一秒会遇到谁……也没办法预料,最终会喜欢上谁。我现在就是……顾经纪,你呢?”

    “秋少爷,其实,我觉得你的话很对。特别是这句,你说,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眼神一跃,顾千梦先点头,却又摇头,然后再点头。

    秋梓墨再对她笑!

    顾千梦垂下视线。

    这时候孩子们早已在秋梓墨的车上,累及地入睡。

    等车停下,秋梓墨先下车,然后抱着两个奶娃。

    顾千梦走在秋梓墨身后,取出钥匙将门打开。

    不是第一次来,秋梓墨很熟悉这间公寓,他将孩子放在房间里,刚走出来,迎面是顾千梦的那杯热水。

    “孩子们都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晚上记得关好门窗。”秋梓墨接过热水喝光。

    “嗯。”顾千梦点头。“今天……谢谢你了秋少爷。”如果不是秋梓墨发现顾安安晕倒,她真的会很自责。

    “不用说谢。”秋梓墨淡笑,然后叮嘱顾千梦,“以后注意孩子的饮食,最近吃清淡点。”

    “嗯。好。”顾千梦重重地点头!眼见秋梓墨离开!

    深夜!

    酒吧。

    祁城倚靠在吧台上,喝了一扎酒,却依旧清醒。

    单手横在眼睛上,祁城郁闷地说,“女人真的好奇怪,前一秒说要等你,后一秒又说她没心情。”

    “哥,是你做错了什么事吧?”祁扬被祁城拎出来喝闷酒,他本来很叹气,但见祁城比他还郁闷,心里就舒服多了。

    “是我迟到了……”祁城趴在吧台上,钻石般的眼中,透出迷离的光。

    “不是,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懂啊?”摸摸脑袋,祁扬质问,“能不能具体点?哥,你这次到底错在哪啊?”

    “本来没事的,开车到一半,轮胎爆了。”单手摩挲着眉尖,祁城咒骂一声,“轮胎估计是被人戳通的。”

    “啊?谁这么无聊啊?”祁扬哈一声笑出来。

    祁城单手一拍祁扬的脸,“别笑。哥现在很郁闷,哥现在喝得也不是酒……”

    祁扬很**丝地摇头,叹气,“你喝的是寂寞吧。”

    顿了下,祁扬继续笑,“真的很搞笑,轮胎居然被戳爆了。不知道谁这么极品。”

    “云蔷……”祁城眯着眼,扭头!

    双手捂住脸,云蔷偷偷躲到人多的舞池里,肆意地扭动着年轻的身体。

    从祁城离开军区之后,云蔷一直偷偷跟着祁城。

    没错,车胎是她找人戳的。

    为的是不让祁城走。

    没想到,进口胎难么难搞定,等祁城开车到一半的时候才出意外。

    “云蔷……死丫头。”立马放下酒杯,祁城仰着头,大步往人群中走,他快速握住云蔷的手臂,就将她拉出来。

    “这么晚,你也来这种地方玩?”祁城一副长辈的口吻,让云蔷好难受。

    “你凭什么管我呢?”双手抱臂,云蔷很不屑地盯着祁城看,她将眼角瞪得很大,似乎是想记住他的样子……

    “反正,你已经当着我爸的面,说了那些话,之后,你直接不必照顾我,更加不用管着我。”顿了顿,云蔷失望地说,“以后,你再也没有我这个麻烦精了。”

    祁城松开云蔷,质问,“车胎是你做的?”

    “不是……”云蔷摇头,“是我爸手下那几个……”

    祁城不悦地盯着她,“你坏了我的好事。”

    “不就是你的终身幸福嘛!我也可以给你。”痞笑两下,云蔷拍拍胸口,只是她刚确定,祁城的前妻,居然是顾千梦。

    “现在回去。我看见你头疼,趁着我真的不动手打女人之前……”祁城伸手一推她。

    “你干嘛?”满脸委屈,云蔷恨透祁城的漠视。

    “祁扬……”单手插在裤袋里,祁城吩咐祁扬,“以后,你看着她。”

    “我回去了。”再背过身,直接往外走。

    “哥!”祁扬皱眉!什么叫做以后他来看着云蔷?可笑不可笑?

    云蔷也跺脚,“我不是犯人,不需要人看着!”她正要跟出去。

    祁扬就稍过身,挡住她的去路。

    “什么意思?”云蔷咬牙问!

    勾唇,祁扬答,“嘿,我哥的话,虽然我可以鄙视,但是不能不照着做!”

    祁城直接开车到公寓楼下。

    一脸的酒气。

    取出手机,祁城直接给顾千梦打了电话过去。

    一次又一次……

    无疑,吵醒了正在好眠的顾千梦……

    “到底是哪个混蛋……”皱眉,顾千梦几乎要发疯,直接打开手机,就咒骂出声。

    她现在真的很困。

    “是我……”祁城说,“下来见我……”

    “总裁……”眼中一跃,顾千梦缓和下情绪说,“我现在睡了。”

    “没关系,我现在敲你家的门。”祁城痞笑,从车里走下来,然后大步往楼梯上走,“如果你不开门,那我一直敲。”

    顾千梦咬牙,“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吧。”这是她的让步。

    “不行……在电话里不方便说。”祁城已经走到公寓门外!手按在门板上!

    “现在开门!”祁城吩咐!

    顾千梦闭了闭眼,“我真的很困了,要嘛明天再说!”

    “顾千梦……今日事今日毕,这你都不知道?”祁城的口吻很生硬。

    烦躁地嘟哝几句,顾千梦立马起床,按开灯光,然后一路走至门前……

    顾千梦才刚开门,就有一双手臂提着她的领.口,然后按住她的脸部,带着酒气的吻狠狠袭来。

    “这种事,在电话里没法做……”他的长指在她的身上开始游.走。

    “顾经纪,我道歉!”说着,祁城又扣.紧她的腰肢,将她按在墙壁上,俯.身,他一口.咬.住她的脖。子,再推高她的睡.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